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第55章 发表

书名: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作者:木一了

    酒店顶层的套房内,有人现在更加暴躁。

    不过她还在忍, 毕竟对着好不容易挖角来的男朋友, 柔弱小白花的人设不能崩。

    齐少辉每次看着孙雨盈委屈的样子, 总会觉得心口疼, 这种疼让他感觉他是真的非常爱孙雨盈。于是, 明知道孙雨盈演技还有欠缺的情况下,还是让她演了自己这部重要作品的女主。

    孙雨盈的演技有短板他愿意慢慢教, 一点点讲戏, 自己多辛苦一点也没什么, 他真的做了很大的让步了。

    但经过昨天和今天亲眼看到了尹若曼的表现后, 他没办法再让步下去。

    尹若曼太优秀了,一定会成为《武林》最大的亮点, 他看着尹若曼的时候,甚至感觉自己的心口痛都会缓解不少。

    并且尹若曼能让编剧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演员同时折服, 他们提出剧本改动方向非常棒, 比原来的剧本有更深刻的主题。

    齐少辉完全心动了,一整个下午都在为了那个新剧本而开心,和编剧组简单商量了一会儿,他几乎当场就要拍板给尹若曼加戏。

    但为了照顾女友的心情, 他还是组织开了一场剧组会,让大多数主创表态以后, 才拍板了新剧本方向。

    孙雨盈还是接受不了, 于是当时就“身体不适”回了房间休息。

    齐少辉立刻就来安抚她了, 各种道理都讲了, 嗓子都要说冒烟了,对方还是以这种眼神看着他。

    齐少辉心口痛得简直要窒息,只好侧着脸不看她,说:“雨盈,我之前就给你说过了,什么都可以依着你,但工作上的事情,我不能妥协。你不是说你最喜欢的就是我对作品的坚持吗?这一次,希望你也能支持我。”

    孙雨盈眼泪汪汪,咬唇半晌,很久之后才说:“我知道我有些任性,这样要求你很过分,我也的确能理解你……但……”

    “太好了!”

    “但”后面的内容还没能顺利说出口,齐少辉已经激动地打断了孙雨盈,说:“我就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支持我、最理解我的人。”

    孙雨盈有点懵,然后用自己的眼睛瞪着齐少辉试图蛊惑他,又说:“其实我……”

    “你不用说了,我都知道。”齐少辉感激地看着孙雨盈,用力抱了抱她,然后说,“这次的确是让你受委屈了,但你放心,你的戏份我一定会用心雕琢,绝对不会比尹若曼差。”

    孙雨盈再次着急地开口:“可是我……”

    齐少辉再次打断了她:“好了,我都懂,你休息吧,我再去和编剧聊聊剧本。”

    孙雨盈急道:“我……”

    齐少辉用力点头:“我也爱你。”

    说完齐少辉就急匆匆地起身离开,直奔编剧的房门。他的心思已经完全放在作品身上了,根本顾不上孙雨盈。

    孙雨盈呆呆地看着齐少辉离开的方向,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发生在了她的身上,房间里空了很久之后,孙雨盈才在暴怒中猛地起身,一把掀翻了床头柜上的台灯。

    这是第一次,齐少辉没有对她妥协,看着她眼睛的时候,也没有表现出心痛。

    孙雨盈深深吸气,闭了眼睛许久,再睁开已经不是她平时那里又甜又软的模样。这双眼里隐约泛着红光,阴鸷得像是只猛兽。

    她快步走到了衣柜前,打开衣柜门。衣柜里有一个精致的木雕箱子,她拿出贴身带着的钥匙将木箱打开,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精美的神龛。

    这神龛供奉的并非神明或者祖宗牌位,而是一只模样秀丽的红色狐狸。

    孙雨盈请出香烛点上,而后对着神龛之中的狐狸鞠躬,在缭绕的烟雾中道:“有请仙家。”

    随着她话音落下,眼前的香烛突然燃烧得更为旺盛,虽说没有风,但烛火却还是在轻轻地跳动。

    又片刻,缭绕的雾气里渐渐出现了一个女子的身形,最开始只是一个朦胧的轮廓,而后慢慢由虚到实,彻底显现了模样,站在了孙雨盈的面前。

    那女子的模样身材竟然和孙雨盈如出一辙,如果不是头顶上的两只狐狸耳朵,简直分不清谁是谁。

    孙雨盈一见那狐仙,焦躁就控制不住了,连忙道:“大仙,你在看着吗?齐少辉已经不听我的了!你看到了,就这么一天,剧组里好多人都偏向了尹若曼!”

    狐仙面上露出无奈的神色,道:“是的,我看到了。但是我早就给你说过,幻术的蛊惑能力是有限的,我不能完全控制住他们,一旦他们有了向善向美的心,幻术就会失效。你想要长久地留住现在的一切,还需要靠你自己的努力。”

    孙雨盈气恼道:“而且尹若曼根本没有毁容!她只是掉了一段时间的头发,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又长好了!她根本没事啊!”

    狐仙有些疲惫地说:“你看到了,她手腕上的手串有灵气。”

    孙雨盈更气了,急道:“可是你不是说,那个手串只能为她挡一次吗?为什么现在她还好好的?”

    狐仙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或许……可能是家里有人生前死后有功德,在护着她。”

    孙雨盈快气疯了,拔高音调道:“当时你求我把你从市场里买回来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保证了尹若曼一定会倒霉,我也一定会大红大紫,所有人都喜欢我。”

    狐仙一咬牙,满脸都是烦躁,心道:那时候谁知道你是这样的草包啊!又坏又蠢,烂泥扶不上墙!

    但她没说这话,孙雨盈又靠近她,咄咄逼人地道:“希望你记得,要不是我把你救回来,你现在已经被人做成皮草大衣了!”

    狐仙也气得不行,呲出了尖牙道:“要不是我渡劫受了伤,谁要你救?我活了几百年了,轮得到你这个废物凡人来要挟质问我!”

    要是别人见狐仙发怒,可能都吓得不行了,但孙雨盈并没有,她后退一步坐到沙发上,有恃无恐地道:“随你怎么说。反正我早就了解过了,你们这些修仙的畜生是有规矩的,你永远不能伤害我。因为我是你的恩人,要是不还够了我的恩,你再活个一百年也别想得道。”

    狐仙的肩膀微微抖动,耳朵上的毛都炸了起来。它看着眼前这个笑眼弯弯的漂亮女人,很想撕了她一口吃掉。

    但这个女人说得对,自己不能伤她,只能忍着。

    很久之后,狐仙平复了自己的怒气,慢慢地说:“你知道我的伤还没有完全好,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能帮你的也有限,如果你还想要以前的效果,我只能去吸人阳气补充自己的灵力。”

    孙雨盈满不在乎地道:“这组里全是年轻小伙子,就那一群武术指导个个都身体好阳气足,你吸不就行了。”

    狐仙冷哼一声,说:“好,是你要我吸的,万一以后事发,你也少不了责任。”

    孙雨盈懒得听这些废话,只在瞬间已经选好了那个倒霉蛋,她眯了眯眼,又甜甜地笑起来,说:“我想到了……一个很好的人选。”

    *

    邵小磊正在没精打采地吃着盒饭,瞧见许清木嗑着瓜子朝他走了过来,就别扭地调转了头。

    他真的很喜欢孙雨盈,但是又亲眼看到了尹若曼的优秀,甚至对尹若曼的反感都越来越淡了。

    于是现在就自己和自己较劲儿,蹲墙角捧盒饭玩自闭。

    而且昨天的表现看来,尹若曼赢了孙雨盈,就是小许赢了他,他牛逼都吹出去了,结果输得那么惨烈。

    许清木看他满脸沮丧,就上前拍他的肩膀,说:“那个,昨天的事情没必要生气啊,你的专业真的没问题,谁看了都要夸一句厉害的。”

    “我当然没问题!”邵小磊找回了一点自己的信心,道,“我可是得过全国武术大赛银奖的!”

    许清木立刻点头,学着老江夸他的样子说:“嗯嗯,牛逼。”

    邵小磊继续说:“我教过的艺人,上戏谁不说打得漂亮,所以昨天……”

    说到这里他又顿住。

    但是他也不能承认孙雨盈太弱了啊,那是他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女明星,他简直把孙雨盈当亲妹妹看了,要说孙雨盈不好,他心口会发闷。

    于是邵小磊又自闭了,捧着盒饭往更角落里蹲。

    那盒饭里的米饭简直要在深冬里冻成了冰棍。

    许清木看他这样下去怕是要抑郁,就觉得有点可怜,只好硬着头皮尴尬地说:“至、至少……你得到过凌云观那位小道长的亲自夸赞。”

    邵小磊想了想,天真地仰头道:“对啊。”

    眨了几秒眼睛,邵小磊又突然满血复活,立刻起身,激动地看着许清木,道:“我不能自暴自弃,输了就应该继续努力啊!毕竟我可是小道长亲口夸过的有天赋啊!”

    许清木:……

    嗯,行,你开心就好。

    这边刚让邵小磊从自闭状态之中回神,许清木还没来得及笑一下,突然就感觉到一股非常细微的灵力波动。

    细微得就像只是天地偶然孕育出那么一丁点露珠般的灵力,丝毫不引入注意。

    但许清木还是眼神一凛,把手里的瓜子往邵小磊怀里一塞,突然转头。

    邵小磊后面还有一大堆自吹自擂没来得及抒发,接着就看许清木拔腿就跑,身影快得成为了一道残影。

    邵小磊一惊,赶紧跟着跑,焦急地喊道:“食堂发鸡腿了!快跟上,不然小许一个人抢光了!”

    *

    许清木的速度非常快,也就半分钟就找到了那灵力的来源——就在孙雨盈的房间里。

    他没想那么多,就打算简单粗暴地直接踹门进去把狐仙抓住,但还没动脚,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走出的人是孙雨盈,清白的生人孙雨盈。

    孙雨盈看到是许清木还吃了一惊,问道:“你……你是尹姐姐的武指?你怎么在这儿?”

    许清木迅速在房内扫了一圈,并没有发现狐仙的踪迹,但他还是眼尖地看到了一小撮落在地上火红色的狐狸毛。

    果然是狐狸啊,又谨慎又狡猾。它根本没有来片场,只用一撮毛当做替身,想要引她出来还没那么容易。

    许清木对着孙雨盈演出了一个小年轻的憨厚,说:“不好意思,我是找尹姐,敲错门了。”

    孙雨盈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小武指。

    长得平平无奇,唯有一双眼睛干净清澈,从这两天的表现来看,他倒是挺专业的,把尹若曼训练得那么厉害。

    说不准以后还能合作,万一用得上呢?

    孙雨盈向来不会放弃发展任何一个可能有用的人为自己舔-狗的机会,于是就对许清木露出标准的甜笑,掩嘴道:“尹姐在那间房,你个小迷糊。”

    许清木:……

    就这?就这?

    就这把那么多武指和粉丝给迷得晕头转向?这也太腻了吧!

    许清木忍住要出口的吐槽也回以甜笑,然后说了句“谢谢”,赶紧溜。

    没走几步,身后又传来了孙雨盈伴着轻笑的低语:“真可爱。”

    许清木:……

    鸡皮疙瘩都落了满地,许清木咬牙想:这没品位的狐仙,跟谁不好跟了这么个令人不适的姑娘。等抓到它,一定扒光它的毛,让它一天听五百次“真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