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剑仙在此 第三卷、天骄争霸 第三百零四章 崩溃的曹破天

书名:剑仙在此 作者:乱世狂刀

林北辰也几乎是施展了一切的底牌。


玄气毫不掩饰的全力爆发。


【鱼龙变】运气术。


【逆血行气狂战术】!


【无敌是多么寂寞】的听筒版!


他一点都不想和曹破天缠斗。


常规你来我往,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之后获得的胜利,毫无意义。


他现在只想要宣泄自己心中的愤怒。


只想要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北荒山之夜,那些死在突袭之中的女剑士们的面容,仿佛在林北辰的眼前一个个飘过。


林北辰现在一点儿介意在这个时候暴露出自己真正的底牌。


他只想要狠狠地揍曹破天。


但眼前曹破天突然疯狂地爆种,修为直接突破四级武师境,还是让林北辰吃了一惊。


这孙子作弊。


林北辰用脚趾头猜,都能猜出来。


这就让林北辰更加愤怒了。


我一个穿越者开挂理所当然,你一个本世界土著竟然作弊?


不要脸。


轰轰轰!


林北辰马步沉腰,一掌一掌, 连环轰出。


以他火力全开的状态,【百步劈神掌】的每一掌劈出,都会有一道肉眼可见的气浪劈空而出,掌劲所过之处,直径一米之内的空气,直接被抽干!


轰轰轰!


掌劲轰击在战舰的甲板,舱壁,桅杆座基上,在玄纹波光闪烁之中,竟然是直接击出 一道道模糊的掌印。


这可是太金级战舰的,甲板舰身各处材料里都是专用的炼金成品,不但坚固,还有玄纹阵法的加持,平日里就算是炮弹、箭矢射在上面,都难留痕迹。


观战者们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心惊肉跳,头皮发麻。


这个林北辰,真的是怪物中的怪物,妖孽中的妖孽。


这样的一掌,要是轰在人的身上,只怕是瞬间就会被打爆吧。


好在曹破天虽然被愤怒燃烧了理智,但战斗本能还在。


他施展白云城身法,犹如聚散无常的云朵一样,连环变换身为,间不容发地避开这一道道掌劲,瞬间就来到了林北辰的身边。


咻!


剑气破空。


曹破天一剑斩出。


这是他目前掌握的最强一剑。


金系劲气犀利无匹,仿佛是要连同脚下的战舰,都一劈为二。


“死吧,杂碎。”


曹破天狰狞地怒吼。


林北辰没有闪避。


他瞬间下载德剑在手,一剑斩出,将之前酝酿到巅峰的气势,瞬间宣泄。


而这一剑,就是之前挫败了王馨予的【碧海潮生】。


水浪席卷。


逆血雾气染红了剑招。最强之招的碰撞,爆发了恐怖的能量波动。


双剑交击的中心点,空气扭曲,先是急骤地聚缩,仿佛是空间都被压缩在了一点一样,然后便是急骤的爆发和扩散,一道道混乱的力量圈层,在血色夕阳的照射下,犹如血云般不断地朝外辐射。


交战的两个人,也被这稠密的血云所笼罩。


各处的玄晶屏幕上,一片刺目的血红。


很多猝不及防的普通观战者,惨叫一声,只觉得双眼刺痛,好像是被那血红被刺瞎了双眼一样,短时间之内,再也难以视物。


短暂却又漫长的间隙之后——


嗖嗖!


两道身影从一左一右,从能量爆炸的中心倒飞出来。


林北辰踉跄落地,脚步沉稳,巨型德剑倒拖在地上,剑刃与甲板交界处迸出一簇火星,只是头上的发带破碎,一头黑色长发失去了束缚,在劲风波动中疯狂飞舞,仿若是下凡的黑炎战神一样。


而曹破天则狼狈了很多。


他狠狠地撞在主舱的舱壁上,发出一身轰鸣,像是沾在了上面一样,两三息的时间,才缓缓地滑落了下来,在舱壁上留下一道血痕。


他手中长剑已经破碎断裂。


身上衣衫一道道血痕裂口,破碎的剑刃不知道有多少块迸射进入了他的血肉之中,整个人就像是被散弹枪正面喷了一枪一样,密密麻麻的细碎伤口,血水从创口中不断地涌出,在他的脚下,汇集成为血洼。


“你……”


曹破天挣扎着站定。


看着对面近乎于毫发无伤的林北辰,他的心脏被震惊和愤怒吞噬。


为什么会这样?


他想不通。


明明自己已经……竟然被这个小杂碎给碾压了?


“明白了吗?”


林北辰持剑逼近,道:“明白你自己其实有多软弱了吗?”


曹破天暴怒。


但是一句话还没有能说出来,距离的情绪就牵动了体内的伤势,直接再度一口鲜血喷出来,其间竟是夹杂着仿佛是内脏一样的血块。


“啊,我……”


曹破天双手捧着鲜血,看着其中的血块,突然惊骇地尖叫了起来:“我重伤了,我受了重伤……林北辰,你竟然借机要杀我?”


几块血块,仿佛是巨大的梦魇,一下子让这位白云城天才面色惨白,最后一丝勇气就像是沙漏中的沙子一样快速地烟消云散。


“重伤?不可能,我看你还精神的很。”


林北辰挥剑疾斩,道:“来吧,你一定还有一战之力,再战三百回合。”


高速移动中,黑色的长发在林北辰的视线中缭绕闪烁。


杀你又如何?


就是要接着这个机会宰掉你。


北荒山的仇不可不报。


更重要的是,让这样一个睚眦必报的仇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像是一条红了眼睛的疯狗一样永远都在背后伺机要咬你一口,让林北辰寝食难安。


哪有前日防贼的道理?


不如一劳永逸。


这么激烈的战斗,失手杀个人,很合理吧?


凛冽的杀意,融入剑风,犹如实质。


“不……”


曹破天彻底恐惧了。


他惊恐欲绝地尖叫道:“我认输……我认输……裁判官,救我……”


死亡的阴影面前,外强中干的曹破天,终于彻底崩溃了。


他奋起最后的力量,转身就朝着远处的驻舰主裁判官跑去。


谁知道才跑了几步,突然远处港口方向,一道外人无法察觉的力量,瞬间飞射而来注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奔跑的身体陡然一僵。


“好机会。”


林北辰眼睛一亮 德剑没有丝毫的停顿,劈斩下来。


噗呲。


剑刃,已经有一半没入到了曹破天的左肩。


这时——


“不可。”


一直都紧绷着神经的驻舰主裁判官终于赶至。


大喝声中,这个面目陌生的中年人,手中长剑在电光石火之间,架住了林北辰的长剑。


林北辰只做未闻,长剑依旧发力。


“你疯了?”


主裁判官感觉到德剑上依旧在不断涌动的强横力量,一怔之下,感受到了少年的杀心,面色大变,压低了声音喝道:林北辰,不要自误,你已经赢了,还要……你不想要冠军了?”


他这是站在林北辰的立场考虑。


林北辰尝试数次,发现这个驻舰主裁判官的实力极强,远超自己的想象,心中叹了一口气,看来借机杀曹破天是不可能了。


“失手……”


他撤剑后退。


巨型剑刃从曹破天的左肩抽出的时候,血水像是喷泉一样从光滑的切口中喷射出来。


只要再晚一瞬,就可以将曹破天直接一劈为二。


林北辰万分遗憾。


驻舰裁判官却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他是偏向于林北辰的。


虽然这个少年名声败坏,各种骚操作不靠谱,但透过他荒诞不经的言行,却能看到一颗炙热而又真诚的心。


而曹破天表面上顶着白云城弟子的光环,骨子里却透露出自私自利、嚣张跋扈、做事无底线的阴冷。


他可不想林北辰因为一时冲动,杀了曹破天不要紧,丢了到手的冠军,把自己也陷进纷争之中,那可就是有点儿得不偿失了。


然而,令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一瞬,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


感谢叨见笑、天下最帅就是我、雨啸哟、刷子猫、白梅十三、刀盟潜龙以及褪色的画架的大额捧场。我会拿大家的打赏钱去买点儿生发液试试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