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谈恋爱不如上清华 第112章情商

书名:谈恋爱不如上清华 作者:十尾兔

    第112章

    对于顾雪茭这个学生, 谭教授一直相当期待。

    早在当初竞赛之时, 他就注意到这个有些天分, 又非常努力学生。

    而这个学生也一直没有让他失望,她努力又坚持, 有自己方向。哪怕是所有人都不支持她去做物理项目, 可她还是因为喜爱去了。

    心中有一份执着, 又有一份喜欢, 更容易走得长久。

    之后, 谭教授把他手上这一年做过项目全部说了一遍,一一给雪茭介绍。又把接下来安排说了一遍,看看雪茭有没有感兴趣。

    雪茭想了想,回复:“嗯……谭老师,我接下来一年可以跟着您吗?”

    她俏皮眨眨眼:“您放心,我是个很好助理!”

    谭老师愣了一下, 沉默片刻, 才回复:“我再怎么也会有或多或少杂事,还要去上课,你自己也有课, 跟着我……不是最高效。”

    雪茭现在境况确实有几分麻烦,若说是让她做谭教授手上项目, 明显她自己不是很愿意,她做项目不少了, 现在希望能继续学习。

    跟着谭教授, 奔波于各个项目和研究之间学习, 相较于做一个项目是要好一些。

    但也确实存在谭教授说得问题。

    雪茭微微拧眉:“我暂时不想再做项目和研究了,更想多学些东西,多长些见识……”

    谭教授像是想到什么,突然抬头:“你再等等,先好好休息几天,周末我带你去见我老师,看看能不能给你一个好安排。”

    雪茭一愣,明白谭教授是为了自己好,立刻感谢:“谢谢老师……”

    她一点不后悔自己挑了清华数学系,在这儿有她一直想跟着老师——谭中英。

    这个老师支持她,无论她做出决定在旁人看来有多么不可思议,谭教授都一直支持着她。

    这一声谢谢,是最真诚。

    谭教授却只是笑笑:“你们这些年轻人好,我们这些老家伙就都高兴了。”

    雪茭看着他露出一个笑容,眼里全是感动,但很快,那些感动变成了坚定。

    她不会辜负谭教授期待!

    “好了,没什么事你就去忙吧,我这边暂时不需要你帮忙。”

    “好,谭老师再见。”雪茭说着站起来,将桌上自己喝过杯子清理干净,然后才转身离开。

    谭教授手在桌上论文上面敲了敲,缓缓站起来。

    他学生这么厉害,又这么沉稳进取,他怎么能不去找老冤家刘教授“聊聊”呢?

    至于聊过之后,刘教授办公室杯子还剩下几个,就不在谭教授考虑范围之内了。

    -

    这篇论文轰动还没散去,这时候储盛通知雪茭去接受采访。

    此次采访是正经官方组织,章寒等所有人都要去,采访地点就定在他们学校那个小实验室里。

    这间小实验室可是见证他们过去一年辛苦战场,也是他们成名地。

    自打上学期期末以后,他们还没有再一起会面过呢。

    雪茭和储盛、郑甲坤是一个学校,一周怎么也会见到一两次,章寒和阳湛却没有再见。

    难得有这个机会把所有忙人汇合在一起。

    和之前做实验一样,本校三人先到,但以往经常一起过来章寒和阳湛却是分开来。

    章寒先到,过了好久阳湛才进来。

    雪茭疑惑地看了章寒和阳湛一眼,只觉得有什么不太对,但又说不出来。

    再看郑甲坤和储盛两人,都没什么特别反应。

    雪茭想不出哪儿不对,就干脆遗忘在脑后,等待着接受采访。

    她没怎么接受过采访,也不怎么说话,视线盯在一个地方渐渐放空。

    章寒也不怎么说话,和雪茭一样发呆。倒是阳湛游刃有余,而且显然他知道几人都不怎么想说话,便笑呵呵地帮他们应对着记者。

    这位记者是看起来比较随和中年男人,他问得问题都很简单,态度也客套礼貌。

    老实说,这个记者采访了无数科研人才,发现这些“科学家”们几乎都有一个特质——死话题。

    比如说——

    “章寒同学,当初阳湛同学是怎么说服你参与这个项目呢?”

    章寒:“他没有说服我。”

    记者:“……那你是为什么要加入这个当初没人看好本科项目呢?”

    章寒皱眉:“项目很好。”

    记者:“……好,我明白了。”

    他决定再换个人问:“顾雪茭同学,你是数学系?”

    这个姑娘看起来软绵绵,小仙女一样,想来会好好回答他!

    雪茭:“嗯。”

    记者:“那是什么让你选择参与这个项目?你才大二,做物理系项目有遇见什么困难吗?”

    雪茭:“喜欢这个项目,有很多困难。”

    记者眼睛一亮,终于有看点可以写了!

    “是什么呢?”

    雪茭态度认真端正:“第一个困难就是地磁悬浮这个方面,我们当时……第二个是磁场叠加时候,我们……第三个困难是……”

    记者:“……”在说啥???

    雪茭认认真真说了十几分钟才说完,看向记者,等待他接下来问题。

    记者沉默片刻,咽咽口水:“……哈哈,真是……不容易……”

    储盛正襟危坐,插话:“科学都不容易,再怎么困难也要克服,我们这还算不上什么。”

    记者:“……对。”

    等到采访结束,记者带着僵硬笑容离开后,储盛挠挠头:“那个……庆功宴还一直没吃呢,中午大家有空吗?”

    原本一直在出神章寒几乎是立刻就回复:“我还有其他安排,就不去了。”

    说完,她站起来就往外走。

    阳湛脚下意识一动,但停了下来,没追上去,只是表情非常失落。

    这顿庆功宴自然没有约成,雪茭有些疑惑地看了看章寒离开方向,又看了看阳湛,一头雾水。

    中午,雪茭一边吃饭一边把这事讲给蔺之华。

    蔺之华:“……”

    “嗯?你怎么呢?”雪茭见他不说话,疑惑道。

    蔺之华无奈,用手轻轻敲了敲她额头:“我能追上你真是不容易……”

    “啊?”

    蔺之华摇摇头,解释:“阳湛喜欢章寒,章寒也喜欢阳湛,但是她在躲避阳湛。”

    “啥?”雪茭震惊。

    蔺之华扶额:“茭茭,你自从开始科研工作以后,我觉得你原本岌岌可危情商还在直线下跌……”

    雪茭:“……”

    蔺之华轻笑,给她倒了碗汤:“不过也是好事,人心思有限,情商高是用心观察、有心说话。你要把心思放在学习工作上面,情商低就低吧,但你要时刻记着——雪茭爱蔺之华。”

    年轻人有时候会觉得自己记忆力下降,这是真,年轻时候记忆力也会有些下降,但可能没自己想厉害。

    不过是用心程度少了些,将心思分散在了其他地方。

    而且,有些东西很久不用,就生疏了、忘记了。

    记忆力是,情商也是……

    雪茭脸一红,瞪他一眼。

    蔺之华还想说什么,雪茭手机一响,她拿起来看了眼,眼睛瞪大。

    “咦?”

    雪茭赶忙站起来,一边拿外套一边解释:“之华你继续吃,我吃饱了,章寒师姐找我,我去见她。”

    “等等,我送你——”

    雪茭却已经离开了他办公室,声音传来:“不用了,我找谭棋叫人送我就行了。”

    蔺之华看了眼她只喝了半碗汤,一脸无奈摇摇头。

    章寒在学校外面星巴克等雪茭,她到时候章寒大概已经等了二十多分钟,这位视时间如命“疯子”,难得坐在一个地方发呆和浪费时间。

    “师姐,久等了。”雪茭在她对面坐下,脱下外套。

    章寒这才像是回过神,摇摇头:“没事。”

    她停顿了一下,又说:“我找你……也没什么事。”

    雪茭:“……”

    “师姐,你这可不像没有事。”雪茭声音带着笑意。

    章寒忙道:“真没什么事,嗯……你不用叫我师姐,我只有你一个朋友,你叫我章寒就行了。”

    雪茭点头,也不客气:“好呀,章寒。”

    有些人气场相符,几乎刚见面时候就会很合拍。

    她们两个都是那种很忙很忙,宁愿花时间在充实自己上面,也不愿意花在交友上面。

    “我请你喝杯咖啡,喝完了我送你回去。”章寒轻声说,扯出一个笑容。

    雪茭看着她散不开眉头,试探着说:“章寒……你是不是因为阳湛在烦恼?”

    章寒一愣,眼睛瞪大,一脸不可思议:“你知道?!”

    雪茭:“……”不,我不知道,蔺之华知道。

    她想了想,又问:“是不是阳湛喜欢你事让你很烦恼?”

    章寒脸上表情瞬间变得惊恐,这位冷冰冰师姐显然被吓得不轻:“你你你……你知道?!”

    雪茭摸了摸下巴,一脸高深莫测:“章寒,你也喜欢阳湛师兄吧……”

    章寒倏站起来,像是被什么扎了一样,结结巴巴:“雪雪……雪茭,不要乱说……”

    雪茭坐直,一脸地神秘:“师姐,我可没有胡说,是你表情告诉了我!”

    她可没说错,章寒表情告诉她——

    蔺之华说得都他妈对。

    章寒又坐了回去,想了想,拖着椅子往雪茭旁边挪。

    她压低声音:“茭茭,你真聪明,情商也高……”

    章寒声音相当羡慕,一脸崇拜。

    雪茭:“……”

    被这位厉害师姐这样看着,雪茭只觉得心虚至极。

    不过……好像这样能让章寒师姐更加放心?

    于是,雪茭点点头:“章寒师姐,你为什么躲着阳湛师兄啊?你有什么烦恼告诉我一声,我给你想办法!”

    章寒有些不好意思,但想到雪茭情商这么高,这么“聪明”,想来或许能够有办法。

    “就……阳湛说喜欢我,他……年纪那么小……”

    章寒大了阳湛四岁,这个年代,虽说姐弟恋已经没什么,但有些人或多或少还是介怀。

    “也还好吧,年龄差其实也没什么……”

    “他小我四岁,而且我都决定这辈子将自己贡献给科学,感情是很耽误时间事情。”想到这儿,章寒皱眉,“你看,我最近就因为这些事,以至于都不能好好工作!”

    雪茭愣了一下,还没说,章寒迫不及待握着雪茭手:“雪茭,你教教我怎么不去烦恼,怎么不被感情困扰?”

    章寒眼神认真,显然,她是在期待雪茭能够用她“高情商”帮她解决烦恼。

    雪茭也认真回视章寒,在她期待眼神中说——

    “章寒师姐,你是不是还不知道……我男朋友大我九岁?”..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