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改嫁后我成了人生赢家 第一百三十七章 夜临

书名:改嫁后我成了人生赢家 作者:洋盘的折耳猫

御书房文学 WWW.ysfwx.com ,最快更新改嫁后我成了人生赢家最新章节!

    姜裕成最终还是听了颜娘的劝,同意文砚学武,但提出了一个要求。

    “如果只学武而不通文,就算当了武状元也是一介武夫。”他道:“学武的同时必须要读书,争取做一个文武双全的人。”

    颜娘迟疑,“他能做到吗?”

    姜裕成看了她一眼,“如果做不到就别学武了,专心读书为上。”

    颜娘叹了叹气,“我去跟他说。”

    说完就去找文砚,将丈夫的话复述了一遍。文砚听了苦着脸道:“怎么学武也要读书啊,我也太苦命了吧。”

    颜娘轻拍了他一下,“胡说,你哪里苦命了,我和你爹是缺你吃还是缺你穿了?”她突然生出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来,“那些穷苦人家的孩子,连读书识字的机会都没有,你样样不缺却不知道珍惜,早知如此我就不该去劝你爹,让他逼着你读书算了。”

    听了这话,文砚不由得羞愧的低下了头。

    过了一会儿,他对颜娘道:“娘,您放心吧,爹既然肯答应让我学武,我也不能让他失望,我会好好用功的。”

    他这话旁颜娘多了一丝欣慰,“说到就要做到,姜家可没有言而无信的子孙。”

    文砚再次向母亲保证,就差发誓了。

    过了几日,姜裕成给京城女儿女婿写了一封信,希望他们帮忙找一个可靠的武先生。

    卫枳动作很快,没过多久一个名为萧景的中年男子便来了虞城县,还带来了卫枳的亲笔信。

    姜裕成将信迅速浏览了一遍,抬起头打量了萧景一番。只见此人身形修长,样貌普通,眼神却极为锐利,周身散发着一种武者的刚毅气质。

    “萧先生想必已经清楚来我府上做什么了吧?”他出声问道。

    萧景拱手,“王爷让在下来教授贵府二公子武艺。”

    说完又道:“萧某一介武夫,大人不必称在下先生,直呼姓名即可。”

    姜裕成摇头,“你是我儿的武先生,叫一声先生不为过。”

    见他坚持,萧景也就不再说什么。

    随后姜裕成又让家中的三个孩子过来拜见,萧景见了自己的准弟子文砚后,起身围着他走了一圈。

    文砚疑惑的看着他,只见他忽然伸手在文砚身上摸了一通。

    “二公子的确是练武的好料子。”他笑着道:“大人请放心,萧某一定会尽心教授二公子武艺。”

    听了这话,姜裕成点头,“那就拜托萧先生了。”

    他顿了顿继续道:“萧先生一路劳累,还是休息两日再为小儿授课吧。”

    萧景欣然同意。

    过了两日,萧景正式为文砚授课,文博和文瑜觉得有趣,闲暇之余也会跟着练习。两人读书课业完成的很好,姜裕成也就没拦着他们。

    文砚成了姜家上下最忙的人,早晚要跟着萧景学武,白日里还要跟着父亲读书,长兄幼弟玩耍休息时,他还要完成父亲额外布置的功课。

    短短一个月他就瘦了许多,颜娘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没有插手,只嘱咐丈夫不要将孩子逼得太紧。

    姜裕成也在反思,本想给文砚减少一些功课,谁知文砚却摇头拒绝了,表示自己还能够坚持。

    姜裕成见儿子不怕苦累,顿时觉得倍感欣慰。

    守孝的日子过得很平静,一不注意几个月就过去了。六月初九的夜里,一阵急切的拍门声吵醒了姜家人。

    “你继续睡,我出去看看。”姜裕成披着外衫对颜娘嘱咐道。

    颜娘跟着起身,“算了,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

    姜裕成点了点头,等她穿好衣衫后两人一起出去了。

    “大人,夫人,外面有个自称是夫人娘家大哥的男子要求见夫人一面。”门房禀报道。

    颜娘与姜裕成对视了一眼后,道:“就说我与聂家早就没了关系,让他回去吧。”

    门房又道:“奴才跟他说了,他却说今天要是不见到夫人就要一头撞死在门口。”

    听了这话,颜娘气不打一处来,刚想说让他去撞,却被姜裕成按住了手。

    姜裕成对门房道:“放他进来。”

    门房按照他的话做了,将聂大郎领到了姜裕成面前。

    聂大郎一副双眼通红、衣衫不整的模样,见到姜裕成和颜娘后,急切道:“妹妹,妹夫,咱爹不行了,你们回去见见他最后一面吧。”

    颜娘心跳漏了一拍,一种复杂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平静的看着聂大郎道:“聂家早就跟我断了亲,断亲书上还有你的指印,要让我取出来给你看看吗?”

    听了这聂大郎悲中生怒,“你就那么记仇?当年爹也是为了阻止天花在村子里扩散,他放完火后就后悔了。这十几年一直对你存着愧疚之心,临终前想要亲自跟你道歉,难道你也不肯去见他吗?”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道歉。”颜娘情绪激动道:“当年满满根本没有得天花,刘大夫看过,只不过是普通的湿疹。我已经跟你们解释了,是你们自己不信,若不是我们运气好,早就被烧成灰烬了。”

    她冷笑了一声,“还有你,当初跑到镇上逼我交出铺子不成,又让我当场付清聂家的养育费用,还亲手在断亲书上按下了指印,如今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聂大郎一时哑口无言,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你一身血肉都是爹娘所赐,岂是薄薄的一纸断亲书就能割断的?”

    “是不是要我效仿哪吒,舍去这满身的血肉才算了结?”颜娘直直的盯着他。

    见妻子情绪激动,姜裕成道:“颜娘既嫁到我姜家,便是姜家的人,聂家的婚丧嫁娶与她没有关系,你还是请回吧。”

    “妹夫,你这是什么意思?”聂大郎大声质问。

    颜娘挡在丈夫面前,“我夫君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你回去吧,我是不会去聂家的。”

    说完吩咐人送客。

    聂大郎不肯走,颜娘叫了护卫过来,将他强行赶了出去。

    再次歇下后,颜娘一丝睡意也无,只要一闭眼,眼前就会浮现火光漫天的景象。

    她对聂家是有恨的,可是听到聂大郎说聂老爹后悔了以后,她又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恨意淡了些许。

    见妻子辗转反侧,姜裕成伸手将她搂到怀里。

    颜娘轻声道:“聂家我是不会回去的,明日让戚氏带着奠仪去一趟,就当是我还了他的生养之恩。”

    姜裕成点头,“你决定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