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温柔沦陷 第 71 章

书名:温柔沦陷 作者:陛下不上朝

  在来的路上, 温季瓷接到温行知的电话,这一次他接了起来,温行知和他简单说了自己的想法。
温季瓷全程表现得很安静, 没有答应, 也没有抗拒。


  而此时桑酒看着温季瓷,他才将不安的心彻底放了下来。
街道亮着灯,桑酒牵着温季瓷的手,沿着街边走着, 微醺的空气卷起不成调的暖风。
不顾其他人的眼光。


  很快, 安静的行程被桑酒打破。
“哥,三年后你就是三十一岁了,如果我跑掉,你怎么办啊?”
明显的玩笑话,一听就是桑酒的故意调侃。


  温季瓷也停下了步子,拉着桑酒的手却没松开。面对面站着, 他垂眸,好整以暇地环着手,扯了扯唇角。
“那你倒是可以试一试, 不过后果我就不敢保证了。”


  桑酒撇嘴, 歪着头强调了了遍。
“你看我像是那种水性杨花的人吗?”


  温季瓷知道桑酒想听什么样的回答,可他却没有立即开口, 故意装作思考了几秒。
仿佛这个问题难得需要他用上好几分钟的时间思考。


  半晌, 才吐出一句。
“那也说不准。”
桑酒哼笑一声, 立即伸手准备拧了一下温季瓷的胳膊, 好好惩罚他的口是心非。


  当桑酒的手触到他的衣服时, 下意识放轻了几分力道,仰头对上温季瓷似笑非笑的眼睛时, 又把捏紧的手张开了些。
最后,就跟掸灰一样,在上面摸了一下,引得温季瓷朝她挑了挑眉。


  “倒是你,别被其他奇奇怪怪的人勾走了。”
桑酒态度非常认真地警告道。


  见过了温季瓷这般特别的人,之后出现再优秀的人也都只是将就。
仿佛魔怔了一般,只愿在他的人生中落脚。


  这次,温季瓷倒是不吊着桑酒了,他漫不经心地弯起唇角的弧度。
“我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你了,还没等到你负责,当然不会轻易地放手的。”
温季瓷说得轻飘飘,听的人却脸红了。


  桑酒差不多被锻炼得无孔不入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反过来调戏起温季瓷。
“可我不是留了把柄在你这吗?”
这回,连温季瓷都没跟上桑酒的脑回路。


  “我房间的那袋衣服,你不是不让丢?”
说这话的时候,桑酒的眼神仿佛在勾人,她瞬间感觉到两人相握的手收紧了些。
温季瓷的眸色加深,不见底色。桑酒越是朝着他笑,他手底下的力道越是重上几分。


  “丢一件,你还得亲自去买回来,我只能勉为其难地让你暂时保管了,不然传出去,温太子多丢人啊。”
桑酒把温季瓷的帽檐往下扣了扣,半遮住他那双标志性的桃花眼。


  “你说是不是啊?”


  温季瓷敛睫,盯着桑酒看了好一会。
恣意升高的温度,让桑酒差点忍不住别开眼时,温季瓷倏地拉长语调地应了一声。


  “那好,我就帮你保管三年。”
温季瓷语调刻意放缓了几分,似乎认认真真地强调着每个字。
不说一句离开的字眼,他们却都懂了对方的意思。


  出国前,桑酒主动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声明,想有始有终地给她的粉丝一个交代。
“出国一段时间,会等我回来吧。”
桑酒半点不提她和温季瓷的事情,只是简简单单地和粉丝报告了自己的行程。


  桑酒向来宠粉,就算有一小部分粉丝脱粉,但依旧留下很多死忠粉,他们都承诺会等桑酒。
出国那天,还是温季瓷开车将桑酒送到了机场。


  本就在风口浪尖上的两人,自然被蹲守在机场的媒体拍到。不知道是不是桑酒授意,温季瓷没有下车,独独拍到了桑酒一人在机场的照片。
笑靥如花,好像所有的烦恼都轻了。


  这件事幕后的主使人古莎,也看到桑酒的照片了。她看着桑酒脸上的笑,发现自己也没想象得这么开心。
她似乎成功拆散了桑酒和温季瓷,但她依旧不是那个胜者。


  而古莎隐约有着预感,温季瓷一定会等桑酒回来。除了桑酒,任何女人都走不进温季瓷那颗冰封的心。
她所做的一切只是徒劳无功。


  -


  当初温季瓷为了远离桑酒,将自己放逐到了国外,而现在她和温季瓷一样,不过这次他们只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既然已经出了国,就证明桑酒得从头来过,不过桑酒最不怕吃苦。


  也许靠家里的背景,她可以走得顺利一些,但是桑酒坚持要自己从头开始。
桑酒在洛杉矶租了一间房子,室友是健谈开朗的美国白人,她和桑酒一样,同样为了梦想努力。


  随着桑酒的出国,国内的风波也如意料之中,逐渐平息了下来,桑酒也逐渐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有一些死忠粉还在等着桑酒回来,但娱乐圈里已经更新换代了好几次。


  第一年,桑酒只是在每个片场跑龙套,在跑了无数次的龙套后,才终于面试到一个电视剧的客串角色。


  第二年,桑酒在一部小成本的电影中,演了一个女配。因为她的演技精湛有灵气,另一部文艺片的导演选中她,作为新片的女主。


  第三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桑酒运气好,她刚好赶上一次机会,某部好莱坞大片里需要一个华人面孔,而且和桑酒的形象极为契合。
一拍定音,桑酒参演了好莱坞的大制作。


  因为这部电影,让桑酒积攒了不少的名气,其他片方也开始主动接触这个拥有出众面容的华人女星。
桑酒在短短的三年里,逐渐成为了好莱坞影片中能叫得上名字的新人女星。


  当几乎已经淡出人们视野的桑酒,以另一种方式出现在新闻上时,媒体都震惊了。


  上次,桑酒造成如此大的轰动时,还是和温家继承人的恋情曝光一事,如今却用一副全新的面貌,让人记住了她。


  不是温家的小公主,不是没有作品的花瓶新人,也不是温太子的禁忌小女友。
而是演技碾压一众小花的桑酒。
只属于她一人的标签,没有附属上其他人。


  而一切都和桑酒无关,昨天她刚结束完电影的杀青宴,以前赖床的习惯早就改掉了,起床的时间很早。
三年了,桑酒还是和之前的那个室友住在一起,那人也找到了适合她的角色她,还在剧组里拍戏。


  房子空荡,安静无声,桑酒整个人靠在沙发上,早晨的阳光依旧晃眼,侵入她的视网膜。
桑酒偏头一直盯着,有些不适地眨了眨眼。


  过了一会,桑酒才收回视线,她看了一眼客厅里挂着的日历,每过一天就划掉一天。
看着一天天逼近的时间,桑酒勾了勾唇。
现在帝都的天肯定已经全暗了,不过桑酒能确信温季瓷肯定还在工作,没去乖乖睡觉。
出国后,桑酒忙得几乎沾到枕头就睡,受到的委屈她也没和任何人说。


  现在一空闲下来,众多的思绪像是一张网包围住了桑酒,她发现她太想温季瓷了,恨不得此时此刻就立即见到他。


  夜已深,琴水湾书房的灯始终亮着,温季瓷还在加班。
桌上的手机骤然响起,在寂静万分的夜里显得有些突兀。
温季瓷漫不经心地侧头看去,视线却定格在了上面。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美国的陌生号码,温季瓷一怔,随即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无人开口,只有微微起伏的呼吸声。


  半晌,温季瓷克制着嗓音:“是你吗?”
按照温顾庭的要求,在三年里,两个人不能联系。温季瓷只是想要确认打电话的人是不是桑酒。
哪怕只是听听声音,都能缓解他的思念。


  桑酒扯着沙发垫子上的流苏,机械无趣的动作被她做了多遍,最后桑酒才发现流苏被她全扯了下来。


  温季瓷熟悉的声音把桑酒拉回了现实。
桑酒回过神来,当她把注意力放在地上时,上面已经落满了零零碎碎的残骸,好些碎片甚至沾到她的裤脚上。


  桑酒不由笑了一声,极轻的笑意像是穿越了大半个地球,沿着安静的空气,轻而易举地让温季瓷的心口塌了一小块。
桑酒握紧了手机,轻声道了一句。


  “晚安。”


  几秒后,手机那头传来了忙音,桑酒挂了电话。
温季瓷紧绷着的神经尽数松懈了下来,他仰着头,低低一声轻笑。
三年来的情感有了宣泄之口,一夜之间尘埃落定。


  三年间,桑酒忙于工作时,都会关注温季瓷的新闻,为他们的重逢做着准备。
就像三年前,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在三年后,她一定会变成更好的人,和温季瓷相见。


  而温季瓷也同样关注着桑酒的近况,在外媒的瞩目下,温季瓷看着桑酒一步步变得从容。
而三年期限也即将完成。


  又是一年夏末,晚上八点,帝都机场。
空旷的机场,因为桑酒的到来,像是鼓起了一场火。
机场里的人纷纷注目,将视线放在了那个戴着墨镜的女人身上。


  机场里也有桑酒的粉丝,时间已经过了太久,看到桑酒的时候,她甚至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经过的时候,身子往旁边一侧。
太过紧张,居然往桑酒的方向跌了过去。


  “小心。”
那人撞到了桑酒,桑酒却温柔地扶住她,声线中带着极有辨识度的清冽低柔。
因为桑酒忽的开口,粉丝才彻底认出了自己偶像。原来等待终究会有结果,她差点喜极而泣。


  而在桑酒弯腰扶住粉丝的那一刻,她微微倾斜的脖间,一条白金细链若隐若现,垂坠在衣服底下。


  那枚温季瓷送她的情侣戒指,连着项链的最底端。
一切悠悠荡荡,仿佛又回到了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