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千万种心动 第七十五种

书名:千万种心动 作者:时星草

  当晚, 综艺大爆。
最后一期收官,收视率高到突破了以往记录,到第二天, 还有人反反复复把两人的采访看了又看。
不少还不太相信他们是真的在一起的网友们, 突然就愿意相信了。
两个人是真的在一起。


  他们谈及到对方时候的眼神,太温柔太深情了。
他们之间是真正的爱情。


  综艺片段被拿出来讨论了好几天, 几天后, 两人热度也渐渐下去了。
颜秋枳和陈陆南没怎么再露脸,他们一直扎根在剧组拍戏。


  勤勤恳恳,基本上每天都在和自己的角色做斗争。
每个人都很忙,但这种忙碌又让人觉得充实, 颜秋枳很喜欢这样的时光岁月。


  电影拍了四个多月,辗转了很多地方, 也了解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最后杀青的时候,颜秋枳整个人哭的眼睛都肿了,这个故事真的太虐了, 爱恨情仇, 家仇国恨等等,每一个点, 都会让人泪崩。


  她蹲在地上哭的不能自已,陈陆南从另一侧走了过来,把人拥入怀里。
他轻声哄着, 安抚着她的情绪。


  之后的一段时间,颜秋枳都有点魔怔了。她进入到剧本里无法抽身出来了一样。
电影杀青后, 陈陆南让萌姐不要给她安排工作, 带着她去国外度假了大半个月,又回家休息了一段时间后, 颜秋枳才渐渐地好转起来。


  时间悄然流逝着。
颜秋枳和陈陆南自从公开恋情之后,便一直是被绑在一起的关系。


  休息一段时间后,颜秋枳开始接新的工作。
广告等等一直都没停过,陈陆南也在忙碌自己的事业,他出国进修并不是玩一玩而已,他是真的有一个故事想要拍摄。


  在拍关导电影时候,陈陆南便有学习一段时间。
现在,他开始筹备自己的新电影。


  两人都各自忙碌着,温馨又甜蜜的生活在一起。
唯一有点意外的是,颜秋枳和他一直都能接收到很多综艺邀请,之前的那个综艺大爆后,不少综艺都对他们两抛出橄榄枝。


  有些综艺导演,在知道颜秋枳参加后陈陆南就会参加,从而对颜秋枳发起进攻。
电话信息邮件邀请等等,从不间断,让颜秋枳哭笑不得。
萌姐也被迫来问过她好几次,但每一次都被她拒绝。


  在颜秋枳看来,她和陈陆南有那个综艺回忆就好,再多了好像也不是很好。
她笑着和萌姐说,婚后日记也不想拍了,要大家真这么想她和陈陆南参加综艺的话,那以后等她孩子出生了,邀请他们一家三口去参加带孩子的综艺吧,那应该会比较好玩。


  萌姐惊恐。
在询问过她明年就打算生孩子后,一个劲给颜秋枳接广告等。只为了明年她怀孕后,热度也不消散才好。
颜秋枳虽然无奈,可也知道萌姐在担心什么。
她没太大意见,照单全收。


  这日,颜秋枳刚拍完一个广告,沈慕晴便来了。
两人约着去吃烧烤,萌姐瞅着两人:“少吃点。”


  颜秋枳笑:“知道了。”
萌姐提醒她:“千万要悠着点。”
“好的。”
颜秋枳哭笑不得:“放心吧。”
萌姐不放心也得放心,只能是叹叹气,随她去了。


  *
上车后,沈慕晴好笑问:“萌姐怎么越来越嗦了?”
颜秋枳:“......”
她垂眸睨她眼:“你刚刚怎么不当着她面说这话?”


  沈慕晴噎住。
她瞥了眼颜秋枳:“那不是怕被她记恨吗?”
颜秋枳笑,调侃问:“你就不怕我告状?”
“那当然不怕。”她耸肩笑笑:“你反正是站在我这边的。”


  “......”
这话还真一点也没说错,沈慕晴就算是真说谁坏话了,颜秋枳也会站在她这边。
想着,颜秋枳哀叹了声:“我不能被友谊蒙蔽双眼。”


  沈慕晴无语,翻了个白眼:“你给我清醒一点,别皮。”
颜秋枳哈哈大笑,唇角往上牵了牵。
“那勉为其难给你个面子,不告诉萌姐了。”
沈慕晴哭笑不得:“那谢谢您呢。”
“不客气。”


  闹了一会,颜秋枳打了个哈欠看着前边,低声问:“我们去哪家店啊?”
“常去的那家。”
沈慕晴看她:“你和陈陆南说了吗?”


  话音刚落,“曹操”的电话来了。
颜秋枳晃了晃手机给沈慕晴示意,沈慕晴撇撇嘴,倒是没吐槽。


  “喂。”
颜秋枳撑着车窗上,轻轻的喊了声。
电流另一边传来陈陆南的声音:“结束了?”
“对。”
颜秋枳主动道:“晴晴来接我了,我们去吃烧烤。”她问:“你呢,忙完了吗?”


  陈陆南“嗯”了声,垂眸看着面前的一堆资料:“差不多,打算几点回家?”
“......”
颜秋枳失笑:“看情况,到时候你来接我?”
“好。”


  陈陆南叮嘱了几声:“别喝酒。”
“知道了。”
他稍稍一顿,又补充一句:“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颜秋枳看着镜子里倒映出来的笑,无声弯了弯唇:“好的,听陈老师的。”


  挂了电话后,沈慕晴瞅了她眼,很是无言:“......不是我说,你们能不能别这么腻歪?”
她愤怒道:“你们是不是忘了旁边还有我这个单身狗?”


  闻言,颜秋枳扬了扬眉说:“哦?你是单身狗?”
没等沈慕晴说话,她继续道:“姜臣不是男朋友?分手了?什么时候分手的?我怎么不知道?这我得给你庆祝还是给姜臣庆祝啊?”


  她一下子丢出一连串的问号,给沈慕晴气笑了。
“闭嘴。”
颜秋枳努努嘴,很是委屈:“哦,那行吧。”
她做了个缝嘴巴动作,可以说非常听话了。


  说实话,沈慕晴和姜臣在一起,不是那么的让人意外。
颜秋枳一直都觉得两人有点猫腻,奈何之前他们表现的真的太“兄弟之情”了,导致她没多想。
直到前段时间的偶然遇见。


  想着,颜秋枳看向沈慕晴:“你还没告诉我......你们到底怎么在一起的?”
沈慕晴随口答应:“等你和陈陆南办婚礼时候,我把这个作为新婚礼物告诉你。”
颜秋枳:“............”
她扯了扯唇,都不想点评别出心裁的礼物了。


  安静了会,颜秋枳靠在车窗上,看着窗外干枯枯的枝干感慨:“好快,一年又过去了。”
沈慕晴顺着看了眼:“是啊。”
她说:“时间真快,你和陈陆南的那部电影,关导是不是打算年后上映?”
“嗯。”
颜秋枳说:“本来还打算过年的,但是来不及了。”
沈慕晴点头:“我前两天看网上新闻,好像是说这部电影还入选了国外的某个电影评选?”


  虽然没上映,但和获奖什么的并不冲突。
毕竟有影片送过去就好,只是暂时没对外播放而已。


  颜秋枳点头:“关导在群里说了。”
闻言,沈慕晴眼睛亮了亮,低声问:“可以,我有点迫不及待期待上映了。”


  颜秋枳笑:“你得包场。”
“那必须的。”
两人说笑着,沈慕晴道:“我还得拉着我工作室的人一起看,每天在微博给你打广告。”
“好啊。”


  两人说说笑笑的,时间在流逝,很多东西也在变,但唯一不变的,大概是两个人之间的友谊。
颜秋枳唇角上翘着,扭头看着窗外的景色,干枯枯的,其实没什么好看的,但和夜色衔接在一起,又别有感觉。


  两人闺蜜间的聚会,自然不需要男人。
原本,颜秋枳还想把季清影给叫上的,奈何人现在不在北城。


  两人凑一起吃饭聊天,很是愉快。
沈慕晴总有特别多的八卦跟颜秋枳分享,两人乐不可支的笑着,很是愉快。


  吃到最后,两人还有点上头。
颜秋枳没忍住,喝了两罐啤酒,度数特别特别低的那种。


  陈陆南过来接人的时候,她正靠在沈慕晴肩膀上睡觉。
他皱了皱眉,看了眼桌上的东西,低声问:“她喝酒了?”


  沈慕晴有点儿怕陈陆南,总觉得被他这样看一下,自己的寿命要少一点。
她点了点头,嘴唇动了动:“……就一点点,刚刚没看住。”


  陈陆南叹气。
她伸手,把颜秋枳给接了过去,抬眸看向她:“跟我们一起走?先送你回去。”
颜秋枳也努力的睁开眼看向她,低声道:“晴晴,跟我们一起回去?”


  沈慕晴扑哧一笑看向两人:“我拒绝啊。”
她站了起来,把身后的外套拿上,笑了笑:“我自己回去就行,我叫个代驾。”


  话音一落,颜秋枳便看到了另一边走过来的人。
她眯着眼看了会,直言道:“不用代驾了,司机来了。”
沈慕晴抬眸看过去,姜臣的车停靠在路边,身上还穿着正装,在这大冷天时候这个打扮,他也不觉得冷。
人正往这边走过来。


  他看了眼沈慕晴,再看了眼陈陆南两人。
“来很久了?”
“没有。”
陈陆南淡淡说:“我们先走了。”
“好。”


  两人也没去管沈慕晴和姜臣,他们之间有自己独特的相处方式,两人没必要去参与。
从烧烤店走出来后,颜秋枳还有点不想回家。


  她伸手拍了拍自己脸颊,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陈陆南。”
“嗯?”
陈陆南牵着她的手放在衣服口袋,声线低沉的答应着:“怎么了?”


  颜秋枳仰头看着夜色,粲然一笑说:“我们走一会再回去吧。”
她侧目望着他:“现在还不想回家。”
闻言,陈陆南没拒绝,他捏了捏她手心,地声答应着:“好。”


  颜秋枳听着他的回答,唇角无意识往上牵了牵。
陈陆南低眸注视着她,眉眼温柔缱绻,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两人循着夜色慢悠悠走着,大晚上的,也没太多人注意到他们。
偶尔有路人行色匆匆路过看一眼,还来不及细想他们到底是谁,两人已经消失在视线范围内了。


  颜秋枳和陈陆南走的不快但也不慢。
走到人多地方时候,颜秋枳还嚷嚷着要喝奶茶。
“那边在排队是吗?”


  陈陆南抬眸看了眼:“嗯,想喝奶茶?”
“想。”
刚刚吹了会风,颜秋枳的酒意也散去了不少,这会精神了起来。
她眼睛不眨的看着不远处,看向他:“去买奶茶给我。”


  陈陆南笑:“喝了不怕睡不着?”
颜秋枳眼珠子转了转,仰头看他:“那不是正好便宜了你嘛?”
“……”


  陈陆南忍俊不禁,捏了捏她脸,低头亲了口:“好,给你买。”
“一起过去还是先上车等我?”
后面一直都有司机跟着两人。


  颜秋枳回头看了眼不远处的车,再看了眼面前的奶茶店,纠结了大约两秒:“我跟你一起过去。”


  两人低调的站在人群中排队,也不着急。
耳畔是路人叽叽喳喳说话的声音,冬日的冷风拂过,冻的颜秋枳往陈陆南怀里躲。
“好冷啊。”


  陈陆南伸手把人揽入怀里,看了眼她身上穿的衣服:“先上车吧?”
“不要。”
颜秋枳看他:“待会买杯热奶茶就好。”
“……好。”他失笑,捏了捏她脸颊:“满足你。”
颜秋枳笑。


  两人其实出行很低调,也不想要什么轰动的感觉,但就是有人注意到了他们。
最开始时候,是站在他们前面的两个小姑娘,不经意回头时候对上了陈陆南那双眼睛。
他戴了一个口罩,但男人那熟悉的眉眼,很多人都能认出来。


  不看不知道,一看,两小姑娘便震惊了。
她们也不聊天了,就这么目不转睛的看着陈陆南,再听着颜秋枳的声音,这一下是完全确定下来了。


  她们后面的这两个人,是陈陆南和颜秋枳。
两人倒吸一口气,伸手指了指,半天没能憋出一句话来。


  颜秋枳是背对着她们的,直到陈陆南抬头瞥了好几眼,她才后知后觉转了下头。
一转头,便对上了两人震惊的瞳眸。


  几个人面面相觑看着对方,颜秋枳眨了眨眼,缓慢地竖起一根手指轻嘘了声。
两人呆愣楞点头。


  “你们……陈老师,秋枳?”
颜秋枳笑着点了点头:“你们好。”
她压着声音:“小声点好吗?我们想买奶茶。”
“好好好。”两人点头如捣蒜,特别的激动,但又不敢过度表现出来。


  颜秋枳看着两人这样,笑了笑:“陈陆南,你请你的小迷妹喝奶茶吧。”
陈陆南看了眼两人,点了点头:“好。”


  两人眼睛都瞪大了。
卧槽!!偶像请喝奶茶,这是什么天降的好事啊!!


  没一会,便轮到了两人。
颜秋枳直接让陈陆南过去,买了四杯奶茶。这其中,所有的一切都是顺利的,直到拿上奶茶,颜秋枳和陈陆南打算低调离开时候,她口罩突然掉了下来,一抬头,便对上了另一边的一个女生。


  两人四目相对,颜秋枳还来不及阻止,那人突然瞪大眼喊了声:“卧槽!她长得好像颜秋枳啊。”
“……”


  话音一落,周围人齐刷刷看了过来。
下一秒,有人说:“她就是颜秋枳!”
“那旁边的是陈陆南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颜秋枳也来不及收拾自己了,想也不想,拉着拿着奶茶的陈陆南就跑,跑的时候还不忘丢下一句:“我们先走了,大家随意。”
众人:“…………”
他们看着两人跑走的背影,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对方,很是无言。


  至于那两位被请了奶茶的小粉丝,也是一脸懵逼。
懵逼过后,两人又有点得意。


  半小时后,颜秋枳和陈陆南又上热搜了。
这种日常的小甜蜜,cp粉怎么能不磕呢!他们可太喜欢明星这种和自己一样的小日常了。


  颜秋枳上网看的时候,粉丝纷纷在说――原来他们要喝奶茶,也是要排队的啊。颜秋枳哭笑不得。
他们也是普通人啊,怎么就不用排队了。


  想了想,她看了眼放在旁边的两杯奶茶,拿着拍了个照片发微博。
@颜秋枳V:强势安利,这家店奶茶好好喝,我最爱芋泥奶茶【照片】。


  一发出去,便有很多粉丝纷纷过来留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也是最爱这个!!】
【呜呜呜呜旁边那是陈老师的手吗,也太好看了吧。】
【我想问陈老师最爱什么!!!】
【楼上的姐妹我来告诉你,陈老师最爱颜秋枳!】
【???】
【不是,楼上楼上的姐妹也太聪明了吧,我一定要点赞一些让秋枳和陈老师都尴尬的评论上去。】
【给那位姐妹点赞,陈老师当然最爱秋枳了!】
…………


  颜秋枳看着那条让自己尴尬的留言,无语了半晌。
陈陆南侧目:“怎么了?”
颜秋枳瞥了他眼,举着手机过去:“你看。”


  陈陆南低头一看,低低一笑:“粉丝还挺聪明。”
“你――”
陈陆南扭头,碰了下她的唇,嗓音低沉道:“他们没说错,我最爱你。”


  颜秋枳顿了顿,还是没压住自己那要上翘的唇角。
她主动凑过去亲了亲陈陆南,眉眼弯弯道:“好吧,是奖励你的。”
陈陆南反客为主,扣着她后脑勺亲了好一会,才意犹未尽的把人放开。


  不一会后,颜秋枳收到了一个好友点赞。
她发现……陈陆南不仅仅点赞了她的那条微博,还点赞了那位网友的评论。
这一下,更是掀起了一波小高|潮,正主都发糖了,粉丝怎么能不开心呢!!!


  *
两人时不时因为小日常上热搜,网友们也都习惯了。
主要是不是刻意的,也不是花钱买上去的,两人的恩爱也自然,不像是故意秀出来的那种,大家就都很喜欢。


  热搜过后,两人又安静了一段时间。
新年时候,陈陆南和颜秋枳一起出门度了个假,算是彻彻底底放松了几天。


  年后,两人各自忙着工作。
时间就这么悄悄溜走,颜秋枳又重新拍了两部剧,进了两个剧组,陈陆南的电影也筹备的差不多了,打算等夏天时候开机。


  暑假时候,颜秋枳和陈陆南的电影终于上映了。
这部从开拍时候就备受关注和期待的电影,终于要来了。


  两人也没找关导提前看,就还是很期待在电影院第一次看见。
首映的时候,颜秋枳和陈陆南一起出席。


  紧跟着,便是各种的宣传活动,十几个城市来回跑。
粉丝对这部电影期待值很高,当然也有人因为女主角是颜秋枳的缘故,降低了期待值,无论是哪种情况,总而言之,他们还是很想看这部电影的。


  关导博钰陈陆南颜秋枳等人的搭档,谁能不期待呢。
上映当天,票房突破两个亿。
这是民国电影有史以来第一天上映就破亿的票房,更何况这部电影是正剧,不是那种逗笑的,会让人捧腹大笑的。
这部电影这些也有,但它有很多其他元素融合在一起。


  家仇国恨,两个人之间的那种有张力的爱,都揪着观众的心,让他们跟着影片中人物在走情绪。
他们是成功的。


  第一天上映后,晚上时候,颜秋枳和陈陆南在家里看评价。
不少人有点评。


  颜秋枳印象最深的,是其中一个人的评价。
说男主角,也就是陈陆南那个角色对她的感觉,其实是一见钟情。
当她穿着旗袍从楼上下来时候,他正好抬眼,两人的视线撞上,当时是在一个落日余晖的下午,夕阳透着窗棂照进去,斑驳有光。


  这束光,正好打落在两人身上。
就那一眼,好像整个人便沦陷了,从此之后,所有的喜怒哀乐,都和他/她有了关联。
也有了后来的一切。


  颜秋枳看剧本时候,也依稀感觉出来了。
博钰写的,就是两个优秀人的一见钟情,只可惜阻碍太多,到最后,他们终归是没有能在一起。
至少电影播出的片段来说,是留有想象空间的,没有清楚的告诉大家,他们在一起。
但又好像有些许的暗示。


  总而言之,电影上映后,大爆的不仅仅是电影和主演,连带着颜秋枳在电影里的衣服,也掀起了一股热潮。
不少人发现,给颜秋枳做服装设计的是前段时间很火的一个设计师,季清影。


  被大家遗忘,甚至有些许没落的旗袍,也“卷土重来”了,开始有点流行起来。
大家都没忘记,这是我们以前最经典的文化色彩。


  季清影还跟颜秋枳抱怨过,她工作室最近接的单真的太多了。
她要闭门谢客了。
之前很多人都会被定制价格吓跑,结果这回倒好,就算是贵,大家也要来做专属定制。


  颜秋枳和陈陆南拍戏的地方,更是有无数人去打卡。
这情况,一时间也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至于陈陆南的演技,更是让有高期待的粉丝都眼前一亮。
太强了。
他人一出现,就是那个时代,就是剧中的那个人,没有一丁点违和。
他是演员陈陆南,毋庸置疑。


  粉丝对颜秋枳的期待值比较低,毕竟有三金影帝陈陆南做对比。
但看着看着会发现,颜秋枳原来演技那么强,她竟然能接住陈陆南的戏,甚至一点都不露怯。
表演也很有层次感,两人的合作,显山不露水,就是贴合,就是清清楚楚告诉大家――他们就是那两个人,而不是表演者。


  这部电影大受好评,颜秋枳和陈陆南的热度持续了好几个月。
颜秋枳收到的剧本更是越来越多,不少知名导演纷纷抛出橄榄枝。


  颜秋枳越来越忙,陈陆南也不例外。
两人都各自忙碌着,算算时间,还有段时间没见了。


  一眨眼功夫,一年好像又要过去了。
年末,艺人的活动最多。
颁奖典礼啊慈善活动等等,数不胜数。


  颜秋枳跑了一个时尚活动,还跑了两个慈善活动,总算是有空休息了。
这日,她回了家。


  到家时候,屋子里黑漆漆的,一个人也没有。
想到这,颜秋枳还有点委屈了。
她掰着手指算了算时间……她和陈陆南已经快要一个多月没见了。


  陈陆南在弄他的新电影,虽然还没开始拍摄,但也在最最后考察准备。
人基本上各个城市的跑,偶尔还有点别的工作加持,总体来说,很忙。


  洗完澡出来后,颜秋枳点开手机,直接拨通了男人电话。
“喂。”
陈陆南的声音很快出现。


  颜秋枳头发还没吹干,这会闷闷地坐在化妆台面前,低声问:“你什么时候回家呀?”
陈陆南一笑:“想我了?”
“……对。”
颜秋枳也没什么不好承认的:“想你了,什么时候回家?”


  陈陆南一笑:“现在。”
“什么?”
颜秋枳一怔。


  话音一落,房门外传来敲门声。
她扭头,陈陆南拿着手机出现在门口,他身上穿着黑色羽绒服,明明羽绒服很臃肿,可在他身上,却完全看不出来。
反倒是还有点丰神俊朗感觉。


  颜秋枳不敢眨眼地看着他:“你――”
陈陆南走了过来,唇角带笑地走了过来。


  颜秋枳转身,一把撞进他怀里。
她难得这样,陈陆南还有点意外。
他怔松着,低头亲了亲她唇角,轻声问:“怎么了?”


  颜秋枳不说话,就这样抱着他。
陈陆南笑,在她额间落下好几个吻,低声道:“最近太忙了,抱歉。”
他说:“我问了萌姐,她说今天送你回来,所以我也回来了。”
“嗯。”


  颜秋枳闷闷不乐道:“那你什么时候才忙完啊?”
“忙完了。”
陈陆南含笑看她:“最近都能在家陪你。”
“真的?”
“嗯。”
陈陆南伸手,把她头上毛巾拿了下来,低声道:“我给你吹头发。”
“好。”


  等两人收拾好之后,颜秋枳自觉窝在他怀里。
她絮絮叨叨的说了下最近的工作,有抱怨的,也有好玩的,无论是什么,她都想和陈陆南分享。


  陈陆南听着,时不时也会给点意见。
“你呢,累不累?”
“不累。”
陈陆南拉着她的手,亲了亲说:“明天有颁奖活动,紧张吗?”
“还好。”


  颜秋枳笑着说:“我拿不拿奖都无所谓,倒是你,两年才拍一部戏要是不拿奖,是不是要被人黑?”
“……”
陈陆南失笑:“不怕。”
他说:“我也无所谓。”


  两人安静了会,颜秋枳突然说:“时间过得好快啊,又一年了。”
“嗯。”
陈陆南看她,顿了顿问:“颜颜。”


  “什么?”
颜秋枳抬眸看他。
陈陆南道:“我们办个婚礼吧。”
颜秋枳一怔,对着他认真的神情走了会神。她眨了眨眼,也没问为什么,就安静了几秒后说:“你都好像没求婚,办什么婚礼啊?”


  陈陆南笑,承诺着:“好,我求婚,我们明年办婚礼?”
“那我要是想拒绝你的求婚呢?”
陈陆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