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薪资待遇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魔尊陛下回到自己寝殿,看到个一/丝不挂的少年被放在自己床上。少年身上已经洗得干干净净,再没有刚才的狼狈,只是手腕和脖颈间还隐约能瞧见蛇群勒出来的红痕。


  没了焦和玉在旁边,魔尊陛下才注意到少年模样虽只是清秀,瞧着却有种莫名的吸引力。在夜明珠明亮如昼的光芒之下,他的肌肤莹白似雪,仿佛一碰就碎的美丽瓷器,叫人不由自主地心生怜惜。


  可惜在不久之前,这少年被一群毒蛇缠绕着,身上沾满黏糊糊的液体。那个画面太令人印象深刻,以至于魔尊陛下此时感觉自己的床榻也变得黏糊糊,甚至还带着蛇类特有的腥臭味……


  魔尊陛下沉默片刻,转身就走,临走前还不忘吩咐人把那少年扔出魔宗,顺便把寝殿里里外外的东西全部换一遍,一样都不许留。


  焦和玉很快听到魔尊陛下闭关修炼的消息,他有些讶异,这么快的吗?一般来说,喜得炉鼎,还是心爱的炉鼎,难道不该至少大战三天三夜,一晚叫人送十次八次热水。


  看来魔尊陛下是个银样镴枪头。


  焦和玉得出这么个结论之后,越发庆幸自己刚来那天职场性/骚扰没成功,要不然自己得知了顶头上司不怎么行的秘密岂不是死得更快。


  唉,反正都要死的,还是想想一会吃什么吧。


  下属们没有辜负焦和玉的期望,分头撸了几个厨子回来。还真别说,这些厨子个个相貌周正,就是脸色有点白,明显被吓得不轻。


  当厨子的大多是没有修行天赋之人,哪怕入了宗门也只在外门徘徊,哪里扛得住被魔宗掳走的惊吓,才被放开就两腿一软,扑通扑通地跪到在地。


  只一人还站着,他身穿一袭青袍,明明也是厨子大半,笔挺的身姿却有几分仙家独有的出尘气息。由于其他人都是软骨头,便衬得他宛如青松独立,越发地秀逸不凡。


  焦和玉瞧清楚对方的相貌,两眼一亮。这长相,这气质,是他的菜!他稍稍坐直了身子,问那秀美青年:“你叫什么名字?”


  秀美青年微微抿唇,定定地打量着焦和玉。


  这便是魔宗左护法吗?


  传言魔宗左护法心狠手辣,常以面具覆脸,谁若敢窥视他的相貌便会被挖掉双眼。外面但凡有灭门的、虐杀的、劫掠的坏事,大多都是他干的。


  至于魔宗左护法的长相,有人说他其丑无比,也有人说他面容殊丽,还有一种介于两者之间,说他本来长得其丑无比,但是因为每天吃一对童子童女心肝养颜,所以看起来十分美丽!


  眼前这位魔宗左护法瞧着却全无戾气,丝毫不像传言中那个作恶多端、怙恶不悛的魔头。


  反而像朵任人采撷的娇美花朵。


  见秀美青年不仅不回答,反而还直勾勾地看着自己,焦和玉有些不满。


  “左护法,他是个哑巴。”瞧见焦和玉微微皱眉,那个把秀美青年掳回来的下属立刻解释,“我试吃过,他做的菜确实是蓬仙楼里最好吃的,比我以前去吃过的都要好吃!而且您看,他长得多俊,不会说话也没啥,还更清静哩,哪像他们逮回来的这些废物,一路上呜哇乱叫,吵死人了!”


  其他人不服气,说他抓个哑巴回来才废物。


  眼看两边又要吵起来,焦和玉摆摆手吩咐:“把你们抓的软脚虾先关好,等他们手不抖再放出来吧。”他饶有兴味地看向秀美青年,问他会不会写字。


  秀美青年点头。


  焦和玉让他把名字写来看看。


  秀美青年写下“长霄”二字,他的字迹俊丽清逸,与他给人的感觉十分相似。


  “长霄啊……”焦和玉轻轻把纸上的两个字念了出来,他的嗓音宛如正与情人低语,莫名地撩人心弦。光听声音已有些勾人,倘若再对上他如同两弯碧潭的双眸,更是不由自主地沉溺其中。


  长霄心中一凛,定了定神,微微转开视线,不再直视焦和玉那张过分勾动人心的脸庞。


  焦和玉对此毫无自觉,他只是在心里回想着长霄这人在《人人都爱小炉鼎》里面有没有戏份而已。他记性挺好,哪怕只是为了打发时间随便把这毫无营养的书扫了一遍,还是把里头的人物和剧情记了大半,在他的印象之中没有一个叫长霄的哑巴厨子。


  这说明,这个长霄连炮灰龙套都不是。


  这年头对炮灰龙套的要求这么高的吗?长这样还够不上炮灰龙套标准?


  想想小炉鼎的长相,焦和玉很快又释然了,角色之所以会眼瞎,往往是因为作者眼瞎,《人人都爱小炉鼎》的作者明显是瞎子中的瞎子,审美观和他不一样很正常。


  既然是在书中没有姓名的人,焦和玉也就不再多琢磨,理所当然地吩咐长霄去做些拿手好菜给他尝尝。


  长霄跟着人去了厨房。


  等吃过程有些百无聊赖,焦和玉又叫几个美婢过来给他捏肩捶腿讲故事,现有的故事可以讲,现编的故事也可以讲,反正能让他打发一下时间就好。


  当个没什么戏份的龙套反派也挺无聊的,大部分时间都没有业务可做,他能怎么办?他只能勉为其难地享受一下人生了。


  长霄做好一桌子菜跟着魔宗杂役送上来时,看到的就是焦和玉被几个美婢殷勤地伺候着,瞧着很有凡世间那些个纨绔子弟的派头。


  闻到饭菜香味,焦和玉挥退那几个美貌婢女。以他这具身体的修为,还没人能在他的食物上动手脚,真有问题他一眼看过去就能看出来。


  很明显,这一桌子菜除了色香味俱全、瞧着过分美味之外,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焦和玉看向立在一边的长霄,眼里充满欣赏,这么优秀的人才居然混不上炮灰龙套,真是太可惜了。


  他尝完长霄的手艺,开始给长霄开出优渥的薪资待遇,让他以后跟着自己混。只要跳槽来魔宗,以后就只需要给他一个人做饭,工作待遇非常好,工作压力非常小,偶尔还能放个假,这么好的跳槽条件,心动不心动?


  长霄:“……”


  总觉得这个魔宗左护法和传言中很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