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第47章 第 47 章

书名: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作者:女王不在家

    第47章打起来了

    顾沅一听, 赶紧嘱咐护工好好照顾季祈森, 自己跑到隔壁, 只见聂遇竟然也醒了过来,睁着一双虚弱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她。(搜索格格党小说每天得最快最好的更新网)

    这模样可真让人心疼。

    她忙上前:“聂遇, 你感觉怎么样?你要水是吗?”

    聂遇眨眨眼睛, 蠕动了一下嘴唇:“我, 我……妈妈, 对……我要水……”

    顾沅赶紧倒了温水,自己试过了没问题, 这才给聂遇喝。

    聂遇抬起手来, 手虚弱得好像根本没有力气, 连拿都拿不动的样子。

    顾沅没想到生龙活虎的大小伙子竟然成这样, 心疼又难受, 扶着他,就要喂给他喝。

    聂遇喝了一口,之后头一歪, 一副好像连水都喝不下去的样子:“妈妈, 我……我……”

    顾沅看他这个样子, 心里的担忧更重了, 甚至想着要不要再给聂南青打个电话, 难道低血糖病人会这样吗??

    不过眼下还是先喝水, 她灵机一动, 拿来一个吸管, 稍微弯曲了,放在杯子里,拿给聂遇喝。

    嘴巴里被放了吸管的聂遇:“…………”

    脸颊微微鼓起,他一口一口吸着。

    他无奈,他要的是妈妈一勺勺喂他水,他要的不是含着一根吸管像喝娃哈哈……

    不过他是一个病人,他虚弱地说不出来话,他只能可怜巴巴地用吸管吸。

    吸完了一杯子水,聂遇觉得自己可以再发挥一下,于是他又道:“妈妈,我——”

    谁知道这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隔壁传来了剧烈的咳嗽声。

    顾沅听到这个,赶紧放下聂遇,跑去隔壁房间。

    隔壁房间里,季祈森正在咳嗽,咳得太阳穴那里都一鼓一鼓的。

    顾沅赶紧过去,帮着捶背,又倒水什么的。

    季祈森总算平静下来,虚弱地望向顾沅:“妈,我没事……”

    顾沅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我再去看看聂遇那边——”

    这话一出,季祈森突然重新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嗽得仿佛要喘不过气来。

    ……

    好不容易忙完了季祈森这边,看着季祈森终于虚弱地躺下,安静地闭上眼睛,顾沅擦了擦额头的汗,刚要坐下歇一会,就听到隔壁也传来一阵咳嗽声,而且咳得更狠,更撕心裂肺。

    顾沅彻底懵了。

    低血糖需要咳嗽吗?聂遇到底是低血糖吗?

    *************

    这一晚实在过得不太平,护工被叫来了,大夫也叫来了,都说没办法,都说好好照料就行,最后顾沅只好和护工一起悉心照料。

    于是一整夜,按下葫芦起来瓢,一会这个儿子咳嗽,一会那个儿子喘气艰难,最后甚至发展到,这个儿子拉着她的手虚弱地说“妈,我没事,你去照顾祈森吧”,那个儿子则是大口喘着气“妈,聂遇没事吧,你去看看聂遇吧”。

    多么懂事的两个孩子啊!

    顾沅心都碎了,恨不得抱住两个儿子不放开。

    好不容易忙了一整夜,两个儿子都睡着了,她也累得头晕眼花,爬到自己房间里睡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了,利亚澳大的阳光普照。

    顾沅爬起来打算去看看两个儿子,谁知刚走到走廊,就听到一个房间传来哀嚎声,还有低吼声,听那动静是打起来了?

    她心里一惊,赶紧跑过去。

    谁知道推开门的时候,就见屋子里一片狼藉,被子也乱糟糟地扔在地上,可是一个儿子坐在床边,一个儿子站在床边,两个人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顾沅疑惑了:“你们怎么了?祈森你怎么在聂遇这里?”

    季祈森绷着脸:“没事。”

    聂遇赶紧摇头:“对,我没事我没事!”

    顾沅审视地看着两个儿子,她发现聂遇脸颊那里有可疑的淤痕,倒像是被人打的。

    顾沅:“你说你没事?”

    聂遇赶紧摸摸自己的脸,摇头,坚定地道:“对,我没事!”

    然而顾沅能信吗?

    她挑眉,疑惑地道:“聂遇,你和人打架了?你和祈森打架?”

    谁知道这话一出,季祈森和聂遇同时摇头,异口同声地道:“没有,我们没有打架!”

    顾沅:“那你怎么在聂遇房间里?”

    季祈森闷了片刻,才憋出一句:“我来看看他好了吗,我这是在关心他。”

    顾沅狐疑地望向聂遇,脸上一块淤青的聂遇咬咬牙,点头:“对,他来看看我好了没,他在关心我。”

    顾沅蹙着眉头,疑惑地喃喃道:“你们该不会有什么瞒着我吧?从昨天开始,妈妈最讨厌说谎的小孩了!”

    说着,她还握了握拳头。

    两个儿子同时噤声,不说话了。

    顾沅盯着聂遇脸上的那道淤青:“聂遇,你脸上怎么回事?”

    聂遇听到这话,狠狠瞪了一眼旁边的季祈森,咬牙:“我自己不小心磕的。”

    旁边的季祈森挑眉,淡淡地道:“他不小心从床上摔下来,差点磕到,幸好我扶住了他。妈妈刚才听到的声音,就是我跑过去扶他闹出来的。”

    聂遇:!!!

    还有没有一点廉耻,得寸进尺了是吧?

    聂遇呵呵笑,笑得咬牙切齿,却又笑得无奈。

    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忍下。

    顾沅更加疑惑了,但是看看两个儿子并没有不和平的样子,也只好暂且放下,她想起来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聂遇,我查过了,低血糖不会伴随那么剧烈的咳嗽,我打算和你父亲联系下,让你马上回去医院,做进一步的身体检查。”

    季祈森听了,点头:“妈妈,我认为这个建议不错,我是过敏,但是聂遇呢,他不是过敏,他也不像是普通的低血糖,我认为有必要给他来一次全面的大检查。”

    聂遇听得头皮发麻:“妈,不用了,我没事了。”

    顾沅抬手:“不,聂遇,你得听话,必须做检查,不然妈妈不放心。”

    季祈森严肃地道:“聂遇,你就听妈的话吧,不要让妈妈担心了。”

    聂遇:“……”

    抬起头,他分明看到季祈森眼里的幸灾乐祸。

    可真够狠的,呵呵。

    *************

    又休息了一天,顾沅看儿子差不多好了,大家一起商量着先回国,到时候再让聂遇去彻查下身体。

    临走前,岛上的管事过来,拿来了一个漂亮的盒子,约莫二十厘米长,问起来,却原来是霍缙琛请人送过来的。

    说是霍缙琛昨天已经带着儿子离开,不过为了表达他对儿子不礼貌行为的歉意,临走前特意让助理乘着快艇过来,说这是送给顾沅的一点心意。

    顾沅好奇地打开盒子,里面竟然是五颜六色的石头,流光溢彩,非常漂亮。

    顾沅纳闷了,问两个儿子:“这是什么石头?怎么这么好看?”

    聂遇扫了一眼,想起那个小屁孩,笑了笑,故意道:“一般般的石头吧,不太值钱。”

    说着,瞥向季祈森。

    季祈森点头:“就是当地特产的一种石头,并不是很值钱,不过贵在搜集这么一盒子毫无瑕疵的石头也不容易,妈妈你就收着随便看看吧。”

    顾沅一听不太值钱,也就没当回事,不过看着石头还挺漂亮,想着以后放在桌子上摆着也赏心悦目,便随手扔在了行李箱里。

    一上飞机,Camille和顾沅两个女人便开始说起了私密话,不知道说什么,两个人时而笑,时而叹息的,而这边,聂遇则低头不知道傻笑什么。

    一抬眼,他正好看到季祈森正瞥了自己一眼。

    四目相对,聂遇笑了。

    他收起手机,笑望着季祈森:“你有没有觉得——”

    季祈森不说话,等着他继续说。

    聂遇:“有没有觉得,妈妈送给我的那个袖扣,好像更好看,定价也更贵?”

    季祈森:“是吗,我不觉得。”

    聂遇翻了翻,从截屏图片里找出自己从那家品牌官网翻出来的一个页面,得意地指给季祈森看:“看,你那个的袖扣官网定价是六万八千八百八十八,而我这个的官网定价是六万八千九百九十八!”

    季祈森看着那定价,将近七万块的袖扣,定价相差一百一十块钱。

    而眼前,这位据说是他同母异父兄弟的聂遇,那个和自己应该流着一半相同血液的人,那个平时挥金如土几十万几百万不看在眼里的人,正在为了这一百一十块钱的差价而沾沾自喜。

    季祈森忍不住再次审视了一番聂遇,这该不会是抱错了吧?

    平生第一次,季祈森产生了和聂南青一样的怀疑。

    过了好久,他望着聂遇那一副我是受宠宝宝散发着幸福的脸,终于淡然地道:“你高兴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