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帮你捂捂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焦和玉被迟霄仙君勒令把衣服穿好,跟着水云宗弟子一起听课,衣服其实早给焦和玉送来了,和其他弟子一个款式,白底青纹,上身会十分俊秀。


  焦和玉坦然地承认自己是个小废物:“我不会穿。”他平时轻轻一弹指,衣服想怎么穿就怎么穿,现在修为全无,他才不想动手穿这些烦得要死的衣袍。焦和玉可怜巴巴地看着迟霄仙君,“霄叔叔,你帮我穿啊,我从来没有自己穿过衣服。”


  迟霄仙君冷眼看着焦和玉,无情拒绝:“不会就学。”


  “可是又没有人教我,更没有人给我示范,我怎么学啊?”焦和玉抬手扯了扯敞开的衣领,仿佛在琢磨怎么把它穿好,结果反而把它扯开了,连那细得过分的腰都露了出来,那笨拙的动作也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反正再让他自己捣鼓下去,他估计能把自己脱得赤条条。


  迟霄仙君眉头狠狠地跳了跳。他抬手焦和玉拉到面前,先替他把大开着的衣领收拢,腰侧系带系好,再把腰带给束上。


  “霄叔叔,太紧了。”焦和玉开始得寸进尺,“你勒得我好难受,能不能放松一点。”


  “闭嘴。”迟霄仙君训了一句,抬手把腰带松了松,这家伙的腰太细了,只能稍微松开一点,要不然腰带会掉。


  腰带系好了,早前被焦和玉随手扔开的外袍也被迟霄仙君凌空取来,绷着脸套到焦和玉身上。


  焦和玉被伺候好了,冷不丁地凑上前往迟霄仙君唇角亲了一记,笑眯眯地说道:“谢谢师父啊,徒儿学会了。”


  迟霄仙君甩袖把他打了出去。


  焦和玉被摔到地上,笑得更欢了。他发现亲个唇角,噬心蛊没什么动静,倒是迟霄仙君反应更大。


  名门正派的人就是这样,你要拉他干点坏事,好像要杀他全家似的。


  他以前就认识个这样的人,他逗得也挺欢,结果后来他妈的是个卧底,怪不得守鸡如玉,生怕弄脏了他那根干干净净的宝贝棒棒。


  后来么……


  焦和玉收了笑,见迟霄仙君面沉如水,便也不闹他了,起身说道:“我跟你说啊,你别不信,上一个想让我改邪归正做好人的家伙早死了,坟头草都几尺高了。我这人呢,坏透了,已经烂到骨子里,除非你把我剥皮拆骨再组装个新的,要不然估计是好不了了。”


  迟霄仙君说道:“你在别处我不管,在长阳峰你得收起你那些歪心思。”


  “好啊。”焦和玉乖巧地答应,仰起头时带上了为人弟子应该有的羞涩和敬仰,“都听师父的,师父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不管是把我绑起来,还是拿鞭子抽我,我都可以的哦。”


  迟霄仙君总觉得焦和玉这话和这模样有什么不对,可是又说不出具体哪里有问题。他正色说道:“只要你不乱来,我不会绑你也不会打你。”


  见迟霄仙君一脸正经,焦和玉微微地笑了。他在心里算了算迟霄仙君和自己差了多少岁,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呸,道貌岸然的老东西!


  骂完了,焦和玉还是要乖乖跟着迟霄仙君去上课,毕竟他也不是真的想被鞭子抽,那玩法太疼了,他可不喜欢,要他抽别人还差不多。


  等接触到那群年轻俊秀、热情开朗的水云宗弟子,焦和玉觉得自己又可以了,这些年强有力的青年俊杰可比迟霄仙君这老菜帮子要可爱得多。


  没等焦和玉兴致勃勃地和他们编故事,长阳峰又来了两个访客。


  一见到两人,不少年轻弟子的眼睛就亮了,坐在焦和玉旁边的人还和他科普说这两位是玄冥宗弟子,为首的是玄冥宗宗主的独女,修士们公认的第一美人凌秋霜;旁边的是她的小师弟元离,元离可是他们仙君大人唯一承认的子侄。


  焦和玉特地坐在个话多的人旁边,就是打着自己不问也能听到许多八卦秘闻的主意。


  听那弟子说起凌秋霜,焦和玉顿时来了兴致,跟着大部分年轻弟子一样追逐着凌秋霜的身影。


  凌秋霜领着元离上前与迟霄仙君问好,两人商量了几句,迟霄仙君就点点头,告诉水云宗弟子接下来会有三个交流生,两个是玄冥宗弟子,一个是他的徒弟,他们会跟着一起听讲。


  这是迟霄仙君讲学之处,他要塞人别人当然没话说,更何况三个交流生都属于让人很想和他们做朋友的类型!


  凌秋霜领着元离走往焦和玉方向,等走近了,元离迫不及待地抢先一步,跑到焦和玉身边坐下,脸红红地支吾着说道:“我,我们又见面了。”


  焦和玉挑了挑眉,接收到凌秋霜满含不善的目光。


  这位第一美人果然很美,光是坐在那里就让人觉得满屋生辉。


  谁会想到,这美人居然会是个男的,而且叽叽比一般男人都要大!


  不过,第一美人也没用,他还是被小炉鼎深深地迷住了,觉得世上没有比小炉鼎更美好善良的人。


  这不,对于小炉鼎身边新出现的人,凌秋霜明显充满敌意!


  这就好玩了。


  “对,又见面了。”焦和玉回应了元离一句,含笑朝凌秋霜伸出手:“你好啊,我叫和玉,你呢?”


  “凌秋霜。”凌秋霜也朝他一笑,笑容十分温柔,与焦和玉握手的力道却无声无息地加重。


  焦和玉手上一疼,顿时敛了笑意,眼眶微微泛红,委屈巴巴地收回手,动作却放得很慢,慢到足以让元离看清楚他指头被凌秋霜给抓青了。


  元离见了,忙抓过焦和玉的手细看,这才发现焦和玉手十分冰凉,还又细又软,仿佛轻轻一捏就会断开。他忍不住替凌秋霜解释:“师姐她不是有意的,她天生力气比较大。”


  “没关系,我知道凌师姐没有恶意,”焦和玉说完了,又一脸羡慕地看着元离,“你的手好暖,要是我的手也能这样就好了。”


  元离红着脸说道:“要不,我帮你捂捂。”


  他回去后茶饭不思,一直惦记着焦和玉,怕迟霄仙君伤害焦和玉。


  师姐得知他为什么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今天就带他过来长阳峰了。


  见到焦和玉,他好高兴啊,他好想一直和焦和玉在一起,越是靠近焦和玉,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感觉就像是自己曾经弄丢的宝贝,突然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一样。


  他一点都不想去想什么正邪不两立,只想多靠近焦和玉一些。


  元离生怕焦和玉觉得被冒犯了,又小心翼翼地补充了一句:“捂捂就暖了。”


  元离这人什么都傻乎乎地摆在脸上,焦和玉听了不由弯唇而笑:“好啊。”他余光扫见凌秋霜目光冷厉地看向自己,明显是生气了,不由把另一只手也伸出去让元离帮忙捂手。


  元离开心地把他的双手包在自己掌心,试图用自己的体温把焦和玉冷冰冰的手捂得暖乎乎。


  凌秋霜盯着那四只在桌底下交握在一起的手,脸色难看至极。


  这个人居然敢当着他的面勾引他小师弟!


  注意到焦和玉在做什么的不止凌秋霜一个,迟霄仙君很快也发现元离压根没在听讲,反而在兢兢业业、专心致志地给焦和玉暖手。


  迟霄仙君冷冷地看了焦和玉一眼,两道无形的鞭风打在焦和玉和元离外露的手背上。


  元离吃痛地收回手,抬头见迟霄仙君面色不愉地望过来,顿觉十分惭愧,赶紧正襟危坐准备好好听讲。


  焦和玉满不在乎地笑笑,悄声对元离说道:“接下来你们也会住在这边对吧?要不今晚我不关房门,夜里你再过来帮我暖手?”


  元离一听,脸又红了,开心地说:“好,我,我晚上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