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 第309章 梦境的魔界

书名: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无限流] 作者:鱼无心

    隔着数百米, 通过血统兑换的鹰眼, 秋然依然能看出那是一名很美的女孩。

    夏星野身为男性时容貌本就阴柔美丽, 变成女性后竟然也没有任何违和感。他的鼻子小巧纤秀,双目也是盈盈如水, 然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他那身莹润到了极致、白皙到了极致、几乎吹弹可破的皮肤。

    “扑通!”

    原本关闭着的门里被什么人撞开,全身鼓胀的男人痛苦地从门里爬了出来:“救……救……”

    他穿着一身华丽的衣服,像是王子的服饰。男人倒在地上, 绝望地看着披着黑色斗篷的女孩, 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落得这个下场。

    夏星野轻轻地把他的手踢开。

    男人没能再说第二句话,翠绿的芽与藤从他的口中伸出,他鼓着双眼, 最后一次痛苦地看向夏星野:“啊……”

    浅发的女孩轻轻地笑了笑, 蹲下身来柔柔地道:“没办法, 想要阻止那颗豌豆增殖, 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你……咕噜……咕噜……”

    夏星野起身, 毫无留恋地便要离开。在转头时,他瞧见森林中有寒光一亮,脸色霎时动了。

    “你……”

    “咻!”

    一只利箭破空而出!

    夏星野下意识地便要闪躲,他向左一偏——

    漆黑的、带刺的豌豆藤蔓, 狠狠打到了他的手臂上!

    在他身后,原本挣扎着最后一丝力气、暴起要复仇的男子被箭矢刺入心口, 轰然向后飞倒在了地上。而最后从他口中喷射出的那段藤蔓也随着他的倒下, 而被飞甩到了另一边。

    夏星野捂着流血的手臂, 回头看着尸体倒下的那一侧。

    那枚箭矢似乎是特制的。在击中男人的要害处后,男人浑身上下燃起了苍白色的火焰。在这火焰之中,男人的身体连同藤蔓也一起被烧成了灰烬。

    按理说,仅是这只箭是做不到这些的。男人和豌豆藤蔓能被轻易地烧毁,也是因为在这之前他们就已经失去了半数的生命活力,方才那一下只是回光返照的最后用生命挣扎出来的复仇。

    然而夏星野依旧受了不轻的伤。

    在“豌豆公主”身份牌的影响下,如今他的皮肤相当脆弱,且极易受到攻击的影响与侵蚀。如今,他的那只手臂血流如注——不影响行走,然而假如此时秋然想要对他进行什么复仇,他如今也是很难抵抗得了的了。

    发出那一箭的少女从丛林中走出,夏星野捂着手臂,看她执着弓,向自己走来。

    他很记得这个女孩。夏星野对自己骗过的对象的记忆都不是很深刻,但都还基本记得住——虽然一般来说,他会当场就永绝后患,不过若是当场没有成功,之后记住他们的脸,总有利于他后来的行动。

    但他记住秋然并不只是因为“明华中学”的原因,而是因为……

    “没想到会在这场游戏里碰到你。”夏星野说着,语气里却毫无慌张。他看着向他走来的女孩,甚至礼貌地笑了笑:“最近你在高级场营地里还挺有名气的。”

    是了,以他的情报网,他怎么会不知道,最近从中级场上来了一个抱着长弓找他寻仇的姑娘。

    秋然没有看他。她越过夏星野去看他身后,在他身后,那具尸体同里面的藤蔓已经被箭头里含着烈焰的箭矢烧了个干净,只留下一堆发黑的灰烬。

    在灰烬之中,是一个红色的、类似圆球般的东西。

    看起来像是一种种子。

    她隔着手帕捡起圆球,同时注意着自己身后夏星野的一举一动,防止自己被偷袭。在做完这一切后,她转过身来走向夏星野道:“我的确是来找你的。”

    她语气平静,声音也很平静,不像是之前差点被他害死过的模样。夏星野手臂受着伤,可他并不算慌张,因为他还握着一张底牌。

    每个商人都会给自己留后路。

    “所以你是来杀我的吗?”他语气轻柔,“在明华中学时,你曾经因我而身陷险境——别误会,我没有推卸责任、又或者试图美化事实的意思。我当时的目的与所做的事,的确是利用你来获得我想要得到的东西。如果换成我,幸运地从那里面逃出来,我大概会想要杀死那个人来一解心头之恨吧。”

    秋然冷然地看着他,没说话。

    “不过方才你射出了那一箭,杀死了我身后的那名NPC,很显然,你并不想杀我,甚至称得上是‘救’了我的命。”夏星野笑了笑,“或许是因为你觉得比起单纯的泄愤,还有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身为商人的我,身上必然有许多好的道具。你打算得到这些道具么?”

    秋然停在他面前。夏星野抬起血淋淋的右手轻柔道:“别误会,我并没有殊死抵抗的打算。在这场游戏里我们勉强算是队友。我们都一样,并不想留给自己一个随时都可能爆炸的□□。或许你想要用更和平的、双方都满意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这才是夏星野的目的。

    从解决争端、理性利益最大化的角度来看,他在这里同秋然发生争斗,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小可能性的,是他被秋然所杀死。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可能性较大的,则是他获得胜利,但这里是高级场副本,玩家之间相斗本来就是一种对实力的损失,除此之外,秋然死后是否会发生异变也是个未知数——毕竟她的手上,有一个身份牌。

    而放任秋然离开无异于在游戏中给自己埋下了一颗不知何时会爆发的□□。在不知道的时刻有人在背后虎视眈眈,并可能会有暗箭发生——这是夏星野绝不想看到的事。

    他相信秋然也会做出他希望的选择。

    “你欠我东西。”秋然对他冷冷道,“我是来找你讨还的。”

    ——果然。夏星野想。

    他没说什么,便掏出了几样道具。然而秋然看着这些道具,却只拿了其中一根弓箭。

    “够了。”她将弓箭放回箭筐里道,“咱们两清。”

    说完这话,她便要离开此处。

    “你只要一根箭?”

    “你欠我一根箭,现在我讨回来了。”她说。

    至于别的,她不做,也不会去做。被欺骗、轻信而去做了差点害得自己被杀是她自己的事,在这方面,她不会去向夏星野讨要补偿。

    秋然的身影消失在丛林里,夏星野的手臂渐渐愈合,他盯着对方消失的方向,脸色却全无轻松。

    而是冷而沉。

    记忆中那个队友的身影仿佛再次出现在了丛林里,且和秋然的身影渐渐重合。那个人总是笑呵呵的,自以为自己很像大哥似的,对他说着那些自以为很宽慰的话。

    “这种人愚蠢而天真,真是可笑。”

    他不知是在想秋然,还是在想过去的某个人。

    夏星野发自内心地这样想着,手中的道具里却传来了“滴滴”的声音。他低头,看见一个熟悉的绿点。

    “原来是老朋友。”

    那个人并非楚天舒亦或者林槐,而是另一个与他有着相同行事风格的人。只是和他不一样,那个人看起来相当热情开朗,和谁都是自来熟,却是个操控人偶的傀儡师。

    能操控傀儡的,大多具有极为缜密的心思。夏星野不是很喜欢这个人,但在合作方面,也能与他合拍。

    他将自己从“豌豆公主”的出生点剧情里获得的卡牌放进衣兜里,向那人回了一条传信。

    被他放进衣兜里的卡牌是紫色,上面写着“傲慢”。

    ……

    树林的尽头的确是沉睡的王国。林槐趴在楚天舒身上,看着脚下的一切。

    他们站在山坡上,因此可以很方便地看见整座睡梦中的城市的全景。此刻正是日暮时分,夕阳下整座城邦巍峨美丽,除去中心处的城堡,其中还有整齐的街道和鳞次栉比的小屋。它们都被笼罩在阳光里,像是被镀了一层金边。

    然而不知怎的,林槐隐隐约约总觉得这座城镇,有些诡异。

    脑海中的某个东西像是被轻轻地触碰了,发出了琴弦被拨动时会有的声音。林槐轻轻地“咦”了一声。

    他感觉自己的称号能力似乎有所发动。

    ——他的梦境能力。

    林槐平时很少用到自己的称号能力。绝大多数时候,他最多只用用“超强体术”,来给自己的活动进行一点加成,又或者在扮可怜时,借用一下“角色扮演”的能力。

    然而这次,他眯着眼看着暮光里的城镇,轻轻地开启了自己的最后一个能力。

    “梦境偷取”。

    “这个地方很奇怪,”林槐在楚天舒背上道,“它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一个……”

    他斟酌着用词:“现实中的城镇。”

    在他的视野里,这个城市仿佛被裹在一个彩色的梦境泡泡之中,在大的梦境泡泡中,是无数不同的梦境的光膜或者小泡,成片地连接在一起,像是有无数的梦境在其中交织。

    越是靠近城堡的地方,梦境便越密……想必那里,就是“懒惰魔女”的住处。

    “没错,这座城里有许多居民,然而他们都处于沉睡之中。”楚天舒道,“又或者说,这座城市本来就是一个梦的海洋。”

    “梦的海洋?”

    “各个居民的梦境交织在一起,稍有不慎就会误入其中随机一个居民的梦境。又或者说,在踏入这座城邦的同时,我们就会直接进入梦境之中。而在单个梦境之中,掌握者是无敌的,且有着无穷的想象力。”

    “那么要是我们误入了别人的梦境,岂不是很糟糕?”

    “要是误入了别人的梦境还好,其中最危险的梦境应该是……”

    林槐眨眨眼:“魔女的梦境?”

    “不,”楚天舒低沉道,“是我们自己的梦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