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秋水书院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焦和玉还要再调/戏长霄一番,却听到不远处游人小心翼翼地发问:“师姐,要不我们找人问个路吧。”


  少年的声音清越而动听,没见到人的话会觉得他必然长得极好。不过焦和玉认出来了,这不正是小炉鼎吗?这可真是巧了,他上次离开魔宗就遇上了这小炉鼎,这回竟又碰上了。


  焦和玉转头看向长霄。他们现在的长相经过了乔装,与原来长得不太相像,不知长霄见到心爱的小侄子会不会想上去说说话。


  焦和玉在心里琢磨着,忽地感觉一道视线落到了自己身上。他抬眼望去,对上凌秋霜那双带着审视意味的眼睛。


  焦和玉的手和长霄交握在一起,又取了个杏脯喂到长霄嘴边,口里还甜甜地说道:“哥哥,那个老板没有骗我们,这家杏脯果然甜而不腻,特别好吃,你再尝尝看!”


  长霄收回落到凌秋霜两人身上的视线,神使鬼差地再次张嘴吃掉了焦和玉喂来的杏脯,两个人看起来十分亲近。


  元离见凌秋霜停下脚步,看向两个陌生人,不由也跟着往焦和玉所在的方向望去。见到焦和玉的一瞬间,他心头跳了跳,总觉得这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没等元离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凌秋霜已经迈步走向焦和玉,含笑问道:“请问你们知道秋水书院往哪儿走吗?”


  “不知道,我们也是外地人。”焦和玉笑吟吟地回答,“秋水书院很好玩吗?好玩的话带上我们啊。”


  焦和玉一开口,元离就知道刚才那种熟悉感从何而来了。


  实在太像了,这人太像和玉了。


  元离不由盯着焦和玉看,想从焦和玉那张有点陌生的脸庞上看出点问题来。


  相比元离的不确定,凌秋霜在走近之后却已经嗅到焦和玉身上那极淡的莲香。他确定完焦和玉的身份,目光落到了一旁的长霄身上,这人看起来很眼生,显然是焦和玉另外勾搭的野男人。


  这家伙还真是一刻都不空闲。


  凌秋霜说道:“挺好玩的,秋水书院藏书无数,是天下修行者都很向往的地方。小小的杏城能有这么多游人,都是因为秋水书院坐落于杏城南郊的缘故。”


  一听是藏书多的地方,焦和玉立刻兴致缺缺,他说道:“没意思,书有什么好看的,我最不爱看书。”


  凌秋霜想起焦和玉在《清心诀》上干的缺德事,也觉得焦和玉不是看书的料。他正要再想法子劝焦和玉同行,余光却扫见长霄微微收紧与焦和玉交握的手。


  焦和玉明显是察觉了长霄的动作,转头问长霄:“你想去?”


  长霄点头。


  他建议焦和玉先到杏城来,可不仅是为了看杏花,他的主要目的是去秋水书院看看有没有解蛊之法。


  “唉,虽然我对书没什么兴趣,可谁叫哥哥想去呢,我们也一起去吧。”焦和玉笑眯眯地说道。


  元离此时也已经认出了焦和玉,听到焦和玉亲密地喊一个陌生人哥哥,还一直牵着对方的手,他忍不住开口问:“玉师弟,他是谁啊?”


  焦和玉看向元离,有些讶异他会直接喊破,不过这小炉鼎本来就是憋不住话的人,先前哪次他不是想也不想就开口。


  焦和玉纠正道:“我现在不是你师弟,也不是左护法了,就是个普通人来着,你在外面别乱喊啊。”他给元离和凌秋霜介绍起长霄来,“这是我哥哥长霄,他做饭超级好吃的,我们约定好了,等回到家乡就一起开个酒楼,到时你们记得来给我们捧捧场。”


  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元离和凌秋霜心里虽然有许多疑问,偏不好立刻发问,只能先憋着。


  四人结伴同行,元离和焦和玉不识路,凌秋霜去过但有点路痴,最终是长霄来带路。


  凌秋霜时不时往长霄身上看了一眼,不太确定这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和焦和玉到底是什么关系。


  焦和玉明显是个魔族,可长霄身上没有半点魔族气息,明显是个人族,他要是焦和玉哥哥就怪了。


  不是哥哥,又和焦和玉那么亲近,怎么看都很不一般。


  比起凌秋霜的暗中审视,元离要更直接一些,他亦步亦趋地跟在焦和玉身边。见焦和玉一直和长霄牵着手,元离心里酸酸的,不由开口问道:“玉师弟,你们为什么牵着手啊?”


  焦和玉再次纠正:“我不是你师弟了。”


  这次元离鼻子都酸了,声音越发委屈:“那我该叫你什么呢?我叫你小玉好不好?”


  “行啊,随你喜欢。”焦和玉无所谓地应道。


  又是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元离想起焦和玉落在自己眼角的那个吻,心里更难受了,他锲而不舍地问道:“你们为什么牵着手?”是不是才过了几天,焦和玉又找到了另一个喜欢的人?那迟霄叔叔呢?魔尊呢?还有、还有他呢?


  焦和玉真的喜欢过他们吗?焦和玉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喜欢过他们,只是随便和他们玩儿一下。


  “人这么多,我怕走丢啊。”焦和玉随口回答。


  见元离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他觉得有些稀奇,回想他们之间的交集,似乎不算太深来着,顶多只是他撩/拨了这小孩一下,勾勾他的腿亲亲他的脸颊什么的,对他来说压根连调/戏都算不上!


  焦和玉觉得元离委委屈屈的模样挺可爱,又开始胡说八道:“我跟你说,虽然我不太记得小时候的事了,可我觉得我应该就是和家里人走散了才会被带到魔宗去。唉,魔宗虽然也有好人,但坏人坏起来是你想象不到的,所以我找着机会就带着哥哥逃了出来,再也不想回去了。”说着说着,他脸上还浮现恰到好处的怅然之色,“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现在好不容易又有了哥哥,到了人多的地方就特别害怕又和哥哥走散了,一定要哥哥牵着我走我才安心。”


  元离立刻抓住焦和玉的手说:“我也牵着你!”


  “好啊。”焦和玉笑吟吟地回握元离的手,很快感觉到长霄与他交握的手掌又微微收紧了。


  焦和玉不用想都知道这人是见不得他忽悠他家小侄子。


  可是那又怎么样,人长嘴巴不就是为了忽悠别人!谁叫这人要装哑巴呢,现在想说话都开不了口了吧!


  活该!


  焦和玉左右手都没闲着,目光还往凌秋霜身上扫。


  凌秋霜见师弟被焦和玉忽悠傻了,心里非常生气。偏偏他在外一向表现得温柔而淡然,不好在元离面前发作,只能边生闷气边跟着焦和玉三人往前走。


  早知如此,他绝不会主动上前和焦和玉搭话!


  不过几日不见,凌秋霜总觉得焦和玉变得有些不一样了,那极淡的莲香之中混杂了一些别的气息。他不由得多看了焦和玉几眼,试图从那张换了模样的脸上看出问题所在,却冷不丁地对上焦和玉望过来的目光。


  两人对视片刻,焦和玉先挪开眼,询问起元离去秋水书院做什么。


  元离说道:“我们要去给秋水书院的老院长送信,顺便借阅一下秋水书院的藏书,可能要在秋水书院住上一段时间。”他紧张地看向焦和玉,邀请道,“要不你们也在秋水书院住下吧。”


  焦和玉笑道:“你不怕我去那儿做坏事?你这样做可是会给别人带来危险的。”


  “你不会的。”元离说道,“你才不是坏人,和我们一起吧!”


  焦和玉还是头一次听别人说自己不是坏人。他笑了起来,心里想着自己要在秋水书院做点什么好,不做的话岂不是对不起小炉鼎对他的信任。


  焦和玉和元离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四人各怀心思地走了一炷香的功夫,秋水书院的大门终于出现在他们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