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非日常恋爱[综] DEKUE-17

书名:非日常恋爱[综] 作者:是鸭鸭呀

    片桐阳子歪在床上, 看着背对着她坐在一旁的、因为刚才的行为而懊悔地碎碎念着的小绿毛, 心里骤然泛起一阵暖意来。

    “我还以为……”她撑着上半身起来, 坐在他身边,轻声说道,“看到那样的一幕, 你肯定不会喜欢我了……”

    正红着耳根对手指的绿谷出久一怔,很快便想到了她指的是什么。

    “难怪那时候你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有大声喊我求助……”他垂下眼看着手指上的疤痕, “我, 不会变成那样。”

    过了一阵,他听见片桐阳子低低“嗯”了一声。

    房间再次陷入一片寂静。绿谷出久想了想, 最终放低了声音:“阳子,暑假结束后你还要回京都去完成高三剩下的课程的吧?这样不要紧吗?”

    一边说着,绿谷出久一边看向片桐阳子的手臂——少女穿着短袖, 露出的手臂纤细、皮肤莹白,被片桐高广拉拽的掌印如今已经微微发紫, 爬在她臂弯上, 被肤色映衬得愈发明显。

    片桐阳子明显地察觉了绿谷引子的目光, 手臂不自在地缩了缩。

    “我不知道……这是我父亲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松口,对我说‘随便你了’……”她看着自己的手臂, 纤长浓密的睫毛垂下,挡住了眼睑,“他……一直是个说一不二的人。”

    “他……一直这样对你吗?”绿谷出久收回了目光,有点紧张地在腿上擦了擦掌心的汗, “会这样……强行拉拽,或者别的……”

    看到片桐阳子追出去的那一幕后,绿谷出久其实有点担心。他直到即便片桐阳子偷偷离开了家,心里也依旧在乎她的父亲。因为学习内容的特殊性,绿谷出久在课堂上曾经过不少犯罪案例,其中就包括了家暴的受害者患上斯德哥尔摩症,依赖施暴者、甚至为施暴者的虐待寻找理由的例子。他担心片桐阳子也出现这样的倾向。

    “没有。”出乎绿谷出久的意料,片桐阳子摇了摇头。她抬起手,指腹缓缓摩挲着臂弯处被捏红的皮肤,轻声说:“他态度虽然一直很强硬,但对我出手,刚才那是第一次……”

    “刚才你听到我追出去的时候说的话了吧。”片桐阳子的嘴唇苍白发颤,但她最后还是继续说了下去,“自控能力那么强的他竟然为这件事喝酒了——这是十几年来,我第一次发现他喝酒……过去他一直跟我说,外科医生如果沾上酒瘾就完蛋了……”

    “出久,我父亲这样执着地要求我成为出色的医生,其实是有理由的。”她一开口便控制不住那份强烈的倾诉欲。“他在我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决定好未来要成为脑外科医生了。父亲从小到大一直被人称为天才,大学也轻轻松松考上了东大医学学部,在东大花了比同期更短的时间读到博士,随后进入医院工作。直到那时,他都一直觉得,自己成为医生的目的只是获取巨额薪水而已。‘反正我对什么都没有太浓厚的兴趣。既然所有工作都需要花时间精力去做,那为什么不选薪水高的呢?’他当时是这样想的。”

    “但是进入医院后的经历轻易地改变了父亲的看法。即便能力远超同龄医生,但也他还是有无法拯救的人。第一个抢救失败的病人出现了——那是一名车祸受害者。当时他花了近十个小时进行手术,但手术后的几天里,患者还是去世了。”

    “父亲意识到自己并不是无所不能的。面对患者家属的恸哭与质问,他消沉了很久。他变得不会笑了,也不再主动包揽高难度手术。直到后来,父亲和母亲结婚。在婚礼上,几年都未曾微笑过的他露出了笑容——为的是我的诞生。在结婚的时候,母亲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片桐阳子闭了闭眼,“父亲很聪明,但在这种事情上却意外地天真——他相信他只要从小培养遗传了自己基因的孩子,就一定能培养出比自己更加优秀的、能够将不可能化作可能的奇迹医生。同为医生的母亲很爱他,对他做出的所有决定都是赞成的。被寄托着沉重厚望的我就是这样长大的。”

    “只可惜……我还是比不上当年的他。”银发少女轻声说,蓝紫色的眼中划过一丝痛苦与寂寞,“我虽然不笨,但也不是什么天才。这本就让父母产生了失望。发现我对兽医学产生了兴趣后,他们的失望之情愈加浓厚,认为我享受了十几年的优越条件,最终还是背叛了他们。”

    绿谷出久沉默了半晌。

    “你要……放弃理想,走上他选择的道路吗?”他有些艰涩地开口,嗓子沙哑得厉害。

    片桐阳子摇了摇头。

    “我能理解父亲的心态,但他选择的路是他的,不是我的。”她坚定地说,“我的路,我要自己走。”

    绿谷出久缓缓呼出一口气,心里浮上几分庆幸来。

    片桐高广的经历并非不令人同情。但如果片桐阳子真的用自己的人生去满足父亲的愿望——即便他只是希望让无力回天的患者能得到活下去的机会——她在未来也不会得到幸福。

    与片桐高广的梦想一样,绿谷出久的目标——成为像欧尔麦特一样的英雄——在常人眼中也同样天真幼稚到狂妄的地步。但他并未因此与片桐高广产生共鸣。

    因为无论一个人的理想有多么远大光辉,实现它都是那个人应该通过自身的努力去做的事情。没有人有资格要求其他人为自己的理想买单,即便双方的关系是父子、兄弟、朋友或者夫妻。

    “不会让你和引子阿姨出钱的。”沉默了一会儿,片桐阳子突然开口,“我想要考东大——东大不仅教学水平高,学费也相当低廉。如果能考上的话,我应该可以自己承担学费。”

    “那方面的话……其实没关系。我和妈妈下午时说的话都是真心的,而不是走形式的场面话。大学时期住过来也没关系,妈妈也特别欢迎你——她总是说自从我住校以后,家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怪冷清的。”绿谷出久抓了抓头发,“阳子,你可不要忘记,我是个英雄啊。所以再需要帮助的时候,不用多想,朝着我伸出手就好。”

    片桐阳子怔怔地扭头看着少年的侧脸,过了一会儿笑了。

    “嗯。”她主动地握住了他的手,在少年惊愕的目光中慢慢说,“如果真的有困难,我也不会客气的。毕竟……我们以后还有很长时间……”

    片桐阳子抬起空着的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银发。少女的嗓音因为下午的事情变得沙哑,音量又放得很轻,入耳却如同蜂蜜:“从明年开始,我就会待在这里,不走了。”

    绿谷出久睁大了眼睛,下意识地反手握住了片桐阳子的手,面颊烧得通红。

    “阳子。”他的手忽然用了点力,红着脸直勾勾地望着她。

    片桐阳子怔了怔,抬眼与绿谷出久对视。少年被室内昏暗浸润得幽深的眼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让她心头忽然涌上一种奇怪的预感,连带着周围的空气也变得潮热了起来。

    “我可以……”绿发少年带着几分小心,鼓起勇气问道,“抱你……吗?”

    “诶?”片桐阳子瞳孔微微一颤,下意识地用空着的手抓紧了衣摆。

    一片寂静中,原本毫无察觉的心跳声变得明显,就连少年的温热吐息都足以让人过度意识。片桐阳子的眼睛不由得有些发酸,眼前被熏起星星点点的泪光来。

    少女微微张了张唇,手指绞紧衣摆,过了一会儿又松开。过了半晌,她才带着一点鼻音轻轻开了口:“可以……”

    余光瞥见绿谷出久的喉结滚动了一下,随后便是朝着自己伸过来的手——片桐阳子心跳如鼓,几乎是本能地绷紧了肩膀,眼睫微垂,不敢看他。没想到那双手臂却从她肩头绕了过去,随后收拢,将她牢牢地扣在了他的怀里。

    绿谷出久微微侧着身抱紧了她。他的手掌因为紧张出了不少汗,滚烫的呼吸急促,胸膛也快速起伏着。两人贴得很近,片桐阳子几乎能听见他的心跳声。她略微逼仄地歪着身子,僵硬地坐在原地。

    颈间传来柔软绿色卷发的触感。年轻的英雄将脑袋埋在她肩上,就这样抱着她。过了大概十来秒,少年红着脸松开手,冲着她笑。

    “谢谢。”他抬起手,赧然地挠了挠脸,“充电成功,嘿嘿。”

    片桐阳子有些茫然地看着他,半晌才嘀咕道:“原来只是字面意义上的抱一下吗?”

    “嗯?”绿谷出久甫听到她的话还没反应过来,过了好几秒才倏地睁大眼,因为过分激动而刷地站了起来。

    “不是……我我我我真的只是字面意思……没有想到那里去……”他总算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话有多容易引人误解,手脚并用地慌乱解释道,“那个,我没有打算那样……啊,也不是没有兴趣的意思……不是,唔啊啊啊啊!说到底阳子你这样理解的话为什么要同意啊!就算你同意了我也……”

    看着少年疯狂解释的模样,片桐阳子一瞬间忘记了过去的那些令人不快的事情,笑出了声。

    “出久。”她开口叫住了他。话音刚落,绿谷出久仿佛卡带了一样保持着双手举起的姿势站在原地,过了半晌才僵硬地稍微转了转眼珠。

    “是……是!”他应了一声,放下双手,最终闭紧双眼用力一个鞠躬,“对不起!我这就回去了!”

    说完后,他心虚地转身想从窗户回去。脚刚踏上窗台,衣袖却忽然被拉住。

    绿谷出久硬着头皮慢吞吞回过头,刚要再次道歉,没想到映入眼帘的,却是片桐阳子白皙面颊上泛起的红潮。

    紫罗兰花瓣一样柔软的眸光微微颤动一下。片桐阳子抬手抓住绿谷出久胸前的T恤,踮起脚来。少女身上馥郁的香气钻入他鼻腔。他只看见她合上双眼,快速而轻柔地偏着头,在他唇上轻轻落下一吻。

    柔软的感觉一触即逝。片桐阳子红着脸,退了回去。

    “给你200%的电量。”她下意识地避开他的目光,却又不由自主地抬手,指腹轻轻擦过下唇,“好了,现在可以回去了,我的英雄。”

    绿谷出久的脑子轰地炸开了烟花。他被片桐阳子推着怔怔地回头,同手同脚地踩着窗台跳到了自己的房间,翻窗回去。

    直到双脚踩到自己卧室的地板时,绿谷出久这才稍微有了几分实感。他回过头,朝着对面看了一眼,发现片桐阳子正站在窗前,手里捏着那张动物园里拍摄的照片。看见他回头,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朝着他挥了挥手,随后拉上了窗帘。

    唇上还残留着她的气息。绿谷出久红着脸,骤然抱着头蹲下。手指抓了抓蓬松绿发,他将滚烫的脸埋在膝盖上,肩膀颤动着不由自主地笑出了声。

    终于实现了——那个除了成为最强英雄外的,过去连想都不敢想的小小的心愿。

    当年那个孱弱瘦小的男孩,终于成为了喜欢的人的英雄。

    [完]

    作者有话要说:  日语的抱还有一个意思,相信大家都知道hhh我就不多说了。

    写绿谷的时候觉得,如果他是我儿子,那我能被他活生生萌死……

    这周内会再更新一章齐神的番外!

    上章选择一键感谢失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不是啥都没有的,明明有一瓶营养液的(哭出声)

    最后一章deku了,感谢甜甜甜甜筒的地雷!呜呜甜筒为鸭送清凉雷!

    上章没能成功感谢到的六六这次再感谢一遍!

    然后感谢沧澜、茶咩咩(50瓶,好多鸭,快落!)、六六、月弦、粮仓满和格格千岁(83瓶,灌满生态鸭缸!)的营养液!

    放个正在更新的坑的文案!

    ↓↓↓

    《咔酱是我的粉丝》

    爆豪胜己在得知英雄夜眼能够粗略预知一个人的未来后,想尽办法终于让他愿意为自己看一下未来。

    “你会和一个粉色长发的女人结婚,婚后会生一个儿子。好了你可以滚了。”夜眼看完他的未来后凉凉地说。

    爆豪一脸懵逼:“老子只想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成为No.1英雄啊,粉色头发的女人是谁?”

    夜眼:“……”

    另一边,相卜命为齐木未来占卜了一次未来。

    相卜命:“未来亲,你以后的丈夫脾气很暴躁,是经常打人的类型,要小心哦。”

    齐木未来:“好的,我不结婚了:)”

    后来,爆豪将齐木未来步步紧逼到角落,抬手就是一个壁咚。

    “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比你小的少年了。我现在比你大三岁,所以不要再把我当小弟弟看待,也别把我当作你的小粉丝。”他蹙紧双眉,暗示性地说,“但是,我依旧想成为你的家人。”

    齐木未来后背紧贴墙壁,吞了口唾沫。她试探性地说:“爸……爸爸?”

    齐木未来觉得自己身上发生过的最幸运的事情,就是英雄爆心地是自己的头号粉丝。

    英雄爆心地觉得自己身上发生过的最幸运的事,就是即便隔着重重的时间洪流,他最终还是抓住了他的恋人。

    本文又名《男朋友比我小了90岁》、《和恶人脸英雄的同居日常》、《咔酱今天掉马了吗》、《未来今天[哔]粉了吗》。

    爆炸榴莲头×粉发小软妹,恋爱小甜饼,HE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