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女主,人美路子野! 第021章 跟同事好好相处,不要欺负他们

书名:女主,人美路子野! 作者:水果店的瓶子

  “笙儿……”


  男人的态度有些卑微,声音沙哑低沉。


  不到五十的年龄,岁月痕迹未曾展现,能看出年轻时的俊朗英气,同时有着内敛而沉稳的气场。身着黑色西装,一丝不苟,腰杆笔挺,颇有商业精英人士的架势。


  但,在看到司笙的那一刻,所有外露的锋芒与锐气,都是尽数收敛的。


  “咳咳——”


  沈江远瞪大眼,被苹果噎到,呛得他拍着胸脯剧烈咳嗽。


  这大叔真有胆儿啊,竟敢这么称呼司笙……


  咳嗽时,沈江远的余光不受控地朝司笙看去,却见她抬腿向前,目不斜视,跟男人擦肩而过,直接推门而入。


  咳嗽停了。


  沈江远讶然地眨眨眼,这时门倏地被关上,“嘭”地一声响,惊得他眼皮跳了跳。


  难免的,看向一侧的中年男人,见他神情颇为尴尬无措,愣了愣,他心下一番琢磨,出声道:“大叔,您是——”


  “再不进来就死外面吧。”


  门内传来司笙冷冷的声音。


  冰冷的腔调,一个字一个字,如藏了刀片似的,刀刀入骨,扎进心窝,吓得沈江远一个哆嗦,背脊阵阵寒意。


  当即不敢停留,朝那中年男人点点头,就赶紧进门。


  沈江远一进门,就感觉不对劲,所有汗毛悉数乍起,跟感知到危险时条件反射的反应一般。


  司笙是背对着他的,但他明显能察觉到——


  司笙在生气。


  她就连一根头发丝儿都浸染着怒火。


  “他拿来的?”


  视线在病房内巡睃了遍,司笙注意到放在椅子上的那堆补品和水果。


  易中正半坐着,靠在枕头上,不意外她这番模样,“嗯”了一声。


  司笙拧了下眉心,侧过身,眉眼冰冷,同沈江远道:“扔了。”


  “这……”


  沈江远还在懵逼状态,没回过神,朝易中正投去求助的目光。


  易中正微微颔首,同他递了个眼神。


  这两年来,沈江远没少来医院探望易中正,怎么着都养成一定默契,一个眼神就明白过来。


  司笙吃炮仗了,惹不得,只能顺着来。


  沈江远手脚麻利地拿起那堆补品和水果出门,结果门一关,没走几步的中年人就回过头来,正好撞上这一幕。


  沈江远:“……”


  在他人生的尴尬历史上,这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索性这位大叔挺有自知之明的,见到这一幕,一怔后,神情浮现出失落,嘴唇颤颤的,想说点什么却始终没出声。终究,友好地同沈江远点点头后,转身离开了。


  没有苛责、愤怒,甚至于,惊讶。


  *


  病房内。


  静默片刻,易中正适时开口,“去洗把脸,冷静一下。”


  冷着脸把手中的水果放下,司笙走向病房内附带的盥洗室。


  冰寒彻骨的水打在脸上,刺激得面部神经生疼,把情绪悉数刺激殆尽。良久,司笙站直身子,对着静看镜子半晌,呼出口气,随手抹了把脸。


  走出来,司笙看向易中正,问:“他来做什么?”


  “探病。”易中正言简意赅地回答,没想继续谈论那个男人,话锋一转便问,“你不工作吗?”


  轻蹙眉头,司笙道:“休假。”


  老爷子虽在住院,但并不傻。她当保镖的时候,就是忙一阵闲一阵的,先前多日没来,这两日又频繁过来,他心里难免起疑。


  易中正俨然满腹怀疑,不太信,刚欲发问,这时沈江远就敲门进来。


  “小沈。”易中正沉声喊。


  “哎!”


  沈江远一合上门,就听到易中正严肃地问:“她现在在哪里工作?”


  “这……”沈江远身形微僵,摸摸鼻子,感觉到两方压力,颇为试探且迟疑地出声,“她,刚辞职。”


  “辞职?”


  易中正虎着脸,质问的视线朝司笙扫过去。


  司笙倒是平静,不见心虚和慌乱,镇定自若地道:“刚找了个新工作。”


  易中正面露惊讶,“什么工作?”


  沈江远也狐疑地看她。


  说好的家里蹲呢?!


  “百晓安保实业有限公司。”


  “安保公司?”沈江远惊叹于她编瞎话的能力,下意识问,“你什么职务?”


  “财务。”司笙面不改色道,“底薪两千,有五险一金。”


  “真的?”


  易中正脸色沉着肃穆,视线落到她身上时,颇有压力。


  “嗯。”


  平静点头,没露一点破绽。


  易中正还是不信,喊了声沈江远,让他把手机拿过来。


  打心底将司笙的话当谎言的沈江远,有些担忧,但司笙并未制止他,而是坐在椅子上优哉游哉地剥橘子,他一想,索性把手机给易中正,帮忙去搜索这家公司。


  没想还真查到了,还是上个月成立的新公司,合规合法,就是规模不大。


  沈江远:“……”不得了,司笙在撒谎前竟然学会事先做调查了。


  易中正没那么多花花肠子,确认过后信了七八分。


  手机还给沈江远,易中正朝司笙交代道:“好好工作,跟同事好好相处。”


  “知道。”


  “脾气好一点,不要欺负他们。”


  “嗯。”


  “平时多跟他们聚聚。”


  “哦。”


  沈江远:“……”


  易老爷子这架势,有种在幼儿园门口交代自家恶霸孙女的感觉。


  *


  得知司笙终于有了正经工作,易中正心情明显很好。


  沈江远一边感慨易中正对司笙要求真低,一边享受着易中正和颜悦色的待遇。


  两人一直待到下午才离开。


  走出住院部,沈江远实在忍不住,好奇地问:“那什么安保公司,真的假的?”


  “真的。”司笙淡淡应声。


  “别蒙人了,你去当财务,能把账算对吗?当保安还能信!”


  “……”


  跟在司笙身边,沈江远沉默片刻,最后又爆发出一句询问,“到底真的假的?”


  “……”


  司笙掏出车钥匙,走向自己的车旁,懒得搭理他。


  沈江远紧随而上,“你这就走啊,不请我吃个饭?”


  拉开车门,司笙微顿,道:“工资两千,请不起。”


  “搞得跟真的似的……喂,要不我请你啊!”


  回应沈江远的,是车门被关上的声响。


  沈江远:“……”不仗义!


  这时,车窗滑落下来,手肘搭在窗框上,司笙微微探出头来,淡淡道:“以后别守医院了,老易不缺你照顾。你要不想回家的话,就去找点别的事做。”


  车开走了。


  沈江远双手揣兜里,站在原地目送车辆离开,半晌,微微低下头来,索然无味地踢了脚地面的碎石。


  *


  入冬后,天黑得早。司笙将车开到水云间时,天色刚暗下来,小区灯光依次亮起,如一路蔓延的绚丽长河,直铺开来。


  车辆开到地下停车场,司笙走进电梯。


  电梯数字刚往上跳跃,就稳了,听得机械女声报着“一楼”的数字,司笙抬眼望前看去。


  电梯门往两侧拉开。


  一袭黑衣的男人站在电梯外。


  视线交错的瞬间,两人皆是一愣。


  ------题外话------


  【清晨小电台】


  早安。


  今天送上一首《仆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


  歌词:尽管我们手中空无一物,却能因此紧紧相牵。


  ——来自作者小号的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