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从不当真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焦和玉睡得很好,醒来时精神抖擞,他睁眼一看,把床让给他的迟霄仙君正坐在外头闭目打坐,瞧着十分正经。


  焦和玉没穿靴袜,赤着双足蹑手蹑脚地绕到迟霄仙君身后,伸出凉冰冰的手去捂迟霄仙君眼睛。他笑眯眯地说:“霄叔叔,猜猜我是谁?”他放软声音时嗓儿格外甜,谁听了都能认出来,明显是在逗迟霄仙君玩。


  迟霄仙君抬手掰开焦和玉的手,训斥道:“安分点。”


  焦和玉不仅不安分,反而还顺势环住迟霄仙君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到迟霄仙君背上去了:“霄叔叔,您这好冷啊,您看我都快给冻坏了。”他说话时还把脸贴到迟霄仙君颊边,让迟霄仙君感受一下他过分冰凉的体温。


  迟霄仙君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打不退骂不跑的家伙,你说他不怕疼吧哭得又比谁都惨,你要说他怕吧,又总是这样找死。他抬手把焦和玉往前一扯,修为全失的焦和玉便猝不及防地落到了他怀里。


  不得不说,焦和玉的体温确实低得古怪,光是这么把人按在怀里都能感觉到一阵凉意。


  当初在客栈时焦和玉就是这样的,压根不是因为长阳峰的缘故。迟霄仙君默不作声地帮焦和玉把身上的衣物整理好,将他放回地上,说道:“昨夜的事我会查清楚,不会让你白受委屈。”


  焦和玉心道也不算委屈,其实还挺刺激的,要不是有噬心蛊在,他应该会很快活。


  不过这种话说出来,迟霄仙君这种老古板肯定要训人,他以前就遇到过这样的人,两个人衣服都脱光了他都还守身如玉,撞见他和别人胡来又教育他要洁身自好。


  真是有趣。


  他就是在烂泥里来回打滚,又和他们这种没种的家伙有什么关系?


  焦和玉也不拦着,还给迟霄仙君摇旗呐喊:“那霄叔叔一定要好好查啊,那歹人太可恶了,居然想对我做那种事!”


  迟霄仙君不再说话,领着焦和玉去给水云宗弟子讲学。


  焦和玉见迟霄仙君没再给自己指定座位,又溜达去元离他们身边坐下。他嗅了嗅,发现凌秋霜身上没了昨晚那股子冷香,有些好奇地往凌秋霜那边看去。


  凌秋霜也在看着焦和玉。


  昨晚他离开焦和玉房间后就后悔了,后悔自己太过冲动,居然在焦和玉刺激下暴/露了自己的身份秘密。索性焦和玉不知道玄冥宗的不传之秘,而且名声早就烂透了,哪怕拿这事去做文章也不会有人信。


  原本凌秋霜是不信焦和玉和迟霄仙君有一腿的,可昨晚他隐匿在暗处看得清清楚楚,焦和玉一呼救,迟霄仙君就到了,还把焦和玉抱回了自己房中,接下来一整晚焦和玉都没从里面出来。


  难道迟霄仙君真的被焦和玉蛊惑了?


  凌秋霜正盯着焦和玉陷入沉思,就看到焦和玉朝他眨巴一下眼睛,噙着无辜的笑意好奇询问:“凌师姐你眼圈怎么青了,是不是昨晚没睡好啊?”


  元离早上醒来一直在懊恼自己昨晚失约了,在愁着怎么和焦和玉解释自己昨晚突然犯困的事。他还没想好怎么向焦和玉道歉,就听到焦和玉和凌秋霜说话。


  元离不由跟着转头往凌秋霜眼底看去,发现凌秋霜眼底确实有点泛青。他关心地问:“师姐你昨晚没睡好吗?”这次来长阳峰是他想来的,师姐替他和迟霄仙君开口不说,还陪着他一起听课。现在看到凌秋霜在长阳峰可能住不习惯,他心里很过意不去。


  凌秋霜横了焦和玉一眼,缓着语气朝元离解释:“没有,我只是遇到个有点耗神的疑问而已。”


  元离这才放下心来。


  焦和玉在一旁抿唇而笑。


  瞧瞧,正道人士撒谎也这么信手拈来,看来编谎话果然是人类的天性。


  元离终于组织好语言,转头向焦和玉解释昨晚的事,说自己昨天晚上不知道为什么非常困,一觉醒来已经天亮了,不是故意失约的。


  焦和玉满不在乎地说道:“不要紧,你不来也没关系的。”他眉眼含着笑意,仿佛在说什么有趣的事,说出的话却叫人莫名难过,“反正我从来不把别人的话当真,要是当真了的话,我可是会伤心的,我又不是傻子。”


  元离急道:“我、我今晚一定去。”


  “不行了哦。”焦和玉说道,“我从来不和人约第二次。被骗一次就够了,还上赶着再被骗第二次,谁会那么笨啊。”


  元离听了这话都快要哭了,却不知道怎么解释好。


  凌秋霜见状,愠怒地替元离开口:“师弟已经说了他不是故意的。”


  “那又怎么样。”焦和玉懒洋洋地说道,“我昨晚等了好久,还因为没关好门遇到歹人夜袭,差点连命都没了。难道我还要再冒着生命危险再等一次?”


  元离听了浑身一震,立刻关心地抓住焦和玉的手检查他是不是真的受伤了。


  焦和玉见元离一脸真心实意的关切,也不逗他了,含笑说道:“别担心,霄叔叔及时赶到救下我了,还亲自帮我治伤,”焦和玉抬手摸上元离湿漉漉的脸颊,笑眯眯地用指腹随意地抹去上头温热的泪珠,“以后我就和霄叔叔睡在一起啦,所以你不能再来找我了,霄叔叔会生气的。”


  元离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他分不出焦和玉的话是真还是假,可是听到他满不在乎的语气,心里就很难过。


  他要是碰到别人失约会生气,遇到危险会害怕,可焦和玉不生气也不害怕,提起来都是开玩笑一样,好像什么都不在乎一样。


  元离哭着抓紧焦和玉的手说:“对不起。”


  焦和玉笑容不改,任由元离抓着他的手不放。


  他的手很冰,元离的手却暖和得很,他们不管从哪方面来看都是两个极端,可是这傻乎乎的家伙却还真心实意地信他说的话,还一个劲地掉眼泪,要不是身边有那么多人护着,他说不准早就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吧?


  焦和玉正想着,忽然察觉有道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


  他抬眼看去,只见迟霄仙君的目光扫了过来。


  焦和玉立刻朝迟霄仙君露出一个更甜更无辜的笑容,他可没有勾/引他的宝贝小炉鼎,是他家小炉鼎抓着他的手不放而已,和他没关系啊。


  奇怪的是,迟霄仙君这次没做什么,只默不作声地收回了目光,继续专心致意地给水云宗弟子讲学,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


  焦和玉有些纳闷,十分难得地主动挣开了元离的手,一本正经地转头教育元离:“修行者还是得自己强大起来才是正理,靠别人是靠不住的,难得有听霄叔叔讲学的机会,你怎么能不认真听讲?”


  元离情绪还是没能抽离出来,“哦”地应了一声,整个人看起来蔫耷耷的,极为勉强地打起精神开始听迟霄仙君在讲什么。


  凌秋霜看向焦和玉的目光有点复杂,很难想象刚才的话会从焦和玉嘴里说出来。


  焦和玉却没理会凌秋霜的打量,他又装起了乖宝宝开始认真听课,甚至还积极主动地举手提问。


  即使迟霄仙君无视他的动作,其他人也会开口提醒说“和玉师弟有问题想问”。


  迟霄仙君:“…………”


  从焦和玉提出的问题来看,这操蛋小孩天赋绝对不差,真要是他徒弟就好了。


  如果焦和玉一直这么乖巧听话,他也许可以和魔宗那边商量一下把焦和玉要过来。反正焦和玉自己也说了,新任魔尊并不待见他这个左护法。


  迟霄仙君不知道的是,这天中午有位水云宗弟子在食堂捡到本《清心诀》。这位弟子边喊了声“谁漏了本《清心诀》”边翻开看里头有没有名字,等看到第一页上画的图,顿时睁圆了眼。


  其他人听到他的话凑过去一看,很快也被上面的“画作”吸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