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不做软饭男 第145章 什么鬼

书名:不做软饭男 作者:碉堡rghh

    曲砚的梦中, 是一片人间炼狱。

    高楼大厦相继倾倒,尘埃漫天,无数居民奔走逃窜,她们哭着,喊着, 挣扎着, 却都无济于事, 地面开始剧烈震动,裂开无数缝隙,底下岩浆翻滚, 无数恶面目狰狞的鬼从里面缓缓爬出,啃噬着人类。

    血, 到处都是血……

    地上满是残肢和内脏碎块, 赤红的岩浆开始喷薄而出, 烫得灵魂都要变成灰烬, 铅灰色的天空逐渐变暗,乌云罩顶, 伸手不见五指。

    曲砚就在人群中央,不躲不闪, 任由岩浆吞噬着自己的骨血, 他双手捂脸,一双暗沉扭曲的眼从缝隙中看着世界一点点倾倒崩塌, 然后发出一阵低笑, 病态入骨。

    恶魔苏醒之前, 无人知晓他是恶魔。

    在此之前他不饮鲜血,因为他不知鲜血滋味。

    一个受尽欺辱的卑微者死去,另一个更加可怕的恶魔将会苏醒。

    他吞噬着世界,也吞噬着自己。

    那一瞬间,这座城,这个世界,失去了所有颜色,空气中弥漫着硝烟味和铁锈腥臭,热浪翻滚,天边最后一丝曙光将散的时候,忽然有雨落下。

    细细密密的雨,再温柔孱弱不过,如果有颜色,应该是青蓝的,像被水洗刷过的天空一角,刹那间,灼热退散,岩浆倒流,唯余静谧。

    仓库光线依旧灰暗,曲砚呼吸沉重了一瞬,而后瞬间惊醒,他掀开沉重的眼皮,视线内一片虚无,许久后才重新聚焦,他意识到,自己枕着一双温热的腿,鼻翼间是浅淡的薄荷味,夹杂着烟草燃过的烟雾,很好闻。

    舒服得,甚至让人不想起来……

    曲砚闭了闭眼,又重新睁开,这次他看清了自己头顶上方悬着一本书,纯黑色的封皮,两个小小的白色字体——

    《活着》

    曲砚认出来,这是自己的书,他指尖动了动,然后用那脱了指甲的手悄无声息攥住书页,白色的纸张便多了条脏污的血迹。

    裴然看的正入神,被吓了一小跳,当他意识到曲砚可能醒了的时候,习惯性把书移开,然后又被那半张脸吓了一大跳。

    那伤口太深,尽管上了药,却还是有些可怖,与另外半张脸对比起来,天壤之别。

    裴然忽然感觉有些可惜,像是一个精美无双不染尘埃的无暇玉器,突兀的裂了条缝隙般,让人看了就满心遗憾。

    “醒了?”

    裴然把书收好,放在一旁,排气扇仍在不停的转动着,将外间血色的天幕分割成一片一片,只能通过腕上的手表,来依稀辨认出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曲砚无声动了动干裂的唇,似乎想说什么,却因为昨天的高烧没能吐出半个字,他看向排气扇,眼中倒映出外间血红的天色,瞳仁诡异的多了些许光亮,却又在一瞬间归于沉寂,将那种近乎瘆人的情绪收敛了起来。

    裴然以为他饿了,一只手穿过曲砚后颈,将他半扶起来靠在自己肩膀上,然后从包里拿出一瓶水,用瓶盖一下下的喂给他。

    周沧明在一旁看着,大抵是觉得裴然虚伪,用手中的铁管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地面,暗自筹谋着不为人知的事。

    包里还剩下大半袋巧克力饼干,不知道是什么劣质牌子,吃下去又甜又腻,嗓子眼直发酸,裴然刚来的时候,吃了小口就再没动过,看见就反胃,如今也就毫不吝啬的喂给了曲砚。

    那少年的五官如水墨画一般清秀隽永,身上却总有股挥之不去的阴郁感,曲砚没吃递到嘴边的食物,缓慢的睁开眼,用那种暗沉的目光打量他,片刻后,动了动唇,吐出三个支离破碎的字:“为什么……”

    沙哑的不像话。

    裴然闻言微怔,尚未回答,周沧明就以一种阴阳怪气的语调插嘴道:“为什么?把你养好了,方便x知道吗?”

    他脸上满是恶意的笑容。

    裴然笑闻言似笑非笑,然后低头看向臂弯里的曲砚,好整以暇的望着他,继续把饼干往他嘴边递了递,拉长了声音道:“嗯,养好了x起来带劲,所以你最好赶紧吃。”

    裴然上辈子也是个花花公子,骨子里少不了恶趣味,心想照着曲砚昨天那个狠劲,他应该会啪一下打掉自己的手,宁愿饿死也不……

    “咔嚓——”

    一阵轻微的饼干脆声响起,曲砚竟是一言不发的吃掉了裴然手中的食物,一夜的时间而已,他眼中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像是一望无际的深渊,叫人看不到底。

    曲砚低着头,看不清神情,但却不难从他狼吞虎咽的动作中看出那种激烈的求生欲,裴然见他白皙的半边脸腮帮子微微鼓起,像仓鼠一样,忽然觉得怪有意思的,饶有耐性的继续把饼干给他递到嘴边。

    曲砚吃了一小半就没再动。

    裴然道:“吃吧,反正都快过期了。”

    曲砚看向他,却见裴然神色温润,懒洋洋的,眼中没有过多的烦恼和阴郁,很突兀,突兀得……不应该待在这个炼狱似的世界。

    曲砚吃东西的时候总是带着一股狠意,面无表情,垂着眼,一下一下,不动声色的咀嚼着,那力道不像是在吃饼干,更像在啃噬人骨,连带着脸侧的伤口都崩了开来。

    裴然懒得连屁股都不愿意挪,他扔掉手里的空饼干袋子,没有半分存粮告罄的紧张,然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曲砚躺上来。

    少年现在仿佛什么也不在乎了,沉默着,重新躺进了那个带着浅淡薄荷香的怀抱里,闭着眼一言不发,仿佛现在裴然要扒了他的衣服,当着众人的面做什么过于放肆的事也不会有半分反应。

    裴然却只是又拆了两粒消炎胶囊,把药粉撒在了他脸上,动作细致,与面貌如出一辙的温柔。

    曲砚睁开眼,又不着痕迹的闭上,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裴然替他上完药,就想让他起来,结果见曲砚缩成一团满身疲倦,也没好意思开口,只能维持着这么个尴尬的姿势,然后继续看刚才还没看完的书。

    一缕腥红的光线斜斜照在书页上,一行黑体字映得分明,蒙上了层浅浅的血气: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活着。

    尘埃跳动间,不知是谁的肚子咕噜噜响了一下,发出饥饿的声音,周沧明左右看了圈,也没发现是谁,他从地上站起来,手中攥着长长的铁管,像一个领导者似的,在中心场地来回踱步。

    “物资已经完了,不能再坐以待毙下去,已经过了这么久,外面的天还是红色的,八成不会变了,这地方我熟,离这不远就有一个加油站和超市,免得别人抢空物资,我们应该先下手为强。”

    他说的有道理,是以此言一出,保镖冯唐就跟着站了起来,显然是打算跟着出去找物资,再加上那两个不良少年,莫名显得人多势众起来。

    周沧明见状,满意点头:“外面有辆面包车,我昨天在楼上找到了钥匙,里面还有汽油,够我们过去了,这样吧,女人留下,男人出去找物资。”

    那个叫芝芝的女孩闻言紧张的攥住了男朋友的胳膊,皱眉摇头:“桑炎,别去,外面很危险。”

    桑炎安抚似的拍了拍她的手,然后从地上站起来,也同意了这个提议。

    唯一没反应的,大概就是裴然,他安安稳稳的坐在地上,用整本书挡住脸,试图逃避这场由周沧明引发的“横祸”,谁料周沧明还没发难,冯唐就先皱了皱眉:“裴少,你不打算出去找物资吗?”

    找物资?

    找物资还是送人头?

    裴然这个战五渣在极其恐惧的状态下,并不会像旁人一样爆发出惊人的求生欲,而是手发抖,腿发软,浑身力气被瞬间抽空,像烂泥一样走不动半步道,结果就是躺平等死。

    而且,他并不认为面前的这些人,会有谁愿意在生死关头来救自己。

    见裴然不说话,冯唐抬手抽走了他眼前的书本,一个微小的动作,彰显着这段雇佣关系的摇摇欲坠。

    “不去。”

    裴然抬头,眼中明晃晃写着三个字——

    雅蠛蝶。

    冯唐:“……”

    周沧明尚且觊觎着裴然身上的枪,闻言在他身上扫视一圈,意料之外的,笑了笑:“你不去也可以,这样吧,你把你的枪借我用用,也算你出了一分力,物资有你的一份。”

    言外之意,没有出力的,就没有物资,一直在角落里静静坐着的妇女,终于惊恐的抬起了头。

    周沧明现在保持着客气,一是因为裴然手里有枪,二是因为冯唐现在还没有表现出明确的站队方向,在冯唐已经有些墙头草的情况下,枪,是决计不能给的。

    因为那是一把玩具枪。

    裴然点了根烟,身处房中,还能隐隐听见丧尸在外间的嘶吼声,他吐出一口烟雾,摇头:“枪没子弹了。”

    他说的是真话,周沧明却一定不会信,只觉得裴然是在找说词,微微沉下脸,冷声道:“那我们找回来的物资可就没你的份了。”

    裴然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的饥饿,也没有经历过末世的毒打,在他看来,饿两顿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上辈子躺家里,生物钟颠倒紊乱,打游戏的时候最长两天都没吃东西,轻轻松松。

    他正想说没有就没有,谁知就在此时,众人耳边忽然响起一道破碎沙哑的声音:“我去。”

    曲砚从裴然身上起来,步伐还带了些踉跄,不知道是不是吃过东西的原因,看起来并不像昨天那么虚弱无力,他背靠着墙,略长的刘海遮住了眼底暗芒,唇色还有些苍白,又重复了一遍:“我去。”

    裴然对着他完好的那张侧脸,从这个角度看去,曲砚身形清瘦,鼻梁高挺,骨相很正,如果上了大学,穿着干净的白衬衣,应该是会被学姐学妹立刻奉为男神的类型。

    周沧明神色讥讽,轻蔑反问:“你也去?”

    说完又道:“行吧,好歹算是个男人,总比那些没去的强。”

    裴然听出来他在指桑骂槐,也不在意,只是觉得曲砚这个弱模样,可别半路上被谁推出去喂丧尸了,不过主角应该是不会死的,犹豫一下,裴然对冯唐道:“帮忙照顾着点。”

    这可是我的金主爸爸,不能死。

    冯唐点头,算是应允。

    裴然说完,又看向曲砚,谁曾想正好和对方视线对个正着,他自己不上进,却也不至于拦着别人不上进,毕竟主角就是得经历磨难才能升级来着,是以裴然没有阻拦,只道:“路上小心。”

    然后拿过刚才那本书,继续看了起来,曲砚居高临下的看去,只能瞧见他漆黑的发顶。

    桑炎却不愿意动,睨着裴然道:“我们走了,这里岂不是就剩你一个男人?”

    裴然明白了,他是担心漂亮的女朋友被自己这个花花公子霸王硬上弓,翻了页书,头也不抬的道:“你可以把你女朋友一起带走。”

    芝芝脸涨的通红。

    桑炎也是一副便秘模样,外面都是丧尸,他怎么可能把女朋友带出去冒险。

    裴然见他们还不走,不耐的掀起眼皮道:“老子是基佬,不喜欢女人,满意了吧。”

    室内气氛有片刻尴尬,桑炎闻言下意识看向曲砚,却见后者面无表情,脸上看不出半分情绪,摸了摸鼻子,心中信了七八成,这才同周沧明他们一起离开。

    他们前脚走,后脚裴然就抬起了头。

    曲砚在书中虽然是主角,可骨子里已经黑化了,后期一路杀怪升级收妹子,实力逆天,在南方建立幸存者基地后,甚至成了高层一把手,行为举止虽然与正常人无异,但裴然清晰记得原著中有一句话概括了他的处境——

    “这世界不曾给他半分温柔,曲砚也不曾将人类当做同族,他用和善伪装自己,像是恶魔,游走在人间。”

    换句话说,这个主角,其实……有可能是反派,那么抱他的金大腿,有用还是没用呢?

    裴然已经不记得小说里写了什么,只模模糊糊记得一些大致内容,仔细想却又想不起来,大概有印象的,就是异能。

    末世爆发后,丧尸病毒在全球肆虐,物竞天择,人类同样也在为了适应这个世界而进化着,他们之中,有些人会忽然发起高烧,撑过去的,体内会激发异能,撑不过去的,就化作丧尸。

    雷电系,植物系,水系,火系,冰系,金系,木系,精神系,空间系,这是目前已知的异能种类。

    攻击性最强的是雷电系,最神秘莫测的是精神系,最给人以安全感的,大概是空间系。

    裴然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发过烧,某种程度上,他似乎不太可能会激发异能,非要强求赌一把的话,大概就只能出去让丧尸咬一口。

    撑过去,有异能,撑不过去,就成为外面那些怪物中的一员。

    要检测曲砚这个金大腿能不能抱上,很简单,看看他今天回来愿不愿意分自己物资就完事儿了,愿意分,说明人性尚存,还没有黑化彻底,不愿意分……

    裴然就只能饿着了。

    他有书看,打发时间相当容易,芝芝和那名妇女则显得坐立不安起来,她们二人小声说着话,声音隐隐约约飘到了裴然耳畔。

    妇女热络的套近乎:“姑娘啊,你多大了,长的真俊气。”

    芝芝尴尬道:“您叫我芝芝就可以了。”

    妇女又道:“我啊,今年其实也才三十五,你叫我王姐吧,我男人死在外边那些怪物的手里了,就剩我一个孤苦伶仃的,也没个照应,不比你,你男朋友对你多好啊,还愿意出去找物资……”

    芝芝大概明白了她的意思,不动声色转过了身,隔着气窗望向外面,转移话题:“他们出去那么久了,怎么还不回来啊?”

    确实出去很久了,大概有六个小时。

    裴然已经看完了整本书,他瞥了眼手表,重新翻回第一页,继续看,似乎并不怎么着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芝芝已经有点心急如焚,她小心翼翼的走到裴然跟前,试探性的问道:“现在几点了?”

    裴然扫了眼手腕:“下午五点。”

    芝芝忧色更深:“他们几点出去的?”

    裴然:“上午九点。”

    芝芝面色倏的煞白起来,像是被抽空力气,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

    裴然没什么诚意的安慰道:“出不了什么事,冯唐在呢,他是部队里退下来的。”

    仿佛是为了印证他的话般,外间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汽车轰鸣声,不多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逼近,紧接着仓库门被人轰的一声打开了,赫然是周沧明他们。

    芝芝忽略了他们脸上沉重的表情,捂着嘴扑进了桑炎的怀里,泪水险些落下:“你怎么才回来啊!吓死我了呜呜呜……”

    桑炎紧抱着芝芝,并不言语,他们每个人手上都拎着一个袋子,装着分配好的物资,裴然抬眼,见曲砚还好好的,稍微放下了心,不过紧接着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队伍里少了一个人。

    那个刺猬头的不良少年没回来。

    仿佛是察觉到裴然的目光,冯唐走过来,在自己位置上坐下,用抹布擦掉了胳膊上的不知名血迹,沉声道:“我们遇上了丧尸群,那小孩没跑掉,被吃了。”

    芝芝脸色倏的煞白。

    裴然没反应,末世嘛,死个人多正常,再说他和那刺猬头又不熟。

    熬了一整天,众人都饥肠辘辘,各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吃东西,那妇女左看右看,见没有人想分给她食物,脸色有些难看。

    冯唐没有要分食物的迹象,所幸裴然饥饿感也不严重,自己坐在地上,用纸叠飞机玩,正玩的不亦乐乎,他忽觉大腿一沉,低头看去,原来被人放了一个罐头和一包饼干。

    裴然手中力道一松,飞机悠悠飘落,正好落在曲砚面前,后者拿食物的动作微微顿住,把纸飞机打开一看,这才发现是自己的测验试卷,满分的那张。

    对上曲砚黑沉沉的目光,裴然恬不知耻的对他竖起大拇指,笑嘻嘻的道:“你成绩挺好哈。”

    同时心中感动的眼泪汪汪,只道这大腿真没白抱,这不就有吃有喝了吗,更加铁了心要跟着曲砚。

    裴然不喜欢吃劣质食物,水果罐头却还能接受,谁料他正准备打开盖子,浑身就是一阵过电般的痛麻感,与此同时脑海中响起了一道冰冷且贱兮兮的机器音。

    【叮~】

    【宿主你好哦,此项操作违背系统规则,第一次警告,第二次严重警告,第三次将会扣除生命值,请务必珍惜来之不易的生命。】

    【星际自强系统已经启动,我们的宗旨是自立自强,拒绝软饭。亲,用自己的劳动和双手换取的果实才是最甜美的呢,让我们硬起来吧!!!】

    裴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