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穿进Alpha高中变O了 第100章 大学

书名:穿进Alpha高中变O了 作者:九升君

    吃完晚饭,江传雨领着钟念去图书馆上自习, 马上考试, 两人的娱乐除了背书还是背书。

    钟念之所以会不辞辛劳地来S大上自习, 是因为有问题可以随时问江传雨, 他家这个二十四孝学神男友,在拿临床全系第一的同时,不仅参与化学系的实验项目,还抽空上法学网课,以备不时之需。

    为此, 钟念跟江传雨闹过,觉得完全没必要,两人已经选了完全不同的专业, 还要依赖男友跨专业学习总结,再反哺给自己, 他丢不起这个人。

    但现实分分钟教他做人。

    钟念的高考成绩看着不错, 将近600,但那是短时间突击的结果,靠大量重复练习取胜, 他并不太会主动学习, 归纳总结, 提纲挈领的能力只位于中流,

    而学法对文字功底要求颇高, 需要阅读大量文字材料, 还要精准理解、快速提取信息, 这些能力,钟念还很弱。

    江传雨看一小时网课总结出来的东西,是钟念花好几天都达不到的精度,面对智商与能力上的绝对碾压,钟念只能收起自尊,腆着脸享受江传雨的无私馈赠。

    但钟念心里苦啊!

    娇滴滴的大少爷离了家,没了保姆和老妈子姐姐,男朋友也不在一个学校,事必躬亲,连换被套,都是进大学后才学会的。

    至于跟室友的摩擦,跟同学的罅隙,这些每天都会发生的鸡毛蒜皮,钟念根本不愿提。

    曾经自由洒脱的公子哥儿,如今囿于三餐与世俗,他快乐个屁,每天睁开眼,随时随地发现新崩溃。

    这些说了矫情不说憋屈的事儿,钟念只能自己消化,他傻白甜了十几年,被室友带着抽了几次烟,似乎有缓解,慢慢地也就习惯上了烟,吞云吐雾间,自己还觉得挺文艺。

    江传雨对钟念向来是无条件妥协,重话也舍不得说半个字,眼看着小甜O叛逆,除了瞎着急,又不敢做别的,委婉地提过两次,被钟念扯开话题,他觉出钟念的抗拒,只能把话咽回肚子。

    临近考试钟念的压力已经够大了,江传雨不愿再给他施压。

    刚踏进图书馆大门,江传雨的电话来了,接完电话,他转身看向钟念,神色犹豫,

    “临时调课,我马上得过去,一个半小时的大课。”

    钟念停下脚,点头表示理解,

    “你去吧,那我就先回去了。”

    江传雨盯着他不肯走,

    “你先进去上自习,我去坐一会儿,看能不能逃出来。”

    钟念反对:“别,你们的课都挺重要,我等你下课就是。”

    说着,他把江传雨往外推,“去吧去吧,等会儿来接我。”

    江传雨看了眼时间,把自己的学生证递给钟念,叮嘱道:

    “就去我们常去的C区,都是医学院的,大多认识你。”

    “行了,知道啦,你快走吧。”

    钟念笑吟吟的应着,给江传雨抛了个飞吻,

    “等你哦,小哥哥!”

    *

    S大的图书馆是个建筑群,开放给学生上自习的只有一小部分,平时人流量就不小,到了期末更是人满为患,得早早地去抢座。

    江传雨跟钟念总是猫在C区的大窗户下,来来回回就那三排座位,跟周围常上自习的医学院学生都挺熟了。

    钟念到时,正好还剩俩座位,他坐一占一,掏出自己的《刑法学》开始复习。

    看了没多会儿,有人走过来,把钟念放在旁边座位上的笔袋挥到一边,自己坐了下来。

    钟念见状一怔,小声提醒那人:“同学,这座位有人。”

    那戴眼镜的男生看都没看钟念一眼,自顾自地从书包里掏东西,

    “什么人?有人我还能坐得下来?”

    那满不在乎的口气让钟念皱起了眉,语气加重:

    “我朋友,等会儿就来,我帮他占着位的。”

    “他没来我还不能坐了?”

    男生翻开书,始终不正眼瞧人,

    “放个笔袋就占位不许别人坐了?那你拉条警戒线,整个图书馆都别让人进!什么毛病!”

    每个大学都不乏吸怨气长大的ETC,钟念这半年见过不少,本不想计较,但此人坐了雨神的座位,钟念实在忍不下这口气,据理力争地怼了回去。

    “占位是约定俗成的规矩,防君子不防小人,你实在想坐,可以先问问旁边的人,大家都是同学,没必要一上来就这么不客气。”

    “谁跟你同学?”

    那男生忽然转过头,上下打量着钟念,眼神轻蔑,

    “你谁啊,是我们学校的吗?哪个院哪个系的?”

    钟念被问得一愣,视线扫过男生手里的书,发现他不是医学院的。

    他俩的争执引来不少目光,有人帮钟念解围,

    “这是我们系同学的家属,Alpha是可以带Omega进图书馆和寝室的。”

    “Omega还上什么图书馆!”

    男生低声嘀咕,推推眼镜,瞥着钟念的《刑法学》,忽然笑了一声,

    “学这个?不太适合吧……你们还是去看看学前教育专业,当个幼师什么的。”

    这话激起了公愤,周围学生群起而攻之——

    “怎么说话呢你!”

    “哪个系的,跑这儿来撒泼?”

    “你是被Omega甩过吗?嘴巴这么臭!”

    男生把手里的书重重一放,痞相毕露,

    “我是来复习的,不是跟你们吵架的,学医的就你们这德行?得弄死多少人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好几个学生都摔书站了起来,

    “艹!有种跟我出去说!”

    “你是自动化的?哪一级的!”

    “走啊,出去聊聊!”

    这时图书馆的工作人员走过来,神色不悦地招呼:

    “同学们安静,期末了大家时间都紧张,不想挂科就和睦点,再吵我会请你们都出去。”

    那男生顿时怂了,把头埋进书里,权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钟念用眼神示意其他同学,让他们别冲动,大家狠狠地瞪了几眼,重新坐了下来。

    有这么个苍蝇在身边,钟念自然是看不进去书了,他收拾好东西,起身之前歪头看向那男生,不紧不慢地开口:

    “Omega学法比学什么都合适,以后像你这样的Beta犯了事儿,我们才能为你们争取到最高量刑,是不是很期待?”

    说完,钟念背起书包,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钟念狠话放得爽,离开的步伐也很帅,但在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一个位后,他有点后悔了。

    考试周里耍什么帅呢!

    有座位就该死占住别动啊!

    现在帅是帅了,座位没了,搞个球哦!

    钟念看了看时间,离江传雨下课还有半个多小时,他实在不想再转悠找位了,回到图书馆大厅,往沙发上一坐,抓起《刑法学》继续背。

    大厅人来人往,光线也不算好,钟念看了几页,心里的怨气难消,下意识地把烟掏了出来。

    谁知打火机刚冒出火苗,一个义正言辞地声音就响了起来:

    “唉,同学!图书馆不能抽烟啊!”

    啪——

    钟念关上打火机,捧着书心里躁得慌,索性起身走出图书馆,靠着冰冷的外墙,点燃了烟。

    首都的冬天,比东沧更冷,除了气温,还有体感。

    平淡室友情,平淡的同学情,想叫人带个饭,都得加上‘请’和‘如果不麻烦的话’,‘谢谢’更是不离口。

    不进大学,钟念真不知道,人是如此复杂的动物。

    什么都要站队,小到四人间的寝室,大到几百人的院系,派系无处不在,个人有个人的立场和算计,似乎没有永远的朋友,利益成了结盟与反对的唯一标准。

    钟念是真的感到懵,他私下问过孙茂,

    “你会为了现在的同学,让自己过敏吗?”

    孙茂如是回答:“我他妈疯了?现在班里二十几个人,到期末我都叫不全名字。”

    钟念又问:“如果当时不是我,是婉儿出事,你也会那么做吗?”

    孙茂肯定:“会。”

    钟念:“为什么现在不会了?”

    孙茂沉默良久,回了一句:

    “不一样,你们是你们。”

    你们是你们。

    少年的友情是不一样的。

    不知天高地厚,不论祸福吉凶,管他妈的,想到了就做!

    少年的爱情也是,管他妈的谁,喜欢就喜欢。

    钟念嘴角浮出笑,吐出一串烟雾,图书馆对着篮球场,到了考试周,晚上也没人打球了,孤零零的路灯光映在他眼底,像天上稀疏的星。

    他想起了高中时的江传雨,穿着东沧校服,眉眼冷峻,看谁都透着淡漠,一开始瞥向自己的眼光,冷得像冰刀,被他不经意扫到,总是会打个哆嗦。

    雨神、雨神,这名字不知是谁取的,但真他妈贴切。

    高不可攀,凛然又威严,从他身边经过都会不由自主地放轻脚步,生怕惊扰到他。

    这么个绝世好A,怎么就被自己给拐到了呢?

    这事儿不怪别人想不通,钟念自己也没想明白。

    当钟念第一次把江传雨带到Y大跟同学见面,当大家知道他有个保送进S大的男友时,那克制的震惊,微妙的笑容,以及不显山露水的打探,都让钟念难受。

    所以他不再让江传雨去Y大,那地方配不上他的雨神。

    “怎么出来了?”

    比月光更清冷的嗓音,瞬间拉回钟念的神思,他看到江传雨正冲自己走来,忙直起身子,看了看手机,

    “雨神你下课了?……还有十来分钟啊!”

    “我提前走了。”

    江传雨走到钟念面前,被烟雾熏得眯了眼,他顿了顿,淡道:

    “别抽了,走吧,我送你回去。”

    “哦,不抽不抽。”

    钟念吐出嘴里的烟,用手扇了扇,转身把摁熄烟头,扔进垃圾桶里。

    他指了指身后的图书馆,问江传雨:

    “不进去了?这会儿还早啊。”

    江传雨深深地看着他,摇摇头,

    “太冷了,等会儿说不定要下雪,早点回去。”

    钟念看了看天,点头,

    “行,那我还是早点走吧,明天第一节民法大课,迟到半分钟都会死。”

    他见江传雨也要转身,伸手一拦,笑道:

    “车就停在西门旁边,我自己走出去就行了,你别跟着跑,去上自习吧,明晚还得耽误你一晚上。”

    江传雨抿起唇,摊开手掌,“车钥匙呢?”

    “嗯?”

    钟念从书包里拿出车钥匙,不解:“怎么了?”

    江传雨一把拿过钥匙,“我来开。”

    高考结束的暑假,他是跟钟念一起学的车。

    钟念见江传雨态度坚决,追上去劝他:

    “别了吧,来来回回又是一个小时,到时候车停我们学校还是你开回来?你开回来,明天我怎么出去?怎么都麻烦,算了。”

    江传雨伸手牵住钟念的手,语气平淡,

    “明天下午我来接你,班会的假已经请好了。”

    “哦。”

    既然江传雨都安排妥了,钟念也没有异议,将手指穿进他指缝,十指牢牢相扣。

    身边的这个人,是钟念在陌生又寒冷的首都,唯一的亲近与依靠。

    他很想时时刻刻跟在他身边,可他知道这不行。

    雏鸟总要离巢,他不能永远躲在雨神和姐姐的羽翼之下,他是个男人,有自己的骄傲和责任。

    上车后,钟念看着手机里的信息,忽然笑了,

    “明天曲桃也要来?茂狗怎么请动这尊大佛的?”

    江传雨淡笑,

    “她很好请,不花钱的多半都会来。”

    钟念有情绪了,

    “那平日我叫她聚会,她从来不理我!R大离你们学校多近啊,她来找过你没?”

    “没。”

    江传雨摇头,“没事她不会找我,平日就我们俩,你叫她她怎么会来?”

    钟念啧了一声,躺在椅背上伸了个懒腰,又跟江传雨扯了些闲话。

    等车在某个120秒的红灯前停下后,江传雨拉起手刹,转头看向钟念,

    “今晚的事,我知道了。”

    C区都是医学院的,钟念跟那男生吵起来后,很快就有人拍了照片发群里,无论在哪儿,八卦总是比风跑得还要快,照片兜兜转转,最后传到了江传雨的手机里。

    他看到后,想也没想地起身跑出教室,提着一颗心赶到图书馆,却看到独自在门口抽烟的钟念。

    缭绕烟雾里,钟念一脸怅然,眉宇间带了轻愁。

    刚过完十九岁生日的钟念,五官长开了些,线条多了几分英气,跟一般神色柔弱的男Omega很不一样,难怪老是有人把他认成Alpha。

    可在江传雨眼里,他永远是自己那个暖暖甜甜的小年糕。

    坐在副驾上小年糕愣了愣,随即浮出笑,

    “你们S大的人也够八卦的啊,屁大点事儿都能到处传。”

    他转过头,安抚地拍了拍江传雨的手臂,嘴角牵出自信的笑,

    “放心,耍嘴皮子,没人敌得过我,这是一个法学生的自豪!”

    路灯光从前档玻璃透进来,斜斜打在钟念的侧脸上,他的眼里透着坚定,褪了少年的影,更像个男人了。

    江传雨看着钟念的笑,喉头一紧,凑过去吻了吻他的眼睛,转身放下手刹起步。

    小年糕长大了,身体也在逐渐成熟,三个月一次的发情频率基本稳定下来,大一上期的两次发情,都是在酒店里度过,而技术实在烂的顶A,到现在仍没跟自己的Omega真正契合过。

    其一是因为钟念太娇了,哭得江传雨下不了狠手;

    其二是江传雨太享受钟念对自己的全然依靠和信赖,只要他肯乖乖躺在自己怀里,哪怕什么都不做,江传雨就已经满足了。

    虽然这个原因被曲桃嗤之以鼻,还恶毒地问过他,

    “你是不是不行?”

    当然不是不行!

    现在都学医了,以后一定行!

    车驶到Y大门口停下,钟念叹了口气,解开安全带,嘟嘟囔囔:

    “又要分开了。”

    江传雨一把抓住他的手,低声提议:

    “那别回了。”

    不回寝室,就意味着住酒店,两人忙归忙,鬼混的时间还是有的,除了周末,平时偶尔也会出去开房。

    钟念想了又想,还是拒绝了,

    “今晚还要背书,明早又不能迟到……今天我们事都做完,明晚挑个你喜欢的酒店!”

    江传雨抿了抿唇,把人抓过来吻了个饱,才依依不舍地放开。

    下车后,钟念又想起了什么,回头冲江传雨招手:

    “明天别开车了,晚上估计会喝酒,你也陪我喝!”

    钟念主动要求喝酒,这是要搞事啊。

    江传雨无奈点头,默默提醒自己,记得带上抑制剂。

    *

    第二天的聚会,选在一家粤菜馆,钟念到得早,跟孙茂搂搂抱抱地亲热了好一会儿,徐婉跟袁修意才来,接着,曲桃也到了。

    钟念跟他们聊得开心,不管不顾地点了根烟,被曲桃瞧见,啪地一巴掌打掉了。

    “你还抽上烟了?”

    曲桃拧着眉瞪他,眼里飞出刀子,“你男朋友就是医学生,你还敢抽烟!”

    徐婉也皱眉,“念儿你跟谁学的,抽烟臭死了。”

    钟念下巴一抬,不服气,“抽烟怎么了,雨神都没说我!”

    “他哪儿敢说你什么?”

    曲桃没好气地怼:“你就算要吃屎,江传雨也未必敢拦着。他不拦着就能抽了?你这张脸跟抽烟就特别不搭,别学那些傻逼。”

    钟念沧桑地叹一口气,欲语还休,

    “我也没真想抽,就是、就是有时候心里憋得慌……嗨,大周末的不说这些,来来来,服务员,给我们把酒倒上!”

    孙茂在一旁跟向衡连视频,抬头问钟念:

    “雨神还有多久,现在上菜吗?”

    钟念回:“他打车来的,有点堵,大概还有十分钟,凉菜先上了吧。”

    曲桃斜眼睨着钟念,“你那车呢,他没开啊?我还指望晚上你们送我回去。”

    “这不要喝酒嘛。”

    钟念朝桌上指了指,语重心长地劝曲桃,

    “你也别太抠搜了,该花的要花,就你这性子,怎么能跟同学搞好关系?”

    曲桃一脸淡漠,“我干嘛要跟他们搞好关系?爱谁谁!对我有用的人,我自然会去舔,其他那些,我管他们怎么想!”

    钟念怔了怔,不由得竖起大拇指:

    “还是我桃姐牛,能活得这么洒脱!”

    这时,向衡的声音响了起来,

    “哟,来得挺齐的啊!茂狗,你特么的又胖了!”

    孙茂大笑:“天天汉堡牛排我能不胖吗?”

    说着,他把翻转镜头,“你看看其他人胖了没!”

    大家纷纷冲向衡挥手,他坐在寝室的书桌前,手里端着外卖盒,笑容凄惨。

    “你们过分了啊,让我这个吃黄焖鸡的看你们吃鲍参翅肚!”

    “婉儿漂亮了,老袁注意头发,哟桃姐也来了,头发剪短更酷了!念儿……念儿长大了,可以啊,雨神把你养得很好。雨神呢?还没到啊,我马上要走了哦。”

    “那先跟你喝一杯?”

    钟念冲大家歪了歪头,提议道:

    “来来来,跟老向碰一个!好不容易才凑齐这么多人!”

    徐婉看着钟念有些担心,

    “念儿你行不行啊,现在还是一杯倒吗?”

    曲桃打着圆场:

    “有雨神在怕什么,喝就喝个高兴!醉一个周末,下周好去考试!”

    她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钟念本没不愿提这些的,被她一说,又想起了烦心事,一杯啤酒下肚,又倒上一杯,边喝边跟曲桃倒苦水:

    “我真是疯了才会选法学啊,你不知道我现在天天看书到一两点,跟高三没什么区别!”

    曲桃很不以为然,“学金融也不轻松啊,其实不管学什么,只要你想学好,都累得要死。”

    钟念激动地拍桌,“可这也太累了吧!而且、而且大学里的感情都好淡漠,根本不能和你们比!”

    曲桃嗤道,“我对你们也没什么感情的。大学又不是给你交友的,各取所需罢了,你那学校那么烂,自己把奖学金和各种名额抢到手就行,其他的管个屁。”

    “等着以后考研考去S大吧。”

    钟念仰头灌下一大口酒,双眼被酒气冲得泛红,梗着脖子吼出声:

    “可是他们都觉得我配不上雨神!”

    在座的其他人都愣了,怔怔地看向钟念,只有曲桃淡定依旧,给自己夹了块白切鸡,哼笑一声,

    “配不配的谁说了算,外人还是你?就算是你同班同学,四年后永不再见的也是大多数,你要让这些跟你毫不相干的人来定标准?”

    “说你傻你还真不聪明,自己的生活需要听其他人的评价吗?你跟江传雨什么样,自己不清楚?”

    “还他妈的学抽烟,就是被你那些傻逼同学带的对不对?”

    “你还真会让亲者痛仇者快,也不想想传雨见你这样有多担心!”

    她连珠炮一样的攻击,让钟念彻底傻了眼,红着眼眶愣愣地看着她说不出话。

    这时候,门口有人走了进来,

    “我担心什么?”

    江传雨目光一扫,立刻看到了钟念泛红的眼眶。

    “怎么了?”

    趁我不在欺负我小甜O?

    钟念的眼神移到江传雨脸上,他怔了好几秒,忽然大声吸了吸鼻子,嘴角一撇,泣出声——

    “雨神抱抱!”,,网址m..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