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勤恳好学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焦和玉和魔尊陛下进行了一番亲切友好的交谈,两个人都决定把以身相许这件事揭过不提。


  魔尊陛下心里还是存着疑惑,不太确定焦和玉说的是不是真的,焦和玉走后又召来几位长老,分别询问他们焦和玉的身世。


  几位长老的答案大同小异,都说焦和玉是当年他父亲去人界游历时带回来的。


  具体当年是什么时候,长老们也说不清楚,毕竟魔宗几乎不用人间历法,认真回忆一下的话似乎也就是十来年前的事。


  这几个长老回忆完了,还表示左护法一直都有,不过中间换过了,前一个哪去了就不晓得了。


  现在的左护法是前任魔尊手把手教导出来的,左护法到底是什么出身,他们没敢问,也不许别人问,除了他们几个甚至没人知晓左护法换过人。


  这倒是与焦和玉所说的情况对上了。


  以前左护法总戴着一张面具,一般人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所以换了人也没人知道。


  不过,自从那晚焦和玉对他又亲又抱,第二天醒来后便没再戴上面具,大多时候都以真面目示人。


  难道焦和玉所说的都是真的,焦和玉心里还记着当年的事,所以一直甘心戴着面具当他的左护法,直至被他拒绝才不再压抑本性?


  魔尊陛下屏退几位长老,心绪不太平静。


  焦和玉要是好好和他说,他肯定不会断然拒绝,偏偏焦和玉嘴里没句实话,非要等待他想起一部分才肯坦诚相告。


  如果他早知道的话……


  魔尊陛下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想到焦和玉亲上来时那冰凉柔软的触感。


  焦和玉的体温低成那样,仿佛时刻都需要人温暖,倘若那是他父亲的所作所为造成,那他确实应该好好弥补他。


  魔尊陛下这边正心生愧疚,焦和玉那边却在与长霄欢喜重逢。


  焦和玉在迟霄仙君依依惜别的时候就觉得有些奇怪,总觉得忘记了什么。


  回到自己住处后看见杵在那里的长霄,焦和玉终于想起自己这里还有个卧底了。


  这不是还能见面嘛,怎么仙君大人弄得好像生离死别一样。


  还是说迟霄仙君也是个撒谎精,为了不让他发现长霄的身份,特意表现出一副很舍不得的样子?


  焦和玉以己度人,越想越觉得有可能,想不到他们正道中人也这么坏,一个两个都这么会演戏!


  焦和玉边腹诽边开开心心地扑到了长霄怀里,整个人八爪鱼一样挂在长霄身上,与长霄诉起了衷肠:“霄哥哥,我好想你啊!”不等长霄反应,他就紧紧环住长霄脖子和他唠嗑起来,“我跟你说,我在外面遇到个名字带霄的,不过比你老多了,所以我喊他霄叔叔。你不知道,那个老东西可坏了,不仅经常凶巴巴地骂我,还动手打我,你们正道人士太可怕了,幸好我们陛下亲自去接我回来!没想到我们陛下看着不喜欢,心里还是记挂我的,我以前真是错怪他了。”


  “长霄”本来不知该如何面对焦和玉,听完焦和玉这番话后顿时沉默下来。


  他低头看着挂在自己身上的焦和玉。


  焦和玉也仰起头看他,细长的眼睫弯弯翘起,衬得他的眉眼仿佛天生带着笑。


  见他垂眸看向自己,焦和玉便亲昵地凑上去问:“霄哥哥你想不想我?”他问完还作势要往长霄唇上亲。


  长霄蓦然想到焦和玉噬心蛊发作时的痛苦神情。


  他下意识侧头避开焦和玉的亲吻,只让焦和玉的唇落在自己颊边。


  那冰凉柔软的触感让他回忆起这些日子以来的一幕幕。


  他修行多年,从未被什么东西牵绊,人世浮沉、生死别离,于他而言都只是弹指间的事,是以他始终不懂情为何物,更不懂为何有人会为情所困、甘愿赴死。


  在不久之前焦和玉对他来说只是个陌生魔族,焦和玉是生是死、是美是丑与他都没有关系,他根本不会去在意这些东西。


  可就是那么短短一段时间过去,他便记住了他的体温、他的气息,甚至记住了他眉眼真正笑起来与不笑时的区别。


  明知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他还是把“长霄”这个分/身留在了魔宗。


  长霄把焦和玉从自己身上扒下去,脸转回来时只剩下一贯的平静冷淡。


  焦和玉过足了逗人的瘾,也没有非逼着长霄答想不想自己了,只懒洋洋地躺回自己舒舒服服的躺椅上,颐指气使的差遣长霄:“我饿了,你赶紧去给我做点好吃的。”


  长霄顿了顿,转身去厨房准备食材。


  焦和玉在心里啧啧称奇,觉得这位仙君大人必然有什么大阴谋,要不然怎么甘心来给他当厨子,这么被人呼来喝去也不反抗。


  难道是想借由他这个左护法一鼓作气把魔宗给捣了?


  仙君大人野心很大啊!


  焦和玉在琢磨着迟霄仙君的想法,迟霄仙君却在为青谷宗之事烦恼。


  魔尊给的证据很充足,列的逻辑链也有理有据、毫无漏洞,但迟霄仙君出面核实时却遭到不少质疑,先是青谷宗的人不配合调查,说他们宗主不可能干那种事。


  有些消息灵通的人已经得知了迟霄仙君与魔宗左护法的三两事,出言攻击迟霄仙君说他被魔族蛊惑了,说不准和他师妹一样一心想要和魔族结为道侣。


  在有心人的推动下,这个言论在青谷城甚嚣尘上,甚至还有往外扩散的趋势,都说迟霄仙君这是“冲冠一怒为蓝颜”“要提自己相好讨回公道”。


  青谷宗宗主并没有现身。


  理论上来说,这是青谷城自己的事,迟霄仙君插手确实名不正言不顺,毕竟青谷城归青谷宗管辖,他横插一杠叫插手他宗内务。


  迟霄仙君一般只在别人求上门的时候会管这些俗务,应对经验不是很足,硬生生被人挡在宗门之外,还落了个欺压小宗小派的恶名。


  这些事焦和玉是在泡温泉的时候听下属们说起的,他知道时已经过去好些天了。


  焦和玉懒散地趴在石岸边享受着温泉的滋养,顺便吃了个美貌女妖喂过来,才和被他拉来陪泡的长霄感慨:“这位仙君大人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办事还这么不牢靠?他的修为怕不是走后门得来的?我听人说,提升修为的捷径有两种,一种是你遇到个快要死掉的糟老头,他看你筋骨清奇,当场决定把毕生功力都送你;还有一种是你遇到个双修奇器,和他双修不仅很爽,还能快速提升实力,你说这位仙君大人是靠哪种法子当上仙君的?”


  长霄如今已经习惯焦和玉的胡说八道,并不觉得生气,但也没有接话。


  焦和玉见长霄坐在温泉中闭目养神,身躯被腾腾热气遮掩着,朦朦胧胧地看不清楚。


  瞧着这样的长霄,焦和玉忽然有些好奇这分/身与本体相貌不同,不知他们某个部位的大小长短一不一样!


  焦和玉是个很有探究精神的人,有了疑问便要当场解决。


  他挥退在旁伺候的下属与美婢,无声无息地凑到了长霄身边。


  长霄只觉一阵熟悉的莲香钻入鼻端。


  他睁眼看向来到自己近前的焦和玉。


  焦和玉被逮个正着,并不慌张,反而还眨巴一下眼说道:“温泉里不能睡着的啊,睡着容易出事。”他口里说着正儿八经的劝告,手却悄没声息地往下探去,一把抓住了自己好奇的那个部位。


  长霄只觉一阵热意在体内乱窜。


  热得他猛地起身远离焦和玉。


  焦和玉见长霄反应这么大,也不再逼近,只笑得乐不可支。他正要逗弄长霄几句,却见到不远处立着个熟悉的身影。


  魔尊陛下一语不发地立在那,也不知已经来了多久。


  这位陛下怎么回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这时候来,他还没比较出结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