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嫁给失心疯王爷冲喜 玩不起

书名:嫁给失心疯王爷冲喜 作者:三日成晶

  杜书瑶现在对于泰平王, 有些无限纵容的意思,主要是离皇城越远,哪怕现在她已经知道了他们始终没有逃脱过皇帝的手掌心, 却也因为天高皇帝远,由内而外的放松下来。


  性命无忧, 衣食无忧, 在这个无亲无故的世界里面,泰平王是唯一陪伴她填补她寂寞的存在。


  哪怕有些时候,杜书瑶觉得有些事情确实过火, 确实超出了正常的范围, 却也因为她只有他这个意识, 底线便不断地跟着松懈。


  就比如此时此刻, 泰平王抵着她的侧身,扣着她的腰肢, 叼着她的侧耳,做一些过火的摇动, 杜书瑶也只是皱着眉, 手掐着他的手臂, 但是却没舍得用力, 只是言语威胁, “你说自己学, 学来学去,又他妈的骗我, 你给我滚外面去!”


  泰平王正在紧要关头上, 任她说什么只是抱得更紧, 在最最巅峰的那刻,呼吸和畅快的哼声一起灌进杜书瑶的耳朵, 杜书瑶的的心,她的手指和脚趾都因为这声音剧烈地蜷缩了下。


  “操!”


  她骂了脏话,推着泰平王起身,将沾染了脏污的衣裤气哼哼地换下来,然后穿着干净的里衣,从里间抓着腰带出来,一下下抽在泰平王的身上,直接把他给抽出了屋子。


  “站着!”杜书瑶又抽了下他小腿,就这么让他在廊下站着,“自己反省一下!”


  之后骂骂咧咧地进屋,洗漱过后自己又扯着被子换了床单,气得躺床上睡不着觉。


  外面还下着细细密密的小雨,廊下虽然有遮挡,却也还是被吹进来一些雨水,迎面湿润的气息扑来,不觉得寒凉,倒是十分舒服。


  此刻已经将近子时,泰平王依旧像每一次被撵出来那样,披着衣襟,散着长发,甚至赤着脚踩在湿漉漉的地上,虽然是男子,但他的皮肤白皙得过火,玉般的脚趾踩在灰黑色的地面,产生让人想要将他弄脏的强烈视觉冲击。
他站在夜里点着红灯笼的廊下,并没有因为被赶出来像先前那样焦灼,而是仰起头,盯着灯笼,长发因为他的动作从肩膀上向后散去,喉结轻轻地滚动了一下,侧脸是俊逸逼人的弧度,听着声音过来想要问问是否需要伺候的翠娥见了,都恍惚了一瞬。


  翠娥见过许多人,但现在她的男主人,确实是她见过最出尘的男子,哪怕先前身着粗布衣衫,也难掩贵气,听到翠娥的声音,他微微偏过头,异色的瞳仁在红色的灯笼映照下带着一种妖异的美,可是定神一看,那其中却含着浅淡的水雾融化不开的温柔,眉眼俊逸得不似真人。
翠娥感觉自己的脚步都被他这注视给绊住,迈不出他眼中的柔情蜜意,可是她只是晃神了片刻,再看去,男主人却只是眉眼冷肃地站着,那眼中尽是高不可攀的冰冷,哪来半点春意?


  翠娥恭恭敬敬地垂头,又走了两步,发现了男主人竟然赤着脚踩在寒凉的石板上,眉梢微动,隔着一段距离问道,“老爷,可是需要翠娥拿双鞋子来?”
泰平王视线越过她,看向她身后不远处的一个闪过的黑影,片刻后开口道,“不用。”


  翠娥很快退下去,泰平王继续在廊下站着,他甚至还穿着刚才对着杜书瑶撒疯的那件衣服,上面还沾着点点污渍,而在翠娥退下的时候,他周身冷意再度退下去,有些散漫地拨了拨自己的头发,整个人透露出一种难言的满足感。


  杜书瑶在屋里气得脑壳疼,泰平王在廊下伸手捉小飞虫玩。


  杜书瑶辗转反侧睡不着,趴着床边看到泰平王没有穿鞋子在光脚,眉头皱起。


  泰平王在挨着个的灯笼下面蹦来蹦去,追一只循着光飞来的水蜻蜓。


  杜书瑶实在不忍心,皱着眉提着鞋子出来的时候,就见到泰平王正把抓到的水蜻蜓朝着嘴里送。


  “吃吃吃!”杜书瑶情急之下,直接把鞋子顺着他砸过去,“我就纳闷了,我是饿着你了吗?!你逮着什么都吃!”


  泰平王在杜书瑶鞋子飞过来的瞬间,就把水蜻蜓放了,并且迅速躲到离他最近的一个柱子后面,满脸做错事的心虚样子。


  杜书瑶手是真的痒痒,但是看他脚上已经脏得不像样,中裤都踩脏了一块,身上貌似也湿了不少,连头发都有一些贴在脸上了,站在门口运了会气,吼道,“进来!”


  泰平王垂头跟着她身后进屋,眼睛看哪里就是不看她,杜书瑶抓着他的鞋子指着他,问道,“偷吃过别的虫子吗?今天这不是第一次了吧!”


  泰平王头摇得拨浪鼓一样,幅度太大了,湿漉漉的鬓发,有水滴甩落到杜书瑶的脸上,杜书瑶一鞋底子抽他肩膀上,嫌弃道,“洗漱去!脏死了!”


  大半夜的又折腾一通,等到泰平王自己洗漱好了,爬上床的时候,杜书瑶已经昏昏欲睡,想要教训他的话都准备好了,耐不住睡意太浓,最后只是看了泰平王一眼,伸手想要抽他脑袋,却勾住了他的脖子,搂过来,然后很快睡着。


  屋子里的蜡烛无人换,后半夜便熄灭了,床上两个人四肢和发丝纠缠,如鸳鸯交颈一般地熟睡,窗外,有人站在黑暗中的树上,视线被夜色沁得冰凉,盯着那扇为他只开了一时片刻的窗户,抿紧嘴唇。


  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公平,日蚀想不通泰平王妃为何对泰平王好到如此地步。


  日蚀再怎么也想不到,泰平王早已经不是那个患上了失心疯的王爷,而悄悄地换了芯子,他甚至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在另一个世界,陪着杜书瑶走过了那些最寂寞孤单的岁月,那是无可替代的陪伴,无法言说的另一种长情。


  情爱,会腐蚀人的神志,像高热一样烧坏人的脑子,日蚀早就知道,曾经也嗤之以鼻,却还是难以自持地在这个“天高黄帝远”的小镇上,忍不住想要放纵自己。


  杜书瑶每一天清晨,都能在床沿上收到新鲜的花束,用草叶缠着,青涩,鲜活,带着青草和露水气息,让你能够一眼就想到采下它的人,是怎样小心翼翼地用那双拿剑的手,缠起比人的脖颈还脆弱的鲜花。


  讲真的,杜书瑶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当时她断然拒绝了日蚀,是因为她打算带着泰平王逃离,再者日蚀到底是皇帝的人,杜书瑶无法断定,这一切是不是皇帝精心布置的一场试探。


  她的命就一条,玩不起。


  况且哪怕不是,她也不会和泰平王和离,杜书瑶温柔,含着怜悯之心,对这世界竭力地在适应,尽量不让自己显得格格不入,被人视为异类。


  但这并不代表她会选择和这世界的所有女子一样,放着好好的泰平王妃不做,真的找个男人嫁了,冒着生命危险给人生孩子,相夫教子,甚至还要在年老色衰的时候,费劲心思地给人塞小妾笼络夫君的心。


  这些事情,无论开始的时候情爱显得多么的美好,都是稍微深想一下,就能让杜书瑶不寒而栗的事情。


  她不会将自己陷入那种境地,那比面对死亡还要让她无法接受,毕竟她的芯子,装的并不是这世界的灵魂。


  所以杜书瑶每日面对这颤巍巍带着露水的鲜花,也只是会心一笑,没有任何的表示,甚至不曾单独对着日蚀说过一句特别的话,也没有多看他哪怕一眼,每日的视线只追寻着泰平王,甚至还准备请教书先生来府内继续教他识文断字。


  日蚀一直没有得到杜书瑶的回应,终于在某天,杜书瑶夜里跟着翠娥看府内来的一只野猫在墙角生产的小崽子之后,朝回走的时候,在半路从树上掠下,轻而易举地点晕了翠娥,站在了杜书瑶的面前。


  “王妃。”日蚀没有带面巾,头发端端正正地用发带束在头顶,眉目俊朗刚硬,他走进杜书瑶一步,杜书瑶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并且挑了挑眉,“日蚀?”


  “王妃。”日蚀又叫了一句,却没有下跪,也没有行礼,只是灼灼地盯着杜书瑶,问道,“王妃为何不多看看我。”


  杜书瑶:……


  古人不都很含蓄吗,这也太直球了。


  杜书瑶招架不住,装傻道,“我为何要看你”


  日蚀盯着她,视线如烧红的刀,一寸寸刮在她的皮肉上,他这样盯着杜书瑶,跪在她脚边,伸手拉住她袖口的一片衣角,痴痴道,“我以为,王妃喜欢我的花,便是喜欢我。”


  杜书瑶呼吸乱了一拍,她看着日蚀,确实是很吸引人,可疯狂过后总是有代价的,她自认出不起那个代价。


  “你叫我王妃,”杜书瑶说,“便知道,我什么也给不了你。”


  日蚀却是慢慢地笑起来,似乎捕捉到杜书瑶眼中片刻的动摇,他慢慢地,松开那片袖角,胆大包天地从杜书瑶宽大的袖口中探入,抓住她温热又柔软的小手,捏在他带着薄茧的手心。


  杜书瑶显而易见地抖了下,日蚀拉着她的手,送到自己的唇边,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