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穿成四个起点男主前女友 第81章 第 81 章

书名:穿成四个起点男主前女友 作者:大梦当觉

    楚随之得到火芯之后, 就必须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为徐承天重铸身体。

    厉鸢问他是否要回宗门。

    他想了想, 道:“那里不太清净。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我若是真在宗门复活了徐老头, 恐怕第二天就有人找上门来。我就随便找个山头吧。”

    说着,带她踏上法器, 两人瞬间消失在了无极宗内。

    厉鸢站在楚随之的身后, 看着远处似火的朝阳,心情也不由得好了一点。

    小凤缩在厉鸢的怀里昏昏欲睡,头毛被风吹得炸了起来,就在它想要把脸也藏进她的怀里的时候, 突然嗅到一股香味,不由得瞬间就睁开了眼:

    “什么味道!”

    厉鸢被它的一惊一乍吓了一跳,下意识地低头一看。

    原来他们身.下是辽阔的平原,前方只有一座城,城郊是零星的农家,晨雾弥漫, 炊烟袅袅, 属于最纯粹的食物的香气飘了上来。

    不过再浓郁的香气在这么高的地方早就被稀释得接近于无, 也亏得小凤能嗅到这股香味。

    厉鸢又无奈又好气地捏了一下它的嘴巴:

    “包袱里还有你的仙米没吃完呢,你什么时候对农家的食物感兴趣了?”

    她不是不想给小凤吃, 而是看楚随之着急为徐承天重塑身体,不想在这个时候耽误时间。

    小凤顿时可怜兮兮地看向厉鸢:“小凤仙米吃腻了, 难道鸢鸢不饿吗?”

    她刚想捏住它的鸟嘴, 楚随之突然道:

    “下来休息一下吧, 不急在这一时。”

    厉鸢有些不好意思,楚随之一笑:

    “我楚随之就算再忙,还能差你们两个一顿饭不成?”

    他说得随意,但厉鸢却看出他嘴角的笑有些异样。

    还没等她深想,他就带着他们两个降到了地上。

    还没等站稳,小凤就歪歪斜斜地向前飞去:“饭!饭!小凤来啦!”

    厉鸢不由得一笑:

    “你别直接冲到人家厨房去了!”

    说着,和楚随之来到一家人前,她看了一下四周,总感觉这里有些熟悉,然而却有些想不起来到底什么时候看到过。

    她拧眉思索,并未看见楚随之的眸色一暗。

    这时,屋内的大嫂听见声音,擦着手狐疑地走出来,看见歪歪扭扭飞过来的小凤,有些惊奇的一笑:

    “这鸟会说话?难道是玄兽不成?”

    厉鸢回过神,看小凤就要飞人家饭桌上了,她赶紧拽住它的小细腿,对大嫂歉意一笑:

    “大嫂,我们路过此地,如有打扰还请见谅。我想用一粒银子向您换一晚米吃,不知可否应允?”

    大嫂看小凤长得可爱,厉鸢又面善,不由得一笑:“一碗米而已用不着拿银子换,你们要是饿了,来我家里坐坐,就是十碗饭也能吃得。”

    厉鸢摆手:“一碗就已经足够。”

    大嫂给她满满盛了一碗饭,谢绝了厉鸢的银子,然后满足地摸了一下小凤的头毛。

    就在两人一鸟要走时,这家的男主人终于出来:

    “谁来了,在外面耽误了这么长的时……”

    话音未落,男主人的面色突然一变:“等一下!我好像认得你家男人!”

    厉鸢有些无奈,什么“她家男人”。她下意识地回头,楚随之的手已经放在了法器上,却没有动,而是微微侧眼。

    厉鸢看到男主人也是一愣。

    时隔几辈子,她的记忆有些模糊,虽然记不起眼前的人叫什么,但她却认得这个男主人。

    因为自己在照顾楚随之的时候,就是这个大哥告诉的她哪里长着草药,哪里住着郎中。

    如果没有这位大哥,她照顾楚随之的时候恐怕会更加麻烦。

    如果这位大哥也在这里,那岂不就说明这里是……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向远处看去。

    天际苍茫,在袅袅炊烟中,她终于排除了这些多出来的农家建筑,从起伏的山形找回了过去的影子。

    男主人看着沉默不语的楚随之,问道:

    “你几年之前是不是受过伤?然后被一个白衣女子所救?我就得你们当时就住在那座山的山脚下。”

    厉鸢瞬间向远处望去,楚随之走到她的身边,有些紧张地看了看她。

    大嫂看两人,有些纳闷:“你认识那个公子?我怎么不知道?”

    “那都是几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你还没嫁过来呢。”

    看着远处在只露出一点的木屋,厉鸢沉默了一下,突然对楚随之笑道:

    “既然都来到这里了,那咱们就回去看看吧。”

    楚随之顿了一下:“厉鸢,我带你来此,不是因为……”

    “我知道。”厉鸢打断他。

    她看着他道:“事到如此,我就算不接受你的心意,也不会怀疑它。”

    楚随之此时也不知道是该悲还是该笑了。

    他刚才路过这里,本来不打算下去。然而看她被小凤缠得不行,想着下来便走也无妨。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巧,碰上了以前的故人。

    他不是不想带厉鸢回到这里,却也总怕她怀疑自己的真心。

    他以前对她,恨有之,感激也有之。

    如今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天命,感情虽真,但要捋出来一个头绪反倒是难了。也只有不断告诉自己,只要能和她在一起便好。

    因此这几天时时警醒,生怕让她怀疑自己的真心,又拿什么“不是真情是感激”的话来堵他。

    如今来到她救自己的地方,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两人没有选择法器,而是走到了那座木屋前,走近了,能看到院子里长着一些杂草,房屋经历了几年风雨,还没有破败。看起来被保护得很好。

    楚随之道:“最近总想着去找你,因此很久没来这里了。杂草也忘了除。”

    说完,他看向她。

    厉鸢摸了摸外面的栅栏,看这里的整洁和完好,哪里不知道他的用心。

    刚想夸夸他,转头看他脸色有些不自然,不由得一笑:

    “一间木屋而已,就算是变成废墟也没有什么。”

    厉鸢推开栅栏,和他走进去。

    院后的那颗古树已经开始落叶,风过发出哗啦啦的响。她又推开木门,里面的空间不大,除了一张床之外,还有厨房和一个小房间。当时楚随之就躺在这张床上,她就住在隔壁。

    楚随之道:“院后还有你的‘坟墓’呢,要不要去看看。”

    厉鸢翻了个白眼:“赶紧给我拆了。”

    楚随之不由得一笑。

    两人走到后院,厉鸢看着那颗古树,感受徐徐的秋风,道:

    “当年我就是把浮光花酒埋在这下面,只是怕你认出我来,一直不敢喝。”

    楚随之道:“为了照顾我你真的委屈了。”

    厉鸢道:“别以为我没听出来你在挖苦我。”

    楚随之一笑。厉鸢又叹了一口气:“这棵古树有灵气,埋在下面的酒更是好喝。只可惜我就埋了那么一坛,上次你给我带过去的时候全被我浪费了。”

    楚随之默默地来到古树下,手掌一抹,土壤自动分开,香气顿时溢了出来。

    厉鸢眼前一亮:“浮光花酒!”

    楚随之一勾嘴角,将酒坛提起扔给了她:“自从在那个世界回来后,我就在这里埋了一坛。虽然时间很短,但聊胜于无吧。”

    厉鸢紧紧地抱着坛子,真心诚意地道:“谢谢。”

    小凤蹲在她的肩上,看她的激动样子,有些不满地张开翅膀。

    楚随之也扬起了眉梢。

    “小凤在鸢鸢的心里还不如一坛酒!”

    “我在你心里恐怕还没有一坛酒重要。”

    一人一鸟异口同声,片刻,沉默地对视。

    厉鸢忍俊不禁:

    “哪有……”

    她小心地把花酒抱会屋内,道:“昨天晚上已经喝过了,今天就不喝了。这么好的东西要留着慢慢品尝。”

    楚随之一手拖着,怕她一个不小心摔了:

    “你要是真喜欢喝,我就出去找找有没有能够加快时间的法宝,一次酿个百来坛,让你喝个够。”

    厉鸢道:“那怎么能成?酿酒酿的就是时间,一旦加速那就失了味道了。”

    她小心地将酒坛放在桌上,一抬头看向窗外由红转白的朝阳,内心不由得一动:

    “你不是要找个地方干活吗?要不然就在这里吧?”

    “在这里行不行?”

    两人一愣,对视一眼后,有些感慨地一笑。

    楚随之准备在这里重塑徐承天的身体。这里地处偏僻,虽然也有人住,但大多都是朴实的农户,因此是难得的清净的地方。

    炼丹炉和各种天材地宝都在铁牌里,冒然拿出来恐怕会惹那些修行者找过来,他用遮目伞罩住整个木屋,这样就不会有人发现异常。

    炼丹是他的绝活,然而“炼人”还是头一遭。

    他按照古籍上的指引小心准备,徐老头虽然看似不在意,还说失败了也没什么,但还是难掩兴奋与紧张。

    还道若是真出去了,定要分厉鸢的一杯浮光花酒喝。

    厉鸢像是护着命根子一样抱着酒坛,最后咬牙道:“我只能给一口。”

    徐老头哈哈大笑:“你这丫头什么都大方,一遇见酒就变了模样了!”

    楚随之看厉鸢皱起的脸,不由得一笑。

    “炼人”虽然难,但并不代表楚随之做不到。

    为徐承天重塑身体花了七天七夜,这几天整个院子都是红彤彤的,如果不是有法器罩着,恐怕早就暴露了。

    厉鸢带着小凤,不敢冒然上前打扰,只敢远远地看着。

    楚随之的额上带汗,他道:“你不用时时刻刻看着我,前面有一座城,若是无聊了就带着你的鸟出去走走。”

    厉鸢道:“我哪敢出去啊。万一有人过来打扰你怎么办?”

    他一笑:“想不到不管隔了多长时间,回到这里还是你照顾我。”

    徐承天在铁牌里笑道:“那你照顾她一辈子不就得了。”

    楚随之暗道:“一定。”

    第七天早上,厉鸢抱着小凤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听到一声炸响。她猛然惊醒,一睁眼看见自己身上披着楚随之的外袍,而院子里红光冲天,一具干瘦的身体躺在地上,楚随之站在她的面前,喝道:

    “徐老头,醒来!”

    厉鸢又惊又喜,这是成功了?!

    她赶紧跑到前面去看,地上干瘦的身体颤了颤,猛地睁开了眼睛。

    三角眼精光乍起,徐承天从地上一跃而起,畅快地大笑三声:

    “我徐承天终于回来了!”

    厉鸢和小凤不由得捂住了耳朵。

    楚随之一笑。

    徐承天看了看他们两个,向下一跺脚猛地消失在两人的面前。

    厉鸢一怔:“前辈怎么走了?”

    楚随之道:“他在铁牌里被关了几百年,如今好不容易再生为人,肯定要好好放肆一回。你放心,过几天他就回来了。”

    厉鸢放下了心,楚随之的眼中有喜色,然而到底不眠不休了七天七夜,脸色有些不好。

    他看着厉鸢,低声道:

    “徐承天活了,这就代表这个办法好用。厉鸢,我可以也将你爹……”

    厉鸢打断他:“不忙。”她也看着他的眼睛,眸光里带着复杂的意味深长:“楚随之,徐前辈是不得不救的。但是救了他之后其他的事情就可以放到一边。你需要休息。”

    楚随之一顿,他看她如此平静,心中那种不安又浮了上来。

    压下这种情绪,他勉强一笑:“听你的。”

    厉鸢让他躺下休息,然后坐在旁边守着。

    楚随之闭着眼,突然道:

    “如今师父复活,你们两个都在我身边,我很满足。”

    厉鸢低下头,她轻声道:

    “你师父对你来说,肯定如父母一样重要吧。”

    楚随之点了一下头。

    厉鸢深吸一口气,她轻声叹道:“如果这世上没有那么多的‘‘设计’’该有多好。”

    虽然不会像被设计得那样,成为万中无一的男主。然而平凡一生,亲人俱全,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楚随之没说话,他的呼吸平缓,侧颜在朝阳下变得瑰丽,似乎是陷入了美好的梦里。微微勾了一下嘴角。

    ————

    第二天,两人去城里采办食物。

    由于两人都是“风云人物”,于是各自都戴着面具。

    小凤这几天疯狂地馋民间的食物,厉鸢拗不过它,于是带着它在酒楼里开了一个包厢。

    眼看着小凤撅着屁股在饭菜上大快朵颐,厉鸢拄着下巴叹了一口气:

    “小凤,慢点吃。你吃这么胖,哪里还有一只凤凰的威风?”

    楚随之一笑:“你要是不说,我都快忘了它还是一只凤凰。”

    把脸埋进盘子里的小凤一僵。

    确实,它身为凤凰,不仅三百年才化形,原形也是废得很。上一次要不是楚随之过来,它恐怕就和鸢鸢一起受伤了。

    想到自己竟然保护不了鸢鸢,它就有些愧疚。

    厉鸢摸了摸小凤的头毛,叹口气:

    “不怪它,怪我。当年太过溺爱,没有催促它修炼。”

    小凤道:“鸢鸢,你放心。小凤会努力修炼的!”

    厉鸢勾唇一笑。

    正想让它快些吃的时候,突然听到楼下传来高声:

    “哎,你们听没听说?楚随之带着他的那个未婚妻去无极宗了!”

    “未婚妻?哪个未婚妻?”

    “还能有哪个?就是那个死而复生的厉鸢!”

    “厉鸢?那岂不是厉沧海的女儿?没想到她竟然没死。”

    “不仅没死,还要在一个月之内和楚随之成婚呢。要我说啊,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这样一个蛇蝎女子他竟然也心甘情愿地与她在一起。”

    这人话音刚落,厉鸢就感觉自己面前的饭桌一震,她下意识地看向楚随之,却看他勾着嘴角,眼中已经缓缓凝成了冰。

    她赶紧道:“不要与他们一般见识。”

    楚随之没说话,他面无表情地带着她走出酒楼。

    刚离开这里,刚才那几个侃侃而谈的人脸色突然一变,胸膛像是被人打了一拳一样,顿时狂喷一口血。

    众人大惊:“这是怎么了这是?!”

    “还怎么了?说了不该说的话惹怒了大能呗!”

    ————

    两人回到木屋,厉鸢看他脸色不怎么好,于是转移话题道:

    “你还是问问徐前辈什么时候回来吧。他现在重获新生,万一被别人认出来就麻烦了。”

    楚随之的脸色缓和一些。他道:

    “放心,我一直都在和他联系。”

    夜晚,月上梢头。屋里响起一大一小两道此起彼伏的呼吸声。

    厉鸢的脸颊上趴着小凤,怀里抱着酒坛睡得正香。

    楚随之看她红扑扑的脸颊,勾了一下嘴角,然后将小凤小心地放在她的怀里,为她拉了拉被子,走出房间。

    门外,不知何时徐承天已经站在院里。

    他看着楚随之心事重重的眼睛,道:

    “怎么样,想不想和老夫喝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