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第129章 第 129 章

书名: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作者:女王不在家

    第129章老四江引枫

    聂遇牵着身边少年的手, 走下了直升飞机的搭梯, 走到了顾沅面前。1ggd

    走近了,在这白烈的阳光下, 顾沅可以看得很清楚。

    他高高瘦瘦, 肩膀很窄,浓艳的蓝袍在风的吹打下裹着他高瘦的身形,面巾飘逸间, 可以看到一双剔透精致的眼睛。

    那是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清澈剔透, 如同雪后晴空。

    只是看了一眼, 明明身在枯燥干热的大沙漠之中,却嗅到了山涧来风的清新气息。

    此时, 少年微微垂着澄澈的眸子,睫毛修长,安静地垂下, 却并没有看顾沅。

    样子看上去有些害羞。

    聂遇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笑呵呵地说:“小枫枫,这是我们妈妈。来,叫妈妈。”

    说着间,他顺势取下了少年蓝色的面纱。

    当那面纱滑落的时候,顾沅看呆了。

    至此,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会被人抢走去当新郎了。

    也明白霍缙琛说起他“相貌出众”是怎么样一个概念。

    顾沅是首都影视学院的学生,见过很多俊帅的少年, 她的几个儿子也是一个比一个出挑俊美, 但是这一位却不一样。

    这是一个用人类言辞无法形容的美, 艳丽的美,圣洁的美,不容亵渎的美,让人看了后倒吸一口气,让人会忍不住仰视膜拜的美。

    他很美,美得让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颜色,连那浓丽的蓝色面巾都黯然无光了。

    他这样美,哪怕他还留着及肩的长发,却不会有丝毫的女气,那是一种糅合了少年阳刚锋利的美。

    会让人感叹,造物之神奇。

    世间有沙漠的绵延不绝空旷之美,有海洋的波澜壮阔浩瀚之美,有青山的层峦叠翠险峻之美,造物主亦创造了这个少年让人窒息的美。

    “这是——”顾沅看这个少年,这一刻,她都不敢承认这是自己的儿子。

    怎么会有这么漂亮到让她多看一眼就觉得是亵渎的少年。

    “来,叫妈妈。”聂遇搂着少年的肩膀,笑着哄道:“要乖乖听话啊!”

    少年浓密的睫毛撩动间,却只是抬眼,轻轻地瞥了顾沅一眼。

    这一眼柔软潮湿却又静谧无声,就像一只雨后的蝴蝶扑簌着扇动翅膀。

    尽管他并没有叫自己妈妈,但是顾沅的心却忍不住跃动起来。

    “引枫,你是不是累了?”她想象过很多种和最后一个儿子相认的方式,她甚至想着他还小,才十七岁,她也许会激动地抱住他。

    但是现在,连碰都不敢碰一下,哪怕声音稍微大一点,都害怕会惊到他。

    聂遇挑挑眉,无奈地看着自己妈妈:“我开始差点以为他是哑巴,不过他看起来应该不是,他能听懂我说话。妈妈,看来我们要慢慢来了……”

    顾沅忙道:“不着急,他还小,而且刚才经历了这样的事,估计受到不小的惊吓,先让他进帐篷里休息下,吃点东西。”

    聂遇想想自然赞同:“他好像今天一直没有吃东西,我刚才问过霍先生,说需要等一下我们才会出发前往沙拉伯首都,正好趁这个时间给他吃点东西。”

    顾沅听着聂遇安排,这个儿子,关键时刻竟然意外地靠谱,想得格外周到,真是感动不已:“好!”

    而就在母子两个人说话的功夫,江引枫安静地抬起睫毛,偷偷地看了顾沅一眼。

    ***********

    进了帐篷,顾沅忙拿来一些吃的,都是事先准备好的罐头还有压缩饼干给江引枫吃,另外还拿来巧克力给他补充能量。

    江引枫显然确实是饿了,接过食物来,低着头吃,依然安静,安静得像一只不太懂事的小松鼠。

    顾沅凝视着这个儿子。

    十七岁了,并不是小孩子,但是却自始至终没有说过话,连看自己一眼都仿佛是偷偷地那么一瞥,之后视线一触便迅速缩回。

    尽管并不愿意承认,但是顾沅多少意识到,这并不太对劲,一个正常的十七岁男孩子不是这样的。

    聂遇当然也明白,耸眉,无奈地看着他妈。

    这个时候突然开始怀念爱找茬爱蹦爱跳一张小嘴儿叭叭叭不停的鬼精灵霍澜庭了。

    再次看了一眼安静地吃东西的江引枫,顾沅给聂遇使了个眼色,聂遇跟着顾沅出来了。

    “我当时把他拽到飞机上的时候,他就是这样,一直没说过话。”聂遇蹙眉,摸着下巴,向自己妈妈形容这种感觉:“我开始以为他是和我不熟,后来我和他说了半天,他也不搭理我,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就怀疑他是聋哑人——”

    怎么可能!

    顾沅坚决不信,这么漂亮灵性的男孩子怎么会是聋哑人。

    “是啊,我后来故意试探了下。”聂遇说到这里,心虚地别了别眼,怎么试探的自然不好告诉妈妈的:“发现他不是,他会说话,也听懂了我的话,他就是不想说话,不喜欢和人对视。”

    “这会不会是……社恐?还是自闭症?”顾沅疑惑了:“等我们手机有信号了,马上和他的管家联系下,他不是有个管家叫南宫管家吧,先了解下他到底是什么情况。”

    “好,等我们回去首都,再看看小四子到底是什么情况吧。”

    这个时候霍缙琛已经命人准备收拾东西,撤离这一块,他们才刚刚从tuareg族抢来了他们的“新郎”,不赶紧离开,只怕对方追来,到时候又要有一场不必要的麻烦。

    顾沅站在帐篷外,犹豫了下,想着自己要不要进去。

    她进去的话,怕他吃东西都不自在。

    还是等他吃完再说吧?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帐篷的帘子掀开了。

    他显然是没有想到她就站在帐篷外,四目相撞间,他有些无措地站在那里,嘴巴微张,睁着潮湿的眼睛望着她,局促得完全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摆了。

    这个样子……心都忍不住为他揪起来。

    顾沅把声音放得很柔很暖:“你吃饱了?”

    江引枫睁大美丽的眼睛望着顾沅,不吭声,像一只无意中窜出山林的梅花鹿,湿润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

    顾沅生怕吓到他,更加放轻了声音:“你是要什么东西吗?”

    江引枫如同果冻一般的唇轻轻蠕动了下,似乎要说什么。

    顾沅努力地让自己的眼神温和再温和,用鼓励的笑容看着他:“你会说话是不是?想要什么,你说出来,告诉妈妈。”

    江引枫费了很大的力气,才终于说:“我——”

    只是一个字而已,但是声音清澈好听,低低软软的。

    顾沅的心跳加速,激动地看着他:“嗯,你要什么?”

    江引枫剔透犹如净玉般的脸颊泛起微微的红,小声说:“我想喝水。”

    顾沅:!!!

    她忙不迭地道:“喝水是吗,你等等,我给你拿水,帐篷里就有。”

    说着,她跑进了帐篷里。

    江引枫神情茫然,眼神懵懂。

    顾沅拿起了桌子旁边的保温杯,又拿来杯子,给江引枫倒水。

    江引枫露出恍然之色,原来水就在他旁边,只要低低头就可以看到了。

    顾沅捧着那杯水,小心翼翼地送到江引枫手中:“有一点点热,不过可以喝,你慢慢喝。”

    江引枫没再说话,接过来,之后一小口一小口地喝。

    他的手也非常漂亮,就连上面的指甲都如同一块块剔透的贝壳,泛着粉润的光泽。

    这样的一双手,捧着那杯水,低头小心地喝,每喝一口,他的睫毛就会蒲扇着动一下。

    这个时候,外面已经收拾差不多好了,直升机也准备妥当,他们马上就要重新出发回去沙拉伯王都了。

    顾沅探头看了下外面。

    江引枫似乎敏感地察觉到什么,两手握紧了杯子,忐忑地望着顾沅。

    顾沅赶紧安抚他:“没事的,没事的,你可以慢慢喝,等我们上了飞机,可以继续喝。上了飞机,我们过去王都,你就可以看到你的南宫管家了。”

    南宫管家这四个字显然安抚了江引枫,那双惊起涟漪的眸子重新凝为平静,他低着头,小小地抿了一口水。

    谁知道就在这时,“砰”的一声,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枪响。

    顾沅自己也是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的她清晰地看到,就在那声枪响之时,江引枫眸中瞬间浮现清晰可见的惊惶,他的肩膀都跟着在瑟瑟发抖。

    顾沅受不了了,她握住了他的肩膀,沉静地道:“没事,别怕,那是在很远的地方,我们会保护你的。”

    江引枫几乎氤氲出眼泪的眼睛怔怔地望着顾沅。

    怎么可以抵御这种目光,顾沅的心如刀绞,这一刻,突然想把那群人全都给痛揍一顿。

    这群坏蛋,到底是怎么欺负她儿子的!!

    她试探着抱住他的身体:“引枫,你不怕,没事,一点事都没有了,这里很安全。”

    江引枫在开始的时候身体有些僵硬,不过很快那枪声再次响起,他放弃了挣扎,紧紧地靠在顾沅怀里。

    顾沅深吸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免得吓到他。

    就在这个时候,有轰隆轰隆的飞机声响起来,紧接着,就听到一个少女的声音在喊话:“Feng,Feng,Feng,你给我出来!你答应要嫁给我的!”

    她用的是国际标准语,虽然带着沙拉伯特有的口音,但是竟然意外地好听。

    江引枫听到这个,蹙眉,小声却倔强地说:“我没有答应。”

    顾沅惊喜不已,他竟然说话,而且这么勇敢地表达着自己的想法,她忙道:“对,你没有答应,都是她们逼你的,你才不要嫁给她们!”

    我呸,竟然是嫁,这是儿子啊,不是女儿啊,凭什么要被抢过去当上门女婿!

    外面,聂遇喊话:“这是我弟,我弟什么时候答应和你结婚了?你要不要脸,竟然抢我弟弟!”

    那个声音喊道:“Feng,让Feng出来说话!”

    江引枫越发钻到顾沅怀里,嘀咕道:“我不想和她说话。”

    顾沅忙道:“我们才不要搭理她!让你哥哥把她打跑!”

    聂遇在外面冷笑一声,喊道:“和Feng说话?你想和Feng说话,怎么不问问我手里的枪答应不答应?”

    那个少女显然是很生气的:“Feng,你就这么扔下我跑了吗?我会成为tuareg的笑话!”

    聂遇嘲讽:“笑话你活该!谁让你硬逼男人娶你!”

    少女:“你?!”

    在这轰隆轰隆的飞机声中,两个人喊话结束,接下来明显就要开打。

    聂遇端起□□:“我聂大公子不开火,真当我是病猫吗?”

    霍缙琛扫了他一眼,却是道:“不用,那样必有伤亡。”

    聂遇挑眉看他:“那你要怎么样?”

    霍缙琛眯起眸子,望天,之后指向天空某处:“你看那里。”

    晴空万里无云,而就在湛蓝天空之上,隐隐有亮白痕迹,正在往这边飞来。

    聂遇:“那是什么?”

    霍缙琛:“增援,退敌之计。”

    他是霍家的当家人,手中所能调配的资源自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而被不甘心的tuareg人追来也早在预料之中。

    若是他们对江引枫誓不罢休,那必然后患无穷,还不如干脆在带离tuareg后,彻底让tuareg人死心。

    tuareg人显然也注意到了,飞来的竟然是几架战斗机,以凌人的气势逼向tuareg人。

    tuareg人虽然骁勇,但却并不是无智,他们自然会审时度势。

    当那几架战斗机在空中盘旋三圈后,tuareg人显然已经商量好了。

    那少女咬牙切齿地喊话:“Feng,你既然要走,那就一辈子不要回来了!你若再敢踏入Takalamham,我绝不放过你!”

    原本埋在顾沅怀里的江引枫却在这个时候抬起头来。

    神情若有所思。

    顾沅小心地问:“嗯,怎么了?”

    江引枫想了想,倔强地嘟哝道:“我还要来的。”

    顾沅:“喔……来做什么啊?”

    江引枫眸中的忐忑在这一刻全都消失殆尽,他昂起头,眸子倔强认真,微微抿起的唇甚至透着漂亮的执拗,声音也变得郑重起来。

    “陨石,流星,3200 Phaethon。”

    这么说的江引枫,仿佛变了一个人,眼神也透出顾沅从未见过的偏执和狂热。

    顾沅这才突然意识到,她这个儿子并不只是一个被欺负了的美丽少年,他还是少年成名的科学家,华国不惜派出大批人马和沙拉伯交涉也要救回去的国宝级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