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冥顽不灵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清心诀》这东西,是修行者必学的基础课程,修行者都是人,人都有七情六欲对吧,有时候很难自己控制,这时候就要借助一点外力。


  《清心诀》就是这个外力,是修行界前辈给后辈们开的挂,不管你心里有多少杂念,只要你运转《清心诀》,就能很快静下心来。


  理论上来说,大部分修行者都能把《清心诀》倒背如流,但也有一部分修行者出于恋旧或者急起来就记性不好等等原因需要随身携带一本。


  所以,一开始见到那本《清心诀》时,那位幸运弟子的第一感觉就是“谁丢了书”。等另外几个人围拢过来之后,他们赫然发现上面画的居然是迟霄仙君与现任魔尊的浪漫爱情故事。


  有多浪漫呢,开局就是久别重逢天雷勾动地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里面一个有点像仙君大人又有点不像的美貌男子失控到又是哭又是叫,场面之激烈,画面之刺激,简直叫人欲罢不能。


  更叫人吃惊的是,故事里的每一幕都跟《清心诀》的口诀那么契合,那一句句口诀在他们心里从此有了画面!


  这几个弟子只看了几页就心痒得很,很想接着往下看,又觉得聚众做这种事不太好。他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幸运弟子先看完,他们再轮流传看。


  很快地,这本《清心诀》开始在水云宗弟子之中来回传看,越来越多人看向迟霄仙君的目光变得古怪起来。


  迟霄仙君对别人的目光一向是不在意的,更不会窥听弟子们在讨论什么,因此一直不知道有那么一本“□□”。


  他这些日子唯一一次破例,就是那日窥听了焦和玉与元离的对话。见焦和玉接下来果然和元离保持了距离,平时比较出格的也只是对着水云宗弟子们的剑法瞎指点,他待焦和玉便宽和了许多。


  焦和玉消停了,魔宗那边的调查也有了点结果,焦和玉不在,他那群下属每天都挺担心着急,偏偏有魔尊在上面约束着,他们没法私自离开魔宗营救焦和玉,只能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发愁。


  “长霄”借助食物和这群魔宗子弟混熟了,从他们口里陆续套出关于魔宗的消息,魔宗之中的“混血儿”真不算少,甚至连魔尊都有四分之一的人族血脉。


  他们对年龄没什么概念,更没有把族人造册登记的习惯,有时候甚至还会欣然接纳一些不知从哪跑来的妖物,要从里面找到在魔宗边界失踪的故人之子还真不容易。


  不过据那群下属说,在魔宗秘境里有面能回放某个时间点发生之事的溯流镜,魔宗之中所发生的所有事都储存其中。他已经确定故人之子失踪的时间和方位,只要找到那面溯流镜应该就能确定那孩子的下落。


  可惜魔宗秘境已经许久不曾开启……


  迟霄仙君正闭目整理着自己掌握的消息,却听有人在外面急切地叫喊道:“仙君,不好了,有人走火入魔了!”


  迟霄仙君眉头狠狠一跳,起身往外走去。


  焦和玉正半躺在迟霄仙君床上对着本书写写画画,听到有人走火入魔,顿时把手里的书一扔,披上外袍溜达出去看热闹。


  焦和玉没走出多远,便迎面遇上同样闻讯出来查看发生了什么事的凌秋霜和元离两人。


  “好巧啊,你们也听说有人走火入魔了吗?”焦和玉弯唇而笑,表情看起来十分可爱,可惜在这种别人都很着急的时刻,他这么笑就有点不合时宜了。


  凌秋霜盯着焦和玉,直觉告诉他这事和焦和玉有关。


  元离也觉得焦和玉笑得这么开心不太好,他有些着急又有些担忧:“他们不知道怎么样了,听说是好几个人一起走火入魔。”


  焦和玉笑眯眯地说道:“又死不了人,不用太担心。”


  “我们还是去看看吧!”元离迈步走在最前面。


  凌秋霜故意落后几步,避着元离和焦和玉传音:“是不是你干的?”


  “你怎么能无缘无故冤枉好人。”焦和玉一脸无辜,眼底满是笑意,“我可喜欢这里了,这里的人又热情又友好,个个都想和我交朋友,我怎么会害他们呢?再说了,我现在连只鸡都杀不了,哪来那么大能耐祸害那么多修行者?你别想太多,想太多老得快,小心你第一美人的位置拱手让人了哦。”


  焦和玉说的话,凌秋霜一个字都不信。


  焦和玉才不管他信不信,优哉游哉地跟上元离。


  迟霄仙君赶到之后已经把入魔的弟子控制起来了,他修为高深,轻松镇压住几个突然发狂的弟子,又叫人把被那几个人打伤的弟子抬下去治伤。


  焦和玉见地上虽然一片狼藉,那几个入魔弟子的眼神却都已经恢复了清明,不由有些遗憾自己来晚了一步,看热闹没赶上热乎的。


  迟霄仙君察觉他们的到来,目光往他们身上一扫,正好扫见焦和玉得意弯起的唇角。


  迟霄仙君很确定焦和玉的修为已经被他封住,可看到焦和玉那掩饰不住的笑意,他便笃定这事肯定和焦和玉有关。


  “你们到底做了什么?”迟霄仙君看向那几个恢复清醒的水云宗弟子,目光严厉至极。


  很明显,只要有任何一个人敢隐瞒或者说谎,他会毫不犹豫地把人驱逐出长阳峰,甚至会让他们宗主将他们逐出水云宗。


  那几个弟子不敢隐瞒,把那本轮流传看《清心诀》给交了出去。


  《清心诀》是大部分人修行的基础,看似简单,人人都会,但这玩意就像是地基一样,你不会经常见到它,不会时刻感慨它多厉害多牛逼,可你要是把它给拆了,房子马上就会彻底坍塌!


  这本被人画满春/宫图的《清心诀》,就是在拆他们的地基。平时课业轻松还没什么,今天迟霄仙君安排的课后任务比较难,他们在修行过程中不知不觉走了岔道,顿时就走火入魔了!


  迟霄仙君不明所以地接过那本《清心诀》,翻开第一页后脸色就黑了。他叫人把那几个弟子带下去关禁闭,好好洗掉脑子里那些龌龊废料,抬手拎起焦和玉就要带走。


  元离见迟霄仙君面色难看至极,一副要把焦和玉弄死的架势,不由上前拦住迟霄仙君求情:“迟霄叔叔,这事和玉师弟没关系的吧?玉师弟他这几天都和我们在一起的,听课吃饭都在一起,玉师弟真的什么都没做!”


  焦和玉见元离满脸担心,一点都不怕自己会被迟霄仙君掐死,还能噙着笑宽慰元离:“别担心,顶多不就是废了我修为、断了我筋骨,把我变成没用的废人嘛,有什么要紧。我就是死了,也没关系的啊,反正我从小到大既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在这世上也没什么可牵挂的。”


  迟霄仙君见他满不在乎的模样,怒道:“你真是冥顽不灵!”


  焦和玉不仅不怕,还有闲心挑迟霄仙君的刺:“这词您说过了,换一个吧。”


  元离从焦和玉说“有什么要紧”就开始掉眼泪,他伸手抱住焦和玉,想从迟霄仙君手里把焦和玉抢过来,边抢还边哭着说:“真的和他没关系的,迟霄叔叔你不要冤枉玉师弟好不好?”


  焦和玉蓦然被人抱紧,只觉又是陌生又是可笑。他随口骗骗人,这小子居然全信了,还哭着替他求情,怎么会有这么傻的小傻子,怪不得被那么多人喜欢。


  焦和玉侧过头,好奇地用冰凉的唇往元离眼角亲了一下,亲到了元离眼角温热的泪水。


  在被迟霄仙君强行带走的时候,焦和玉还饶有兴致地在心里感慨了一句:原来眼泪真的是咸的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