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她又老又顽固 第 75 章

书名:她又老又顽固 作者:杯雪

    上元派的长老们的瞳孔都快要从眼眶中震出来了, 只能瞪着正在给华卿行大礼的掌门,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掌门怎么了?被老祖给刺激到了?可什么样的刺激能让他一出来, 就开始给天黍门的长老行大礼?

    这委实有点说不过去。

    众位长老当下心中是百转千回,想了好几种可能都不太能够成立, 还是说掌门是真打算对华卿长老出手了,然后又觉得有些理亏,所以才先行了大礼, 算是赔个礼。

    最后一个猜测是最有可能的,或许接下来这一场打斗要不可避免了,几位掌门彼此对视了一眼,如果这样就打起来的话,未免显得他们上元派龌龊了点,要不劝劝掌门吧, 至少等着他们出了上元派再动手。

    “道友这是何意?”华卿看着他,原谅华卿还没记住这位上元派的掌门是叫什么名字的。

    上元派围观的这些长老心中也很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老祖说……”上元派掌门起身,看着华卿,又回过头, 对着上元派在此围观的其他长老们,脸上的表情很快调整好,他一本正经道, “老祖说,日后见了华卿长老, 就当是见了他本人。”

    朝天殿前的广场上再一次恢复成一片寂静, 但是这片寂静并没有维持太长的时间, 随即众位长老一片哗然。

    上元派的这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是他们出现幻听了,还是刚才掌门在朝天殿里面出现幻听了,老祖怎么可能提出如此无理取闹的要求来!

    他们与掌门刚听到这个要求时的表现大体一致,想着华卿可是天黍门的人啊,若是见了她跟见了老祖一样,这不等于是把他们上元派交到天黍门的手上。

    老祖是疯了吧!

    其中以秦庄的反应最为激烈,幸好身边的师兄眼疾手快,赶紧将他的那张嘴给捂住,才没有让他爆出惊人之语,但是将他那一张脸给憋得通红,可以想象得出他是有多少话想要对朝天殿里的老祖喷一喷的。

    掌门也很绝望的,但是没有办法,上元派本就是当年老祖一人撑起来的,这么些年来他们这些修仙者也没少得到老祖的指点,可以说没有楼霄就没有他们上元派,更别说能有今日的上元派了。

    老祖平日里除了要点话本子,闲着没事跟他们说说话,也就提了这么一个要求,他们还不满足的话,多少有点说不过去了,不过满足归满足,他还是很想知道这位华卿长老到底是凭什么得到老祖的青睐的。

    既然老祖不愿意说,他就只能问眼前的华卿了,掌门问:“华卿长老可知这其中的缘由?”

    华卿大概是知道一点的,楼霄愿意这么做,多半是看在云栖池的面子上,华卿点点头,然后就没有后文了。

    上元派掌门眼巴巴地等着华卿给一个解释,但是华卿点头之后就没再说话了,掌门算是明白了,等他将来入土了,都不一定能知道这件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掌门心中默默叹气,看了一眼其他几位长老,见他们一个个脸都绿得跟个苦瓜似的,心情突然间莫名好了许多,果然痛苦都是要大家一起承担的,他仍然保持着笑容,对华卿说:“今天实在是麻烦华卿长老,我们为各位远道而来的天黍门道友准备了宴席,可要留下来用个晚饭?”

    掌门嘴上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他与其他几位长老心里想着的却是快走吧,快走吧,我们上元派的厨子一个个的可差劲了,毒死人不偿命的。

    然而华卿点了点头,看起来一点没有为难的样子。

    至于他们天黍门的掌门与二长老,在上元派的掌门说他们上元派以后见了华卿就像是他们老祖之后,已经心潮澎湃起来,心里啪啪打起了小算盘,现在看起来他们天黍门称霸修仙界简直是指日可待!

    上元派长老们看着华卿,心中不停哭嚎,您不会是真的打算接手我们上元派吧?不要啊!

    华卿他们跟着掌门一起来到了上元派的主峰中,等着过一会儿的宴席,而上元派的其他几位长老纷纷失魂落魄地回到自己的峰上。

    华卿静静坐在主位上,手中握着福豆,自从来了上元派以后,这颗福豆就比之前热了不少,可以肯定林毓之是在上元派中。

    他怎么突然跑到上元派来了?

    天色渐渐暗下,暮色四合,上元派的长老们怀着心事坐在各自的山头上,现在只盼着华卿长老能够给他们上元派一条活路了。

    秦庄回到山头上后更是没有个好脸色,他想到自己在朝天殿外面没拦下云栖池的时候,还想着等会儿老祖肯定会把云栖池给丢出来,结果人家师父突然间能和他们门派的老祖平起平坐了,你说这找谁说理去?

    秦庄的脸色阴沉得厉害,仿佛下一刻就能滴出水来了,正在练习布雨术的弟子看着他这副脸色,心跳得厉害,浑身都哆嗦着,想着自己千万可不能出错,不然的话他师父今天肯定又要骂他了。

    可偏偏越担心就越容易出错,弟子的嘴皮子一秃噜,将咒语念错了,直接把雨给下成了冰雹,其中还有一块拳头大的冰雹直接砸在了秦庄长老的头顶。

    这名弟子登时心就凉了一半,想着完了完了,这回他师父不把他脑袋给喷掉了。

    结果他预想中的那一幕并没有出现,秦庄他……他在被冰雹打了一下后,直接转头对着后面连绵起伏的山脉啊啊啊叫个不停。

    弟子心中更担忧了,看着秦庄这个疯魔的样子,想着还不如让他喷自己一回出出气。

    他赶紧下山去找来其他的长老,问:“我师父怎么回事?我刚才用布雨术的时候不小心念错了,召了冰雹来在我师父脑袋上打了一下,是不是把我师父给……”打傻了。

    后面的三个字弟子没敢说出来,怕他师父记仇,日后想起来,把喷得他脑瓜疼。

    秦庄的师兄轻轻叹了一口气,他其实挺能明白秦庄现在的感受,但是有些事暂时还没有必要对弟子们解释清楚,他只是拍了拍这位弟子的肩膀,对他说:“跟你没关系,让他发泄发泄吧,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这名弟子歪了歪头,依旧觉得是莫名其妙,他师父还用得着这么发泄?他平日里不都靠喷人发泄的吗?

    让秦庄啊啊啊叫个不停的华卿此时还在上元派主峰的大殿中,握着福豆算着林毓之现在应该在哪个方位。

    天黍门的掌门偷偷打量了华卿一会儿,他早就说华卿是真人不露相,但是没想到竟然能够如此之牛逼。

    佩服佩服。

    趁着他们上元派掌门出去的间隙,他看着华卿,欲言又止了许久,最后犹豫着对华卿说:“要不我掌门之位真给你得了。”

    华卿:“……”

    华卿懒得搭理突然犯病的掌门,转过头去与云栖池小声商量了一下,大致判断出林毓之现在在什么地方,等上元派的掌门回来后,她开口对说:“我想在上元派找个人,掌门不会介意吧?”

    上元派的掌门心说,你现在就算是我们老祖了,我能介意什么呢?

    “不知华卿长老要找什么人?是否需要我们帮忙?”

    一旁的其他上元派的长老看了一眼,心想掌门这个劲儿真的是很让人敬佩了,怪不得那么多长老里面,当年就他能当上掌门呢。

    华卿拒绝了这位掌门的好意:“倒也不必,我大概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晚宴还没开始,上元派的掌门带着几位长老陪着华卿一起出去找人去了,然后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华卿直接向着紫溪长老的山头御剑飞了过去,上元派的几位道友心中都疑惑华卿是为了何事,只有莫弦心下微沉,他曾听国师说,紫溪当日为了能拿到北汉皇室的那件国宝,坑了华卿长老一遭,如今华卿长老这般说不好是去寻仇的。

    也算是紫溪活该,仗着自己有点姿色便胡作非为,不过华卿长老不是已经知道紫溪并不在上元派的吗?莫弦摸着下巴想了想,这其中或许还有其他的原因,只不过暂时还看不出来。

    上元派的这位掌门看着华卿直接踏入紫溪长老的闺房当中也不阻拦,他是真的是对他们老祖言听计从,毕竟他们老祖如果说要进紫溪闺房,他们肯定是不会说一个不字的。

    华卿握着手中的福豆,打量着四周,最后她停在房间东侧的墙壁前,抬起手在上面轻轻敲了敲,随后,只见一点银光闪过,这道墙壁瞬间倒塌成废墟,烟尘散开,有些道友捂着嘴咳嗽起来。

    上元派的掌门正想上前问问华卿这是要做什么?就算是他们老祖,也不能这么随便拆墙玩啊,他刚要开口,便发现这墙后面竟然是一间暗室。

    如果单单只是一间暗室的话并没有什么好稀奇的,毕竟这是人家自己的房间,就算是把隔壁改成茅房他们也没什么好置喙的,关键是紫溪的这间暗室里面还关着一个人。

    众人见此纷纷上前,上元派的掌门心想这回好了,真是丢人丢到天黍门去了,关了一个人也就算了,还关了一个男人,紫溪你说说这事要是传到人间界去让人家怎么想!

    那青年蜷缩在暗室的角落中,背朝着他们,听到声响稍微动了动,努力地想要翻身。

    上元派掌门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至少人还活着。

    青年总算是转了头过来,不等上元派的掌门开口询问他是何人,天黍门掌门先上前一步,看了上元派掌门一眼,问:“毓之?他怎么在这儿?”

    上元派的掌门心说我哪儿知道啊?

    不过这回不用他开口了,他知道这个青年的身份了。

    林毓之使劲地睁开眼,眼前遍布着黄黄绿绿的光点,他看不清来人的模样,只隐约记得自己来上元派是想找叶昭炆,与他说一说华卿的事,想问一问他这曾经的二师妹又是为了什么事叛出了华卿门下,也想要知道他现在回头是岸还来不来得及。

    只是没想到阴差阳错间让他发现了另外一桩机密,上元派的紫溪长老竟然与人合谋想要暗害华卿身边仅剩下的这个徒弟孟怀止,然后借用这个身份探清华卿究竟还有什么背景。

    可惜他学艺不精,被人给发现,情急之下只能飞了一只纸鹤给华卿,让她小心些。

    紫溪在这里连续折磨了他几日,妄图从他的口中探出更多华卿的消息,可他本来就什么也不知道,即便知道也不会说出的,她这番作为都是徒劳。

    林毓之眼中的景象稍微清楚了一些,终于在前来的人群中看到了华卿的身影,他稍微笑了一笑,张着唇艰难地说道:“紫溪长老她,她……”

    他话没有说话,人就先昏过去了。

    众人:“……”

    围观的众人纷纷叹气,你说你这倒霉孩子,你倒是把话说完再晕过去啊,你这样跟话本里那些死前留下一句杀人者乃,有什么区别啊!

    上元派的掌门让人将林毓之从暗室从带了出去,他心中感叹幸好林毓之现在已经不算是华卿的弟子了,不然的话华卿不一定要做出什么事来,即使这样,掌门也是心中戚戚,不知道华卿与她这个徒弟的关系怎么样,他给林毓之检查了一番后,掌门松了一口气,道:“没什么事,明天应该就能醒过来。”

    华卿点点头,顺口问了一句:“我听说紫溪长老去东唐了?”

    上元派的掌门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眼前不是天黍门的华卿长老,而是他们上元派的祖宗,一定要做到有问必答,便点头道:“是。”

    华卿接着问道:“紫溪长老与东唐的萧氏一族有什么关系吗?”

    “紫溪,名萧紫溪,正是出自萧氏一族。”

    华卿心道了一声果然如此,便继续问道:“她来上元派多久了?”

    掌门答道:“至今已有四百余年。”

    “她来时已经是修仙之人了?”

    掌门不太明白华卿为什么会问这些问题,但还是点了点头,。

    如此看来,那紫溪的年纪也不小了,萧氏……

    她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便没有说话。

    不久后,云栖池过来同华卿说:“林毓之醒过来了。”

    华卿同掌门点头告别:“我去看看。”

    林毓之躺在床上,看着华卿过来,他张了张嘴,想叫华卿师父,又想到她早已经不要自己了,便如其他人一样,叫了一声:“华卿长老。”

    华卿嗯了一声,林毓之哑着嗓子,将自己在上元派所听到的事与华卿说了一遍。

    “你现在上元派好好休养吧,”华卿呼了一口气,转身对不远处的几位上元派道友说,“帮忙照看一下,我要去东唐看一眼。”

    上元派的几位道友当即表示:“我们与你一起去。”

    毕竟紫溪也是他们上元派的人,现在又有老祖发话,见了华卿如见了他本人,这件事怎么看起来都跟他们上元派是脱不开关系了。

    华卿也没有阻拦,结果第二天临走的时候发现他们上元派几乎是倾巢出动了。

    至于这样吗?

    上元派与天黍门一同前往东唐,他们一下去了这么多人肯定没有办法低调,其他几大门派听闻消息,也纷纷动了心思,心想难不成东唐是有什么宝贝要出世,他们要不要也去凑个热闹,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跟着去看看也不错。

    这春天嘛,实在不行就当初东唐郊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