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浪迹天涯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焦和玉这人一向活得随性,平生最恨的就是被人威胁,要不然他也不会明知道噬心蛊会发作也反复试探自己的承受底线。这家伙凭什么这么理所当然地威胁他?


  当然,客观来说,魔尊陛下从哪方面来讲都可以威胁他,毕竟魔尊陛下无论实力还是地位都远高于他。


  这个认知让焦和玉更生气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想亲。”焦和玉觉得下巴被魔尊陛下捏得有点疼,不服气地红着眼睛和魔尊陛下杠了起来,“我又不是没亲过,真正喜欢一个人,哪怕是他变成了尸体也会继续喜欢。”


  焦和玉眼睛红红的,说的话也不似作伪,看起来仿佛真的在怀念着什么人。


  魔尊陛下本来只是想警告一下焦和玉,听到焦和玉的话后脸色顿时冷了下去,浑身的气息也变得冰冷至极,他眼瞳之中的猩红越发深邃,宛如淬着血一般森冷可怖。


  焦和玉的喜欢不值钱,估计遇到谁他都能满嘴甜言蜜语,他这样的家伙怎么会有真心,简直可笑。


  魔尊陛下松开焦和玉的下巴,重新环扣住焦和玉的腰:“惹怒我对你没有好处。”


  “乖乖任你蹂/躏,对我也没有好处啊。”焦和玉张开腿改为跨坐在魔尊陛下腿上,感受着魔尊陛下身上温热的气息。有噬心蛊在,他们的身体永远属于最适合双修的情况,即便是冷静自持的魔尊陛下,也会控制不住地受他吸引。他仰起头看着魔尊陛下冷若冰霜的俊脸,“恕我直言,您的吻技太差了,比迟霄仙君都差,我还以为迟霄仙君那个老处男已经很差劲——唔——”


  焦和玉话没说完,嘴巴又被人堵上了。


  魔尊陛下毫不怜惜地蹂/躏着他的唇舌。


  焦和玉总有本事挑起他的怒火,明明菟丝花一样被他困在怀里,还敢提起他与其他男人接吻的事。


  也许真该把这人关起来,让他再也见不到任何人,这样他才会乖乖听话。


  魔尊陛下把人亲得无力再反抗,抱着人回了寝宫,接下来几日都没有人再见到他们的踪影。


  直至魔王陛下派出去的人回来汇报进展,魔王陛下才终于在人前露脸。


  因为魔王陛下给的行动方案分工明确、目标也十分明确,众人把青谷城之事办得很漂亮。


  青谷宗宗主当然是不愿意露脸的,不过这难不倒魔宗之人,他们最擅长的就是邪术,很容易就感应到青谷宗宗主的方位,把人强行挖了出来。他们当众把证据甩了出去,再把青谷宗宗主靠邪术修得的修为废了,青谷宗宗主顿时便原形毕露。


  原来青谷宗宗主本是风姿卓绝之人,可是天赋一直平平,多亏了青谷宗上下对他推崇有加,宗主之位才没有换人来当。


  可就在几年前,青谷宗宗主的师弟被季辰仙君看上了,修为飞速提升,给了青谷宗不少帮助,赢得青谷宗上下一致推崇。


  这让青谷宗宗主心态失衡了,他一没有天赋,二没有贵人相助,只能十年如一日地给青谷城那些普通修士施点小恩小惠稳固自己的地位,老天为什么那么不公平?


  人一旦生了恶念,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得到那么一门以童男童女心脏来修炼的邪法,青谷宗宗主很快便爱上了走捷径的感觉。他把事情推锅给魔宗左护法,原因很简单,魔宗之人从不在意名声这东西,外面的人说他们干了什么天下的坏事他们都照单全收!


  这些事和魔尊陛下预料之中相差无几,他耐心地看起了下属们交回来的卷宗,看看他们有没有处置不当、可以改进的地方。


  另一边,焦和玉缓缓睁开了眼。


  焦和玉倚着枕头判断着自己的方位,有噬心蛊在,又深知男人的劣根性,他很容易就挑动了魔尊陛下。


  只是他的身体就十分敏感,别人一分疼,他能感知十分,再加上魔尊陛下技术确实不怎么样,还比他想象中蛮横凶残,这几天几夜对他而言就是漫长的折磨。


  不过好处还是有的,至少他身上的噬心蛊算是被喂饱了,一年半载估计不会再发作,即使发作也不会太疼,应该在他的忍受范围之内。


  焦和玉见外面守备并不森严,合眼运转体内的魔气,扫除了身体上残存的疼痛。他给自己加了个隐身诀,轻松自如地溜出了魔尊陛下的寝殿。


  到了外头,那就是天高海阔任翱翔了。


  焦和玉神清气爽地溜达回自己住处,找到了这段时间安安分分闭门不出的长霄。


  长霄见到突然出现的焦和玉,有许多话想问,却又不知该问什么。他见焦和玉心情很不错,眉眼都舒展开了,不由想到那日冷着脸把焦和玉抱走的魔尊陛下。


  这人说的话,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焦和玉见长霄定定地看着自己,心情颇好地说:“你要不要跟我浪迹天涯去?”


  焦和玉特意绕回来,其实是想看看长霄会不会左右为难,毕竟长霄可是迟霄仙君煞费苦心弄的分/身,他卧薪尝胆地待在魔宗,连自己的肉/体都出卖过了,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想做。


  现在他这个名义上的“雇主”说要带他离开魔宗,他是跟着走还是不跟着走呢?


  长霄闻言说道:“你要离开魔宗?”


  “对啊。”焦和玉信口胡扯,“我们前任陛下太坏了,在我身上下了毒,让我不得不乖乖为魔宗卖命。现在我拿到解药了,大概可以管个一年半载,所以我要去实现我的心愿了!”


  长霄本想问“你拿到的是噬心蛊的解药吗?那解药到底是什么”,可话到嘴边他又意识到自己只是“长霄”,没法把关于噬心蛊的问题问出口。


  长霄说道:“你是魔宗左护法,想去哪里去不了?”实现心愿什么的,太扯淡了。


  “当然去不了。”焦和玉唉声叹气,“你不知道外面有个嫉恶如仇的迟霄仙君,我和他没仇没怨的,他一出现就把我抓了,动不动就威胁要废了我修为,你说我怎么敢随随便便到外面去?”


  长霄默然,不知该怎么接话。


  焦和玉又和长霄编自己的身世:“我实话和你说吧,我其实不是天生的魔族,一直想要回家去看看。可仙魔殊途,我身为魔宗左护法,即使回去了又能如何?所以我一直想摆脱魔宗左护法的身份,做回一个普通人,这样我就可以安心地回家去了。”


  长霄倏然盯着焦和玉看。


  焦和玉眨巴一下眼,无辜地与长霄对视:“有哪里不对吗?”


  长霄说道:“你记得你家在哪里吗?”


  焦和玉从长霄略带点紧张的表情里读出了点异样,他按兵不动地笑了笑,说道:“我的家乡啊,我也记不太清了,只知道那里有个开满杏花的山坡,到处找找应该能找到的吧。”他又和长霄科普起来,“我听说杏花性淫,可能我出生在开满杏花的地方,所以我特别容易见色起意。”


  说起见色起意来,他还坦坦荡荡的,一点都没有害臊的意思。


  长霄已经从刚才一闪而过的猜测里缓过神来,他记忆之中并没有什么开满杏花的山坡,焦和玉既然能准确说出他的家乡在哪,应该不是他要寻找的那个孩子。


  在确定这一点的那一瞬间,长霄发现自己的心情是轻松的,轻松得那么莫名其妙又那么理所当然。


  如果焦和玉当真是他要寻找的那个孩子,他不知以后该如何面对焦和玉。哪怕焦和玉以前也口口声声喊他“霄叔叔”,说他太老了,他也从来没放在心上,并不觉得他们之间的年龄差有多大。


  可焦和玉若是故人之子,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照现在这种情况,他继续留在魔宗应该也查不到更多线索,毕竟他是焦和玉“雇佣”的,焦和玉都走了,他再留下就太显眼了,还不如另找机会继续深查,或者将来直接与魔尊交涉也可以。


  长霄缓缓说道:“我跟你走。”


  “那我们赶紧走。”焦和玉笑眯眯地说道,“再不走的话要来不及了哦,要是我们陛下抓住我们,会把你当奸夫打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