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好梦成双[穿书] 第 85 章

书名:好梦成双[穿书] 作者:烟波钓月

    “喜欢。”沈双竹回答得毫不犹豫, 且昧着良心。

    讲真,造型是好看的。翠金手柄通透流光,几颗小孔穿凿其中,对线整齐,其中必定是花费了不少功夫。

    上面的纯金外圈质地如绸缎般华彩流萤,晶莹的粉钻静躺其中, 形状是上天亲吻雕琢出来的爱心, 粉得华丽又可爱, 如一阵柔嫩的春风拂过, 轻盈揉破黄金万点轻, 美得灼灼又袅袅。

    纵使沈双竹并不热衷珠宝首饰,却也在打开的一瞬间便喜欢上了这件礼物。

    然而关梦的一番解说犹如一个棒槌啪地敲下来, 将她好不容易长出来的一颗少女心锤得稀碎。

    无线充电, 蓝牙, 手电筒, 还有笛子

    想象一下水冰月一脸正义地喊出“代表月亮消灭你”之后, 拿出一个充电桩给自己的魔法棒充电,过程中还一边小螺号嘀嘀嘀吹

    消灭的体验似乎不是很好。

    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做一个单纯的魔法棒吗?沈双竹捧着一颗脆弱的少女心想到。

    然而她抬眸, 看见关梦小心翼翼的眼神, 生怕她说出一句不喜欢, 却又没什么自信让她喜欢的样子,沈双竹一瞬间就把刚才的所有心理活动都抛却了。

    这是关梦熬了一个通宵,从设计图到制作,全部独立完成的。她今天的黑眼圈差点连遮瑕都遮不住。

    沈双竹不知道原来自己的一句话便能让关梦那样上心, 她说要礼物,关梦就真的赶工赶了一个星期,一个一点心思都藏不住的人,为了给她惊喜,愣是瞒了这样久;一个那么怕痛,连踢到桌子都要抱着脚委屈成红眼兔子的人,为了给她惊喜,手指割伤差点止不住血都一声不吭;一个平日里那么自信,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洒脱大方的人,唯独在面对她的时候变得小心翼翼,像一只小刺猬哼哼唧唧着露出柔软的肚皮,巴巴地等着她说一句,喜欢。

    关梦把对沈双竹的好写在脸上,也装进心里。

    沈双竹笑着点头,又说了一遍:“很喜欢,真的很喜欢。”

    关梦脸上的紧张渐渐散去,扬起一个笑容:“喜欢就好。”

    两人在这里深情对视,直播间里的粉丝们却仍是一头雾水。

    沈双竹还背对着镜头,所以粉丝们还没看到礼物本尊,只听见了关梦的解说。

    关梦的话让粉丝们的心情由好奇变成了迷惑。

    这是送了个什么玩意?

    直播间有五秒钟的沉默。随后弹幕界面爆发出无数“哈哈哈哈哈”“嚯嚯嚯嚯嚯”,如万箭齐发般划破寂静的夜空。

    “好一个能吹笛子能当手电筒还尼玛能无线充电的仙!女!棒!”

    “沈双竹:笑着活下去。”

    “看出来了,关老师有一颗搞科研的心,幸亏没当科学家,不然神舟十三号就要长出一对粉色小翅膀飞上太空了。”

    顾新言觉得两人差不多行了,用眼神疯狂催促沈双竹转过去面对镜头,让大家看看礼物长什么样。

    沈双竹配合主持人和摄像,双手捧着魔法棒,将其展示在了镜头前。

    关梦得到了肯定的回答,瞬间有了自信,在主持人提问的时候滔滔不绝地分享自己昨晚上的焊工经历,将现场的气氛带动得轻松活跃。

    沈双竹时而看看手里的魔法棒,时而看看关梦丰沛明媚的笑脸,心里的幸福藏不住,不知不觉地从唇角溢了出来。

    在高清镜头下,魔法棒的全貌一览无余地展现出来,天然名贵的玉石流光溢彩,却又不至于刺眼,闪着高级柔丽的光芒。

    刚才又笑又哭的粉丝们纷纷愣住.jpg。

    “这这这不整挺好吗?关老师刚才那么一说我以为她做了个防狼电棍。”

    “关老师球球你换一个文案吧,这根魔法棒要是有自己的意识听见您这么说它估计要气得吹一首《二泉映月》然后自尽!”

    “出来了,人民币的味道从屏幕里票出来了!”

    “哇瑶艾的东西这么漂亮的吗?心动了想买了!”

    台下的姜莱也看呆了,不得不承认关梦的这份心意她根本没法比,却还是忍不住有点酸溜溜道:“早说你喜欢DIY的嘛,那我也动手做了,我,我熬它三个通宵给你做十根魔法棒出来!”

    “你省省吧,那颗粉钻还有那根翡翠都是无价之宝,纯天然的形状可遇不可求,还十根,你以为是十根冰棍搞批发啊?”钟瑶无情嘲讽道。

    姜莱一梗,她今天晚上被打击得厉害,都忘了顶嘴,问道:“那关梦就不怕做坏了?”

    “要是因为怕就不做,那人一辈子什么也别干了。”钟瑶挑眉道,“还有,叫梦姐名字的时候记得加上一个前辈。”

    姜莱皱眉:“她有什么好的啊你这么护着她,漏个敬称都要骂我。”

    “那沈双竹又有什么好的,你当练习生就跟在她屁股后头,护犊子比我还厉害?”

    不都是潜力股,沈双竹先爆了呗。钟瑶轻哼,梦姐以后肯定比沈双竹还更红,且等着吧,她看人什么时候错过。

    姜莱瞪眼:“你喜欢关梦啊?”

    钟瑶无语:“废话,不喜欢她我跑去给人当助理一个月工资还不够油钱?”

    姜莱看看台上,又看看她,倒抽一口气:“那她和沈双竹这么暧昧你不吃醋?”

    “啊?我是有点不爽,不过不爽也叫吃醋吗”钟瑶眨了眨眼,顿时瞳孔地震:“卧槽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姜莱脸涨得通红。

    “你以为我说的喜欢是那种喜欢?靠,你也没吃几粒花生米怎么醉成这样?”钟瑶一双眼睛瞪成了X光射线,看得姜莱无处遁形,半响长长地哦了一声,“嘿嘿嘿,原来你暗恋沈双竹啊?”

    “我没我就是了!”姜莱索性承认了,恶声恶气又没什么底气地小声道:“我和沈双竹在一起两年多了,她和我的CP才是官方的,你,你让她们俩别走那么近,反正你不是也不爽么!”

    “我现在爽了,爽飞了!从今天开始我就要争做筑梦红娘第一人,你放心,我每天嗑到了糖第一时间发给你!”钟瑶兴奋道。

    姜莱气得咬手指:“你不要欺人太甚,我要把你拉黑了!”

    “你拉你拉,我就把糖发到网上,你捡着大家剩下的嗑好了,嘻嘻。”

    “那我不拉了,你别发!”

    “呵呵,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现在要把你拉黑了。”钟瑶悠闲地掏出手机。

    “你别!”姜莱急了,按着她不让她解锁,“你发给我,别发网上了,她们已经够高调了,筑梦粉也不怕嗑出糖尿病啊!”

    钟瑶歪着脑袋:“那你给我什么好处啊?”

    姜莱沉默片刻,伤心欲绝道:“我,我保证以后不缠着沈双竹了,也不刷神来cp了。”

    钟瑶地铁老人看手机:“这叫什么好处?”

    姜莱哭丧着脸不说话。

    钟瑶轻咳两声:“一张照片一千,一个视频两千,你买断了我就不发。”

    姜莱抽着鼻子:“好。”

    “还真答应啊?”钟瑶目瞪口呆。

    姜莱盯着她,恨不得把她盯出个洞来:“我现在给你转三千,我付钱了你就不许发。”

    “行行行,我做生意的讲究的就是诚信二字。”钟瑶想想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回来也太没面子了,便道:“这样吧,九宫格照片给你打五折,三个视频以上都按五千算。啧,或者你可以包月,毕竟我也不是天天都有心思去拍”

    “怎么还有九宫格啊?”姜莱抽抽噎噎,拎着纸巾摁眼睛。,说一句话喘一口气,“你家钱堆起来能砌墙,怎么跑我这杀猪呢?”

    “不是,你自己把脖子伸我底下了,我说不砍你还跟我急,我能怎么办啊?”钟瑶心想老子也很无奈啊,“你说你,喜欢人家还去买她和别人的cp照,你怎么想的呢?”

    姜莱傻了:“我”

    “要么你是筑梦粉里的深柜,要么你就是钱多烧的。”钟瑶摊手。

    “你才是筑梦粉,你全家都是筑梦粉,我就是钱多烧的!”姜莱指着她的鼻子骂道。

    钟瑶打了个响指:“这就对了嘛。”

    姜莱:“我靠?”

    钟瑶:“嘻嘻。”

    台上开始分蛋糕,生日宴步入了尾声也是高|潮。沈双竹没让助理帮忙,她小心翼翼地将最顶上那只美人鱼分了出来装在盘子里,送到关梦面前,眼中笑意闪烁:“给你吃。”

    “谢谢。”关梦很激动,可是她拿着叉子往美人鱼伸去的时候,突然又觉得心里毛毛的,“还是算了吧,我有点下不了口。”

    沈双竹拿来两片吐司,带上乳胶手套将美人鱼夹在吐司里面,又往上放了一片关梦爱吃的火龙果,双手捧着放到她面前:“张嘴,啊——”

    沈双竹看着关梦,眼神专注,仿佛全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关梦被她的眼神蛊惑,乖乖地张开了嘴,在沈双竹含笑的目光中不知不觉地一口一口吃了下去。

    吃到最后一口时,沈双竹忽然将其一收,把那一小块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在关梦不解而羞涩的眼神中弯着眼角笑道:“我饿了。”

    “哦。”关梦脸颊发烫,指尖都忍不住微微颤抖,她站起身,“那我去给你装一点过来。”

    沈双竹不许她走,将她一把按住:“坐下。”

    关梦只得乖乖坐在她旁边,有点尴尬道:“你不是饿了吗?”

    “我吃过了啊。”沈双竹看着她,“你干嘛躲那么快?”

    关梦眨了眨眼,说:“我没躲。”

    沈双竹不动声色地往她身上又靠近了一点,贴着她的耳朵,低低地喊了她一句:“姐姐。”

    关梦像是没有防备地被一团雪球砸中,浑身的神经都狠狠地为之一抖,心慌无措地用眼神瞪她,示意现在当着这么多人面呢,瞎叫什么。

    沈双竹说:“我把麦关掉了。”

    “什么时候?”关梦低头一看,麦克风的小红点果然暗掉了。

    “就刚才我靠过来的时候啊,”沈双竹看着她小巧白皙的耳垂,舔了舔唇角,“我想和你说会儿话。”

    关梦坐得笔直:“那就好好说。”

    沈双竹像一条没有骨头的艳蛇,懒懒闲趴在关梦的椅子上,盘住她大半个身子,眼神天真而危险:“你不是说下不了口?可是你刚才差点把我吃干抹净欸。”

    “注意用词啊,我吃的是蛋糕不是你。”关梦抖了抖。

    沈双竹撩起关梦的一缕长发绕在手里把玩,随意道:“都一样,美人鱼不就是按我的样子做的么。”

    她低柔好听的声音似幽谷玫瑰现出原形化作一枚利齿,趁人不备的时候一下扎进神经里:“原来只要加上两片吐司你就欢欢喜喜下得了口了,所以其实你很想吃,对吧姐姐?”

    “对对对,又甜又软谁不想吃啊?”关梦想把头发拉回来,“你,你换个称呼好不好?叫我姐姐感觉很奇怪欸”

    “为什么奇怪?”沈双竹趴在她面前仰头看着她。

    关梦想了想,说:“不知道,但是感觉你再叫几声我的血管就要爆炸了。”

    沈双竹抖着肩膀笑起来,连带着关梦也跟着抖啊抖,抖得她有些受不了了:“哎呀你坐好啦,真能撒娇啊你现在。”

    沈双竹笑:“以前没撒过娇嘛,你不喜欢那我就不撒了。”

    关梦心里一酸,原本要推开她的手在她背上抚了抚:“没事,没有不喜欢,很可爱。”

    沈双竹轻笑着闭上眼睛,鸦色的纤长眼睫盖住了眸中狡黠。

    关梦对她是有感觉的,不会排斥她时不时来一下的亲密接触或者暧昧话语,这是一个很积极的信号,沈双竹心想,她只要循序渐进地撩她,不久的将来就能把姐姐追到手了。

    其实若是她真的想,恐怕今晚回去就可以直接上垒。姐姐那么软,她说什么都乖乖的,从来不会真的对她发脾气,所以即使被她这样那样了,第二天醒来先怪的也是自己,绝对不会把责任推到她身上。

    可这不是沈双竹想要的。她不想要关梦无底线的温柔,她想要关梦对她也发脾气也任性,而不是无论她做什么,做对了关梦奖励她,做错了就鼓励她,像个温柔的小妈妈一样。

    无底线意味着不对等,意味着在关梦的内心深处仍然将她看作需要被呵护的人。她不想做被捧在手心的人,她要做站在关梦身边的人。

    每次当关梦陷入脆弱境地时,她多么希望自己能扎进历史的长河里将那些疯长如同水草般的纠缠过往狠狠拖出来暴晒干净,可是她不能,她只能绞尽脑汁,为关梦尽到一点点绵薄之力。

    越是唾手可得的越容易失去,她连一点点都输不起。

    两人之间小动作不断,因为摄像角度找得好,气氛有点暧昧却又不至于太过火,给大家留足了想象的空间。两人像小姐妹一样聊天,脸上时不时的微笑都被录进了镜头里,粉丝们拿着放大镜看得捂着心口嗷嗷叫。

    “这是沈双竹吗?这是那个无论何时都身姿笔挺如青松的沈双竹吗?妈妈的心都要嗑碎咯!”

    “爱情是包蚀骨散,搞姬搞得腿发软,筑梦奥利给!”

    “关老师戴眼镜好piupiu好苏苏哦,啊啊啊我不行了我也腿软,我今天就跪倒在佛堂前把筑梦捧在手上点亮一段烛光静静地焚香!”

    “看来只有我一个人嗑到了梦梦子摸竹子的背的那一幕,嘻嘻嘻吃独食吃的好开心惹,后面嗑到的都没我的香[/可爱]”

    “我也嗑到了!我叫到喉咙变成弹簧在地球火星之间反复横跳!”

    关梦看了看消息:“钟瑶说她到车库了,生日会快结束了?”

    “嗯。其实已经结束了,不过客人们还没走,我们也不能走。”沈双竹看了一眼直播间数据,“真的两千万了啊。”

    关梦说:“顾新言挺厉害的,这么大的场子他都统筹得过来。”

    “也就那样吧,还不如秦琴呢。”沈双竹下意识地嫌弃,不过想了想又改口,客观道:“是还行,除了想方设法挣钱之外没什么花花肠子。”

    正说着,顾新言就抱着一摞信封走过来了,让沈双竹在里面的明信片上签名,到时候一半发给现场来的粉丝,一半则在公司的官微上转发抽奖。

    沈双竹接过,试了试笔挺顺滑,便熟练地开始签名了。

    她的字很好看,介于娟秀和粗犷之间,流畅有型收缩有度,带着女孩子特有的婉约清秀而又藏着蓬勃筋骨。关梦自诩自己的字也不错,可沈双竹却是把字给写活了。

    “能写这一手字,开家文房铺子也能赚到翻了。”顾新言看过很多次,还是忍不住夸道。

    刚才沈双竹说顾新言捞钱堪比周扒皮,关梦从此深以为然。

    沈双竹分了一点给关梦:“这些你签。”

    “嗯?这不太好吧,这是你的粉丝。”关梦推辞。

    “我的粉丝最后不都是我们的粉丝。”沈双竹转着笔帽点了点下面的粉丝,“看见她们手上的应援幅了吗?”

    台下粉丝不多,但个个都举着超大的应援手幅。关梦一开始没有注意,现在被沈双竹一提醒,她才发现上面除了沈双竹的海报之外,竟然还有一两张印着她的照片。

    不过说照片似乎有些不准确,并不是关梦的真人,而是她的一些Q版人设图。她和沈双竹一起参加了八期《出声入化》,每一期的妆发戏服都不一样,粉丝们便将她们八场表演中的形象化成了八对小人儿,排成一排印在了应援幅上。

    看见关梦的目光,粉丝们很是开心地晃了晃手幅。

    关梦不禁眼眶微热。如果说一开始她只是将演员当成一项任务来做的话,经过这么久的深入了解尝试,受到这么多人的帮助与支持,她渐渐将演员这份职业融入进了自己的身份里,渐渐有了使命感。

    关梦陪着沈双竹一起将明信片签完,与大家告别离场的时候还有些恍惚,她被懵懵懂懂地抓来客串,结果赶上直播,原本以为自己只是个吃瓜群众,没想到成了半个主角。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沈双竹今晚很开心,那就够了。

    “其实还有个小秘密没告诉你。”关梦离场时架不住粉丝太热情,她又不像沈双竹一样推杯换盏雁过无痕,被围着灌了七八杯,这会儿有点上头,拽着沈双竹的胳膊和她说小话。

    沈双竹把窗户按下来一点:“那你告诉我呗。”

    “就那个魔法棒,还有一个功能。”关梦竖起一根手指,“嘿嘿,我不想告诉别人,我就等结束了悄悄地和你一个人说。”

    还有一个功能沈双竹抽了抽嘴角,艰难道:“你说。”

    你说,别说一个功能,再有一百个功能我也顶得住。沈双竹握着拳头如是心想道。

    “最顶上有一个开关,是一个闹钟,你只要按下它就是开了。它每天早上会和你说:早安,今天也要开心呀;晚上睡前会和你说:晚安,明天依旧很美好。”

    关梦笑得很开心,又有点腼腆:“那个,里面说话的录的是我的声音。”

    沈双竹愣住,视线紧紧地锁在她身上,瞳仁滚烫如翻腾的海水。

    一瞬间沈双竹脑子里淌过了山川河海,最终停留在叫做关梦的这一汪清泉边。她与关梦四目相对,在关梦的瞳孔中看见自己的脸,无处遁形的爱意。

    关梦看着她,期期艾艾地:“我录了好多遍,挑了最满意的进去了你,你别嫌弃。”

    沈双竹摇头:“不会。”

    关梦捧着脸笑起来:“你好宽容哦,这都接受得了。本来我想说后面有一个复位键,你要是不喜欢就可以把我的声音删掉,这个功能也可以去”

    “不许删。”沈双竹按住她的嘴唇,慢慢靠过去,把头放在关梦的肩膀上,喉咙微动,竭力控制住自己声线的颤抖。她对关梦说:“谢谢,我很喜欢。”

    很喜欢你送我的这份礼物,很喜欢这个功能,很喜欢很喜欢你。

    关梦笑嘻嘻地:“好的,五星好评已收到,不要再说谢谢了。”

    沈双竹伸手环住她的腰:“我可以抱你吗?”

    “你已经在抱了啊。”

    “我可以叫你姐姐吗?”

    “你也已经叫了很多遍了。”

    沈双竹轻轻抬头:“我可以,亲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