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荒唐不堪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焦和玉在别人同情、关爱、怜惜的目光之中悠闲自在地享用起美食,长霄做的菜色香味俱全,而且香气内蕴,隔远了闻不到,吃进嘴里才觉得口舌生香,这才是最妙的。


  旁人看过去,只觉饭菜卖相不错,却不知好不好吃,理所当然便觉得不算特别,都专注欣赏美人进食去了。


  长霄对周围人的目光有些不满。


  倒不是他对焦和玉有了独占欲,容不得别人把焦和玉看了去,只是他自小便被教育得谦和知礼,觉得这些人盯着别人吃饭着实不太礼貌。


  长霄微微侧过身,挡住那些食客的视线,耐心地等待焦和玉吃饱。


  吃过饭后才刚到午后,天还早得很,焦和玉却牵着长霄在众人怜爱的目光中回房去了。


  焦和玉往躺椅上懒懒散散地一趟,差遣长霄给他把床暖好,他要午睡一会,被子太冷,他不喜欢。


  长霄不动。


  他只是厨子,为什么还要做这种事?


  “我们魔宗中人是不讲道理的。”焦和玉看出了长霄的疑惑,两条修长漂亮的腿轻轻晃动着,一派悠然自在,“你不听话,我就给你下噬心蛊,让你以后不听我的话就万虫噬心,怕不怕?”


  长霄皱起眉,看向用软和的语调威胁人的焦和玉。


  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明明看起来单纯无害,说出的话却这般恶毒!


  长霄默不作声地脱去外袍躺到床上,按焦和玉的意思给他暖被窝。


  过了一会,长霄感觉一个冰冰凉凉的身躯钻进自己怀里。


  长霄低头看去,只见焦和玉一脸困倦地打了个哈欠,舒舒服服地窝在他怀里合上眼。


  长霄浑身僵硬。


  焦和玉身上虽然偏凉,却软得宛若无骨,凑近这么一看,只见他浑身肌肤白皙细腻,吹弹可破,竟找不出半分瑕疵。


  若不是知道他的身份,连长霄都会觉得他是个柔弱无害的无辜少年!


  魔宗之人,都是这么随便对别人投怀送抱的吗?


  长霄心里生出几分莫名的愠怒,连带觉得怀着传来的淡淡莲香十分恼人。


  这样一个为非作歹、无恶不作的魔宗邪道,哪里配得上这样的莲香?


  他这次化身厨子进入魔宗,本是想查访一位故人之子的下落,没想到还没展开调查,又被迫跟着这家伙离开了魔宗。


  若非这副躯体只是化身,他何至于被这个魔宗邪道这么呼来喝去。


  长霄盯着焦和玉脆弱的脖颈,压下了抬手掐上去的冲动。


  这副躯体左右只是化身,算不得真和这魔修搅和在一起,且忍忍吧!


  焦和玉这一觉睡得香甜,到晚饭时间他醒来了,见自己仍窝在长霄怀里,不仅不反省自己,还坐起来谴责地望着长霄:“我饿了。”


  身为他的随身厨子,怎么能跟着他一起睡懒觉,肯定得在他睡醒前把晚饭准备好啊!


  长霄捏了捏拳,默不作声地起身下楼,去厨房给焦和玉做晚饭。


  焦和玉勾起唇,起身坐到躺椅上懒洋洋地等吃。


  他这人呢,最喜欢的就是强人所难,别人越不情愿他越开心。


  像长霄这种假正经逗起来就很好玩,他肯定要找机会试试这家伙是真哑巴还是假哑巴。


  比如看看他在床上能不能忍着不叫?


  焦和玉虽然跃跃欲试,却也没忘记这次出来的初衷,和长霄一起吃饱喝足,便让长霄留在房里好好帮他暖床,他要出去好好调查一下是谁打着他的名义用童男童女修炼。


  长霄静静地看着焦和玉。


  焦和玉凑近,一张脸骤然放大在长霄眼前,两个人的鼻息略带暧昧地交融在一起。他眉眼都是盈盈笑意:“乖,不用太想我,我不会让你独守空房太久的。”


  长霄蓦然退开。


  焦和玉哈哈一笑,像个恶作剧成功的顽劣小孩。


  在长霄愠怒的目光中,焦和玉悠哉悠哉地在床上搁了一个千音石,顾名思义,这东西可以展现上千种声音。


  在魔宗,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非常多,比如这千音石可以模仿特定对象的声音不说,还能模拟情景。


  特别是深受广大魔修喜爱的同性或异性深入交流活动!


  焦和玉放完千音石,也不逗弄长霄了,使了一个隐身诀自窗外跃出,消失在夜色初临的青谷城中。


  长霄盯着焦和玉消失的方向良久,目光转到了床上那块千音石上。


  许是察觉了他的注视,千音石很快有了反应,一道十分耳熟的嗓音自石中倾泄而出:“宝贝,我想要你……”


  接着就是焦和玉软着声音动情地喊了声“霄哥哥”,两个人开始天雷勾动地火,闹出一阵热闹动静——


  长霄脸色铁青,伸手需要毁了那千音石,却发现自己这具身体无力破开焦和玉留在上面的禁制!


  水云宗,长阳殿。


  正在闭目修炼的迟霄仙君蓦然睁开眼,暂时收回来自己附在化身上的那缕神识,心中怒意翻腾。


  世上竟有如此卑劣下流之人,邪魔外道果然荒唐不堪!


  ……


  荒唐不堪的焦和玉踏月而行,丝毫不知道自己不小心逼疯了一位仙君。


  当然,要是他知道了,肯定会笑得更欢。


  焦和玉溜溜达达地在城里绕了一圈,查探城中是否有奇怪的气息。


  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发现魔修的踪迹。


  看来这锅不该魔宗背啊。


  焦和玉发现自己黑吃黑的算盘要落空了,很有些失望。


  既然不是魔修干的,那是谁挖了那些童男童女的心肝?


  要不是脏水泼到了自己身上,焦和玉可没多少惩恶扬善的善心,没看见正道的三大仙君也没出手吗?


  这些普通修士自己修为不过关,自己儿女都保护不了,被人抓去挖了心,那能怪谁?都怪他们不该瞎生孩子,你要没孩子,别人不就抓不走了嘛!


  焦和玉觉得自己就很有自知之明,从来没想过繁衍后代。人生苦短,不如及时行乐!


  想想自己背的锅,焦和玉决定捏着鼻子把这事管到底。


  他换了个相貌逐个去敲受害修士的家门。


  这次焦和玉的相貌与气质是仿着长霄来的,一看就是个正道修士,还是满身仙气的那种。


  他自称是仙君弟子,要来调查青谷城童男童女失心案,顺利拿到了不少一手资料。


  别的地方也有这种魔修挖心传言,但真正的案发地大多是青谷城,基本可以确定作案之人大部分时间应该活动在这边。不是魔修,那就是正道的人自己干的?


  而且,这些童男童女的生辰八字都是挑选过的,说明这人应该对各家孩子的情况了如指掌。


  焦和玉摸摸自己的脸,堂而皇之地去了趟花楼。


  他如今的相貌十分俊俏,一踏入花楼马上受到了热情的招待。他表现得十分青涩,连说自己是误入的,但还是被拉着往里走,被扑鼻而来的脂粉香包围着。


  焦和玉俊脸微红地接受美人们调/戏,很快赢得她们的欢心,从她们口里探听出不少青谷城本地人才知晓的情况。


  青谷城是由青谷宗管辖的,青谷宗宗主正闭关修炼,命案就是在她们宗主大人闭关之后开始发生的,肯定是那些魔修趁虚而入。


  提到青谷宗宗主,哪怕是沦落到烟花之地的女子也一脸倾慕,说世上再没有宗主大人那么好的人,他待人和气,行事温柔,常年组织宗门弟子维护城中治安、为普通修士义诊,哪怕是三大仙君,怕也没有宗主大人这么好的心肠。


  仙君修行虽高,却离她们太远了,她们还是更仰慕宗主大人!


  焦和玉含笑问道:“我听说你们这边很看重孩子的满月宴,会办得很盛大,你们宗主大人对城中修士这么好,是不是会给城中刚出生的孩子们送宝贝?”


  “对啊,修士们的孩子满月,宗主大人都会派人送礼过去,送的可全是好东西。”美人们给予肯定答复,还七嘴八舌地告诉焦和玉她们宗主大人都送过哪些灵药和法器。


  “这样啊。”焦和玉慢悠悠地应了一声。


  那他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