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骷髅幻戏图 第106章 群星的轨迹(六)

书名:骷髅幻戏图 作者:西子绪

    反复和林半夏确认得知他的确不需要自己陪后, 季乐水才回了卧室。

    林半夏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怀里抱着黑色的箱子。他曾经亲自剖开宋轻罗的身体, 自然知道那是怎样一种痛苦。他问过宋轻罗为什么不用箱子, 宋轻罗的回答他记不清楚了, 大约是无法使用之类的……但是现在想来,用或者不用, 两者或许并无太多不同。

    在遇到宋轻罗之前, 林半夏的生命里贫乏且单调,他打交道最多的对象也不是人, 而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迟钝的情绪缓解了恐惧,也不会给他带来什么快乐,他甚至记不清楚自己幼年时的记忆, 生活平静的像一滩死水。

    后来,隔壁搬入了一个叫宋轻罗的邻居,面容精致, 神情淡漠,如同小说里写的别致的男主角。他强悍又冷漠,好似无坚不摧, 连剖开自己的身体这样的举动, 也做的那般轻描淡写, 好像家常便饭。

    林半夏想, 习惯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 被伤害的多了, 所以觉得无所谓。

    可宋轻罗习惯了, 他却没有。

    林半夏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客厅里坐了多久,直到门外轻轻的响起了敲门声,他才恍然回神,狼狈的擦干净了脸颊上的水渍,故作无事的起身开了门。

    果然是宋轻罗,他站在门外,看见了林半夏从门口露出来了的脸。虽然林半夏努力的擦过了,但眼睛依旧是红的,看起来似乎哭过了一场,怀里还死死的抱着黑色的箱子——只是照面的功夫,宋轻罗便明白了林半夏落泪的原因。

    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伸手轻轻的擦了擦林半夏的眼角:“别哭了。”

    林半夏不说话,眼圈又有些发红。

    宋轻罗道:“不疼的。”

    本来还在忍着,可是这三个字彻底击溃了林半夏的防线,他的眼泪不受控制的再次落下,无声的哽咽变成了悲伤的低泣。

    宋轻罗看着哭泣的林半夏手足无措:“别哭,真的没事了。”他把林半夏揽入怀里,像哄小花那样哄着他,“都过去了。”

    都过去了吗?不,不可能过去的,只要异端之物还存在一天,宋轻罗就注定无法解脱。

    林半夏抬起头,看到了宋轻罗的下巴,他泪眼朦胧,抬起头一口咬在了上面,含糊道:“骗人。”

    还是第一次看到林半夏这么孩子气的模样,宋轻罗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声音低了些,哄着爱人:“真的,已经没事了,咱们回去吧?”

    林半夏点点头。

    两人回了隔壁,关门的时候,卧室里支出来季乐水的脸,嘟囔道:“这咋回事儿啊,这两人啥时候在一起的……”他怎么现在才看出来呢。

    家里很安静,吵闹的小花和小窟已经睡着了。

    林半夏哭的有点累,鼻头还红红的,正坐在沙发上发呆,一杯温热的牛奶递到了他的面前。

    宋轻罗说:“喝完了就睡吧。”

    林半夏嗯了声。

    外面的雨还在下,而且越来越大,带着某种不祥的气息笼罩下来,两人却恍若不觉。那已经不是黑夜了,而是厄运降临的征兆,绿色的光点倾盆而下带走的是人类的理智,不知道今夜又有多少人会因此癫狂……

    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林半夏躺在了床上,宋轻罗在身后抱着他,沉沉的陷入深眠。

    林半夏没有做梦,睡的很沉,他以为自己会一觉睡到天亮,可是睁开眼后,竟是发现窗外还是黑漆漆的,似乎离黎明还有很长的时间。林半夏睡的有点懵,随手摸到了床头的手机,想要看一眼现在几点了。

    摸到手机按开屏幕,看到了上面的时间。三点零一分,比林半夏想象中的时间早了许多,他想着应该可以再睡一会儿,便将屏幕重新按黑。闭上眼睛片刻,林半夏忽的又睁开了眼,他突然生出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他急忙重新摸到了手机,翻开屏幕。

    15:00,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这个数字在黑夜里如此的醒目,林半夏竟是感到自己的眼睛被刺的生疼。他抬手用力的揉了揉,狼狈的从床上爬起,扭身看向床边的宋轻罗。

    宋轻罗还在酣眠,神情安详,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似乎是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东西。

    林半夏浑身起了一层冷汗,他叫道:“轻罗。”

    平时很容易被吵醒的宋轻罗,此时完全没有反应。

    “轻罗。”推了推宋轻罗的身体,林半夏喊着他的名字,“轻罗,醒醒啊。”

    依旧没有回应。

    林半夏看向窗外,察觉自己已经听不到淅淅沥沥的雨声——可窗外依旧一片绿意盎然。林半夏走到了阳台上,看见本该落下的雨滴凝固了一般,悬停在半空中。

    时间,再一次悄无声息的停止了。

    这一回没有威胁他们生命的东西出现,并非是林半夏主动发动的能力,他忽的想起了什么,直接冲出了家门。

    开着车,林半夏凭借着之前的记忆,朝着基地的方向直奔而去。

    时间停下后整个世界变成了无法移动的油画,林半夏穿行其中,和一周遭一切都格格不入。他瞳孔中央的线条,透出翡翠般剔透纯粹的绿光,让那张没有表情的面容,透出冷漠的神性。

    停下,刹车,林半夏冲向基地门口。果不其然,基地的大门被打开了,门口站着的守卫都僵着身体,一动也不动。

    “季烽!!”林半夏呼唤着那个名字,“季烽你在吗?”

    基地四周,都是空旷的荒野,藏不住什么人。林半夏一遍一遍找,心里想着季烽还能去哪里,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干嘛?”

    林半夏朝着声音的源头看去,夜幕里,一辆高大的越野车打开了车灯,光线刺眼,他不由的用手遮了一下。接着是汽车发动的声音,越野车直接奔着他来了。林半夏心中微惊,正打算躲开,车一个急刹直接停在了他的面前,车窗里支出了季烽那张俊秀的脸:“哟,这么晚了,出来干嘛呢?”

    林半夏怒道:“你把时间停了?”

    季烽说:“……你这么凶做什么?”他眨眨眼,一脸无辜,“讲道理,这要细究起来,还不得是得怪你。”

    林半夏:“???”

    “怪我??”林半夏莫名其妙,“这也能怪上我??”

    季烽不吭声了,返身回了车里,在车厢里掏了一会儿,掏出个什么东西来,顺手扔给林半夏。林半夏条件反射的接住,仔细一看发现季烽扔过来的居然是瓶可乐,瓶身上附着着一层薄薄的水雾……还是冰的。

    林半夏瞬间就明白了,露出无奈之色:“你暂停时间就为了买可乐?”

    “还有烤肠。”季烽扬了扬手,林半夏这才看到,他的手指里夹着几根热气腾腾的炸开的烤肠。

    林半夏:“……”

    季烽踹了一脚车门,从车里下来了,把烤肠塞进嘴里,含糊道:“千里迢迢的过来也不容易,送你一根吧。”

    林半夏摇摇头,拒绝了季烽的好意:“有可乐就行。”

    季烽目不转睛的盯着林半夏,眼神看起来有些奇怪,他说:“宋轻罗知道你来了吗?”

    “当然不知道。”林半夏说,“他还在睡觉。”他或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提到宋轻罗这个名字的时候,神情会柔软许多,那种淡漠的气息也被随之扫去了几分。

    季烽表情变得有些复杂。

    林半夏说:“你这是什么表情?”

    季烽道:“你见到它了吧。”

    “它?”林半夏说,“你是说那个光球?那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一碰它,光点就不见了?”

    季烽被林半夏追问,却是露出笑意:“还有这么多问题,看来它还没有对你完全下手呀。”

    林半夏:“……”

    季烽嚼着烤肠,慢慢道:“没有人能经受住它的诱惑。”

    林半夏说:“你呢?”

    季烽道:“我也不例外。”他摊手,“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出现在精神病院里?被它选中的人只有两个结果。”

    林半夏说:“什么?”

    季烽道:“一,成为它。”

    林半夏已经猜到了二是什么。

    毫不意外的,季烽说:“二,无法承受它的赐予,变成疯子。”他就是第二种。

    不过说实话,林半夏从季烽的身上,其实看不太出疯子的影子,他觉得季烽最多只能算得上一个逻辑比较清奇的怪人,离他概念中的疯子,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季烽说:“找个地方坐着聊聊?”

    林半夏想了想,同意了。

    于是他跟着季烽进了基地里,季烽随便找了间没人的休息室,靠在了沙发上。那轻松的姿态,简直就像是在和林半夏聊着什么无足轻重的家常。

    “你之前说的,没有人能拒绝它的诱惑,是什么意思?”林半夏坐在季烽的对面,一针见血的发问。

    季烽表现的很温和,完全没有精神病人独有的那种暴躁情绪,他面带微笑,凝视着林半夏:“字面上的意思,它会给你所有想要的一切,你替它操纵整个世界……”

    林半夏说:“不能拒绝?”

    季烽说:“把面前的水喝下去。”

    林半夏:“?”

    季烽道:“不愿意吧?我给你一百万,把眼前这杯水喝下去。”

    林半夏:“……”

    季烽说:“一百万不愿意,那一千万呢?”

    林半夏蹙眉:“你在开玩笑?”

    “一千万不愿意也没关系,一个亿。”季烽说。

    季烽的表情那般严肃,像在说什么极为严肃的事,林半夏年迈也没有用开玩笑的口吻,同样正色道:“不行,再多钱也换不回宋轻罗。”

    “钱不行,还有别的。”季烽说,“容貌,寿命,权力……你能想到的一切。”

    林半夏摇头,拒绝的很果断:“不要。”

    “那么。”季烽说,“用宋轻罗来换呢?”

    林半夏道:“什么?”

    “你知道基地对他做了什么吧。”季烽微笑着,伸手把那杯用来诱惑林半夏的水端了起来,一饮而尽,“只要异端之物存在一天,他们就不可能放过宋轻罗。”林半夏这次没有果断的拒绝,喉头微动。

    “他的血肉,骨骼,乃至于灵魂,都是最完美的封存材料。”季烽说,“你摸到的每一个箱子,都来自他的身体。”他温和的笑着,“喜欢吗?”

    还是那般平淡的话语,却给林半夏带来了眩晕的感觉,和眩晕一起袭来的是强烈的恶心感。

    他努力的抑制住了,说:“闭嘴。”

    季烽撑着下巴,怜悯的看着林半夏狼狈的模样,他说:“你见过他封存异端之物的样子吧?是不是需要剖开身体?虽然说着不疼……可人心都是肉做的,怎么会不疼呢?”这疼字咬了重音,也不知道是在宋轻罗,还是在说林半夏。

    是啊,怎么会不疼呢。

    林半夏表情冷了下来:“你到底想要干嘛?”

    “林半夏,你弄错了。”季烽说,“我只是把它会做的事重复了一遍,你对我生气又有什么意义?你看到了外面那些雨丝吗?那些被你一触碰就会消散的光点……”

    林半夏当然看到了,事实上也只有他能看到。

    “它们,就是为迎接你而来的。”季烽道,“你把这称之为威胁也好,诱惑也罢,这是它们的盛宴。只要一天不妥协,盛宴之上就将摆满祭品,而第一个被品尝的,是你最爱的那个人……宋轻罗。”

    宋轻罗三个字,如同一记重击,狠狠的砸向了林半夏。他毫无防备的他身体微微颤抖,嘴唇也抿得发白。

    林半夏的反应,季烽自然是看在眼里,他说:“你看,我只是说说而已,你的反应就这么大了。”

    林半夏道:“谁也别想碰宋轻罗!”

    季烽说:“你能和全世界对抗吗?那些绿点带来的是什么,相信你也很清楚……异端之物的突然增多,对于你们来说,可不是件好事。”

    当然不是好事,作为封存材料的宋轻罗在异端之物增多后面临的处境不用想也知道,林半夏摩挲了一下手指,指尖仿佛又出现了箱子的柔软的触感。这种幻觉让林半夏感到了呼吸困难,他的喘息微微重了些,眼眸里那条绿色的线条缓缓流淌,泛着冷色的光华,看起来竟是有几分妖冶。

    “你呢?”林半夏说,“它用什么诱惑了你?”

    季烽微笑:“我只是个普通人,只需要一点点东西,就足够了。”

    “你既然愿意住在精神病院里那么久,就说明你的物欲不强。”林半夏冷冷道,“权力和金钱都不是你需要的……你在精神病院里唯一做过的出格的事,似乎是让人去救下你的母亲?是她吗?”

    季烽感叹:“我有时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他动了动,在沙发上寻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没错,是她。”

    季烽说:“我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屈服,二是看着我的母亲凄惨的死去。”他微笑着说出残忍的事实,“你可能不知道,我是单亲家庭,她辛苦的把我拉扯长大……真的很不容易。为了省钱,她经常上山摘野菜,却很少摘蘑菇……大约是害怕,自己心爱的儿子出什么意外吧。”

    林半夏想起了宋轻罗曾经告诉过自己的那些关于季烽的事。

    “但是老人家嘛,年纪大了,总会做出一些糊涂的事来。”季烽说,“那蘑菇有毒的,吃了一时半会儿又死不了就只能瘫在家里,硬生生的挨着。没有力气的疼个三五天,然后活活饿死,你觉得哪一个儿子能接受这样的事?”他是笑着说出这些话的,可林半夏注意到,他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笑意,冷的像冬天里死寂的寒夜。

    “我反正接受不了。”季烽说摊手。

    不止是季烽,任谁都接受不了。

    “你逃不掉的。”季烽说,“林半夏,是时候告别了。”

    “既然逃不掉,为什么你又在这里?”林半夏道,“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止……”

    “我在这里?”季烽闻言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极为好笑的笑话,“你这句话其实也不算错,只是得加一个定语。”

    林半夏:“什么?”

    “是一部分的我在这里。”季烽说。

    林半夏蹙眉盯着季烽:“你说什么?”

    “它需要的是灵魂,而不是恐惧。”季烽道,“所以当感染到了一定程度,两者最终会剥离开来,可并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这种剥离,我就不行……我是个失败品。”

    “不但没有成为它。”季烽说,“还成了人见人厌的疯子,像个牲畜一样被关在狭小的囚笼里。”

    “但是你不同。”他看向林半夏,怜悯的眼神里带着艳羡,“你是必定会成功的。”

    “为什么???”林半夏发问。

    “因为你的恐惧早就和你剥离了。”季烽说,“你难道没有发现吗?”

    林半夏:“……”

    他当然发现了,小花承载了他一部分的负面的情绪,所以在面对很多事的时候,他才会显得那么平静。这是他的优势,可是此时这种优势在季烽的嘴里,却变成了无法抗拒的原因。

    “晚安,林半夏。”季烽道,“你该走了。”

    林半夏站起来,往回走,到了门口的时候,他转过头看向季烽:“你还欠我一样东西。”

    季烽疑惑道:“什么?”

    林半夏冷笑:“你要是不把银行卡上的钱转给我,变成那玩意儿之后,我就让你一辈子都喝不到可乐。”

    季烽:“……”

    林半夏:“我认真的。”

    季烽:“……操。”他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