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大佬养了三年的纸片人跑了 第83章 第八十三章

书名:大佬养了三年的纸片人跑了 作者:山柚子

    他听到男人轻轻“嗯”了声。

    不知道是不是他听错了, 虞先生的尾音稍稍上扬, 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

    “我回来时还买了点花, 搁这儿了。”

    谢乔刻意拉长音调,重音落在后三个字上。

    虞寒生放下手中的书, 回头看过来。

    确认虞先生注意到柜子上的花时,谢乔才结结巴巴说了句:“晚安,虞先生。”

    他说完就迅速离开了房间, 关上了房门, 背抵在冰凉的门板上, 呼吸难以平静。

    门后, 虞寒生合上书, 看了柜子上深紫色的路易十四一眼,下一刻——

    玫瑰花仿佛有了自己的意识般,枝叶舒展开挂在了墙壁上,略有些泛黄的叶尖重新焕发生机,覆盖上一层薄薄的灵气, 永远不会枯萎, 而叶柄系着的装饰小卡片自然地垂下。

    巨蛇这才收回了目光, 继续看书。

    第二天, 谢乔六点就醒了。

    更确切来说, 他昨晚一直没睡着。

    他走出房间, 虞先生的房间门还关着, 他的脚步停住了, 满脑子都在想虞先生会接受他的心意吗。

    他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他走下楼准备做饭。

    但幽灵起的比他更早,才早上六点,一楼的餐桌上已经堆满一桌子的早点了,有三明治,有蛋黄酥,还有热好的牛奶……并且围着围裙的幽灵还开始打扫整栋房子。

    谢乔:…………低估了幽灵的勤劳程度

    *

    黑猫一大早就到了公司,在三十五楼办公层的一角找到了熬夜画完稿准备下班的祝余。

    黑猫人形身材高大,脸上还有一道浅浅的伤疤,猛然见到来人,祝余被吓得困意全无:“黑哥,我这个月没断过一天,再多的真画不出来了,谁让我只有八条腿。”

    “没问你更新。”

    黑猫拖了把椅子坐下,两条长腿随意地放到办公桌上:“柳阴居士你认识吗?”

    祝余刚想说自己宅得没什么朋友,更别提认识什么人了,但他听到柳阴居士的名字睁大了瞳孔。

    这人他还真认识。

    他以前没来虞氏的时候经常给同网站的作者画封面赚点外快,柳阴居士封面还是他给画的。

    柳阴居士在网站写文有十年了,一直不温不火,他俩倒经常互相勉励。

    不过柳阴居士新书《柳阴鬼话》最近忽然爆了,小众题材在网站销售榜上登顶第一,他俩反而没联系了,给柳阴居士发消息总是石沉大海。

    祝余点了点头。

    “带我去找他。”

    黑猫从椅子上站起来。

    祝余一脸纳闷。

    他鬼使神差打开手机,搜了搜。

    果然,《柳阴鬼话》断更四天了。

    他顿时不纳闷了。

    这年头读者都上门催更。

    他不禁打了个哆嗦,谁能想作者现在都成了高危职业呢。

    柳阴和边城离得不远,黑猫也不赶时间坐飞机,拉着祝余上了车,自己开着车向柳阴而去。

    下午一点,两人到了一栋民居前。

    祝余看了黑猫一眼,黑猫一挑眉。

    祝余立马走上前,轻轻敲了敲门:“请问有人在吗?我是祝余。”

    房子里静悄悄的没人应声。

    “没吃饭啊。”

    黑猫不耐地喵呜了一声。

    祝余敲门的力气顿时大了好几分,不过他的刚敲了一下,黑猫就轻松踹开了防盗门。

    祝余:上次踹我家门也是这么用力吧???

    但他什么也不敢说,跟在了黑猫的身后进房间。

    一进房间便能嗅到浓浓的血腥气,雪白的墙壁上渗出了令人心惊的暗红血液,从客厅到卧室的地上散落了一地的鲜红碎肉,像是野兽肆虐过的痕迹。

    而在碎肉的尽头,只有一台染着血手印的笔记本电脑,电脑前明明没人,可键盘上仿佛有只无形的手在敲击键盘,将写好的文字上传到网站。

    等看清文字后,祝余面色煞白,胃里泛起一阵干呕,直接吓晕了。

    *

    霍明是一名银行职员,在银行工作每天都很忙,但他没有辞职的念头,因为工资高,他想早点给妻儿挣够搬去地下城市的钱。

    虽说是在防线之内,只要南方防线不破不会有太大危险,可地面上不存在绝对的安全。

    他回到家脱下西装,妻子带着女儿去了岳父母家,他打开冰箱将给女儿带的蛋糕放了进去,自己没舍得吃,只喝了一瓶廉价的营养剂。

    喝完后,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他划开屏幕,显示是一条系统消息。

    ——您成功加入柳阴鬼话书友群。

    他眼里浮现出困惑,随后才慢慢想起来。

    他昨天加完班坐在地铁上时无意中点开了一本小说,那小说有股莫名的吸引力,他已经快十年没看过小说了,更别提还是恐怖小说,却一直看到了更新,地铁还差点坐过站。

    作者一直没更新,他便加进了书友群想问问是怎么一回事,没想到这个时候才通过申请。

    群里挂着群公告。

    ——不要说话。

    霍明有点疑惑,如果不想人说话直接禁言不就好了,他没当一回事,礼貌地向群成员打招呼。

    【霍明】大家好,很高兴加入群

    【霍明】请问作者什么时候更新?

    群里一片寂静,没人回复他。

    他刚想关掉群消失时,突然手机屏幕变成了通红的血色!

    一行行小字紧随其后——

    你会死!

    你会死!

    ……

    手机中病毒了?

    他想关掉手机,可手机毫无反应,下一秒从屏幕里钻出了一头黑色的软体生物,锋利的牙齿咬破了他的皮肤。

    ……

    最后只剩一地碎肉。

    而网站上许久未更新的《柳阴鬼话》更新了最新的篇章《血色书友群》。

    ——霍明是一家银行的职员,他这天回到家中,打开冰箱喝了一瓶营养剂,他欣喜地发现自己进了书友群……

    *

    谢乔心神不宁了大半个白天。

    等虞寒生回到东山庄园时,他鼓起勇气旁敲侧击:“虞先生,昨天送的花……你还喜欢吧?”有没有看到他写的卡片?

    虞寒生垂眸看了谢乔一阵,吐出两个字:“喜欢。”

    半个字也没提卡片。

    谢乔只能小声“哦”了一声,回了房间。

    虞寒生望着青年的背影,眉间皱了皱,难得浮现出一抹困惑。

    谢乔回到房间,手机一震。

    ——您已成功加入柳阴鬼话书友群。

    他点进群,一般来说书友群的规模都不会特别大,可这个群近两千人,令人费解的是管理员没开全体禁言,群里也没人说话。

    他正疑惑,抬眸看到了置顶的群公告。

    ——不要说话。

    说话了会怎么样?

    谢乔下意识就发了条消息。

    【谢乔】为什么不能说话?

    群里依然没人回应。

    他又发了条。

    【谢乔】就是好奇

    还是没人理他。

    谢乔觉得这个书友群怪怪的,他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觉,划动细长的手指落到了退群的选项上。

    ——您是否要退出该群?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按下确定,手机屏幕骤然浮现一片血色,整块屏幕如同沐浴在鲜血中什么也看不清!

    屏幕上突兀地出现了一行又一行的黑字。

    你会死!

    你会死!

    ……

    字体不是标准的印刷体,更近乎于手写体,从越来越用力的笔画能够看出来书写者的怨毒愈来愈深。

    当最后一个字落下,屏幕边缘忽然涌入了一滩黑色的软泥。

    是尸伥!

    谢乔立即扔掉了手机。

    这个场面他并不陌生,他上次与姜黎通话时也从手机钻出了尸伥,它们仿佛能寄生在网上。

    扔掉手机也没用,手机屏幕没有碎,但渗出的黑色软泥逐渐变多,最后形成了类人的黑色生物,朝谢乔露出了锋利的牙齿。

    如果被咬一口,肯定会被咬成碎肉吧。

    谢乔没有犹豫地便朝门外跑去,书架上的收藏图鉴被吓得书容失色,胆小地飞到了谢乔的怀里,书页都合得拢拢的,唯恐被身后的尸伥发现。

    谢乔用力转门把手。

    可门把手如同被胶水封住般,怎么也拧不开。

    他身后的尸伥毫不意外地爬了过来。

    而睡到现在才醒的小精灵走到四楼的楼梯上,喜滋滋地发现昨晚的结界消失了,它挥着透明的羽翼向谢乔的房间飞去。

    它要向谢乔告状。

    可它飞到青年的卧室外,发现门又打不开了。

    肯定是那头相柳干的。

    九个头就那么了不起吗?

    它一个头也很厉害。

    绿皮小精灵委屈极了,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朝门上吐了团黑色的火焰,木门登时燃烧出一个大洞。

    它还没飞进去,青年抱着一本书就从洞里急匆匆地跑出来了。

    尼尼:(⊙o⊙)!!

    尼尼仰头看着青年额前被烫卷的碎发,自责地快哭出来啦,颤巍巍地开口:“谢乔,我、我不是故意要烧你的。”

    “谢谢你了。”

    谢乔跑出来后松了口气,指了指门后:“有头尸伥。”

    “交给我吧。”

    刚才还自责的秃头小精灵顿时不哭了。

    谢乔退后了几步。

    木门里爬出了黑色的软泥,等软泥彻底爬出来时,刚才还信心满满的尼尼呆住了,反应过来后飞到了谢乔的肩膀上,难为情地开口:“我打不过它。”

    谢乔:…………太真实了

    他没多说,立马向虞先生的房间跑去。

    他推开门的时候,虞寒生还坐在书桌前看着文件。

    见他进来,虞寒生朝他望过来。

    “虞先生,有尸伥。”

    谢乔立马跑到虞寒生身后,紧张地握住椅背。

    他的话音落下,那头尸伥就顺着敞开的门爬进了房间。

    “这有什么好怕的?”

    虞寒生神色平静,完全没把尸伥放在眼里。

    谢乔:…………可我只是一只垂耳兔

    尸伥爬了没多久,空中骤然出现一道黑色的剑意,剑意凝成锋利的墨刃,将尸伥悬空斩成两半。

    尸伥的身躯一半落到地上,一半重重地摔在墙上,挂着的玫瑰随之坠落在地板上。

    一瞬间,谢乔感觉空气中的温度低了两分,之前还神色平静的虞先生似乎生气了。

    男人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剑刃在空中挽出一道生光的剑花,原本就被劈成两半的尸伥被斩得四分五裂,痛苦地呻|吟,直至化作灰色的雾气。

    之前还胆小的收藏图鉴顿时胆子大起来了,从青年的怀里飞出去吸收灰雾。

    只有谢乔肩膀上的绿皮小精灵陷入了惆怅,怎么办呀,他好像真的打不过这头相柳。

    谢乔的目光落到地上散落的玫瑰上顿了顿,虞先生把玫瑰挂在墙上,一定是看到了卡片吧,可什么也没说。

    他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当然明白成年人的沉默代表拒绝,他咬着唇,无比克制地说:“谢谢虞先生了。”

    他走出房间时顿了顿说:“给您带来的麻烦实在太多了,我找到合适的房子,会尽快搬出去。”

    虞寒生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青年突然说要搬出去,他的眉眼愈发冰凉。

    他走到门边,视线落到地上的玫瑰上,系在尾端的装饰卡片被枝叶压开,上面写着三个字。

    ——男朋友。

    他小心地捡起玫瑰,确认是谢乔的笔迹。

    他终于明白早上谢乔为什么要问他喜不喜欢花,他紧抿的唇蓦地舒展开,眼尾的泪痣比手里的玫瑰更殷红。

    而谢乔向外走着,他的头一直垂着,面容覆在阴影里,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一抽一抽地疼。

    他告诉自己,没事的。

    不是一直都习惯了一个人吗?哪怕是对他很好的养父,也问了句“兔子是不是都养不熟”。

    谢乔,没事的。

    他这么对自己说道,可全身好像没力气般,步伐越来越疲惫,他正要走下楼梯时,腰间一凉——

    被抱住了。

    他浑身一僵,虞先生从后面抱着他,线条分明的下颌搁在他的头顶上,向来冷冽的嗓音沾染上了温度:“我收到了。”

    “所以,不许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