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可以试试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魔尊陛下凝视着焦和玉,发现这人脸上没有半点心虚,还一脸“你怎么跑来打扰我和男宠玩耍”的理直气壮。


  这些事对魔族来说,确实是很理所当然的事,他们本就不会固定配偶,看谁顺眼就勾搭谁,有时候都不记得自己在哪里播过种,对于突然冒出来的儿女都是欣然接纳,反正儿女又用不着他们养,认一下一点都不费事。


  要和这些家伙讲什么节操、讲什么忠贞,完全是痴人说梦。


  道理都懂,可是亲眼见到焦和玉公然和他的男宠在温泉里干那种事,魔尊陛下周遭的气压还是一下子低了下去。


  这家伙口口声声说爱慕他,想要他以身相许,结果他才提了句要这家伙以后洁身自好,这家伙跑得比谁都快。


  魔尊陛下看着身上赤条条的焦和玉,抬手把人从温泉里抱了起来,将人裹入自己宽敞的披风里头。隔着胸口的衣服,他也能感受到焦和玉身上的冰凉,明明是刚从温泉里出来,那温泉却没让他的身体暖和半分。


  魔尊陛下看了眼一旁的长霄,抱着焦和玉消失从温泉旁消失。


  焦和玉被魔尊陛下抱着,感觉暖烘烘的,忍不住有些犯困。他想问魔尊陛下有什么事,又懒得开口,干脆挨在魔尊陛下怀里合上眼,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


  等焦和玉醒来时,身上已经穿好了衣裳,暖和的怀抱却没消失。他睁眼看去,看见了魔尊陛下近在咫尺的俊脸。


  这么近距离一看,魔尊陛下的侧脸更英俊了。他不由凑上前,悄无声息地往魔尊陛下脸颊上亲去。


  周围一静。


  魔尊陛下低头看他。


  焦和玉无辜地眨巴一下眼,说道:“陛下真是秀色可餐,要是每天早上醒来都能看到英俊的陛下,我就死而无憾了。”


  魔尊陛下抬起头,看向底下或坐或立的一群人。


  焦和玉察觉魔尊陛下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挪开了,便也跟着往底下看去,却见一干长老们正用一言难尽的眼神看向自己。


  长老们的心情也很一言难尽。


  早在看到魔尊陛下抱着熟睡的左护法时,他们面色就挺古怪,不过魔尊陛下实力强大,他们不敢多说什么,省得惹祸上身。


  原以为左护法应该是个拎得清的,不至于为了讨好新任魔尊就献身,结果左护法一醒来就搂着魔尊陛下亲了上去,还满口甜言蜜语。


  这就有点过分了啊,他们都还没抱上魔尊陛下的大腿,理应和魔尊陛下水火不容的左护法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这是欺负他们不年轻了,爬不上魔尊陛下的床!


  焦和玉与长老们对视片刻,见魔尊陛下没有放下自己的意思,更不打算澄清几句,便心安理得地继续坐在魔尊陛下的腿上。


  他的身形本也不算特别娇小,但魔尊陛下身形比一般人族要高大不少,立刻衬得他格外小。


  这还是魔尊陛下没现出原形呢!


  焦和玉觉得魔尊陛下的怀抱呆着很舒服,心里越发好奇魔尊陛下的原形来。


  察觉其他人都齐刷刷看着自己,焦和玉不慌不忙地问:“这是在讨论什么要紧事吗?”


  长老之一把这次会议的主题给焦和玉讲了讲,现在有人在外面散布各种他们魔宗作恶多端的谣言,青谷城还只是其中一块,正道的三大仙君又不大顶用,证据确凿的事都管不了。


  做坏事是挺爽,是魔族做的事他们也会主动认领,可要是有人打着自己的名号暗搓搓干坏事,那不是代表有个坏蛋比他们还坏?


  假如这些人打着他们的名号拉仇恨,自己躲着猥琐发育,以后他们魔宗的地位岂不是会被动摇?


  长老们一合计,觉得他们很久没没人满门了,这次不如先拿青谷宗练练手,警示一下那些打着魔宗干坏事的人:要干坏事你们有本事就自己干,别暗搓搓给魔宗扣锅!


  魔宗陛下觉得灭门太过,找到罪首弄死就算了。


  长老又表示不杀无辜是不可能的,要是他们自己不怕死冲上来,他们随手把人捏死了,那可不能怪他们。


  魔尊陛下听着就想到焦和玉带着下属直接杀去青谷城的情形,果然都是魔宗的人,想法都是一样的。


  没等魔尊陛下提出“找证据,走程序,正规执法”的行动方针,焦和玉就醒过来了。


  焦和玉听完事情始末,总算知道魔尊陛下为什么找自己了,这事还是因他而起来着。


  魔尊陛下把那份给迟霄仙君看过的卷宗拿给焦和玉看。


  焦和玉不明所以,结果一看,越看越觉得这卷宗写法有些熟悉。


  他不由抬起头看向魔尊陛下。


  这一抬眸,蓦然撞入魔尊陛下幽邃的眼睛里。


  焦和玉心中虽有疑惑,却并没有表现出来。眼前这人是《人人都爱小炉鼎》的头号反派,怎么看都和他记忆里那个人对不上号,总不能这人也和他一样有过那么一段奇异遭遇。


  焦和玉定定地望着魔尊陛下,眼底满是好奇和崇拜:“这是您写的?”


  魔尊陛下微微垂眼,看向焦和玉天真无邪的脸庞。他点头说道:“对。”


  “您好厉害啊!”焦和玉眼底的崇拜之色更浓了,叫人觉得被他这样注视着的自己是世上最了不得的英雄。


  若是个初出茅庐的修行者,说不准就被他骗了,可惜魔尊陛下刚亲眼目睹焦和玉在温泉里抓鸡玩。


  这种找个厨子还挑脸,挑上以后又随随便便把人拐上/床的家伙,绝对不是什么天真无邪的少年。


  这个认知让魔尊陛下莫名不悦。


  他点了几个实力强悍的下属,让他们分批去搜集、公布证据,并且把青谷宗宗主逮起来,绝不能放任这种嫁祸之事再次发生。


  焦和玉乖乖巧巧地坐在魔尊陛下膝上,听着魔尊陛下行云流水般调兵遣将,越发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难道好端端的魔宗,会让魔尊陛下给改造成公正严明的执法机构?


  待其他人领命而去,焦和玉伸手环上了魔尊陛下的脖子,两眼灼亮地望着魔尊陛下,非常感动地说:“陛下是为了我才去彻查真相的吧?”他憋出亮晶晶的泪花来,认真提出另一个建议,“要不我来以身相许吧,我不用陛下负责的。”


  有那么一瞬间,魔尊陛下确实很想把怀里的人拆吞入腹。


  冥冥之中一直有种莫名的想法阻拦着魔尊陛下这么做,他总觉得对待伴侣应该更为认真、更为慎重,而不是像焦和玉这样见一个撩/拨一个,他理想中的另一半也和焦和玉完全不一样。


  可他到底是个魔族,身体里流淌着魔族的血液,被焦和玉这么一再撩拨,他控制不住地想要彻彻底底地占有焦和玉,光明正大地把焦和玉变成自己的所有物。


  魔宗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焦和玉也应该属于他。


  对这种浪到没边、拴不起来的家伙,就不能纵着。


  魔尊陛下俯下身,冷不丁地擒住了焦和玉的唇。


  这一吻与其他人浅尝则止的亲吻不一样,由始至终都充满了侵略性,凶狠得焦和玉口舌发疼。他感觉自己完全被魔尊陛下的气息包围着,仿佛下一刻就会被魔尊陛下吞噬。


  焦和玉心中一惊,挣扎着要退开,腰却被魔尊陛下铁钳般的手掌牢牢攥住,他一动弹便像是要被掐断一样,叫他不敢再乱动,只能乖乖承接魔尊陛下的吻。


  魔尊陛下尝够了他的唇舌,钳在他腰上的手才松开,抬起手用指腹摩挲焦和玉被亲得微微发红的柔软唇瓣,说道:“我碰过地方谁都不能再碰,记住了吗?”


  听到魔尊陛下的话,焦和玉有些生气了:“我记性不好!”他以为他是谁啊,凭什么他碰了别人就不许再碰,说得好像他是他的东西一样。他爱亲谁亲谁,和这人有什么关系!


  魔尊陛下用力掐起他的下巴。


  焦和玉被迫抬起头,清晰地看到了魔尊陛下眼瞳之中带着高等魔族独有的猩红。


  焦和玉心突突直跳,意识到有些东西开始失控了。


  “你可以试试,我不介意帮你加深记忆。”魔尊陛下说道,“你说要是他们都变成了尸体,你还想不想亲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