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星际奶爸 015日记

书名:星际奶爸 作者:袖侧

  
  小娜已经控制着家用家用机器人把严赫的行李搬运到了卧室。
  姜妙识趣地退出了客卧——以后该说是严赫的卧室了,或者,爸爸房?
  姜妙思维发散着,已经开始想象以后这位孩子爸爸严肃却耐心地教他们共同的孩子踩着喷气滑板在草坪上滑翔的场景了。
  想到那美妙的画面,姜博士不由笑得像个傻子。


  严赫关上门,打开箱子,先取出一个屏蔽仪激活。在小娜的监控中,严赫的卧室就成了一块空白。
  这是人们在外出差旅行常用的设备。有些人隐私意识比较重,不愿意被酒店AI监控个人行为。最主要是怕数据泄露。
  从古地球时代到星际时代,喜欢偷窥别人的变态就从来没少过。


  严赫又取出了他的台式智脑。
  腕上的手环式智脑是随身的便携设备,虽然方便快捷,但大量的数据储存人们还是放在家里的台式机里。台式机发展到现在,已经没有了主机箱和显示器,就剩下一个键盘了。
  主机集成在键盘里,硬显示器早被虚拟光屏取代。所以台式机现在的模样,就是一个键盘。
  携带起来也很方便。


  严赫把私人智脑放在书桌上,激活光屏,敲击了几下,调出了一个视频。
  视频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严赫自己。
  在这里,人们没有亲戚,大多独自生活,死后往往不会被人记住。因此很多人有录影音日记的习惯,想把自己的影像留在世间。
  严赫播放的,是他在上次出任务之前录的最后一次日记。


  “优选育儿申请暂时冻结。”视频里的严赫说。
  他说完这句,就不再说话。垂着眼眸,两手十指交握,两个大拇指相互顶着。
  过了许久,这个俊美的青年军官才又抬起眼眸,说:“其实真的应该早点申请的,以前太不上心了。”


  他轻轻叹息一声,声音中带着可以听得出来的悔意,后悔自己没有早点申请基因优选育儿。
  “这一次要深入敌后,”他说,“能回来就是英雄,但回不来的可能性更大。”
  “我在军人精子银行冷冻了自己的精子。”
  “如果我死了,我的抚养人严申先生会收到通知。我在遗嘱中将全部财产留给了他,并委托他帮我寻找一位愿意和我一同延续DNA的女性,以我的精子受孕,生一个孩子。”


  视频里的人自嘲地笑了笑,说;“以前听说过军中前辈有这么干的,还嘲笑过别人。真到轮到自己才能理解,繁衍真的是存在于基因里的本能。”
  “比起留下财产、勋章、著作或者别的什么,好像真的要到这种时候才会觉得的确应该……留下个孩子。”
  “是吧?”
  视频中的人反问完这一句,发了一会儿怔,看了眼镜头,说:“就这样吧。”
  画面黑掉,视屏结束。


  一个前线军人在出高危任务之前,要独自一人面对的恐惧、独自一人处理的情绪和那些因早该去做却没去做从而生出的后悔和遗憾,以及那很想很想拥有一个孩子的本能和执念,都在这里了。
  严赫重温了这段视频,将拳抵在唇边,垂下眸子,许久都没有任何动作,像一尊活的雕像。


  半个小时之后,严赫准时打开了房门,出来吃饭。姜妙已经在餐厅等他了。听见脚步声,一转头,姜妙顿时屏住了呼吸。
  严赫脱了黑色的立领制服外套,只穿了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裤子。经典的黑白配,猿背蜂腰大长腿,整个人修长而精实。
  这会儿叫小娜调低房间温度会不会太明显了


  “抱歉,我是不是来迟了”见姜妙只凝视着他不说话,严赫一边卷着衬衫袖子一边问。
  姜妙盯着严赫修长有力的手指,说:“没有,怎么会呢你……”
  “一分…都没晚。”她看了眼墙壁上装饰性大于实用性的挂钟说。
  真是一分钟都没晚,简直像机器一样精确呢。


  “那个,我去端菜。”姜妙空窗太久了,突然跟一个还不算熟悉的男人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竟有点不习惯了,忙找了个借口转身。平时她懒起来甚至会要让家务机器人帮忙端菜,今天勤快一下,亲自去了。
  其实就几步路。料理机就在餐厅里,并不在厨房里。
  姜妙装修的这个厨房,是地地道道的传统厨房。专为烹饪爱好者量身定制的。遗憾的是,从装修好之后,姜妙就几乎没进去过。


  为了给严赫接风,姜妙今天给料理机下单了好几个菜,都是硬菜。料理机的保温箱门一打开,几道菜都已经盛在了可降解的一次性环保餐盘里,还冒着热气呢。
  严赫也过来帮忙。
  感觉是个很勤快、很有眼力劲的男人呢!要在古地球时代,应该是那种丈母娘眼里会体贴人的好女婿……阿呸呸呸!想什么呢!
  姜妙使劲甩了甩头。
  她发现自己的人生虽然有两世,并且她明明更欣赏这一世的社会形态,但前一世的种种都深深地烙在骨子里,真不是那么容易就消除的。


  虽然为了给严赫接风特意添了几个硬菜,但料理机做出来的就那样,仿佛菜里缺少了一味叫作“喜庆”的调料。
  前世姜妙每次放假回到家里时,老妈给她做的饭菜里,就满满的都是“喜庆”的味道。张雅女士心情好的时候亲自下厨,也是能做出些这种味道的。
  唯有料理机做出来的,差了那么一点。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第一顿饭,姜妙暗搓搓地观察。
  她虽然非常非常想要严赫的优秀基因,但她也是有底线的,诸如吃饭吧唧嘴之类的,她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
  幸好没有。


  严赫即便在用餐时,腰背也是笔直的。他抬眼看到姜妙的打量的目光,问:“怎么了?”
  姜妙偷看被发现,微感尴尬,想想两个人同居本来就是为了互相观察,干脆正大光明地看起来,还说:“嗯……你可以放松点。”
  严赫瞥了一眼姜妙紧绷到不自然的肩膀,“嗯”了一声说:“你也是。”


  姜妙清清嗓子,问:“饭菜还合口吗?”
  料理机做出来的标准菜式,还需要点评吗?严赫礼貌地说:“还好。”
  姜妙也意识到自己问了傻话,硬着头皮找补:“要喝点酒吗?”


  男人似乎天生都拒绝不了烟和酒精,即便是严赫这样看起来一板一眼的男人也一样,他立刻回答说:“如果你不介意。”
  “当然不。”姜妙从严赫的声音里听出了点愉悦。见面到现在,他也就露出这么一点点情绪,姜妙立刻抓住不放,问:“红酒?啤酒?”
  “啤酒。”


  姜妙松了口气。红酒仪式感太强了,搞得跟什么商务宴请或者情侣约会似的,还是啤酒好。
  果然啤酒一上桌,气氛便轻松了起来,有点家常的感觉了。
  似乎有点随意聊天的气氛了,严赫随口问:“平时都是吃机制料理吗?”
  他只是无话找话而已,姜妙却绷着神经,耳朵一下立起来了。


  什么?难道是对育儿伙伴抱着对方能精擅厨艺的期望吗?
  姜妙略略纠结了一下。
  如果能把人先骗着跟她生孩子,她是敢先谎称自己精擅厨艺然后再去偷偷学的。问题是,姜妙离开张雅又从学校毕业之后,也不是没试过自己动手做饭,但……她真的是天生就没有烹饪的天赋。
  她做的饭菜还不如料理机呢。


  姜妙只能老老实实地承认:“是的。”
  她语气僵硬,肩膀紧绷,眼睛盯着严赫。
  严赫察觉了她的反应,顿了顿,随即恍悟,解释:“随便问问而已。”
  姜妙松了口气。


  严赫有点无奈。从第一次通视频就发现了,姜博士似乎总是很紧张。
  像她这样漂亮又优秀的女人,大把的男人等着跟她一夜风流或者谈个长期恋爱或者合作育儿,严赫想不通姜妙为什么会这么紧张。
  他哪会知道,自己方方面面都是姜妙理想中的“孩儿他爹”。
  姜妙对他,是势在必得的。


  两个陌生人只能无话找话,幸而他们还有个共同点。
  “平时怎么做重力训练?”严赫问。
  姜妙说:“每次训练两个小时,一周三次,2.5倍重力。”
  杜法星是中度高重力行星,这个训练强度可以保证姜妙的骨骼和肌肉不出问题。姜妙自觉得可以了。


  但严赫只是微微颔首,脸上也看不出来什么,只问:“你的重力场发生器最高能达到几倍重力?”
  姜妙说:“三倍。”
  严赫说:“那我稍后会订购一套新的。”
  姜妙诧异:“不够用吗?”
  严赫说:“我是出生在强高重力行星的。”
  姜妙问:“你需要多大强度的?”
  严赫说:“至少4倍。”
  “那不用买新的。”姜妙说,“我明天拿到公司去改造一下。”
  严赫眨眨眼,说:“好。”


  姜妙问起严赫的工作:“马上就要入职吗?”
  “不用。”严赫说,“先报道而已,还有一个月的假期没有用完。”
  那就是整整一个月都朝夕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一丁点都不能懈怠咯!
  姜妙在餐桌下暗暗握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