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给残疾大佬撒个娇 [穿书] 第138章 “这是新娘和新郎吗?”“我搞到真的……

书名:给残疾大佬撒个娇 [穿书] 作者:棠酥

    订婚宴当晚,顾笙笙和沈妄踩着点抵达了酒店。

    沈家和皇甫家结亲,全□□流都云集于此,宴会厅内灯火辉煌,衣冠楚楚的客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天说笑。

    顾笙笙和沈妄走进来时,整个宴会厅都静了一瞬。

    水晶灯的光尽数聚集在门口。

    这是沈妄在那场车祸后第一次出现在社交场合。

    乌黑短发一丝不苟拢在脑后,露出那张英俊逼人的脸。一身黑色礼服衬得他身材愈发高大挺拔,双腿笔直有力,锃亮皮鞋踩在红地毯上。那场车祸没能摧毁他,反而如淬火后的金石,令他看起来愈发英俊,成熟,气势慑人。

    而他低头看身边人时,却有无限温柔。

    有年迈的宾客问:“这是新娘和新郎吗?”

    沈妄身畔的人穿一袭珍珠白裙,两人并肩而立,俨然是世界上最漂亮的一对新人。

    在辉煌的灯光下,众人的注目中,顾笙笙心脏砰砰跳动起来。

    沈妄握紧她的手,温暖而镇定的热度传来,顾笙笙定了定神,心脏反而越跳越快。

    顾笙笙挽着沈妄的胳膊,跟随着他,踩着崭新的铺满玫瑰花瓣的红毯,一步一步走进宴会厅。

    短暂的惊叹过后,众人如同逐光的游鱼,纷纷向两人聚拢,向沈妄寒暄献殷勤,又对顾笙笙大赞特赞。

    在场的宾客无人不识顾笙笙,可看见她真人时,皆不免再次惊叹她的美貌。可有沈妄在侧,没人敢唐突她,只是将好听话一遍又一遍地对她夸。

    顾笙笙起初还觉得新奇,渐渐就对这些千篇一律毫无灵魂的马屁感到腻烦,只是含笑点头,别有一番矜贵冷艳,将男人们晃得两眼发直。

    宾客们也不敢过多叨扰沈妄,问候完就自觉纷纷散开。

    顾笙笙轻轻扇了扇风。

    沈妄见她小脸泛着红,道:“刚才人多,是不是闷着了?”

    顾笙笙委屈巴巴:“嗯,香水味太杂,好难闻。”

    而且这么多人围着沈妄,沈妄的眼神都超过十分钟没有放在她身上了。顾笙笙像只想撒娇的猫咪,委屈巴巴地又补充一句:“我站累了。”

    沈妄打量她片刻,断定顾笙笙是在撒娇。他从服务生的托盘里取了一杯果汁,递给顾笙笙:“能再坚持一会吗?晚宴还没开始。”

    顾笙笙喝了两口雪梨汁:“我顶多再坚持半小时。”

    沈妄取出手帕给她擦拭嘴唇,用磁性嗓音夸她:“好姑娘。”

    顾笙笙小脸顿时容光焕发,觉得自己再坚持三天三夜也没问题。

    这一段小插曲不过五分钟,落在旁人眼中却是掀起惊涛骇浪。

    从前a城多少名媛千金对沈妄芳心暗许,更有皇甫悠悠这种狂热追求者,一律被沈妄冷冰冰拒之千里。这种强烈反差简直碎了一地芳心。

    某八卦论坛忽然冒出个帖子:“我搞到真的了!总裁夫妇是真的!!!!!”

    “大家听我说!我今晚参加一个宴会,遇到顾笙笙和总裁大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帖子迅速被顶了上去:“目测楼主也是白富美,快说快说!”

    “卧槽有新糖?楼主快说,我今晚住在这个帖子里了!”

    “总裁真人个子多高?对顾笙笙好不好?!”

    “楼主呢?楼主呢?楼主快回来!”

    楼主:“回来了,刚才被我妈拉去跟她熟人问好了。大家不要急,听我慢慢港!他们好甜,好般配!总裁大人拿手帕给顾笙笙擦嘴!啊啊啊啊啊啊啊温柔杀我!”

    楼主:“总裁大人好高,绝对有188,感觉一只手就能把顾笙笙按在墙上亲。真人被照片上更帅,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总之跟顾笙笙就是天作之合!”

    楼主:“总裁笑了!他看着顾笙笙笑了!我离当场去世就差这么一点点”

    “我也原地去世!我有生之年想看总裁笑啊啊啊啊啊啊”

    “楼主继续更新啊!你就是我们的前线小记者!”

    “嗑死我了嗑死我了”

    ……

    婚宴好似成了顾笙笙和沈妄的婚宴,他们俩应付完一群接一群的客人,皇甫家的人才姗姗来迟。

    沈妄低磁嗓音提示顾笙笙:“那是皇甫夫人,我们去问候一下。”

    新娘的娘家人终于出现。顾笙笙打起精神,挽着沈妄的手一道走向门口。

    沈妄尚且年轻,身上的气势却格外拔群,还有一张英俊绝伦的脸。站在一群年过半百的商业大鳄间,犹如鹤立鸡群。

    皇甫静细细打量沈妄一番,见他凤眸湛然,修长双腿笔直有力,心中愈发扼腕。面上却是高贵矜持的笑意,等着沈妄夫妇走近。

    她问候沈妄的健康:“当初沈先生车祸住院,我身在国外没能亲自去探视,一直深感不安。”

    沈妄微微一笑:“劳皇甫夫人挂心。”

    皇甫夫人又看向顾笙笙,含笑道:“这位就是沈夫人了?”

    顾笙笙今日穿一条珍珠色小礼裙,绝色的小脸上不施粉黛,只淡淡点了红唇。淡极始知花更艳,近距离看她时,更令人心旌摇荡。

    皇甫夫人心中为女儿存的几分希望,在这绝色美貌的冲击下也荡然无存。叹道:“沈夫人果然不负美名,与沈先生当真是一双璧人。”

    顾笙笙靠紧沈妄,并不答话,像被娇纵坏的猫咪。

    沈妄会意,向皇甫夫人告辞离开。

    皇甫夫人从未受过这样的怠慢,更何况对方还是她曾视作未来女婿的沈妄,不由得脸色微冷。

    顾笙笙也不乐意,跟沈妄走到无人角落,便道:“你干嘛理她?我讨厌她。”

    沈妄很少见到顾笙笙讨厌别人,何况是夸她美貌的人:“怎么了?”

    顾笙笙哼了一声:“你忘了当初你车祸的时候,皇甫家是什么嘴脸了?”

    当初沈妄和皇甫悠悠近乎订婚,皇甫家对这位贵婿何等巴结。可他一朝落难,皇甫家就马不停蹄将皇甫悠悠送出国,更是对沈妄避之唯恐不及。虽说趋利避害审时度势是商人本性,更是一个母亲的天性,可顾笙笙就是见不得皇甫夫人那冠冕堂皇的嘴脸。

    顾笙笙对自己的偏爱毫不掩饰。沈妄绷紧唇角才抑制住笑意,低声提醒顾笙笙:“你不喜欢她也得保持礼貌,爷爷在看你。”

    顾笙笙抽了口气,立刻挂上甜甜微笑,顺着沈妄的视线望去。

    沈老爷子坐在轮椅上,正跟皇甫夫妇寒暄,完全没往这边看。

    顾笙笙忿忿:“你又骗我!”

    沈妄欣赏过顾笙笙一秒变脸的绝技,施施然从餐桌上取一块点心给她:“垫一垫肚子,今晚还有得磨。”

    覆盆子挞制成一口大小,以防花了女士们的唇妆——虽然出现在这种场合的女士没有几个会在这种场合进食。

    顾笙笙吃了一块覆盆子挞和一只泡芙,又品尝了珍贵的鲟鱼鱼子酱,随后含泪喝完一杯雪梨汁才将口中那股腥味冲淡。

    顾笙笙指使沈妄给她拿果汁:“不行,我还要再喝一杯,嘴里好腥。”

    沈妄提醒:“会发胖。”

    顾笙笙冷冷道:“你说我胖!你是不是嫌弃我?你在pua我!”

    沈妄沉默地看她。

    顾笙笙依稀想起自己今早逼沈妄立下毒誓,要他监督自己减肥的壮志雄心。悻悻放下杯子,顾笙笙拿了一颗樱桃放进嘴里。

    酸甜汁水冲淡了舌尖上的腥味。

    看着顾笙笙白嫩腮帮子鼓动,沈妄手指发痒,很想捏一捏她脸颊上的奶膘。

    尚未将想法付诸行动,沈老爷子一行人已经发现他们。

    沈老爷子今天很精神,坐在轮椅上由周未推着。身边正是皇甫夫妇。

    一行人眨眼间杀到眼前。

    沈老爷子乐呵呵向皇甫夫妇介绍:“你们还没见过吧?我的大孙媳妇儿笙笙。笙笙,来向亲家问好。”

    其实方才见过,谁也没说破。

    顾笙笙终于正眼打量皇甫夫妇。

    皇甫夫人方才见过,容貌中等,威严高贵,她丈夫吴均则斯文俊秀,笑容谦卑。这是一对典型的女强男弱组合。光看外表,皇甫悠悠是继承了她父亲的优点,这也是吴均得以入赘皇甫家的原因。

    顾笙笙看向他们身后,只有助理。她忽然意识到宴会的新娘皇甫悠悠今晚一直没露过面。

    沈老爷子乐呵呵道:“笙笙,快问人啊。今天怎么这么娇气?”

    顾笙笙浅笑,眼波向沈妄一转,水汪汪杏眸微微睁大,写满了求助。

    一直施施然站在旁边的沈妄终于出声,向皇甫夫人礼貌问候,又抬手撩过顾笙笙脸颊边的碎发,温声道:“这是皇甫夫人和她的先生。”

    沈妄的手在她唇角抹过。

    那一下动作飞快,在旁人看来只是沈妄亲昵地抚了顾笙笙的鬓角。

    沈妄的手垂下后,掌心多了一颗圆溜溜樱桃核。

    顾笙笙松口气,露出无往而不利的甜笑:“皇甫夫人好,皇甫先生好。”

    皇甫夫人矜持地点点头,吴均则笑道:“沈夫人真人比电视上还美,纯真可爱,跟沈先生正是郎才女貌。”

    沈老爷子哈哈笑道;“可不是!我们沈妄娶了个宝贝啊。”

    顾笙笙偷偷看一眼沈妄,正对上沈妄专注视线,两人相视一笑。

    这幅情形落进皇甫夫人眼中,愈发刺眼。

    吴均笑道:“我们家悠悠从小被家里惯坏了,有时候爱使性子,将来大家在同一屋檐下,沈夫人可不要跟她一般见识才好。”

    他语调谦和,可内容却让人有些不舒服。

    顾笙笙还未想好怎么答,就听沈妄淡淡道:“只要她别得罪笙笙,自然没人跟她一般见识。”

    吴均的笑容差点僵住。

    沈老爷子打个哈哈:“笙笙年纪小,家里都疼她。不过这孩子性子好,心眼也好,这孩子心眼好,性格也好,将来跟令爱一定处得来。”

    皇甫夫人淡笑道:“那是自然。”

    说罢暗暗给丈夫一个警告的眼神。

    沈老爷子笑呵呵跟她寒暄,气氛重新缓和。只是无人理会皇甫先生。

    这时候大部分宾客都已经到场,纷纷过来打招呼祝贺,沈老爷子和皇甫夫妇一块招呼客人,顾笙笙挽着沈妄的胳膊,也得跟在沈老爷子身边招呼客人。

    尽管顾笙笙只需要负责微笑点头,接受客人们的惊艳眼神和夸奖,也笑得脸快要酸掉。

    一整晚宾客如云,最后压轴的是谢家人。谢家一行人登场时,现场出现了小幅度的骚动。顾笙笙终于见到传说中的谢家子弟,果然是珠玉琳琅,各有千秋,光是身高就格外拔群。

    为首的青年眼眸狭长,有种出众的沉稳气度,和沈妄是同一种人:“爷爷奶奶人在国外,派我和几位兄弟做代表,祝贺沈家和皇甫家结秦晋之好。”

    “好好好。”沈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将谢家几个孩子一一夸过去。

    沈老爷子辛苦一生打下江山,最大的遗憾就是子嗣不丰,儿子不争气。每每看着谢家这一群出息漂亮的小子,只差没流下口水。

    等谢家的年轻人也散开后,离订婚仪式的举行时间只剩半小时了,可婚礼的两位主角还没出现。

    已经有客人发觉异样,小声道:“今天的新娘新郎怎么都没出现?”

    “上月林家的女儿跟自己的家教逃婚了,啧啧啧,那场面。”

    “莫非皇甫家的小姐也……”

    “你看你看,那人找沈老爷子说什么,是不是沈霆琛跑了?”

    刻意压低的议论声嗡嗡地在婚宴的每一处角落响起,眼神更是似有若无瞄向婚宴的几位主人。

    助理躬身向沈老爷子说了什么,瞬间引得众人都暗暗关注,企图听见什么大八卦。

    沈老爷子面色丝毫未变,继续和皇甫夫人谈笑风生。

    要不是顾笙笙亲耳听见助理报告皇甫悠悠和沈霆琛都失踪不见的消息,还以为助理只是说了句天气不错呢。

    只是隔了一会儿,老管家就说吃药时间到了,推着沈老爷子回了休息室。

    沈妄和顾笙笙自然紧随其后。一走出热闹的宴会厅,背上那些如影随形的视线也随之消失,顾笙笙才松口气,一进休息室,又听沈老爷子大发雷霆。

    “把他找回来!”沈老爷子重重拍着轮椅扶手,“派人去找咳咳咳……”

    顾笙笙忙过去给沈老爷子拍背,沈妄也走近前,接过老管家端来的水递给沈老爷子。

    沈老爷子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推开沈妄的手和水:“你……你去,上天入地,绑也把他绑回来!”

    顾笙笙看了沈妄一眼,忙接过水:“爷爷您别急,先喝口水缓缓。”

    沈老爷子对顾笙笙发不出脾气,只是摇着花白的头,拒绝喝水。粗重的呼吸从他衰老的胸膛发出,像一台老朽的风箱。

    顾笙笙害怕了:“爷爷……爷爷,您喝点水,别生气啊!”

    沈老爷子别着头:“我一辈子的老脸在今天就要丢光了,死了算了……”

    顾笙笙杏眸里涌出泪水来。

    沈妄拧了拧眉,将顾笙笙揽到怀里,终于出声:“这件事我会处理。您吓到笙笙了。”

    沈老爷子睁开一只眼,才发现顾笙笙眼圈都红了。一翻身就想坐起来,可想到外面那一堆烂摊子,又长吁短叹:“笙笙啊,爷爷这辈子养了一群不肖子孙,只有你是个好孩子。将来爷爷的古董都留给你……”

    顾笙笙抽泣道:“做甜点的厨子也给我。”

    最后沈老爷子和顾笙笙达成协议,将来顾笙笙可以继承老宅的厨子和他的一缸金鱼。

    顾笙笙终于破涕为笑。

    沈老爷子冲沈妄道:“现在能去把那臭小子找回来了吧?赶紧把人给我找回来,订婚宴可马上就开始了!”

    沈妄淡淡道:“订婚宴准时举行,他一定会出现。”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5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4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