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师姐只能帮你到这了 第79章 第 79 章

书名:师姐只能帮你到这了 作者:阿逢

    两人略粗重的呼吸声在黑暗中清晰可闻。

    燕妙妙失神地应了一句:“不、不觉得了。”

    窗外月色映入,照亮了她失了焦距的双眼。

    温敛喉间轻轻一滚, 忍不住又轻啄了她的唇瓣。

    这一下, 燕妙妙终于反应了过来。

    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无措, 她胡乱扔下一句“下雨了我要回去收衣服”接着就跑出了温敛的屋门。

    温敛理了理略微凌乱的衣衫, 一挥手重新点燃了桌上的油灯。

    还是同以前一样。

    亲完了就跑。

    *

    第二日一早, 两人一妖出发赶往洗灵泉。

    白尾早晨醒来之后,被燕妙妙又喂了几颗强身健体、补精养气的灵果, 用以补足他似乎一夜之间又高了几寸的魔鬼生长速度。

    仍是不说话, 只抓着燕妙妙不肯撒手。

    温敛同平日没什么区别。

    昨夜燕妙妙回到房中之后在榻上辗转了半夜才睡着, 脑子里全是温敛脱不开身, 全身上下热乎乎的,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今日从早晨起来就一直迷糊着, 倒是省得她在温敛面前害羞了。

    玄丘城离洗灵泉所在的荼蘼山不远,三人坐在巽乙飞舟之中, 略显得拥挤了些。

    一边行走, 温敛一边同他们细细说着妖界的风貌与城池,一路上便没觉出无聊,就连一直对温敛抱有防备的白尾,态度也收敛了一些。

    等到了荼蘼山上时, 时间已经不知不觉地过了五个时辰。

    将白尾事先安顿在周边的城中后,夜半时分, 温敛带着燕妙妙来到了荼蘼山中。

    将她身体里的灵力净化, 并不是光在泉水里泡泡就能好的, 须得在夜半子时, 汲阳始之气灌注体内,再由一人以灵力相引,将她体内灵力尽数引出、在泉中循环一遍之后,方可洗净体内污浊之气。

    洗灵泉算得上是妖界的知名景点之一,专职清除魔气污浊,白日里在此处还能遇见前来此处的妖族,到了深夜,却是万籁俱静。

    荼蘼山顶,一汪澄澈见底的潺潺清泉出现在眼前。

    走到泉水边上时,燕妙妙却犯了难。

    她犹犹豫豫地转向温敛。

    “真君……我、我这不用脱衣服吧?”

    温敛微笑:“自然不用。”要是真要脱衣服,神霄真君定会安排一位女仙与燕妙妙前来,如何也不能让温敛陪同。

    “哦,”燕妙妙点了点头,又问,“那外袍呢?”

    “不妨事的。”

    “鞋呢?感觉穿着鞋进水有点奇怪。”

    “随意便好。”

    “袜子呢?要不还是别沾湿了袜子。”

    “……都行。”

    燕妙妙刚脱了鞋,转过身看他。

    “我感觉你好像嫌我啰嗦,想把我直接推下水。”

    温敛不禁一笑,指节轻敲了敲她的额顶。

    “你想什么呢。”

    燕妙妙浸入水中,温敛握着她的手腕,将自身的灵力缓缓与燕妙妙的灵根相接,欲引出她体内的灵力来。

    她只觉得自手腕处,一股热流淌入身体,逐渐散至了全身上下。

    夜色寂寂,荼蘼山上空旷无人,天边挂着一轮残月。

    灵气在两人身侧流转荡漾,燕妙妙只觉得一道温泉将她由内而外冲刷干净,这段时间灵根之中的堵塞之感逐渐消失。

    “真君,”燕妙妙突然出声,“等我们出了妖界之后,你是不是就要回仙界去了?”

    “为什么这么说?”温敛盘腿坐在泉边,仍引导着燕妙妙体内的灵力。

    “我听莽山的弟子们说的,”燕妙妙半眯着眼盯着眼前的月亮,有些疲倦,“听说你特别忙,平时都是在仙界待着,就是莽山都很少回去。”

    “仙界事务的确繁忙。”温敛勾唇。

    姑娘轻轻叹了口气,接着低声嗫嚅着开口。

    “我听说异地恋不太好呢。”

    温敛捏了捏她的手腕:“什么叫异地恋?”

    “就是……”燕妙妙琢磨片刻,“就比如吧,你得在仙界工作,我得领着我师弟妹们在昆仑山好好学习,我们好几年见不着一面,这就是异地恋。”

    “怎么会好几年见不到?”他笑,“你不是快要飞升了?”

    “哎,说的也是,”燕妙妙突然醒悟,“等我也去了仙界,就可以时常见面了。”

    不过瞬间之后,又蹙了蹙眉:“离我飞升还有一段时间呢。”

    “所以……你喜欢同我待在一块?”温敛突然开口。

    上一世,她同自己待在一起,多是为了探讨道法经典,很少有像如今这样闲聊的时候——倒是与阿弋,仿佛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这一世倒是反了过来。

    温敛陡然间生出一股扬眉吐气的痛快。

    燕妙妙转过身,激起细细的水声。

    “喜欢啊,”姑娘清亮的嗓音在黑夜中十分清晰,带了几分少年气,直白又莽撞,“我当然喜欢同你待在一块。”

    温敛半晌没说话,此时只觉得心口上极缓地开出了一朵花。

    他捻了捻她后脖梗处沾湿的碎发,眼底逸出温柔:“我也很喜欢同你待在一块。”

    此刻的一切,如坠梦中。

    自遇见她后的五百余年,内心从未有过这样的欢喜。

    清风在耳边奏乐,明月在身前伴舞。

    他心底一直知道,当年的燕妙妙,恐怕便是自己都难以分辨对他有几分男女之情。

    是他不顾一切同她表白,亦是他想将她一直留在身边。

    这五百年,他守着无望的等待与微渺的希冀,也不是没想过这一切都是强求。

    可到底还是没放下。

    直到如今,他都难以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她说她喜欢他。

    喜欢同他待在一块。

    一醉经年,此时方休。

    *

    两日之后傍晚,人界,彭城。

    出了妖界之后,温敛说自己有事要去彭城一趟,燕妙妙想着自己左右也没别的事,也不愿意同温敛分开,就带着白尾一同来了人界。

    白尾个头越发高了,已经到了燕妙妙胸口的位置,外表已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

    这几日相处中,燕妙妙时不时教授一些简单的术法给他,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好了之后学东西也放松,白尾对于昆仑山的修炼之法上手很快,已经能施为几个简单的术法,耳朵总算是能自如地收回去了。

    也逐渐开始说话了。

    原本还想要不要给白尾寻到妖界的狼族托付,可是瞧着他对燕妙妙的依赖,两人倒也逐渐打消了这个念头,决定将白尾带回昆仑山,正正经经地做燕妙妙的师弟。

    彭城是个小城,不算繁华,很是普通。

    白尾是第一回来到人界,好在是他话少,情绪也藏得深,除了有些防备之外,倒也瞧不出什么异样。

    三人进了城,先寻了家客栈住下。

    客栈不大,房间不多,如今只余下两间客房,一大一小、一东一西。

    “倒是正好,”温敛道,“你的灵力还未完全恢复,我同你住一屋,方便予你调息。”

    燕妙妙不以为意地点头——反正两人在白石驿也是同住一屋,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正要上楼进门时,白尾却出人意料地开口。

    “师姐。”

    “我怕黑。”

    自从决定要将白尾带回昆仑山之后,燕妙妙就开始让他叫自己师姐。

    他如今正在变声期,嗓子有些沙哑,又由于在童子渡的遭遇,使得说话并不那么顺畅,有些许的磕巴,听在耳朵里总感觉有一股子可怜巴巴的意思。

    “怕黑吗?”燕妙妙没细想,继续往前走着。

    “嗯。”他点点头,又一字一句地强调了下,“自己睡,怕黑。”

    温敛额角忽然一跳。

    ——突然想起南葛弋幼时害怕打雷、老往燕妙妙房里钻的事情。

    “你前几日不是一直自己睡的吗?”他看向白尾,“怎么突然怕黑了?”

    白尾沉吟片刻,认真道:“突然出现的,毛病。”

    他微笑倾身:“可你师姐身体还未大好,需要好好静养休息。”

    白尾绀青色的眼眸沉沉盯着他:“那你也,别打扰,师姐。”

    虚空中,刀光剑影,招招见血。

    温敛眯了眯眼,有种想让白尾去抄五百遍经书的冲动。

    此时的燕妙妙已经走出老远,却一直没听见身后跟上的脚步声。回过头来,这才发现这一大一小一黑一白两人不知为何在楼梯上对峙起来。

    “你们两在那干嘛?玩深情对望吗?”

    楼梯上的双方仿佛同时从对方嘴里听见了“呕”。

    两人面无表情同时转头,继续往前走。

    进了大客房,燕妙妙在房中扫视一圈。

    “白尾,你刚才说你怕黑?”

    白尾点了点头。

    温敛走到房中,像是自己家一样径直执了茶杯开始给自己倒了杯茶。

    “年轻人要多锻炼,毕竟也是过了百岁的妖族,胆子不能这么小。”

    听见温敛这话说得老气横秋,燕妙妙不禁笑出声:“你说什么呢,白尾还是个小孩——百岁也是小孩。”

    白尾闻言,却皱了皱眉。

    “我不是,小孩。”

    “行,你不是。”燕妙妙敷衍道,“那你同真君一块住吧。”

    “什么?”

    “什么?”

    “有什么不对吗?”对于两人的反应,燕妙妙略微有些诧异,“你们俩都是男的,一块住不是正好?”

    温敛先抿了一口杯子里的茶水,接着起身将燕妙妙扯到一边。

    “我想和你住一块。”他道。

    理直气壮得让人诧异。

    温敛这人,有点像是矛盾的结合体。

    初见面,只觉得冷若冰霜。

    熟悉之后,称得上一句温柔细心。

    在一起之后,燕妙妙才知道,他就是闷骚。

    会小气,会吃醋,会害羞。

    去了一层凉飕飕的伪装,多了十分的烟火气。

    燕妙妙瞧他:“孤男寡女的多不合适。”

    温敛顿了顿:“我觉得合适。”

    燕妙妙好笑地看他:“你就给我照顾下我未来的师弟呗。”

    她贴近他的耳朵,轻声道:“毕竟你是他师姐夫。”

    彷佛被“师姐夫”这三个字迷了心,温敛不情愿地点了点头。

    是夜,大客房中。

    温敛与白尾大眼瞪着小眼,双双心中不爽。

    两声轻飘飘的叹气同时在房中出现。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