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穿进Alpha高中变O了 第66章 第 66 章

书名:穿进Alpha高中变O了 作者:九升君

    江传雨的声音很轻,在喧闹的KTV走廊里, 几乎低不可闻, 钟念只听到他略沉的呼吸, 下一刻, 干燥柔软的唇便贴了上来。

    落在唇角上, 舌尖轻扫,把什么舔食了过去, 钟念被带着酒香的气息笼罩着, 心里模糊闪过一个念头,雨神喝了酒,味道也是清冽的,做什么都好温柔。

    然而紧接着, 作乱的舌尖扫过唇缝,毫不客气地将其顶开,霸道地钻了进去, 扫过齿列和口腔壁,缠住另一条舌不放了。

    光线隐晦的走廊,飘着廉价的空气清新剂,有隔音壁挡不住的撕心裂肺的情歌,还有唱到动情处的哭声, 前台服务员对新到客人的热情招呼声,糅杂成低俗又堕落的背景音。

    钟念在这样的环境里, 被亲到唇舌发麻, 膝窝发软, 靠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呼吸。

    “你……你到底醉了没?”

    不管江传雨醉没醉,钟念真要醉了,头晕眼花双脚无力。

    这时,服务生带了一帮客人进包房,跟他们擦身而过,江传雨把钟念按在自己怀里,等人群过去后,牵着他往外走。

    大厅骤亮的光线,让钟念不适地眯起眼睛,还没消散的水汽挤到眼角,刚一进电梯,就被江传雨搂着吮走了。

    “宝宝怎么又哭了?”

    江传雨又是轻笑又是吮吻,搞得钟念头晕脑胀的,小腹里有火在烧,他软软地推开他,转头从电梯门的镜面反射里,看到自己泛红的眼尾,和滴血的耳根。

    他没喝酒,但也有些上头了。

    出了KTV,路边停了一溜儿等着拉客的出租车,钟念问江传雨,

    “先送你回去?”

    江传雨也不知听没听懂,把钟念的手拉得紧紧的,绷着脸摇头,

    “念宝不回去。”

    钟念有些无语,亲人的时候毫不含糊,这会儿又傻了。

    他想了想,不放心把江传雨一个人丢在他那个冷冰冰的家里,正好钟晴出差,索性领着人上车,回自己家。

    上车后,江传雨还想腻过来,被钟念瞪了一眼,缩回到座位里,安静了。

    钟念怕他乱说话,命令道,

    “把眼睛闭上睡会儿。”

    江传雨不愿意,眼神委委屈屈地朝钟念瞟,直接被一只手捂住了。

    “不乖的小朋友没有奖励。”

    这话让江传雨立刻闭上了眼,规规矩矩地坐着不动了。

    钟念抽回手,靠着椅背看向窗外,他人有点发虚,像是把魂儿丢在那个闹哄哄的KTV里,一时回不了神。

    躁动。

    从徐婉说的那番话开始,有些苗头浮出了水面,再想摁下去,就难了。

    他把手伸进裤兜,捏了捏那个小方盒,听见自己激动亢奋的心跳。

    才开了荤的少年,哪有不想的,再害羞也抵不过那点甜头,食髓知味,再难回头。

    周末保姆放假,今晚家里没人。

    钟念的心跳得更厉害了,身体也迅速反应过来,他扯着上衣下摆,往里坐了坐,余光瞥见江传雨偏着头,已经睡过去了。

    这是真醉了。

    他闭着眼,刘海散在额前,路灯光正好打亮鼻尖,像是游戏CG过场里的人物,时刻被追光灯照着。

    钟念盯着自带圣光的江传雨,觉得自己活似个猥|琐男。

    脑子身子都不纯洁。

    司机开得快,车身不停颠簸,让江传雨的头左右晃动,钟念靠过去,伸手扶住,摸到他的侧脸,触手微烫,泛出潮意。

    应该是酒气散出来了。

    钟念弯了弯嘴角,趁人睡着了,大肆揩油,手从前额流连到耳下,顺着修长的脖颈来到喉结处,轻轻逗弄那颗小红痣。

    没戴choker的雨神,连那么一丁点的邪气都没了,正经得像朵高岭之花,而自己就是那摧花狂魔!

    这么一想,还挺带感的。

    钟念玩心大发,手指沿着江传雨的锁骨来回跑,冷不防,被一只大手捉住了。

    钟念一怔,眼神上移,望进一双闪着幽光的桃花眼里。

    调戏被当场抓包,钟念不慌反笑,眼尾弯弯地问江传雨,“醒了?”

    话有两层意思,睡醒了和酒醒了,也不知江传雨听明白没。

    他嗯了一声,松开手,换了个坐姿,喃喃道:“头晕。”

    声线恢复了平日的清冷,看来酒也醒了。

    钟念看看窗外,已经进了A区,离家没多远了。

    “今晚去我家哦,反正家里也没人,保姆都回去了。”

    这话一出口,惹得江传雨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钟念立刻想到刚才那些需要马赛克的念头,慢慢移开身子,不再说话。

    江传雨似乎有些难受,也没追问,按着额角闭目养神,下车后,看上去还是神情恹恹的。

    钟念一边开门,一边琢磨着要不要弄个醒酒汤,进了玄关刚把门带过去,在他身后的江传雨猛地发力,把他抱起来抵到了门板上。

    “刚才在摸什么?”

    江传雨歪着脑袋,细细嗅着钟念的颈侧,只是鼻尖的触碰就让他肩膀发软。

    钟念落下去的心脏再度跳起来,他转过头,嘴唇擦着江传雨的耳朵轻声问,

    “做吗?”

    箍着腰臀的手臂蓦地一僵,江传雨抬起头,即使在无光的黑夜里,钟念也能感觉到他视线的热度。

    他抬手,勾住江传雨的脖子,凑过去碰了碰他的唇,似笑非笑地问,

    “你不想吗?”

    下一刻,江传雨用行动给了他答案。

    从玄关到楼梯的十几米,仿佛眨眼即过,钟念刚闪出一个念头,他俩还没脱鞋,后腰就重重地撞在了栏杆上。

    “我艹!”

    他痛呼出声,让江传雨蓦地收势,但一脚已经踏了出去,来不及调整,直接踩空,身子一歪,抱着钟念栽倒了。

    咚——

    扑通——

    “啊——”

    两个大男生在窄小的楼梯口摔成一团,江传雨再全力护着,还是让钟念磕了一头包。

    他赶紧翻身坐起来,在黑暗里到处摸,

    “摔哪儿了吗?有没有受伤?”

    钟念瞪着没什么作用的眼睛,没好气地指挥他,

    “站起来,右手边的墙上有开关,你先把灯打开。”

    啪嗒,灯亮了。

    钟念一手揉着后腰,一手揉着脑袋,龇牙咧嘴的坐在楼梯边,冲江传雨苦笑,

    “下次记得先开灯。”

    江传雨走到他面前蹲下,帮他揉着脑袋,神情懊恼,

    “你家我不熟。”

    他右臂被栏杆一角划破了,校服拉开道口子,里面是一道血痕,看得钟念更疼了。

    “操,想趁没人干个坏事怎么这么艰难!”

    钟念抬手朝厨房一指,

    “医药箱在那边柜子的第一个抽屉里,酒精什么的都有,你这还得消毒。”

    他回头瞥了眼不锈钢的栏杆,不确定地问,

    “要不要去打破伤风针啊?”

    摔成这样就够毁气氛了,再去医院,那真是什么都泡汤了!

    江传雨郁闷得眼角都耷拉下来,闷闷地走过去拿出医药箱,一言不发地给自己上药。

    钟念被他的孩子气逗笑了,撑着栏杆站起来,打趣道,

    “你就不管我了?我头上还有个包呢!”

    江传雨这才哦了一声,手里的棉签还没放下,回过头就想朝他走,手肘一晃,把一整瓶碘伏给打撒了。

    两人怔怔地看着褐色液体流了一地,彻底傻了。

    半晌后,钟念突然笑出了声,扶着栏杆笑得前仰后合的,一边笑还一边叫唤,

    “唉哟我的腰,好痛!”

    江传雨闷了半天,也禁不住笑了起来。

    时机不对,偷吃行动彻底取消。

    他俩抽了半包纸巾,吸干了碘伏,对着地板上留下的印记面面相觑。

    “这怎么弄掉啊?”

    “不知道。”

    “用酒精可以吗?相似相溶原理!”

    “碘伏跟酒精不是一个东西。”

    “那现在怎么办!”

    “用碘化钾溶液试试。”

    “那是什么?”

    “碘化钾粉末溶于水后的溶液。”

    “我上哪儿给你弄碘化钾粉末?!”

    “那就没办法了。”

    钟念跟江传雨鸡同鸭讲了半天,一屁股坐到地上,放弃了。

    “算了,明天我买张地毯放这儿挡一下,等我姐回来要杀要剐随她吧。”

    江传雨也跟他一起坐下,两人对着一滩污渍,大眼瞪小眼。

    钟念瞥着江传雨,眼神懒懒的,

    “你是不是还没醒?”

    江传雨把头埋进掌中,不肯面对现实,

    “醒了。”

    醒了还这么呆,谁信呐!

    钟念也不戳破,从裤兜里掏出那东西递给他看,

    “还有兴致吗?”

    江传雨扫了一眼,脸色都变了,看着钟念问,

    “你买的?”

    摔得这么惨,那盒子也被挤扁了,钟念把它拿在手里抛着玩,笑了笑,

    “刚才买零食的时候,徐婉非让我买的,说是有备无患。”

    在钟念把盒子再一次抛起来时,江传雨伸手夺过,没收了。

    “我们用不着这个。”

    “嗯?”

    钟念转头看他,“为什么?还是得有措施吧,我还是个Omega……”

    “我们不会做到那一步。”

    江传雨打断他的话,蓦地站了起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问钟念,

    “你刚才不是说饿了,要吃东西吗?我给你做。”

    钟念没明白江传雨话里的意思,怔怔起身,盯着他看了看,回道,

    “蛋炒饭可以吗?”

    江传雨微笑着点头,

    “你先去洗澡,洗完就有得吃了。”

    *

    钟念洗澡很快,没用几分钟,期间脑子里一直回荡着江传雨的那句话。

    我们不会做到那一步。

    什么意思?

    谈个柏拉图式的恋爱?

    AO还能这么搞?

    钟念愰神得厉害,三两下冲完,甩了甩湿发便往客厅走,楼梯还没下完,就闻到了蛋炒饭的香气。

    他一晚上都没正经吃过东西,闻着这味道,感觉饿得快吐了,飞快跑到餐桌边,接过江传雨递来的勺子,舀了满满一大勺塞进嘴里,喜极而泣了。

    “雨神你靠这个,就能拴住我。”

    江传雨喝了好几杯水,把酒气压下去七八分,视野总算不再蒙着一层薄纱,他在钟念对面坐下,出声叮嘱,

    “吃慢点,别噎着。”

    钟念边吃饭边想到了什么,问江传雨,

    “你把那东西扔哪儿了?千万别丢家里的垃圾桶,被我姐发现,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江传雨抿了抿唇,淡道,

    “我丢到外面去了。以后这些你别操心。”

    他那冷淡的语气,让钟念嘴里的饭突然就不香了。

    钟念闷头又吃了几口,没忍住,

    “因为我是男Omega吗?”

    所以觉得恶心,不想那啥?

    江传雨怔了好几秒,才想明白钟念的意思,失笑出声,

    “你在瞎想些什么?”

    钟念气鼓鼓的,

    “那你为什么会那样说?”

    江传雨无奈地叹了口气,

    “念儿,你真是一点常识都没有吗?Omega的第一次X行为,必须要在发情期才能进行,否则痛苦无比。”

    “啊?”

    毫无常识的钟念小朋友,张着嘴看了看自己的Alpha,无言低头。

    我还是吃饭吧,多说多错!

    江传雨见他一脸的恍然大悟,咂摸出了什么,噙着笑问,

    “怎么,你觉得我是不想碰你?”

    钟念用勺子把盘底刮得滋滋直响,赞不绝口,

    “雨神你的蛋炒饭真是无敌棒!”

    江传雨没再开口,看着钟念吃光了一整盘后,又端着盘子往厨房走。

    “剩下的我来收拾,你去洗澡吧。”

    钟念走到水槽边,把水开到最大,让哗哗的水流掩饰自己的心慌。

    这时,一只手伸过来,关掉水龙头,又静静环上了钟念的腰。

    “我有哪点没做好?”

    江传雨捏着钟念的下巴,逼他看向自己。

    “怎么会让你觉得我不馋你的身子?”

    钟念抿了抿唇,在心里忏悔,是我错了,你随时随地都馋!

    见钟念不说话,江传雨惩罚性地咬了咬他,尝到一口油香。

    他舔了舔唇,忍俊不禁,

    “让你别瞎买,是因为市面上这些,都太小了。”,,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