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大妖 第60章 会馋啊

书名:大妖 作者:止坠

    “孝敬?”白言梨带着些许困惑。

    桃饱饱凑近道:“您出身在山村怕是不清楚,那日插妖旗后的地动山摇您还记得吗?”

    “记得。”自己根本站不稳, 要不是桃饱饱在后扶着没准要跌大跟斗。

    “能感受到的范围即为圈中领地, 不只是妖还包括人, 都得服从。”

    人类中的长者是清楚这规矩的, 虽不知东荒来了什么大妖, 可妖府已经建立,他们身为圈中的家畜必须前来。

    “还算懂规矩。”虽说颤颤巍巍的样子非常可笑, 司尾期待道:“以后咱们能先挑吧?”

    “家主不是不让吃人吗?”丹对吃人本身就没有兴趣, 而苍伐不喜欢纯粹是厌恶人血味。

    “只是不让在家里吃。”司尾馋了, “去外头, 不让闻着就是了。”

    “呵呵。”丹瞥了眼上头端坐着的人类,没有马上打破老蜘蛛的美梦。

    “省的我去找了。”白言梨心中早有盘算, 这会劳动力主动上门他还挺开心的。

    “这是明细单子。”老人抖着手,去地上捡散落的册子同时低声喊一同前来的年轻人, “阿左, 快捡起来。”

    “是......”如梦初醒般,等老人的手指碰到自己,先前捧着单册的年轻人马上将散落的册子整理好。

    “拿上来吧。”桃饱饱站在白言梨身旁开了口。

    那年轻人捧着单册,站起身的时候还晃了晃身体。

    白言梨扭头去看苍伐, 只见首位上的妖坐的歪斜。

    苍伐唤出了扇子,百无聊赖的摸着扇骨。

    桃饱饱走向前, 从那弯腰不敢抬头的人类手中接过单册, 他先看苍伐, 只见这位当家做主的大妖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有些犹豫, 抱着单册,他又看向白言梨。

    “拿过来吧。”苍伐的态度很明显了,白言梨主动出声。

    “给。”带着点兴奋,将单册递给白言梨后,桃饱饱站到他身后一同去看上面的文字。

    短暂的安静让现场气氛更为凝重,白言梨看的仔细,苍伐却有些走神,他的视线看似在厅中,实则思绪已经到了院外。

    册子上写的非常详细,每个月送上的东西和每半年、一年送上的物品,除却各种食物外还涉及到衣服甚至家具摆件。

    白言梨能想到的上面有了,想不到的上面也有。

    要运行妖府本身就需要物资,不只是妖用的那些,本来他也在犯难,现在所有难题迎刃而解。

    他越看,面上表情越是和缓,直到......手指停留在其中一行字上,他忽然沉重,“每月一百童男童女?”

    “是是是!”老人绷紧心神,其他物资多少都能想办法,唯独这祭品哪次不让无数家庭破灭。

    每月两百个孩子,这是他们所能商量出来的极限了,就算分派到不同的村庄,每年每个村都得出人。

    可是比起南荒,在南府管辖下的那些人类早就不敢生孩子了,他们不敢外逃,只能守着绝望过活,听说整个南府已经数年不曾听闻婴孩落地的哭声。

    这样下去不出几十年,人类就将在南荒绝迹,而东荒原本是最安详之地,可近十年来,一天比一天不安宁,原本老老实实的妖们突然暴、动,更多的妖涌向东荒,这种时候突然冒出个妖府未必是坏事,有组织的“管理饲养食用”总比无组织的肆意捕杀要好。

    “每天十桶新鲜血液?”看到这行字,白言梨觉着胳膊抽疼。

    奥城被放血的那些日子他还没有忘记。

    “我们会挑选最漂亮的年轻女孩和壮年,每天统一采集后送到妖府来。”磕向地面,老人将手中还有余温的茶盏放到地上,他没想到这点也没能让上头的妖满意。

    “......”表情难看,白言梨咬着牙,慢慢转头。

    苍伐把玩着扇子,漫不经心中对视上他目光。

    隐藏着激烈情绪却强忍着没有爆发,白言梨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这几乎是所有妖府的惯例了,家畜么,圈地饲养可不就为的这。

    苍伐耸了耸肩,还没张嘴便见白言梨黑瞳中泛上水光,人类强忍着,从悲愤无力到委屈......要不是场合不对,苍伐确定人会抱上来。

    拿着扇子,他对人抬了抬手。

    白言梨得了他的允许,面上忽然绽放开笑容,变脸速度之快让他不得不咂舌。

    “请问是......”

    老人身后的男人们低垂着头互相对望,他们的表情中带着不安,作为代表前来,他们身后还站着无数人类,若是谈不好就回去可以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灭顶之灾。

    可若什么都依着这帮妖提,回去后,他们拿什么脸面和乡亲们交代。

    “请问是不够吗?”颤着胡须,老人低着头没敢抬起。

    他只能听到上首传来的声音却看不到上首坐着的妖。

    “我们想要建造房子,所以需要你们中最厉害的师傅来帮忙,你们来时也看到了,镇子上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修葺。”

    建造房子的工人?

    老人想了一下,小心翼翼道:“您需要多少人呢?”

    只是来帮忙,应该不会要命吧......

    “越多越好,”白言梨掰着手指算道:“我们赶时间,最重的活有妖干,需要你们指挥配合。”

    论起修建房子还得靠人类,这帮妖天上地下的收集材料厉害,可精细活完全没眼看。

    “仓促的话,我们能召集五百师傅外加两千工人。”老人给了保证,“若是时间够,还能继续找人的。”

    家家户户的谁不修建房子,每个村里都有个把好手。

    白言梨笑着点头,“只要有人,我们可以去接,路上最好不要耽搁时间。”

    靠人类的腿脚或者车马过来太慢了,妖不一样,出行办法和工具多着呢。

    “是。”

    “嗯......”翻着单册,白言梨又道:“每月给的骨币加到十万吧。”

    “?”虽感到不解,不过这种问题和性命无关,老人答应的很快,“是。”

    原本单册上写的那五万骨币的孝敬只是个场面,毕竟妖怎么会需要人类的钱币呢。

    “八十镇六百村,应该能找到会做饭的吧?”

    “是。”心中打鼓,包括老者在内,厅中所有人类感到奇怪又不敢抬头。

    “要手艺很好的,”白言梨补充道:“嗯,胆子也要大。”

    “不知......”老人忍不住,斗胆问道:“寻厨师做什么?”

    “妖府刚立,我们的厨房在招人。”白言梨带着点笑意。

    下头跪着的老人瞪大了眼睛,包括他身后跪着的其他人,皆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招人?

    “嗯,妖不太擅长做饭。”人类的食物还得人类做才好吃,“厨师得留在妖府中。”所以得胆子大,光手艺好没两天给吓死了有什么用。

    “留......留下来?”老人的思绪被打乱,因而不自觉喃喃出声。

    “可以安排休息,”白言梨安慰道:“给工钱的。”

    找人类厨师,还给工钱?确定没有听错吗?

    老人规规矩矩垂着头,他身旁的两个小年轻却忍不住微微抬眼,只可惜动作幅度不敢太大,能看到的只有白言梨的脚尖,再往上到了膝盖便再也不敢继续了。

    “最好是能酿酒的,”盘算着,白言梨继续道:“要是有擅长酿酒的也可单独请来,工钱嘛,给外头的五倍好了。”

    要不是准备发工钱,他也用不着每月要十万骨币。

    “是......”实在过于离奇,老人回答的慢了些,“那,祭品的数量?”

    “我们很忙,没时间替你们照顾孩子。”

    “什么?”这下就连老人都没忍得住,直直抬起头。

    苍伐打开扇子半遮脸,白言梨的这些话丝毫未让他感到意外,打着哈欠,他干脆斜坐到椅子上。

    “不需要。”笑着,白言梨看向其他抬头的人类,“还有那些血,都留着吧。”

    “您的意思是?”年轻人不敢置信道:“您不吃人吗??”

    主位上坐着的那个妖用扇子遮挡着脸,厅中所有人只能将目光落到一直和他们对话的妖身上。

    上首除了主位便只有他坐着,回想之前听到的呼声,那拿着扇子的妖应该就是这妖府的家主,至于这位......听声判别方位,那脑袋上长着桃子的妖曾连续喊了对方几次夫主,且能在这样的场合下说话,身份不难猜了。

    这位一开始就对他们较为温和的妖,应该是对方的伴侣,这偌大妖府的第二位当权者。

    所以对方说的话,一定不是在戏耍他们的。

    “为什么要吃人呢?”白言梨从椅子上站起,慢慢往下走去。

    “什么意思?”司尾同样震惊,和他一样,厅中站着的妖们因为白言梨的表态起了骚动,碍于上首位置上的家主,没妖敢先发作。

    “嗯?”丹倒是冷静,目光意味深长。

    “都不要了?人不要也就算了,血也不喝了?”胸膛起伏,司尾觉着妖生无趣。

    “你不吃人不喝血会死吗?”丹淡定道。

    “死是不会死。”就跟人类一样,不吃鸡肉会死吗?不会,“但会馋啊!”

    “换个口味?”带着点调侃,丹建议道:“野兽的血呢?”

    “臭!”要不是没选择,谁会去喝,再者说,每个妖的习性不同,自己不吃人不会死,可有的妖会,还有的妖就靠吃人喝血修炼呢?

    “可以限制数量少吃,可也不能完全禁止啊,再差,喝血总行吧又要不了人的命。”低声抱怨,司尾偷看上首的家主,苍伐没有任何反应。

    可他坐着,一厅的妖再恨也不敢吱声。

    “你以为,”丹摇头嫌弃对方的迟钝,“吃人的妖以后还能留在府中?”

    白言梨不会是今天才下的决定,从对方接手妖府的那天起,特殊的身份就注定要发生不同寻常的大事件。

    走到厅中,白言梨站在一众人类身前,他沉默片刻放缓语气道:“东府绝不允许妖吃人。”

    如此承诺如惊雷,震的一厅的妖和人呆滞。

    “还有,告诉你们个小秘密~”伸出根手指,他一改刚刚的深沉,俏皮道:“我是人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