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跟他回去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水云宗弟子给迟霄仙君的传音,焦和玉是听不见的,是以焦和玉只发现迟霄仙君面色变了变,不晓得到底是什么事。


  焦和玉从床上坐了起来,好奇地问迟霄仙君:“怎么了?”


  迟霄仙君神色复杂地看着焦和玉。焦和玉说他和魔尊不和,可魔尊直奔水云宗而来,明显是为了他这个左护法。


  焦和玉嘴里实话少谎话多,迟霄仙君不确定哪些是真的。他眉眼微垂,注视着满脸无辜的焦和玉,忍不住抬手摩挲焦和玉的脸颊。


  焦和玉就连脸颊也是冰冰凉凉的。


  焦和玉总说他怕冷,他怕疼,他的眼泪也掉得很轻易,所以看起来就像是开玩笑一样。


  要是真正关心的话,就会发现他的体温一直都异于常人,也会发现他说疼的时候是真的疼。


  “你乖乖待在这。”迟霄仙君说道,“我一会就回来。”


  他不擅长蛊术,不知道噬心蛊的解法,不过他藏有那么多典籍,肯定能找到解蛊之法。


  所以只要他向魔尊把焦和玉讨过来,总有办法解决噬心蛊之事。


  焦和玉见迟霄仙君定定地看着自己,莫名想要往后退去。可后退不就是怂了嘛,他可不会认怂,当即仰起头朝迟霄仙君露出甜甜的笑:“好啊,我会乖乖在这里等你回来,不过你不要让我等太久,要不然我会耐不住寂寞的。”


  迟霄仙君一顿,收回轻抚焦和玉脸颊的手,转身出去与找上门的魔尊会面。


  魔尊身穿一袭衣袍,神色冷淡,看起来并不怎么为焦和玉焦急。


  这位魔尊出身特殊,身上有着四分之一的人族血脉,小时候还流落在外,并非在魔宗长大。


  在这位魔尊继位之后,很多人曾经都在追查他到底是在哪里长大的、过去经历过什么、又有哪些人给他打过掩护或者收留过他,可惜没有人查出个所以然来。


  迟霄仙君打量着魔尊,发现这位魔尊确实不似魔宗之人,倒有些修行者的影子。


  见魔尊立在那里高高在上地扫视在场的水云宗弟子,迟霄仙君心里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上前开了口:“魔尊到水云宗来所为何事?”


  “仙君何必明知故问。”魔尊负手而立,冷眼看着迟霄仙君。


  就是迟霄仙君把焦和玉掳走了,闹得他被焦和玉那群下属烦扰了好些天,每天一觉醒来就有人在外头守着问“陛下,我们去救左护法了吗”。


  要不是被烦得没办法,魔尊也不会亲自出面来要回他们那位据说自己能逃的左护法。


  不管这个迟霄仙君为什么要掳走魔宗左护法,这人都给他带来极大的麻烦。


  本来那些人都是焦和玉管着的,从来不用他操心,现在那些烦人的家伙天天来捣乱,他根本没法专心修炼。


  魔尊说道:“我来要回我们魔宗左护法。”


  迟霄仙君还未说话,有人已经着急地抢先开口:“玉师弟他不想回去的!”


  魔尊眉头一动,看向说话的人,却见那是个有点眼熟的少年。


  看起来似乎在哪里见过。


  就是长得太普通了,他认不太出来。


  玉师弟?魔尊有些疑惑,不太确定这个玉师弟指的是谁。


  在魔尊的记忆里左护法就是左护法,从来没人和他说起过焦和玉的名字,焦和玉自己也没有提过。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玉”字,他的心脏突然漏跳了一拍。


  他的目光落到了说话的少年身上。


  少年自然是元离。


  魔尊淡淡道:“你说的玉师弟是谁?”


  元离在魔尊的逼视下有些腿抖,但他还是坚强地挺直背脊说道:“就是和玉师弟啊,他不想做你们左护法的,他想和我们在一起。”一想到焦和玉回了魔宗,他们可能就再也不能和现在这样天天见面,元离仿佛有了无尽的勇气,“玉师弟他根本不想和你回去的!”


  和玉。


  这两个字在魔尊心里打转,每默念一遍,脑海中便会出现焦和玉那张过分勾人的脸。


  这人怕是又在外面骗人了,要不怎么眼前这少年对他那么上心,还一脸急切地要代焦和玉表明心迹。


  魔尊望向迟霄仙君,平静地说道:“我把你们水云宗弟子全掳回魔宗,告诉你‘他们不愿和你回去的’,你会相信吗?”在魔尊看来焦和玉不愿回魔宗完全是鬼话,这家伙玩得不知道多高兴,连人族男宠都养上了。


  元离见魔尊根本不和自己搭话,而是直接和迟霄仙君谈,不由沮丧地看向迟霄仙君,期望迟霄仙君能把焦和玉留下来。


  迟霄仙君脑中掠过焦和玉谈及生死时那满不在乎的神色。


  哪怕他觉得肯定能找到解噬心蛊之法,但却不确定以焦和玉这性情能不能撑到那时候。


  焦和玉对什么都不在乎,仿佛他生也行,死也行,只要自己觉得快活,他什么都乐意干。


  比如他明明修为全失,还是能在水云宗弟子之间搅风搅雨。


  如果有一天焦和玉真的做出了什么不可挽回之事,他肯定要亲手处置焦和玉。


  即便到了那个时候,焦和玉肯定也还是满不在乎,甚至还会笑眯眯地看他左右为难。


  迟霄仙君能想到焦和玉会有的眼神,焦和玉眼底肯定写着“看吧,这就是你的真心,你自己掂量掂量值几个钱”。


  说到底,留下焦和玉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焦和玉自己怎么想的,他从来没有问过。


  见迟霄仙君迟迟不说话,魔尊朝他扔出一份调查卷宗。


  迟霄仙君接过那份卷宗,却见上面赫然是关于青谷城的调查。


  在焦和玉被抓走这几日,挖心的案子确实没再发生,青谷城很多人都传言果然是魔宗左护法干的,迟霄仙君出手以后就安全了!


  魔尊拿出来的调查结果却和外面的传言截然相反,这事和焦和玉完全没关系,上面详细列举了受害人的生辰八字,明眼人都看得出这生辰八字是精挑细选过的。


  魔宗的修行方式比较狂放,真要用活人修炼根本不会这样挑,这种讲究特别多的挖心方式明显是人族修炼用的邪术。


  这份调查报告逻辑清晰,证据明确,最后还把栽赃嫁祸焦和玉的家伙直接点了出来:青谷宗宗主。


  魔尊说道:“青谷城之事,和他没关系。”至于他们这些名门正派要不要清除祸害、要怎么清除,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了。


  迟霄仙君看完那份卷宗,心中也有了定论。


  青谷城那些命案确实不是焦和玉做的。


  迟霄仙君颓然说道:“我去带他出来。”他说完后心里还是存着一丝期望,忍不住问魔尊,“如果他愿意留在这里呢?”


  魔尊说道:“我尊重他的决定。”


  得了魔尊这句话,迟霄仙君一闪身回了住处。


  焦和玉正百无聊赖地躺在那里随手翻看一本书,听到迟霄仙君回来的动静,扔下书转头朝他笑了起来:“霄叔叔你回来了?你可让我好等。”他一个翻身,正好把自己送到了迟霄仙君面前。见迟霄仙君面色不太对,焦和玉不由抬起手掐了掐他两边腮帮子上的肉,“怎么了?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迟霄仙君难得没有拦着他胡来,而是注视着他说道:“你愿意一直留在这里吗?”


  焦和玉被迟霄仙君问得一愣。


  一直留在这里?那不是要一直被封着修为,还天天听这些讲那些枯燥乏味的东西?


  这里的人也很没劲,看个春/宫图都能走火入魔,一点意思都没有。


  “不愿意。”焦和玉斩钉截铁地说完,又满眼警惕地看着迟霄仙君,“不是说好一个月吗?现在都过了小半个月了,你居然想反悔,简直枉为仙君!”


  迟霄仙君虽早就预料到焦和玉的答案,亲耳听到他的回答还是如同万刃穿心。


  如今回想起来,焦和玉去青谷城应该就是要调查挖心的案子,甚至已经查到了青谷宗宗主头上。


  焦和玉只是去给自己洗清污名、讨回公道,他却不分青红皂白把他捆了回来,还直接封了他的修为。


  其实刚才元离已经喊破了焦和玉的身份,焦和玉本就不可能留在长阳峰了,他们连一个月都不会有。


  迟霄仙君抬手把焦和玉抱起来。


  焦和玉觉得眼前这人不太对劲。


  下一刻,他身上的禁制被解开了。


  “你们魔尊来接你了。”迟霄仙君放开了焦和玉,哑声说道,“你可以跟他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