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驸马要上天(种田青铜时代) 第8章 第 8 章

书名:驸马要上天(种田青铜时代) 作者:绝歌

    裴三郎教的是最简单的平针织法,没有任何花式,简单易学上手。奶妈子和丫环平时也是要干些缝缝补补和给裴三郎做针线活的活计,手也算灵巧,教几下就会了。

    这年代的金属贵重,女人们缝衣服都是用骨头磨成的骨针。

    奶妈子和丫环们还是第一次见到用竹纤子织东西。

    她们织的这东西即不是衣服也不是裤子,更不是帽子,以为三公子是要织什么小玩具,心里对于三公子一个男孩儿居然上手做女人的活计感到惊奇和不可思议,但七岁童儿爱玩耍,眼下没有侯爷和夫人管着,可不得什么都想试试。比起三公子拿满框的铜钱一框框地去铸小玩意儿、从上等兔皮和上等羊皮上绞毛下来缝毛线,还一车车地往庄子运兔皮、羊皮回来缝毛线,这拿麻线缝小玩意儿就丝毫不让人觉得有什么了。

    她们对三公子织线织得飞快,虽然感到有点惊讶,但也不太意外。三公子削了好几天的竹纤子,他肯定已经琢磨了好久,贵族公子脑子活见多识广本事大,不管做什么活计都比她们这些下等人厉害就是了。议论主家是头号大忌,奶妈子和丫环默默地埋头织线。三公子也坐在这织得飞快,她们比不上公子,总不好比不过旁人,暗中较量,谁都不肯落后。

    裴三郎手快,不到半天时间便织好一双自己巴掌大的露指劳保手套。

    他试了试手套,发现大小合适,戴着也还成,便去拿毛线准备织过冬的羊毛手套了。织好的这副劳保手套留给自己练拳用,保护拳头。他想,要是再在手套外面拳一个带钉刺的拳套,怕不是能几拳打死野猪,如果这个世界有野猪的话。

    奶妈子和丫环们在三公子织好戴在手上后,才搞明白要织的东西是做什么用的,一个个惊奇极了:手竟然也要穿麻布衣服。

    没等她们惊奇完,就见到三公子竟然拿羊毛线织起来了。

    那昂贵的羊毛线,竟然拿来织手衣?叫什么来着?手套!羊毛线织的手套,当然是贵族用的。她们原以为自己作为侯府下人,见识够多了,没想到比起自家小主人来还是差远了。

    妈□□和丫环们都是第一次织手套,中间难免有错针和漏针的地方,又拆了重织返工,待多织几双过后,便熟悉了。

    裴三郎又给她们分工教学,让她们专攻一种款式,分别是:露手指的手套,不露手指的手套、露半指但加了个盖子可以把手指罩起来的手套,以及袜子。

    他把他的两个奶妈子和丫环都安排上,身边只留下小厮和健仆伺候。

    她们织了一周,便从织细麻制品升级到毛线制品。

    这个世界没有棉花,取暖基本上靠动物毛皮或者是将蚕丝的线头以及麻线抽成绒状塞进衣服里御寒,再就是生火以及靠发抖取暖。每年都有奴隶被冻死和取暖中毒死亡。奴隶住的土屋低矮狭小,他们怕冻为防有风吹进来,还把窗户和门缝都堵起来,再在屋里点火取暖,每年都有出事的。贵族们只知道是取暖出的事,不知道具体原由,又有足够的毛皮御寒,于是屋子里都不放火盆的。至于奴隶们,不堵门窗缝隙、不让烤火,冻死是必然的,堵了未必会出事,贵族们也都是睁只眼闭只眼,反正奴隶便宜,每年都有冻死的,也每年都有新出生的。

    裴三郎让她的奶妈子和丫环们继续熟悉织毛线制品,自己则去看新买来的女奴们。

    他这庄园因为二百战奴全是清一色男丁的关系,男女比例严重失衡,毛线作坊开起来需要大量的女工,无论是将来解决婚配问题,还是出于作坊建设考虑,都是必须要买女奴的。市场上的女奴隶比男奴隶要便宜得多,同龄女奴的价格是男奴的六七成左右,量大的话,还能讲价到五成。

    如今已经是快到深秋时节,眼看就要过冬了,又到了很多奴隶活不过冬天的季节,这里面女奴和老年的奴隶折损最大,因此冬季前是一年里奴隶最便宜的时候。平常时候,五个战奴抵一头羊,现在是七个战奴抵一牛羊,至于女奴,十二个抵一头羊。她一口气买二百个再加上付的是铜钱,价钱更便宜,一共只花了十四头羊的钱。

    奴隶命如草芥在这个世界得到充分的体现。

    奴隶们常年不洗澡,不管是男奴还是女奴,身上都很脏,不仅有各种污垢,虱子跳蚤更是多不胜数。

    裴三郎让管家开库房取粗麻布给奴隶们换上干净的麻布衣服。不是现成的衣服,就是在一块布中间掏个可以让人把头钻进去的洞,再在腰上系根麻绳就可以了。布留得够宽,系麻绳的时候,把掖下多余的布料拉一拉,基本上就可以防止走光,后面让她们空了自己再用骨针和麻线把掖下的布料缝起来就算完事。

    管家听到裴三郎的吩咐,心疼得脸颊的肉都抽搐了起来,看裴三郎的眼神活像看败家子没区别,但主仆之别犹如云渊,他没敢多说一句话,默默地照办。

    管家开好库房把布取出来,安排人按照裴三郎的吩咐裁剪时,听到那剪布的声音,手脚都在抖。他的身契可是归了三公子的。如果三公子潦倒破落养不起仆人了,他极可能会从仆人沦为奴隶。虽然都是最下下等的人,可仆人好歹算是半个人,奴隶连牛羊都不如。

    管家正在心痛三公子的钱财,就又见三公子拿了把青铜刀过来,递给他。

    裴三郎吩咐道:“拿这个,把女奴们的头发全剃了,往后让她们每天晚上都要洗头洗澡,不能再有虱子跳蚤。”他没有杀虱子跳蚤的药,只好把她们的头发全部剃掉重新长。

    管家真心要跪了。剃头发!谁要是剃他头发,他上吊死了算了。好在是剃奴隶的头,大概相当剃羊毛吧。

    新买来的女奴们很担心是被买来去殉葬,满心惊恐,特别是到处都在挖掘和运木头像极传说中的修建陵园,更是心惊胆战。她们被强行按住剃光头发,又被赶到河沟去洗澡,以为是要洗干净赶进陵墓里去,很多人都吓哭了。可旁边守着战奴,他们还背着弓箭拿着长矛,如果逃跑会被射杀。

    她们洗完澡被赶上岸后,来到堆放粗麻衣的地方,突然发现面前发麻衣的不是战奴,而是同样的女仆。有胆大的女奴偷偷询问打听,问是哪位大人死了,得到发衣服的女仆用力的一声“呸”,“我们三公子长命百岁。”

    女仆特别骄傲地告诉她们:“三公子买了你们是你们的福气,来到我们这里可是顿顿都能吃饱,还有肉和大骨头。”昂首挺胸,得意得仿佛自己是个大贵族。

    女奴们将信将疑地领了衣服,穿上。她们一辈子都没穿过这么新的麻衣,摸着崭新的料子都很不舍和爱惜。

    又有女庄奴过来,喊:“穿好衣服的都跟我走。”领着她们到旁边的粥棚。粥棚前摆着新出炉没两天的陶碗,以及新削出来的竹筷。庄奴告诉她们,“三公子说了,每人领一个,往后你们就拿自己的陶碗吃饭。”又告诉她们每天的朝食和辅食两餐饭食的时间,以及食物管饱,吃不够可以再盛,但是不可能倒掉,偷倒食物是要被罚饿饭和挨板子的。

    倒掉食物?她们听起来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要知道平时见到地上有颗豆子都能因为争抢打起来。她们在战奴的驱赶下排好队,领到碗和两根名为筷子的竹棍,待来到煮食物的陶瓮前时,就见薪火上架着一排陶瓮,火已经熄了,而瓮里的食物已经煮熟。

    有女庄奴用木勺把食物盛到她们碗里,野菜拌豆子混着汤,足有大半碗,里面一大半全是豆子,她们的口水当场流了出来。

    一个嗓门大的庄奴大声喊:“三公子说你们久经饥饿,一下子吃太多容易撑死,得慢慢适应肠胃,今天只能吃一碗。”

    女奴们又在担心会不会是要把她们养去吃肉,然后在吃饱饭后就又被带到了庄园前,见到了一位身着绸缎的小公子。

    小公子·裴三郎小手一挥,当即的战奴上来把她们排成十人一排,站成了二十排。

    有庄奴上来给她们每人发了四根织毛衣的纤子。

    庄奴喊话:“从今天起,你们手里的纤子就是你们干活的家什,要收好了,损坏后找你们的管事换,不得遗弃丢失。”

    裴三郎身后的两个奶妈子、两个丫环,在刚才接到三公子新的任命,往后她们就是每个人管五十个奴隶的管事了,要教女奴们缝手套、袜子。

    十个女奴一个排,干活干得最多最好的当排头,排头负责管底下的另外九个人,每餐吃不掺水的干食,再加一碗骨头或肉汤,连续当上一个排头还能有一颗鸡蛋吃。

    她们四个也要分谁的活干得多干得好,由三公子评,得第一的,奖三枚铜钱。铜钱,那可是铜钱!

    她们领好各自的五十个女奴,就去到战奴们新盖好的临时窝棚处,每十个女奴分得一个窝棚住。

    三公子让她们先不要选排头,给三天时间教这些女奴,待三天后,再评谁学得最快最好,谁做排头。三公子还说要让她们学记数和写名字,以后只有记得清数写得好名字的才可以做排头,现在暂时就是用竹板记数。她们织好十件织品就可以来换一个竹板。十件织品正好对应十根手指,数一件掰一根手指,十根手指数完就正好十件。

    每位管事也都分得一件小窝棚,她们从管家那里领到的毛线和麻线都堆在窝棚里,女奴们交来的活计,她们也要放到窝棚里,一批做完后,再到管家那里,由管家当面清点核对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