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以后睡这

书名: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作者:春溪笛晓

  
  反正只是逗一逗,焦和玉也不着急,将那本《清心诀》随手扔开,躺到榻上闭上眼边歇息边等人。修为被封以后,他还挺容易累,沾枕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直至隐隐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腰,焦和玉才再次睁开眼,懒洋洋地看向掐着自己腰的人。


  那是属于元离的脸,可是贴上来的身体分明属于青年人,那双扣在他腰间的手也不如元离软和。


  这可就有趣了。


  焦和玉微微地笑了起来,往那人怀里凑近一些,闻到了对方身上独特的冷香。他伸手勾住对方的脖子,毫不介意自己正袒露着大片肌肤,笑吟吟地凑上去亲对方的唇。


  两个人的唇贴在一起时,焦和玉感觉一阵熟悉的剧痛从心口传来。


  噬心蛊发作的痛楚非常人能忍,焦和玉偏不管。还往“元离”唇上多舔了几下,似乎在舔十分甘美的蜜糖,直至感觉那火热的身躯完全贴了上来,他才含笑问道:“师兄不仅想给我暖手,还想给我暖床吗?那师兄来得正好,我害怕晚上太冷睡不好。”


  钳在焦和玉腰间的手骤然收紧,五指在他腰上碾出一片青紫。“元离”也笑了起来:“光是暖床多无聊,不如我们来玩点花样。”


  焦和玉浑身都疼,轻松自如的模样瞧着却一点都不疼,他懒洋洋地问道:“什么花样?刺激不刺激?”


  “元离”拾起焦和玉扔在一边的腰带,牢牢地将焦和玉的双手捆过头顶。


  许是因为失了修为,焦和玉手上和腰上被弄出的淤青并未立刻散去,看起来格外惹人怜爱。


  “元离”把人绑好了,又伸手摩挲他腰间的青紫痕迹,心中充斥着各种把这具身体玩坏的构想,这么容易弄出痕迹的身体,也不知是怎么养出来的。“元离”掐起焦和玉的下巴,说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刺激?我都可以满足你。”


  焦和玉说道:“我喜欢霄叔叔的脸,你变成霄叔叔的模样怎么样?唉,霄叔叔的捆妖索用得可比你好,你这绑法我随随便便就挣脱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元离”顿住。


  焦和玉大方地和他分享自己和迟霄仙君的玩法:“霄叔叔还说要专门给我做条鞭子,霄叔叔真是太爱我了,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不想出去干坏事了,乖乖留在这里和霄叔叔相亲相爱。”他乌发披散在枕上看起来十分慵懒,丝毫不害怕自己会遭遇什么,“你可要小心点,千万别让霄叔叔发现你在这里,要不然他会生气的。”


  “仙君怎么可能会被你蛊惑。”既已被识破,“元离”便卸去了伪装,露出那张属于凌秋霜的脸。只是比之白天,他的脸庞多了几分戾气,不像是修行之人,倒像个魔修。他的手挪到焦和玉纤弱的脖颈上,“我警告你,离我师弟远点,要不然我一定杀了你。”


  焦和玉呼吸有些不畅,却还是不怕死地说道:“那你这就杀了我,我第一眼看到你师弟,就深深地爱上他了,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凌秋霜冷笑:“那你是喜欢仙君,还是喜欢我师弟?”他算是发现了,这家伙嘴里没有一句实话。


  “当然是都喜欢,我们魔修又不讲究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我还喜欢我们魔尊陛下呢,可惜魔尊陛下不喜欢我。”焦和玉唇边噙着笑,毫不在意自己的脖子在凌秋霜手上,还不知死活地刺激凌秋霜,“不过,就算魔尊陛下不喜欢我,我也努力争取过了,不像你这种胆小鬼,守着人不敢出手,别人捷足先登能怪谁?只能怪你自己胆子小,人在嘴边都不敢吃。”


  “师弟和你这种人尽可夫的家伙不一样。”凌秋霜满脸冷戾地看着焦和玉,仿佛在看什么脏东西,“师弟只是涉世未深,才会轻易被你勾/引!”


  焦和玉眉眼满是揶揄:“是啊,我最爱的就是勾/引人,你这么讨厌我不也想上我?我懂的,你只是憋久了嘛。被迫当第一美人是不是很难受?是不是很想当回男人?今晚我什么都可以陪你做,而且保证不会告诉别人,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凌秋霜得承认焦和玉确实有勾人的资本,刚才焦和玉亲上来的时候他根本不想推开,反而想狠狠地亲回去。


  他出生时伴有异象,按照玄冥宗先祖流传下来的规定,这种特殊体质的人留女不留男,否则会引来巨大灾祸,他母亲为了让他活下来,瞒下了他的性别。


  这些年来他每天入夜之后便会有许多暴戾的想法,因为怕伤害了师弟,他从不敢和师弟表明心迹……


  今天看到焦和玉屡屡勾/引师弟,他一时冲动弄昏了师弟,化成师弟的模样来赴会。不想焦和玉一再的戏弄让他彻底失控,甚至还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与对师弟的爱慕之情。


  在长阳峰他不可能杀了焦和玉,否则迟霄仙君不会善罢甘休。


  而且,焦和玉确实莫名吸引他。焦和玉不是师弟,他根本不必怜惜他,可以粗暴地对他做所有想做的事,让他哭,让他求饶,让他再也无法摆出这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凌秋霜再次钳住焦和玉的腰,亲上了焦和玉柔软的唇,强迫焦和玉张开嘴接纳自己的吻。


  焦和玉才刚压下去的噬心之痛瞬间传遍四肢百骸,他背脊出了一层冷汗,面上却仍是一脸轻松,甚至还饶有兴致地和凌秋霜唇舌交缠。不就是个蛊,他一个大活人难道还能被小小的虫子左右?


  可就是,疼,太他妈疼了。


  焦和玉眼上不由自主地泛起泪光,身体轻轻地颤抖起来。


  凌秋霜察觉他的异样,结束了满含强迫意味的吻。他理智稍稍回笼,刚要问“你怎么了”,便听焦和玉噙着泪喊了起来:“霄叔叔,你再不来救我,我就要被人□□了!”


  另一边,迟霄仙君正分了一缕神识在“长霄”那边,在魔宗内查探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迟霄仙君给焦和玉的住处离自己住的地方很近,他五感又十分灵敏,只要他想听,整个长阳峰的动静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此时夜深人静,外面没什么声音,焦和玉那声以“霄叔叔”为开头的呼救便显得格外清晰。


  听到焦和玉那明显的哭音,迟霄仙君眉头一跳,一闪身便到了焦和玉房中。


  焦和玉房里已没了别人,只是空气里还带着一股淡淡的冷香,显示着刚才确实有人来过。


  迟霄仙君迈步入内,只见焦和玉双手被绑着,衣衫凌乱地敞开了,唇微微有些红肿,色泽显得比平时更加艳丽。他颈上、腰上、晚上密布着青紫痕迹,不用想都知道刚才有人对他做了什么。


  迟霄仙君心中怒意翻腾,谁这么大胆敢在长阳峰做这种事?


  他迈步上前解开绑着焦和玉双手的腰带。


  焦和玉顺势靠进他怀里,身体微微蜷缩着,泪汪汪地说:“霄叔叔,我好疼啊,你们名门正派的人怎么这么坏?”


  迟霄仙君原想甩开焦和玉,却感觉温热的泪珠打在自己胸口。他伸手抚上焦和玉轻颤着的背脊,只觉上面冷汗淋漓,显见刚才焦和玉是真的差点被人得手。


  迟霄仙君冷声问:“是谁?”


  “我不知道啊。”焦和玉把脸埋在迟霄仙君怀里,“我又认不全你们这的人,怎么知道谁对我居心叵测?我刚在这里看了会书,觉得书都太无聊了,就躺这儿歇了一会,结果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被人压着,那家伙又是脱我衣服又是掐我脖子,可凶了。你要是来晚一点,他说不准还要把我先奸后杀!”


  迟霄仙君知道他嘴里一向假话多真话少,也不全信。


  这次确实是他理亏,他既然封了焦和玉修为,就不该把他单独放在一边。


  迟霄仙君抱起焦和玉,把他带到了自己住处。


  迟霄仙君把焦和玉抱到床上说道:“以后你睡这。”他盯着焦和玉脖子上那碍眼的淤痕半晌,抬手轻轻从上面抚过,那淤青便消失无踪。


  等迟霄仙君如法炮制地把焦和玉身上那些痕迹清除完,焦和玉已经倚在他怀里睡了过去,睡颜看起来仿佛是个单纯无害的纯真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