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季太太宠夫日常 第60章 第60章

书名:季太太宠夫日常 作者:江萝萝

    不想再看到叶柳絮的“胡言乱语”,她心一横, 直接把手机连接的无线网络给断了。

    瞧季云修这样, 她哪里会去想那些事!

    刚想着, 眼前一道黑影闪过, 季云修身形一晃, 差点撞过来。

    他的目光不似往日澄澈,刚才还盯着她, 这会儿倒是开始犯迷糊。

    席岁连忙扶着人, 把他送到沙发那边, 有些生气, “你什么时候喝酒了?你为什么要喝酒?你你你!”

    以前那几杯酒都是她故意灌的,可经历过两次之后她就不打算再让他沾酒了。

    在席间她并没有刻意叮嘱, 只是因为知道周围没人旁人劝酒,而他也不会主动去拿。

    可不曾想在她没注意时, 真喝酒了。

    这家伙, 居然学坏了!若是酒量好,她也不说什么了,可他的酒量实在太差,绝对不能让他养成那种习惯的。

    “以后不准喝酒了知不知道?”

    他不答, 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席岁先去洗了手,又到玻璃柜里找了一罐蜂蜜, 用水稀释, “来, 把这个喝了。”

    当她拿了蜂蜜水递到季云修面前时, 他连手不肯抬一下,分明是拒绝的。

    席岁耐心的哄,“蜂蜜水,很好喝的。”

    他坐在沙发中央,脸上还是泛着一层薄薄的红晕。季云修像是没有听见她的话,双手自然地搭在膝盖上,目光微垂,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阿修,蜂蜜解酒。”

    他蓦然抬手,将她手中那装了蜂蜜水的磨砂杯推开,兀自起身从她身前走过,不搭理她。

    席岁疑惑的回头,只看见男人挺拔的背影。

    席岁跟过去,见季云修进了浴室,没过多久便听见里头响起了淋浴冲水的声音。

    无论炎热夏季还是严寒冬日,季云修都会洗澡,而他洗了澡就表示想睡觉休息了。

    看着掌心托着这一杯解酒蜂蜜水,她轻轻叹了口气,“算了,不喝就不喝吧。”

    如今他都不爱搭理人,即便是喝醉了也不会像之前那般行事。

    别人结婚都会把房间弄得喜气洋洋,但这公寓,席岁是一丁点没让别人动过,因为她怕季云修不适合。

    大约是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她的某些习惯也被季云修养了起来,在他洗澡之后,席岁也去洗漱。

    回到卧室的时候,房间里已经开了暖气,穿着单间的睡衣也不会感觉冷。

    这些天季云修几乎是特定在晚上十点钟休息,这会儿时间还没到,他坐在床上,手里捧着一本书。

    这书与绘画相关,是席岁前几日猜着他的喜好挑的,没想到他真喜欢,一连几日都在看书学习。加上阅读速度快,单是睡觉前看看都能翻阅一大篇。

    席岁见他手捧着书本往左翻页,右边未读的书页越来越薄,便想着,明天又要去给他找新书了。

    席岁就坐在他身旁看了他许久,那人沉浸在某件事情中就会特别专注,竟没有被她影响半分。

    她真不知道该称赞这个男人认真专注,还是可怜自己一个大活人的魅力竟不如一本书惹人关注。

    “唰——”

    书页一篇一篇翻过,终于见底。

    右手边的底封页面是一片空白,他将底封往左翻过,阅读完整整一本,便彻底合上。

    席岁刚好坐在外侧,便顺手将他手中书本抽出,放在旁边的柜子上。

    又回头向他问道:“喜欢这个系列的吗?我明天再去帮你找找。”

    他轻轻点头。

    若非席岁知道他每天都在看,还真猜不透他的心思。

    这本书都读完了,休息时间还未到,他便不肯躺下闭眼。

    “阿修,你今天高兴吗?”席岁也不玩别的,单单是诱他交流。

    季云修低着头,搭在被子外层的双手手指互相缠绕,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又不回答我?”

    “你知道你现在看起来想什么吗?像是被我强迫的一样。”

    本是随口开玩笑,又忽然想起父亲那些话……实在是……太冤枉她了!

    自己想想又觉得好笑,每次都摆乌龙。

    她带着一脸笑意戳了戳季云修的胳膊,控诉道:“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我在我爸眼里都成什么样了?但事实上呢,我什么都没做过,还特别惯着你。”

    “季云修,你之前看那些言情剧的时候不是学得有模有样的,现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我不指望你说什么情话,好歹表达一下吧?”

    虽然是接二连三的问句,但她那温和的嗓音加上表情一点都不严肃,更像是在撒娇。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季云修仍然没有出声。

    席岁话音一转,带着丝浅浅的哀怨,“你连我的名字都不肯喊了。”

    他手指互动的小动作忽然停住。

    一直仰头盯着他脸上表情的席岁还并未发现。

    “你现在脸不红了,酒醒了吧,能思考的话,就别装没听见。”

    “阿修,民政局可是你牵着我的手走进去的,你这辈子都要对我负责,知道不?”

    她开始了“席氏洗脑”**,只希望他对她的特别能够持之以恒。

    只见他怎么激、怎么戳都不开窍,席岁心一横,直接忽然翻身坐到他的身上,“阿修,你之前看过的言情剧里面,有没有教你夫妻在新婚之夜要做什么呀?”

    季云修浑身一僵,兀然睁大眼睛,这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他虽不曾开口,但那颈项凸出的喉结滚滚发烫。

    巧笑嫣兮的娇妻靠在他身上,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都带来了极大的冲击感。

    季云修已经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脱离控制,扑鼻而来的是他所熟悉的沐浴清香。他每日都会使用沐浴露,刚从浴室出来,残留的香气自然还未散开。

    两人共处一室,连沐浴露都是同一瓶,带着熟悉的香味无可厚非。

    可偏偏他的鼻子灵敏,又从那香味之间分辨出另外一种,那是他身上没有的,独属于席岁的香味。

    亦是他所熟悉的。

    两人相处,无论两人性格如何,都会有稍微强势的一方。

    季云修温吞又好欺负,席岁的胆量自然就大了。

    席岁的感情经验并不丰富,但有一个“爱好广泛”的朋友叶柳絮在身边,耳濡目染也看过一些。

    她做出这些行为的时候并没想过会产生什么后果,只是想试试,他会不会……有反应!

    叶柳絮说:“男人嘛,就算他心里有问题,身体也会有反应的,更何况他潜意识里也是喜欢你的。”

    “零距离接触叫做亲密,那负距离接触……你试试就知道了。”

    “说不定会有意外收获哦~”

    席岁活了两辈子都没感受过跟谁负距离接触。

    上辈子她只想应付了家里,寻找自己的自由,根本没有跟那渣男发展的心思,现在想来还真是谢天谢地,不然她想起这事儿得多恶心啊!

    至于现在么……就算是她想,季云修也不见得会开窍。

    撩拨两下,逗逗他,看看他会不会真的像叶柳絮说的那般。

    “阿修~”

    季云修紧紧地扣着手心,眼前那喋喋不休的红唇张口闭口说着什么话,此刻他已经听不清了。仿佛整片脑海已经被那一声比一声缠绵的称呼占据。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觉得心胸膛炽热,像是要炸开。

    由心而生的一股燥热蔓延至全身,额间甚至渗出一层薄薄的汗水。他心乱如麻,脑海中又闪过许多片段,那是他曾经“学”过的知识。

    他有过目难忘的本领,哪怕没有经历过,身体的直观反应也刺激着他的大脑思维。

    眼前闪过两人唇齿相交的画面,他忽然伸手将人紧紧箍在身前,心口起伏加剧。

    席岁正按照自己的节奏逗他呢,没想到季云修忽然动手,那悬殊的力量让她毫无反抗之力。

    “你干嘛抓着我……”

    在说“我”字的同时,她往前动了一下,不偏不倚的撞到季云修的下巴。

    他微微吃痛,禁锢她的双手便松开。

    见他这般难受的模样,席岁心中一慌,真以为把人撞疼了,担心得很,“很疼吗?让我看看。”

    她抬起手指轻轻地碰了碰他的下巴,两人靠得很近,那双浅棕色瞳孔中清晰的映着她着急心疼的模样。

    席岁跪坐在他身旁,还无意识的给他吹了吹。

    那道轻如羽毛的气息彻底撩拨得他动情,低头便覆上那红润的唇。

    熟悉的气息与感觉瞬间侵袭全身,充满温情的房间更添旖旎色彩。

    席岁的脸颊不由得泛起微微的桃红色,精致的眉宇间多了平日没有的娇媚。

    季云修握着了她的手。

    “岁岁。”

    她问他,知不知道新婚之夜要做什么?

    他知道。

    她说他连她的名字都不会喊了。

    其实他会。

    刚才那道从耳边轻轻飘过的声音,令她惊喜万分,“你刚刚是不是喊我名字了……”

    他不答,只是亲亲的吻住了她。

    从眉间往下。

    她起伏的呼吸,她妩媚的声音,无一不敲击着他的内心。

    他主动伸手,牵引着她的手指从他锁骨滑动到衣服领口,纤细娇嫩的手指灵活的为他解开衣扣。

    刚才还在嚣张的人瞬间变成了被动方,席岁有些不知所措,感觉这手都不是自己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