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以牙之名 第33章 宝剑

书名:以牙之名 作者:绿野千鹤

  
“轰――”


  马力十足的银色跑车扬长而去, 把夏渝州扔在原地。


  夏渝州吃了一鼻子灰:“哎你这人, 好歹捎我一程。”


  车子消失在转弯处, 空旷的街道上只剩路灯和血族单身父亲。就在一分钟前, 他拒绝了成为领主情人并免费领取早餐的福利, 领主大人非常生气, 直接开车走人且把他的电蚊拍也带走了。


  想想司君掀他下车那个表情, 夏渝州拍拍自己嘴巴:“呀,我好像又说错话了。”


  上学那时候也是,他经常猜不到司君想表达什么,自己又嘴快, 往往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开口了, 最后的结果都是把司君气到好几天不理他。


  这回又不知道要气几天。


  夏渝州嘟嘟囔囔地扫了个共享单车, 骑上去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已经在思考怎么哄他了。舔舔又合不进槽的尖牙,“呸”了一口:“有点出息, 夏渝州。”


  唱着“幸福的生活哪里来, 要靠劳动来创造”,晃晃悠悠骑回黄昏路。各家店铺都关门了,牙科诊所还亮着灯。远远瞧见一道黑影在诊所门前徘徊,四脚有尾, 口中流水,疯狗!


  夏渝州轻轻捏闸刹车, 准备悄悄靠近。


  “吱――”共享单车的闸门发出惊天巨响,刺耳的声音别说耳朵灵敏的狗了, 整条街都能听见。


  大狗猛地转过头来,用一双赤红的眼睛盯着他。


  “爸爸!”陈默从诊所二楼探出头来。


  “别出来。”夏渝州交代儿子,随手捡了颗小石头,抹上一滴血。


  “呜……”狗闻到了血腥气,低垂脑袋,嘴中发出威胁的呜呜声。在夏渝州扔出石头的瞬间,扭头就跑。


  嘿?


  还没打中,怎么就跑了。夏渝州不干了,蹬起自行车,呼呼呼追过去。


  陈默眼睁睁看着自家爹撵狗而去,愣愣地转头看向手机屏幕:“阿叔,爸爸追着狗跑了。”


  周树:“什么玩意儿?谁追谁?”


  的确是夏渝州追着狗,并且连追好几条街,终于在一个小巷里成功追丢了。夏渝州单脚撑地,左右观望,这里是个岔口,好几个小巷连着,分不清谁是谁。


  忽然,其中一条巷子口出现了狗影。巷子里居民自挂的黄色灯泡,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影,尖耳、长嘴,没有流口水。


  夏渝州立时追过去,待他骑到跟前,狗影消失,巷子里空空如也,不由得眯起眼。


  回到诊所,先接了水管来,把门前的地彻彻底底冲洗一遍。刚才那只狗徘徊的地方,还是之前停车的位置,这么多天了竟然还有气味给它们追踪,也是够持久的。


  冲完上楼,坐在沙发上就开始翻看手机。


  刚才一路追狗,忘了件事――他没有武器。不管是现实还是镜中,他都没有趁手的武器,没追上挺尴尬,真追上了更尴尬。刚好要给儿子订早餐,就顺道看看app里有没有武器卖。


  诊所二楼是住所,今天收拾好了,他跟儿子就没再去基地住。


  “爸爸,我们以后就住这里了吗?”陈默抱着平板电脑走过来,跟他坐在一起。


  房子是老式的三房两厅,墙自己隔的,还不怎么规整。家具也都是旧家具,客厅里还挂着夏妈妈的遗像。供桌上燃着香,估计是小孩自己在家害怕,就给奶奶上了柱香。


  夏渝州闻言,伸手揉揉儿子脑袋:“嗯,虽然旧了点,但这边方便。等爸爸赚到钱就重新装修一下,让它符合年轻血族的审美。”


  “没事,挺好的,”陈默看看坐没坐相的爸爸,自己也歪进沙发里,“比我以前那个家自在多了。”
可以一直玩手机而不用看书做题,可以躺在沙发上把脚跷上椅背,这是他活了十六年从未体会过的自由。


  夏渝州瞥一眼在沙发上打滚的儿子,低头在app上翻找。


  先订早餐,买血之前需要填写收货地址。填上诊所地址,系统提示:


  【此地址没有收货保险箱,是否购买】
收货保险箱?点开看,就是类似鲜牛奶箱的东西,挂在门口供送货小哥放“每日鲜血”的。如果不买,就要保证送货上门的时候本人签收,本人不在送货小哥就会直接离开。


  “……”还是买一个吧,主要是不知道这送血的几点上门,总不好一整天都等着。


  收货箱30积分,血瓶押金50积分。


  抢钱啊!夏渝州呲牙,一瓶鸭血才2积分,押金就敢要50。付了这两项,再去买血,就不由得抠门起来。


  鸭血2分一瓶


  猪血5分一瓶


  鹿血30分一瓶


  现在手里只剩240分了,首先要保证30天的食物,每天一瓶血。猪血也是喝得起的,但就怕中间又有什么事需要积分。


  “买个灯,咱们也去打蚊子,这样就持续有钱了,你也可以喝这个血呀。”儿子脚伸到靠背上,倒栽着看他。
“对,灯!”夏渝州想起来,今天本来想把司君手里那个借过来用几天,结果非但灯没借到,还白搭一个蚊子拍。


  积分兑换区里没有灯,但在【工具超市】里有。


  【引蚊灯】


  A级 1000积分


  B级 500积分


  C级 100积分


  看看图片,司君那个漂亮又不怕摔的纯玻璃灯,果然是最贵的那种。小朋友们提那种简陋的,就是C级的。


  “行吧,这下不用想了,你就喝鸭血吧。”买了最便宜的灯,就不够买一月量的猪血了,夏渝州算来算去只能买30瓶鸭血。


  再看看【武器专区】,更是两眼一黑。


  武器种类很少,但非常贵,有些种类的武器图片还是灰色的,不允许购买。


  【家族武器】【别家武器】【半成品】


  其中“别家武器”类就只做展示,不许购买。本家武器里,全是佩剑,只不过分高中低档。而“半成品”里,是一些银灰色的金属团,按重量卖,也不知道怎么用。


  夏渝州呲牙,扔了手机跑进卧室,拖出来一只行李箱。


  “这是什么?”儿子好奇地凑过来。


  “家传秘宝。”夏渝州神神秘秘地说,引得儿子瞪大了眼睛。


  “那,那我能看吗?”陈默向后退了一步。


  夏渝州解开密码,郑重其事地说:“这是我夏家的传承,只有纯正的血族才能看。”


  陈默想了想:“那我纯不纯呢?”


  夏渝州勾勾手,让儿子过来,扒拉着小朋友的脑袋仔细瞧瞧:“唔,没有杂毛,应该是个纯种,给你看看吧。”


  儿子眼睛一亮,而后突然觉得不对:“血族不是看毛色验种的吧?”


  夏渝州吭哧吭哧笑:“啊,但是狗崽子看毛色啊。”


  “爸爸!”


  “哈哈哈……”


  有儿子真不错,可以随便欺负。夏渝州美滋滋地打开箱子,拿出了蓝色锦缎包着的东西。


  本来还在笑闹的儿子,瞬间屏住了呼吸。


  那锦缎看着有些年头了,不像是现代的东西。打开来看,里面有三样东西,一把通体莹蓝的长剑,一本泛黄的线装古书,还有一块铜镜的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