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第102章 第 102 章

书名: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 作者:女王不在家

    第102章四个儿子的团聚

    聂遇连看都不想看一眼那个抱着自己妈妈腿的小屁孩, 闷头就要往病房里走,然而顾沅却赶紧拦住他了:“你哥哥刚睡下, 你别打扰他, 让他休息一会!”

    场外求助失败,聂遇停下脚步,看向那个小东西。格@格@党小说

    白净精致的四岁小娃娃霍澜庭乖巧地偎依在妈妈怀里,笑得左边嘴角露出一个小窝窝,可爱得简直像是精心制造的洋娃娃。

    他在顾沅怀里探头看聂遇:“聂遇哥哥,看来你也是我哥哥呢, 那我应该怎么称呼你?三哥吗?”

    聂遇:我呸!连排行都给我排好了!

    他绷着一张俊脸,审视着霍澜庭,半响蹦出一句话来:“二哥,你是怎么确认这小家伙是妈妈儿子的?”

    季祈森的视线扫过他,自然是把他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我说过了, 通过比对线粒体DNA确定的,澜庭确实是我的弟弟。”

    我的弟弟……

    聂遇心里好酸好苦。

    偏偏这个时候霍澜庭还用得意的小眼神瞅着自己。

    聂遇深吸口气, 告诉自己要镇定,能不能掰回一局就看今天的了,于是他严肃地望着季祈森, 义正言辞地道:“二哥,你这就不对了, 就算你确定这个小家伙是你的弟弟, 那又怎么样, 你并不能证明他是妈妈的儿子, 也许他是你爸的私生子呢。毕竟季叔叔平时的作风,你也知道的。”

    这话一出,全场都不说话了。

    季祈森脸都黑了,眼神凌厉,聂遇这是公然质疑他爸的人品吗?他爸三心两意前女友成群没错,但是他爸绝对不会干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怎么可能有一个私生子流落在外置之不理?

    霍缙琛神色依然是不变的,不过黑眸中却已经是泛起丝丝寒意。便是有儿子在时会格外温和,但他到底是霍家的家主,手指头一动便可以翻云覆雨的人,神情微动间,已经是气势逼人。

    至于霍澜庭,则是瞬间瞪大眼睛,愤愤地望着聂遇,坏人,污蔑,我怎么可能不是妈妈的儿子呢?

    于是聂遇很快就发现,自己说出一句话,捅了三个马蜂窝,三个人都在用愤恨/冷寒/凌厉的眼神盯着自己,那个样子……

    聂遇:“喔……”

    该怎么说呢,他这确实是得罪人啊,特别是那个霍缙琛,估计恨不得杀了他。

    顾沅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聂遇,你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吗?”

    聂遇心虚地摸着鼻子:“妈妈,我错了,我刚才就随口说说而已,你们别当真,别当真。”

    顾沅气势十足地命令道:“那你出去,给你大哥买点吃的,等会他醒了给他吃!”

    聂遇赶紧点头:“好,妈妈说得对,我去给大哥买饭吃!”

    说完,脚底抹油溜了。

    顾沅放开怀里搂着的霍澜庭,看看季祈森,再看看霍缙琛。

    季祈森倒是好办,都是一家子兄弟,知道这弟弟脑袋进水,不会和他一般见识的,不过霍缙琛那里……

    她只好尴尬地笑了下:“霍先生,实在对不起,聂遇他就随口说说,他没多想,您可千万别误会……”

    污蔑人家霍家的宝贝疙瘩不是霍家的血脉,这是不想要小命了吗?

    霍缙琛黑眸中的寒意已经渐渐散去,不过显然神情并不是那么愉悦的,他淡淡地道:“没什么,我并不会在意。”

    顾沅继续尴尬地笑:“那既然这样,那……”

    接下来该怎么样?

    当一个儿子和另一个儿子的爸爸起了冲突,她该怎么办??

    好在这个时候,季祈森体贴地道:“妈妈,大哥睡下了是吗?”

    顾沅忙点头:“是,之前状态不太好,我陪他说了一会话,他好多了,说累了,已经睡下,我想着等会醒来看看,如果状态可以,我们再试着给他打针。如果还是不好,那就只能不打了。”

    季祈森颔首:“嗯,先让他休息吧,我已经联系了家里的医院,等天亮了就转院过去,到时候看看伤口怎么更好地处理。”

    顾沅欣慰:“好,你大哥的事你多费心。”

    季祈森看着妈妈,眸间泛起笑意:“至于妈妈,你带着澜庭过去旁边的休息室吧,我已经命人找了一个地方休息,还算干净。”

    顾沅听着这话,简直是感慨得说不出话来:“嗯。”

    有这个儿子在真好,什么事都可以给处理得很妥当,原本毫无头绪的状况,一下子就条理清楚了。

    安排好了妈妈和大哥,季祈森望向霍缙琛:“霍先生,需要我给您安排下住处吗?”

    霍缙琛:“谢谢,不需要。”

    他走到自己儿子面前,蹲下来,和他平视:“澜庭,你终于找到了妈妈,是不是很开心?”

    霍澜庭抿唇笑,笑得眉眼弯弯:“嗯,开心!”

    霍缙琛眸中泛起暖意,他难得轻笑了下,摸了摸儿子的脑袋:“那你先在这里和妈妈在一起,明天我来接你好不好?”

    霍澜庭自然是没意见,乖乖地点头:“好!爸爸你走吧,明天也不用接我了!”

    霍缙琛微怔了下,这意思是说,爸爸你以后不用来了?

    霍澜庭调皮地吐吐舌头:“爸爸过几天再来接我嘛!”

    霍缙琛哑然,和儿子告别后,起身,平静的眸光望向顾沅。

    顾沅顿时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面对霍缙琛时,她有着面对聂南青和季震天一样的尴尬,但是比起面对那两位的尴尬来说,面对霍缙琛更容易让她有种暧昧的感觉,毕竟这位实在是比较年轻。

    当然了,就霍缙琛那张高冷到神鬼莫攀的脸来说,她对这个人连一丝多余的想象和憧憬都没有。

    霍缙琛却道:“顾小姐,谢谢您,也谢谢您暂时帮我照顾澜庭,今晚麻烦您了。”

    很客气礼貌。

    尽管顾沅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他用两个“谢谢您”,不过她还是礼貌地笑着点头:“没什么,霍先生太客气了。”

    霍澜庭舒服地偎依在他妈妈怀里,仰起脸来看这两个人对他来说世上最亲近的人用着最客气礼貌的语言交谈告别互相感谢寒暄,突然感觉有一丝不对劲。

    好像和他认知的不太一样哈?

    霍澜庭确实是觉得不太对劲的,他的爸爸妈妈说起话来和kimmy的爸爸妈妈说话完全不一样,不过这个念头很快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埋在妈妈怀抱里的感觉太幸福了,被妈妈牵着手走路就像走在飘飞的云上,最后被妈妈指挥着刷牙洗脸也都很有趣的样子。

    终于做完了这些睡前工作,躺在床上,钻到妈妈怀里,搂着妈妈的脖子,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宝宝了!

    而顾沅搂着这软糯的小家伙,也是满心的幸福和满足。

    看着这个小家伙孤单单的落寞,她会忍不住心疼,会想抱着他宠爱看看着他笑,哪怕他调皮一些也没关系。

    结果现在,他竟然恰恰好就是自己的儿子。

    可以光明正大地抱着他,可以无所顾忌地宠爱他,可以让他叫自己妈妈,顾沅幸福地深吸一口气。

    “妈妈。”本来在顾沅怀里拱啊拱的小家伙,突然探起脑袋,小小声地问:“我好喜欢你。”

    当他这么说的时候,奶白的脸颊红红的,黑曜石一般的眼睛中透出一丝罕见的羞涩。

    小孩子的羞涩是那么软糯动人,顾沅忍不住叭地一下亲在他脸颊上。

    小脸真嫩真滑,口感太好了。

    顾沅一口气亲了好几下:“妈妈也好喜欢你!”

    ***********

    或许是因为空气更为清新的缘故,郊外的霞光也比城市里来得更为热烈和艳丽,为这冷冽的冬日带来柔和朦胧的气息。

    当第一缕霞光照射在这家荒郊的医院时,顾沅已经牵着小家伙的手起床了。

    起床后,正想说过去吃点东西,就看到窗外一辆房车缓缓驶入医院内,这房车看上去很拉风,并不是这种郊外小医院能轻易看到的,顾沅自然难免多看了一眼。

    霍澜庭只扫了下,便说:“这应该是我爸爸派来的。”

    顾沅:“嗯?”

    霍澜庭指着那房车前面一处标志:“那是我家的标志啊!”

    顾沅仔细看了下,这才看出来,那个标志是和霍澜庭衣服上的绣标一样的。

    她是有些纳闷了:“你们家所有的东西都有这种标志吗?”

    霍澜庭摇头:“也不是所有啦,不过我的衣服会有的,还有出行的车子轮船飞机都会有。”

    顾沅想了想,多少明白了,这是一种身份标识,大概类似于古代镖局走镖的时候插上某某的旗号,于是一路大小土匪劫路的都要掂量掂量的,这是谁家谁家的车,不能得罪。

    这时候房车上下来几个人,为首的赫然正是端木管家,穿着毛料西装,神情温和却又严肃。

    顾沅带着霍澜庭出去大厅,端木管家一看到霍澜庭,忙上前打招呼:“少爷,您昨晚睡得怎么样?”

    霍澜庭牵着顾沅的手快乐地摇晃:“我和我妈妈一起睡的,睡得可香了!端木管家,你还不知道吧,这是我妈妈!”

    端木管家看着自家少爷,他现在像是一个得了宝贝到处炫耀的小孩子,恨不得让天底下人都知道那是他妈妈。

    他当然已经知道顾小姐就是少爷的妈妈了,但是他还是很惊讶地说:“原来顾小姐就是少爷的妈妈?少爷有妈妈了!真是太好了!”

    霍澜庭看着端木管家那惊讶的样子,心花怒放,小嘴儿想抿都抿不住,笑得露出八颗整齐的小乳牙。

    端木管家望向顾沅,他神态恭敬地笑着说:“顾小姐,昨晚麻烦您了。”

    其实一时有点不知道用什么态度对待这位顾小姐,这可是自家少爷的亲妈,身份应该是非常贵重的,但是她又和自家先生没有任何关系,说来说去,这定位不好定位。

    既然不好定位,那就只能恭敬又恭敬,客气又客气了。

    顾沅面对神态恭敬的端木管家,心里却是有些提防的,她又想起来之前端木管家面对澜庭的病情知情不报的事了,之前是觉得,这是人家豪门内部的事,自己不好多嘴,只能稍微提醒,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霍澜庭是她亲儿子,她得好好保护自己儿子,当下打量着端木管家,笑道:“端木管家客气了。”

    冬天的早晨,太阳虽然不够暖和,可端木管家身上的毛料大衣却是上等货,按理不会冷的,但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端木管家凭空觉得自己后背有些发凉……

    自家少爷的妈妈好像不太待见自己呢。

    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笑道:“顾小姐,少爷,先生担心你们在医院里吃不好,特意派我过来送些吃的,我们的房车里已经准备好了,里面有两位擅长中西餐的大厨,还有各样食材,顾小姐和少爷想吃什么尽管说,我马上让他们做。”

    顾沅顿时说不出话来了。

    再次望向那辆豪华房车,这敢情是个……餐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