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角色扮演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焦和玉问话很有技巧,每次遇到人只问一两个问题,这样一来,长阳峰几乎所有杂役弟子都被他问过了,这些杂役弟子也都从他口里得知他的“身份”,而且杂役弟子们都不疑有他。


  要知道迟霄仙君和另外两位仙君不一样。


  另外两位仙君一位是修无情无欲之道,已经闭关许多年,谁都不知道他如今身在何处;一位则是流连花丛、到处留情,绯闻情人多得数不清,外头有不少人打着他情人的旗号招摇撞骗,很多被骗的都深信不疑!


  独独迟霄仙君性情虽淡漠,平时却很乐于助人,只要求到他头上,他能帮就会帮。这次迟霄仙君会来到水云宗,就是受邀给水云宗内门弟子讲学,让他们在修行路上少走弯路。


  这样一位仙君,会和个凡人来一段情就很符合他一贯的表现了,毕竟大家都觉得他外冷心热,遇到喜欢的人会不管身份差距、不管修为高低和对方相爱不是很正常?


  就是,按凡人的年纪来算,他们这年龄差也太大了吧,迟霄仙君这事做得太不地道了。这么小的少年,懂什么情爱?按凡人的算法,这天真可爱的少年可能该喊他曾曾曾曾曾曾曾曾祖!


  一干杂役弟子心里犯嘀咕,对焦和玉便格外和气,大多都毫无戒备地把焦和玉想知道的问题告诉他。


  焦和玉顺利摸清了迟霄仙君日常出没的地点和基本的喜好,也从一位杂役弟子口里知晓这个地方叫长阳峰。


  长阳,迟霄。


  焦和玉微微眯起眼。他知道有些傻蛋出去外面行走的时候会弄个假名字,并且还把本命一个字藏里面留个尾巴给人猜,难道这位迟霄仙君就是这样的傻蛋?


  想到长霄那明显是修行之人才有的风姿,焦和玉发现这个可能性居然很大。那么迟霄仙君弄个化身潜入魔宗有什么目的?总不会是这位仙君私底下的兴趣爱好是做菜,偷偷到蓬仙楼当厨子被他的下属意外抓回魔宗吧?


  焦和玉在心里瞎琢磨了一会,开始对比起两个人的脸来,总觉得还是长霄那张对自己胃口,迟霄仙君那张脸虽然也好看,却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而且迟霄仙君穿着一身白,看起来挺冷,感觉抱着明显不暖和。


  总的来说,他对迟霄仙君兴趣不大。


  不过,想去不大不代表不能玩玩,既然这位仙君先是化身接近他,又亲自出手把他掳回来,想必对他也有点儿兴趣。


  唉,太受欢迎就是这点不好,他只是随便逗一逗自己看上的厨子,都能把一个仙君给逗出来。


  焦和玉在心里感慨了一句,安分地吃饱睡足,第二天一早把衣裳敞了敞,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落在肩上,衬得半露的胸膛越发肤白胜雪。他一脸刚睡醒的懵懂模样,赤足晃荡到迟霄仙君给水云宗弟子讲学的地方,旁若无人地走了进去,软声朝正要开讲的迟霄仙君撒娇:“霄叔叔,我饿了。”


  水云宗弟子:?????


  水云宗弟子:!!!!!


  他们都看到了什么?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年半露着胸膛,睡眼惺忪地向迟霄仙君撒娇!


  那少年不仅衣衫不整,一张脸还好看得不像话,长长的乌发近乎及地,瞧着有些散乱,但不显得不修边幅,反而平添一股动人的天真美丽。


  衣裳和发丝乱归乱,他身上的大部分肌肤其实还是被遮掩起来的,但那双白玉般的雪足分外漂亮,叫人忍不住担心地上太凉冻坏了他圆润可爱的脚趾。


  这样一个少年突然闯入,不少人都看呆了,那些涉世未深的年轻弟子更是心脏乱跳,莫名有种想要上前把他抱起来让他别受累的冲动。


  迟霄仙君见水云宗弟子这般表现,心中怒意腾升,拎着焦和玉消失在讲学之处。


  一干水云宗弟子恍如身在梦中,久久无法回神。


  直至发现迟霄仙君和焦和玉都不见了,他们才开始议论纷纷,都在猜测那个少年是谁。


  看他对迟霄仙君那般亲近,又是衣衫不整又是撒娇,两人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难道,迟霄仙君终于动了凡心?


  那少年到底是谁啊?是哪家宗门的弟子吗?


  看起来年纪好小,还喊迟霄仙君“霄叔叔”!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他们仙君过去的形象崩塌了,虽然他们仙君人还是很好的,可是他对一个这么天真可爱的少年下手着实很叫人意外。


  另一边,焦和玉被扔到了地上。


  焦和玉被扔来扔去,一点都不恼,还凑上去抱住迟霄仙君的手臂,仰头朝迟霄仙君甜甜地笑,甚至还露出两个十分可爱的笑窝:“霄叔叔生气了,是不是要狠狠地惩罚我?我很怕疼的,你不要打我好不好?”他诚恳认错,“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去打扰你做正事了!”


  焦和玉一贴近,迟霄仙君又嗅见了他身上的淡香。他手一抬,凭空出现的捆妖索又把焦和玉囫囵着绑了起来。


  焦和玉又被扔回地上。


  眼看迟霄仙君转身要走,焦和玉说道:“你这样把我绑着放在这里,万一你那些弟子受不住诱/惑对我动了心怎么办!我跟你说啊,反正我们魔修和谁爽不是爽,就是你那些弟子有点危险了,有句诗怎么写的来着,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感受过真正的快乐之后,他们再和别人做那事儿的时候可能就索然无味了。说实话,我真替他们担心啊。”


  迟霄仙君觉得自己把这家伙抓回来就是最大的错误。他怎么会觉得把这家伙留在身边教训一下,有可能把他这放荡又恶劣的性情给掰回来?


  迟霄仙君不走了。


  既然焦和玉要装懵懂少年,他便把焦和玉提到膝上,用大人打小孩的姿势往他臀上重重地打了一巴掌。


  焦和玉愣住了,没想到这道貌岸然的家伙会做出这样的事。接着他只觉得疼,他这身体本就怕疼,偏又格外敏/感,被迟霄仙君毫不留情地那么打下来,他眼眶不由自主地开始泛红,一时竟不知怎么反应。


  迟霄仙君没有收手,巴掌一下接一下地落下,直至感觉焦和玉张嘴往他手腕上咬,他才解开焦和玉伸手的捆妖索把焦和玉翻转过来。


  对上焦和玉眼泪婆娑的眼睛,迟霄仙君修长有力的手掌托在他臀上,说道:“怕疼就好,再敢闹腾,我会给你准备根鞭子。我们对不听话的弟子都是这么教育的,不听话就打到听话为止。”


  焦和玉是真的委屈了,眼泪啪嗒啪嗒地掉,坐在迟霄仙君腿上动都不敢动,吸着鼻子说道:“我又不是你弟子。”


  迟霄仙君不知他是真哭还是假哭,想想他那些恶劣行径,心里实在生不出多少怜惜。他冷声说道:“这一个月里,你就是我弟子。”不管最后能掰回来多少,他是不可能放任这小子再在长阳峰胡来的了。


  焦和玉眼泪收得很快,听到这话后仰起头来,泪珠子已经没了,又开始满口胡话:“师徒角色扮演吗?”他一脸景仰地望着迟霄仙君,“听起来好刺激,霄叔叔你好会玩啊!果然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您老人家真是什么都懂。”


  迟霄仙君斥道:“闭嘴!”他把焦和玉拎下地,冷声说道,“别以为我在开玩笑,不怕疼就继续胡言乱语。”


  焦和玉还真怕疼,只好乖乖闭嘴,老老实实和突然有了角色扮演爱好的迟霄仙君当起了临时师徒。


  万万没想到,现在的正道人士居然比他们魔宗还邪恶,嘴皮子比不过别人就直接搞暴/力强制!


  谁要当他徒弟啊?他刚感受过了,这家伙叽叽都没魔尊陛下大,说不准比魔尊陛下还不中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