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情窦初开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焦和玉的一番话,是当着迟霄仙君面说的,他身上还绑着捆妖索,看起来却一点都不着急,瞧着还挺悠闲自在。等他说完了,就听到刚被迟霄仙君放下的元离替他求情:“迟霄叔叔,要不你把他放开吧,这样绑着很难受的。”


  焦和玉哪怕被绑着,看起来也毫不狼狈,听到元离的话,他忍不住嗤笑出声。


  这小孩得长在什么样的温室里,才会在吃过他那么多苦头的情况下还说出这样的话来。


  焦和玉勾起唇朝元离微微一笑:“谢谢你啊,小可爱。”虽然这小孩的长相在他看来乏善可陈,不过这无差别善良的性格还真有趣,叫人很想剖开他的胸口,看看他的心脏是不是分外鲜红。


  焦和玉不笑的时候就很勾人,笑起来更是让人难以抗拒,元离和他挨得近,被他微微地那么一笑,脸上顿时红了。


  他满含期盼地望向迟霄仙君,希望迟霄仙君能给焦和玉松绑。


  迟霄仙君淡淡说道:“你师姐已经在外面等你了,你回玄冥宗去吧,你师兄的伤势已经好转,以后不要自己偷溜出去。”即便是面对自己爱护的晚辈,他的态度依然十分冷淡,仿佛世间万物都进不了他的眼、入不了他的心。


  修道之人大多都是这一款,焦和玉在旁边看着两人对话,心里感慨果然一物降一物,只有小炉鼎这种软乎乎的小家伙才能打动得了这位仙君啊,毕竟这小炉鼎是那种你踹他两脚他还要问你脚疼不疼的小可爱,绝对能做到坚持不懈地用热脸贴人冷屁股。


  元离听说师姐在外面等自己,顿时有些惭愧自己私自跑出来让亲近的人担心。不过他还是不忘替焦和玉说情:“他,他不是坏人,迟霄叔叔你别杀他好不好?”


  见元离眼巴巴地看着焦和玉,迟霄仙君的语气带上一丝不耐:“回去。”


  元离不敢忤逆迟霄仙君,只好乖乖转身去跟自家师姐会合。


  等元离的身影消失不见,迟霄仙君的目光才转到焦和玉身上,目光依然是不带丝毫感情的冷漠,显然并没有给焦和玉松绑的意思。


  焦和玉也不着急。


  他饶有兴致地打量起迟霄仙君的居处,发现屋里的摆设乏善可陈,没有半点生活情趣,很符合迟霄仙君的人设。唉,当仙君有什么意思,生活这么枯燥乏味,每天就是修炼修炼修炼,偶尔还得出去惩恶扬善,要不然会被人道德绑架说你不关心天下苍生。


  要是让焦和玉选,他肯定是不当的。多没趣啊!


  “迟霄叔叔,你喜欢捆绑啊。”焦和玉百无聊赖,开始不怕死地撩/拨迟霄仙君。他懒洋洋地倚坐在柱子上,“要不你把我解开,我教你几种绑法,保证让你耳目一新,欲罢不能。”


  焦和玉一开口,迟霄仙君就想起焦和玉昨天做的那些混账事。


  他不明白焦和玉怎么能这么镇定自若,难道这家伙以为他长得好看点就没人舍得对他下手?


  “你不是说自己能逃?”迟霄仙君说道,“那你就自己挣开吧。”


  原来这人有在听他和魔王陛下传音啊。焦和玉眉头动了动,唉声叹气地说道:“我不那么说有什么办法,我就算说我逃不了,我们陛下也不会来救我的啊。你不知道,我一开始跟的不是他,我跟的人已经死啦,他刚回来根基不稳,不好动我,你把我抓来其实正好遂了他的心意,他巴不得你把我弄死,这样他就可以真正收拢整个魔宗了。”


  迟霄仙君并不言语。


  “我要是你的话,一准立刻把我放回去。”焦和玉对迟霄仙君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你想想看,放回去和我们陛下窝里斗,不是比你辛辛苦苦打一个团结统一的魔宗要省事吗?你要是觉得不放心我,可以对我下个噬心蛊什么的,我不就乖乖听你的话,你让张口我乖乖张口,你让张腿我绝不合拢——唔——”


  眼看焦和玉越说越不像样,迟霄仙君扔了一个闭口诀让他闭嘴。


  焦和玉仰起头看着迟霄仙君,那双平时用来蛊惑人心的眼睛变得红通通的,看起来竟多了几分单纯稚气。他把被捆妖索帮着的手举到迟霄仙君面前,泪珠子从眼眶涌了出来,看起来十分可怜。


  迟霄仙君觉他这模样莫名有些熟悉,一时却想不起为什么感觉熟悉。他垂眸看去,只见焦和玉手腕被捆妖索捆得青紫一片,看起来十分可怜。


  那手腕纤细白皙,仿佛捆妖索再收紧一些,他的手便会彻底废掉。


  迟霄仙君静默片刻,见焦和玉不过是个和元离差不多大的少年,便把捆妖索收回了。


  焦和玉明显是一放出去就会兴风作浪的那种人,迟霄仙君还没想好具体要怎么处置他。


  修士和魔宗目前还算平和,新任魔尊的脾气所有人都不太了解,要是贸然杀了魔宗左护法,不知新任魔尊会不会拿这个由头打上水云宗立威。


  迟霄仙君不认为自己打不过现任魔尊,只是两边开战的话,普通修士难免会遭殃,他并不想因为自己的决定导致生灵涂炭。


  迟霄仙君注视着焦和玉红通通的眼睛,淡淡说道:“我暂时封了你的修为,一个月之后自会恢复,”见焦和玉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他冷声警告,“要是以后你再作恶,我会把你的修为直接废了。”


  焦和玉只觉迟霄仙君的手扣上自己手腕后,自己浑身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离了。他身体发软,直直地往迟霄仙君怀里倒去,身上极淡的莲香无声无息地钻入迟霄仙君鼻端。


  迟霄仙君抬手把他甩开,同时解开了他身上的闭口诀。


  焦和玉坐了起来,一语不发地捂住自己的手腕,少有地没有满口瞎扯。


  迟霄仙君注视焦和玉垂下头露出的发旋片刻,见他出奇地安静,心里莫名有些不习惯。不过焦和玉那些张嘴就来的荒唐话,迟霄仙君又觉得他还是不说话为好,他给焦和玉安指了个住处便转身离去。


  焦和玉稍微适应了一下自己成为普通人的事实,压下心里的怒火在迟霄仙君住处瞎逛起来。


  他不喜欢寄希望于别人,更不想任人宰割,所以摸清情况然后想办法自救才是正理。


  修为暂时被封,他跑出去反而更危险,目前也只能先在这破地方呆着。焦和玉挑剔地把迟霄仙君居住的仙峰里里外外晃悠了一圈,偶尔遇到几个杂役弟子还十分无害地上前和他们搭讪。


  杂役弟子们见过焦和玉,乍然看到这么个少年出现在迟霄仙君住处都有些震惊。


  焦和玉又开始一脸羞涩地胡说八道,说自己和迟霄仙君一见钟情,迟霄仙君不嫌弃他是无法修行的凡人,很快就要和他结为道侣了。


  他微微红着脸,追问杂役弟子迟霄仙君都有什么喜好、平日里都在做什么,还说虽然知道自己配不上迟霄仙君,但还是希望这梦能够长久一些,最好永远不要醒。


  看到焦和玉时而满脸幸福时而满脸自卑,明显是个情窦初开、堕入情网的青涩少年,杂役弟子们都惊呆了。


  他们的仙君大人居然老牛吃嫩草,诱骗这么个美丽又天真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