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爱我请给我打钱 第70章 七十行

书名:爱我请给我打钱 作者:一字眉

    私生子?

    沈棉一时没找到反驳的依据。

    张婧心里还攒着上次被沈棉挂电话又被沈沣骂的气, 好不容易攀上一个有权有势的公子哥儿,让她脸上有光,那天去晚宴就是专门炫耀去的。

    胡天冰脑子转还算得快, 知道自己撞到厉害人物手里了, 为免被拆穿,先一步拿“私生子”的身世骗住了张婧,还说江一行是他们搬家以前的老邻居, 全家都在他爷爷手底下做事的。

    张婧被哄得晕头转向,深信不疑, 面对沈棉更趾高气昂了。

    “行了, 我就知道你嫉妒我,让你把你那个律师让给我你不让,现在看到我找到一个比他好一百倍的,是不是眼红死了?”

    ???

    沈棉头顶冒出很多问号。

    “不是。”

    张婧切了一声:“我看你就是羡慕嫉妒恨,想撺掇我们分手。实话告诉你, 他过段时间就打算带我回去见家长了, 等我嫁进胡家,有你酸的呢。”

    沈棉觉得脑壳痛。

    为什么表姐的思路比她还要清奇?

    “我已经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了,相不相信你自己决定吧。”

    回家的时候沈棉把这件事告诉哥哥,沈沣依然没太大反应, 只是说:“你已经做了你能做的, 她自己做出的选择, 后果也是自己承担。”

    沈沣与舅舅一家的纽带, 除了那几分亲人的血脉, 便是沈棉。

    舅舅对他们恩重如山,但事实上沈沣从未在舅舅家生活过,无论是近十年抚养的恩情,还是舅妈与张婧的苛待,承受的都是沈棉。

    沈棉跟他们的关联更深,那对她来说是第二个家,沈沣束手旁观将这件事交给她,归根结底,是要她自己来处理与舅妈和张婧的关系。

    若能握手言和,对沈棉来说自然是件好事;如果不能,也没什么所谓。

    -

    沈棉从来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她每天吃喝不愁,心情美好,连室友们的八卦都很少参与。

    好心提醒表姐,她不领情,沈棉也就不多管了,她每天忙着谈自己的薛定谔的恋爱,忙着呢。

    如果说,沈棉生命中有什么过不去的大坎,那一定是科目二。

    她学车的历程有点长,科目二屡战屡败,终于在第五次卡着其他成绩作废的边缘,顺利通过;慢慢吞吞地,耗时近半年,她拿到了来之不易的驾照。

    不过,起初的兴奋过去,她又有点忧郁。

    沈沣进入工作状态之后,重新忙碌起来,但依旧每天接送沈棉上下班,风雨无阻雷打不动。实在抽不开身时,也会派司机来。司机得了他的嘱咐,接替了“看管”沈棉的工作,无论她用什么借口,都打发不走。

    自从哥哥回国,防鸭战役打响之后,沈棉常常趁着练车的时间,偷偷和鸭鸭见面。

    江一行对她学车这件事还蛮上心,第一次在驾照看到她被教练骂得狗血淋头之后,都是亲自教她。

    现在驾照到手,连偷偷约会的机会也失去了。

    沈沣带她回家的时候,沈棉拿着新鲜出炉的驾照,忧郁地叹气。

    沈沣偏头看她一眼:“拿到驾照不开心?”

    “开心。”沈棉忧郁地说。

    不过想到有了这个本本就可以自己开车上班,不用哥哥接送,沈棉的心情又飘扬起来。

    回到鹿兴园,在地库下车,旁边一直闲置的车位似乎有了主人,停在那里的mini Cooper吸引了沈棉的目光。

    车子很新,抛光的红色车身锃亮发光,外形QQ的超可爱。

    这是她最喜欢的一款车,各个颜色都很好看,红色是她中意的,她忍不住看了好几眼。

    “哥哥,我喜欢这辆车。”沈棉激动地绕着车看了两圈,就差上手摸了。

    她想要!

    一向对她有求必应的沈沣淡淡道:“喜欢就多看两眼。”

    沈棉:“……”

    沈沣让她学车,原本就是为了方便上班,但现在她拿到了驾照,他反而绝口不提买车的事,照旧每日亲自接送。

    沈棉被这辆车勾起了心思,在网上搜图片看。

    原本她的小金库给自己买辆车绰绰有余,但是都被鸭鸭骗走了,只能看图片解馋。

    -

    从北向南大规模侵袭的冷空气引起急剧降温,期末考随着寒流一起到来。

    最后一门考试刚好是《法律文书习作》,考场在一个大型阶梯教室,考试前五分钟,大家纷纷把书包堆到前面的桌子上。

    江一行坐在讲台上监考,沈棉看着他叠腿的优雅姿势,想想今天之后,再也没机会看到这样好看的沈教授,有点舍不得。

    结束铃声犹如解放的号角,安静的教室轰得一下子被喧杂的声音占据。

    沈棉去拿自己的书包,将笔袋往里放时,看到一个多出来的盒子。

    很正的红色,丝绒的质感很舒服。

    考试开始前还没有,是谁放的显而易见。

    沈棉瞅瞅江一行,他正在讲台上整理试卷,经过的学生一个个说着“江教授再见”,他慢条斯理地挨个回复:“再见。”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放进去的。

    沈棉好奇地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枚圆圆的钥匙,钥匙圈上系着粉色的蝴蝶结。

    她一愣。

    “你有车了?”赵晓晨羡慕的脑袋挤过来,把钥匙抢过去研究,“我怎么没见过这么圆的钥匙,玩具车吗?”

    “土了吧你,”姚明薇鄙视道,“这是mini Cooper的车钥匙。”

    “我靠,那不是我的梦中情车吗!”赵晓晨飞快把钥匙往自己兜里一揣,“我就知道包包最爱我了,竟然送我车,如此情深义重,别的啥也不说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爸爸!”

    米雪跟姚明薇马上一个勒脖子一个绑架手制服了她。

    “您这吨位不是为难我们小mini吗。”

    “包包快把钥匙抢回来。”

    沈棉还沉浸在爸爸的身份里,一脸认真地说:“那我哥哥就是你大爷了。”

    “噗……”

    江一行将收好的试卷交给另一位监考老师,代课老师的职责在这一瞬间正式完成。

    他走过来时,四个女孩子正纠缠在一起闹得欢,瞧见他马上收敛,赵晓晨赶紧把车钥匙塞给沈棉。

    沈棉捧着车钥匙,江一行彬彬有礼地问:“方便搭个便车吗?”

    -

    车停在教学楼下的路边,小巧漂亮的mini车型,靓丽的红色,和把他们隔壁车位当展厅、停在那儿好几天一动不动的那辆一模一样。

    沈棉看着自己心心念念的梦中情车,眼神都粘了上去。

    更惊奇的是,车牌号后三位714,是她的生日。

    沈棉拿着车钥匙摁了一下,解锁声响起,车灯应声而亮。

    顿时让她油然而生一种满足感。

    她愉快地跑过去打开副驾的车门,愉快地看着江一行。

    “谢谢。”江一行从善如流地坐上车,然后抬眸看她,“不帮我系安全带吗?”

    沈棉又马上弯下腰,殷勤地给他扣上安全带。

    准备直起身时,对上江一行噙着笑的目光。

    她停顿一下,凑上去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

    亲亲是系安全带的标配。

    江一行眼睛弯起的弧度加深,看着她从车前跑过去。

    今天沈沣有工作,没能来接沈棉,司机就在离他们不到五米的车里,见状下车来,一脸懵逼地叫了声:“沈小姐?”

    沈棉已经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冲他摆了摆手:“我今天自己开车回家。”

    说完没等司机阻止,飞快地上车关了车门。

    驾照新鲜到手没几天,实操还是第一次,她有点紧张,小心地踩下油门,将车开了出去。

    司机下意识追了两步,又赶紧折回去开着车跟上。

    沈棉的车技虽然不精湛,但毕竟是江一行亲自教出来的,又有他在旁边坐镇,一路上没出什么问题,不过因为太慢被其他司机骂了区区十来次而已。

    她兴致高涨,把江一行送到都水公馆,打算自己再开回家。

    江一行并不是很放心,看了眼一直跟在后面的车,叮嘱她:“开慢一点,路上小心。”

    “嗯嗯。”沈棉新鲜劲儿还没过,毫不留恋地把车开走了。

    她第一次开这么久的车,越到后面越顺手了。

    回到鹿兴园时,沈沣的车已经在车位了。沈棉把车停在另一侧,和另一辆Cooper一左一后夹住他。

    她哼着歌回家,进门时沈沣坐在沙发上,目光很淡地看了她一眼。

    “司机说没接到你。”

    沈棉这才后知后觉地反省了自己的过错,连忙收起翘起来的尾巴,乖乖蹭过来。

    “我自己开车了。”

    沈沣显然已经从司机那儿了解了所有的情况,默不作声地看了她片刻,说:“看来我给你买的车,用不上了。”

    “哥哥你给我买车了吗?”

    沈沣将一枚圆圆的、和她口袋里那枚毫无二致的车钥匙放在茶几上。

    沈棉想起地库那辆“无主”的Cooper,顿时愣住。

    那辆车是哥哥买给她的?

    沈棉懵圈地把自己的车钥匙拿出来,也就是说,现在,她有两辆一模一样的Cooper了。

    “这么贵重的礼物你也收?”

    沈棉收下这辆车时并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毕竟,她的全部身家都在江一行手里。

    她听出哥哥责备的意思,马上解释道:“他的钱是我的。”

    沈棉把自己被江一行装鸭骗钱骗色的事瞒在肚子里,一个字都没泄露,要是让哥哥知道,别说反对他们交往了,恐怕还要上门宰鸭。

    沈沣把他们之间的所有事情都摸得很清楚,唯独这一件。

    他误解了这句话的意思,沉默数秒,对沈棉还没过门就想揽别人财政大权的行为颇有几分无奈。

    “你倒是挺自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