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外行上场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焦和玉跟秋水书院的老生们玩了小半天, 和他们一起用过午饭后说要去接个人,便去约定地点等待凌秋霜。


  凌秋霜人如其名,对待别人大多冷若冰霜。他刚安排完元离的修炼计划, 寻了机会出来与焦和玉碰面, 既然约好了,他当然不会失约, 要不然一开始他直接拒绝就是。


  来是来了,凌秋霜脸色却不是很好。他远远见焦和玉站在那里踢地上的小石头,把不远处栽着的花一朵朵用小石头击落, 顿时觉得这家伙连无所事事时搞的小动作都这般恶劣。


  焦和玉压根不觉得自己恶劣, 他朝凌秋霜说道:“凌姐姐,你再不来,花都不够我踢啦。”


  凌秋霜不太想理他。


  焦和玉也不管, 伸手拉着凌秋霜往山上跑, 口里说道:“你来这么晚,斗琴都要开始了, 其他人都催了我好多次了!”


  斗琴之地在一处山顶上, 玉色长阶从山脚延伸到山顶, 沿途皆是白石铺成, 仰头看去宛如天梯横立眼前。


  凌秋霜被焦和玉拉着往上跑, 险些维持不住平日里的淡漠。他开口说道:“能不能走慢点。”


  “对哦, 女孩子走路要斯文点。”焦和玉笑吟吟地放慢脚步, 牵着凌秋霜的手一步一步迈上石阶。


  “为什么不直接上去?”以他们的修为,根本不用走这长阶, 一个弹指便能到山顶上去。


  焦和玉开始胡说八道:“听人说两个人一起走上去的话, 就相当于同甘共苦过了,以后会更加相亲相爱的, 我想和你走一走。”他悄悄用指头捻了捻凌秋霜的掌心,觉得这人看着挺美,手掌却比元离他们要硬实一些,还磨出了不少茧子,看来是个很好强的人。


  怪不得入夜后情绪容易失控呢,肯定是平时被迫男扮女装给憋的。


  焦和玉觉着有趣,说着说着松开了凌秋霜的手说道:“你看我!”他打了个响指,身上一下子换了身衣裙,不仅脸部一样了,乌黑的长发还配上了十分繁复好看的少女发饰。


  凌秋霜抬眼看去,只见焦和玉衣裙翩翩,眉心还贴了小小的花钿,瞧着活脱脱一个涉世未深的美丽少女。


  焦和玉一点都没有不适应,还特地在凌秋霜面前转了个圈,开开心心地说:“你看,我这样是不是和你更配了!”他相貌本就秀美漂亮,穿上少女衣裙之后更添了几分天真甜美,模样可谓是可爱至极。


  凌秋霜:“…………”


  他还没见过想法比焦和玉更天马行空的人。


  焦和玉很快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提起略长的裙摆跟着凌秋霜往山顶走。


  山顶并不狭窄,相反,上面有个宽阔的斗琴场地,是琴修专用的地方,四面的观众哪怕离得有点远,也能清晰地品鉴琴修们弹奏的曲子。


  要是侥幸遇到修为高超的琴修,很多人可以在听琴过程中提升修为,甚至还有可能突破瓶颈!


  焦和玉兴致勃勃地拉着凌秋霜去与早就上到山顶的老生们会合。


  焦和玉那身“特别”的打扮,老生们看到后都惊了一下。不过焦和玉早上已经和他们说过他要去接人,见到凌秋霜之后,他们都明白焦和玉为什么特地去接了,原来是美人有约!


  人是最会脑补的生物,瞧见焦和玉亲亲热热地拉着凌秋霜过来和他们会合,再瞧瞧凌秋霜的相貌,老生们恍然了悟:妙啊!追人还能这么追!这牺牲也太大了吧!


  不过,焦和玉这样穿看起来也怪顺眼了的,站在凌秋霜身边一个冷淡得像冬天,一个活泼得像春天,并肩而立竟叫人久久挪不开眼。最后他们还是相互捅了捅彼此,才没一直盯着两人看,轻咳两声说:“你这样穿还挺好看的。”


  “是吗?”焦和玉显然很享受别人的赞美,又给其他人转了个圈,让他们瞧瞧自己的小裙子转起来是不是更好看。


  这下老生们眼更直了。


  这要不是知道焦和玉是男的,他们肯定要下手追啊,这样的小可爱谁不喜欢!


  其实吧,男孩子他们也可以的,看看焦和玉对女装的态度,简直是一种性别两种快乐!


  可惜焦和玉为了追凌秋霜做出这样的牺牲,显然特别喜欢凌美人,他们有缘无分!


  老生们在心里叹惋了一番,让出两个视野最好的位置给焦和玉和凌秋霜。


  周围的人也频频往焦和玉和凌秋霜望来,每个人都下意识地多看两眼。一个美人已经够吸睛了,现在一大一小两个美人并排坐在一起,叫他们怎么能不被吸引!


  焦和玉倒是一点都没有周围人盯着看的局促,还兴致勃勃地和老生们聊起琴师们的出场顺序。说话间,第一组已经出来了,焦和玉很有素质地没再说话,专心听起琴来。


  一听之下,焦和玉还真听出点门道来,等一曲终了,他和老生们感慨:“这个人不行。”


  等第二个琴师上场弹了一曲,他又说:“这人更不行。”


  陆陆续续比了几场,焦和玉都连连摇头,继续哔哔这个不行那个不成,语气十分笃定,听着非常前奏。


  有人控制不住偷偷看他们,自然也有人怎么看都觉得看他们不顺眼,听焦和玉连续批评了六七位琴师,周围终于有个血气方刚的少年琴修生员终于忍不下去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行你上啊!”


  焦和玉瞧了那气鼓鼓的少年一眼,顿时来劲了,他对少年谆谆教导:“你这样是不对的,出来弹琴就要允许别人评价,不让别人评价,别人说几句你就说‘你行你上’,琴技永远都不会进步。”他脸庞还带着几分稚气,说起这些话来却特意讲得语重心长,看起来像是在故意气人一样。


  少年更生气了:“那你倒是说说哪里不行,翻来覆去只会一句‘不行’算什么评价!”


  焦和玉怜悯地看着少年背着的长琴,叹着气说:“可惜了一把好琴,居然碰上个根本不懂琴的主人。”


  “我哪里不懂琴了?”少年不服气。


  “你连哪里不行都听不出来,还敢说自己懂琴。”焦和玉说道,“再看看你脾气这么急躁,听个琴都能和人吵起来,难道还能指望你在琴之一道上有多高的造诣?真是可惜了一把好琴啊。”


  其他人听了焦和玉一番感慨,都觉得焦和玉说得有理,这少年看起来没什么当琴师的潜质啊。


  周围的目光叫少年又气又恼,他把琴解了下来摆到焦和玉面前:“你要是能用它弹出一首好曲子来,我就把这琴送你!”他就不信了,这个只会说“不行”的家伙真还就懂琴?


  “这不好吧?”焦和玉看着摆到自己面前的长琴,颇为爱惜地抚弄那细细的琴弦。


  他虽看不出这琴的来历,却能感受出这是把十分古老的名琴,刚才他还只是随口刺激少年几句,没想到少年居然冲动到说要把琴送他。


  焦和玉说道:“我跟你说,我是个魔修哦,我用琴弹一曲,很多人会受不了的。”


  这时底下正好中场休息,这场斗琴的负责人注意到这边的争执,过来了解是怎么回事。


  得知少年拿自己的琴当赌注,负责人有些责备地看了少年一眼。


  对琴修来说,琴就是自己的武器,往往除非自己身死,否则不会轻易弃琴,哪怕少年家世显赫,能轻松弄到好琴,也不该这么随意把自己的琴拿出来当赌注。


  听少年陈述完事情始末,负责人竟有些认同焦和玉的评价。他说道:“修行之人言出必行,不可食言,既然你把话说出口了,这位道友不妨到琴台上试弹一曲。倘若你弹的曲子能叫子明心服口服,这琴便归你了。”


  焦和玉说道:“可是我又不是琴修,要琴也没用啊。”他又瞅着一旁的少年,“而且要是他硬说不服,我岂不是白弹了。”


  少年怒道:“我才不会出尔反尔。”


  焦和玉微微一笑,又与负责人说明自己是个魔修,叫一些承受能力差的人赶紧退场,要不然后果自负。
负责人一宣布此事,原本觉得无趣、正准备退场的人立刻来了精神。
退场是不可能腿长的,这时候要是退场,岂不是显得他们修为不行,连听魔修弹一曲都不敢!


  而且,会弹琴的魔修,他们还没见过几个!


  整个观众席顿时热闹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传到那些刚从场上下来的琴修耳里,让他们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他们的斗琴真那么没意思吗?
这些家伙怎么都这么期待一个外行上场?


  真是岂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