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皇婚 058

书名:皇婚 作者:笑佳人

  太后讲体面, 有些贴己话可以跟宝贝外孙女说,却绝不会对稳重的孙子提。


  陆氏就不一样了。


  作为一个被冷峻儿子冰了十来年的亲娘,陆氏深知男人太冷女人会有多苦,因此,儿子大婚前一日, 陆氏将儿子叫进宫,也苦口婆心地交待了一番:“老四,阿桃以前是我侄女,以后是我儿媳妇,她若受委屈, 我在宫里也不安心, 所以你得答应我三件事。”
周岐从容道:“您说。”


  陆氏哼了声:“第一桩, 不许你纳妾, 连通房也不许有。”


  永嘉帝是皇上, 她一个小民女管不了, 但老四是她的儿子, 老娘管儿子, 天经地义。


  周岐垂眸:“好。”


  此事他早已承诺给她,无需母亲叮嘱,他也会信守承诺。


  儿子答应得这么痛快,陆氏有点不信,加重语气道:“你别想糊弄我, 如果哪天让我发现你欺负阿桃,我立即接她回宫住, 看你往哪找阿桃那么漂亮又懂事的王妃去。”


  周岐听了,抬头道:“母妃若不信,儿臣可以发誓。”


  陆氏立即信了,誓言都是狠话,可不能随便发。


  “信了信了,第二条,你一个月不是有三日假吗,只要没被其他正事占了,你每个月至少要陪阿桃出去逛一次,游山玩水烧香拜佛逛逛商铺,随便你们做什么,反正不能整天拘着她。”陆氏深知幽居大宅之苦,阿桃活泼好动,更不能委屈了。


  周岐想了想,道:“只要她有雅兴,儿臣定当奉陪。”


  陆氏马上道:“她肯定有,你别想仗势压人拿她当借口搪塞我。”


  周岐:……
这真是他的娘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的岳母。


  陆氏继续说第三条,指着早就准备好的书匣道:“里面有三本书,等会儿回去你都看了,看完你就知道该如何照顾阿桃了。”


  周岐瞄眼那书匣,点点头。


  陆氏不放心地道:“记得看,三本都看了!”


  周岐还是点头。


  半个时辰后,周岐带着亲娘送给他的三本疑似可以教会他夫妻如何相处的书进了庄王府的书房。


  临窗静坐,周岐打开书匣,取出第一本。


  是个话本故事,讲述一个秀才郎娶了官家小姐,后来不管做了多大的官,都待那小姐一心一意温柔体贴,故事的结局,夫妻和睦多子多孙。


  第二本也是话本故事,讲述一个武夫娶了一个可怜的小寡妇,后来无论封侯还是拜将,武夫都待小寡妇一心一意粗中有细,故事的结局,夫妻和睦多子多孙。


  看完这两本,周岐彻底明白了母亲对他的期许。


  第三本中的夫君又是什么身份?


  “王爷,该用膳了。”


  阿贵来敲门,周岐这才惊觉,他居然在书房坐了半天了。


  两个话本故事而已,居然耗时如此之久?


  揉.揉眉心,周岐暂且没动第三本,先去用膳。


  明日大婚,王爷不忙管事忙,周岐才漱完口,管事又来了,就一些琐事询问主子的意见。


  周岐素来喜静,可关乎自己的婚事,似乎多琐碎的事情他都有耐心处理。


  忙了两刻钟,周岐再次去了书房。


  然后他发现,第三本书讲的是夫妻该如何变得亲.密无间。


  虽有文字,但不看文字看图也能明白其中奥义。


  连续看了三张图,周岐忽然觉得,这书可日后慢慢翻阅,并不急于一次看完。


  合上书,放进带锁的抽屉中锁好,周岐回房休息了。


  这晚,他梦到了即将过门的王妃。


  翌日天未亮,周岐便醒了。


  .


  徐柔嘉没做梦,睡得很香,可是一大早就被女官唤醒了。


  接下来,徐柔嘉渐渐意识到,与嫁给周岐比,当年嫁给谢晋时的繁文缛节根本不算什么,光是亲王王妃的嫁衣就比世子夫人的重了一倍。


  三月初,气候宜人,徐柔嘉却生生被闷出了一身薄汗。


  当王妃的凤冠压上来,徐柔嘉忽然好心疼自己的脖子。


  在这样的重压下,徐柔嘉根本没有任何感慨什么的时间,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维持身体的平衡上,脚步要稳,腰背要挺直,凤冠千万不能掉!


  直到花轿停在庄王府前,女官扶她下轿,透过红盖头金色的流苏瞥见新郎官的喜袍衣摆,徐柔嘉心头才荡起一丝涟漪。


  她真的嫁给周岐了,她那位冷冰冰的四表哥,日后的帝王。


  只是不知婚后的日子,与前世会有多少不同。


  拜过天地,一对儿新人移步去了新房。


  被女官扶到喜床上坐下,徐柔嘉轻轻地舒了口气,再忍忍,一会儿就可以倒在床上休息了!


  女官说了一溜儿吉祥话,然后笑着请新郎官挑盖头。


  围观的女眷们发出了善意的哄笑。


  周岐神色如常,接过金秤杆,稳稳地勾起盖头,往上一带,新娘子的面容便露了出来。


  徐柔嘉早已做好准备,不太好意思地瞄眼周岐,便迅速垂下细密的眼帘。


  周岐被她脸上厚厚的妆容惊到了。


  以前怀王、宁王、敬王成亲,他去喝过喜酒,但新房只有女眷能进,所以轮到他自己娶妻了,周岐才发现新娘子的妆容并非他想象的那般精致美艳,相反,本来娇美动人的表妹,这么一打扮,周岐都快认不出来了。


  吃惊过后,周岐转身将金秤杆放回托盘。


  观礼的女眷们纷纷夸赞庄王妃的美貌。


  周岐心如止水,并且十分佩服这些贵妇人夸人的功夫。


  接下来是夫妻交杯。


  周岐坐到徐柔嘉右侧,女官笑着将他左边的衣摆压在徐柔嘉的衣摆上,以示夫尊妻卑,为妻者当唯夫命是从。


  徐柔嘉前世没在意过这个小细节,现在见了,她眼里掠过一丝淡淡的讽刺。


  为何妻子一定要把丈夫当做天?唯夫命是从,难道丈夫让妻子死妻子顺从地死了,才算女德?


  那样的女德,徐柔嘉宁可当个无德之妇。


  脑海里浮现陆氏在饭桌上眉飞色舞畅所欲言的情形,再对比前世她在英国公府规规矩矩端庄大方最后却不得善终的下场,徐柔嘉偷偷看向周岐。如果她也效仿陆氏,自己怎么舒服就怎么过,四表哥会介意吗?


  察觉她的视线,周岐马上看了过来。


  徐柔嘉慌乱低头,默默地压下了自己的荒谬念头。


  陆氏遇见的是舅舅,舅舅爱笑,周岐可不一样,而且,他不敢干涉生母的处事方式,对她……


  徐柔嘉马上又记起当初周岐严厉训她的样子了。


  算了,还是先安分守己一段时日吧。


  一板一眼地陪周岐喝了交杯酒,再看着女官为他们剪下一缕发丝结发,徐柔嘉眉目温婉地送走了新郎官周岐。


  待女眷们也散去,徐柔嘉立即叫玉瓶、玉环快帮她取下凤冠。


  凤冠离身,徐柔嘉一头扑到了床上,一动不动再也不想起来。
两个丫鬟笑着去端水。


  徐柔嘉真的很累,改成仰面躺着,闭着眼睛让双玉伺候她卸妆。


  玉瓶忍俊不禁:“王妃刚刚没瞧见,王爷掀开盖头时好像被您的新娘妆吓得惊了一下。”


  徐柔嘉无奈地道:“本来就很丑。”


  玉环瞅瞅主子重新洗过的娇艳脸蛋,笑道:“没事,晚上王爷来了,就该高兴了。”


  徐柔嘉嗔了她一眼。


  简单地歇了歇,徐柔嘉又泡了个澡,这才倒在床上补起觉来。


  日落时分,玉瓶、玉环尽责地唤醒了主子。


  徐柔嘉睡得半边脸都压得红红的,肚子咕咕响。


  小厨房为刚嫁过来的女主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膳,六菜两汤。


  徐柔嘉每道菜随便吃吃就饱了。


  此时天色已黑,徐柔嘉漱了口,乖乖坐在新房等新郎官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徐柔嘉才开始紧张起来。


  不管上辈子嫁没嫁过,这辈子新郎换人了,那与第一次嫁也没什么区别。


  有些猜测不受控制地往脑袋里钻,周岐,周岐会是什么样呢?


  越想脸越红。


  玉瓶突然小跑进来,激动地道:“王妃,王爷过来了!”


  徐柔嘉心跳登时加快,攥了攥帕子,这才起身,去外面迎接。


  来到厅堂,徐柔嘉往外一看,就见周岐已经走到院子里了,院子四周的廊檐下都挂了大红灯笼,喜庆又柔和的光晕中,周岐眉目清朗,脚步稳重,似乎并未醉酒。


  徐柔嘉跨出门槛,站在门前朝他行礼:“王爷来了。”


  周岐顿住脚步,见她一身红妆,脸上铅华尽洗,露出了原本的花容雪肤,似乎比上次见面更娇艳妩媚了几分,周岐忽觉口渴。


  因为母亲送的书,昨晚他做了几场荒梦,梦里全是她。


  “表妹不必多礼。”周岐上前一步,亲手扶起了她。


  哪怕隔着袖子,徐柔嘉还是被他掌心的温度烫到了。


  仔细闻闻,他身上满是酒味,所以,还是有点醉了吧?


  进了厅堂,周岐让玉瓶去倒醒酒茶。


  周岐没醉,但还是喝了茶,喝完径直吩咐两个丫鬟:“备水。”


  二女屈膝应是,分别去安排了。


  徐柔嘉微微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岐刻意不去看她,低声道:“表妹先回房吧,我浴后便过去。”


  徐柔嘉轻轻嗯了声,小步进了内室。


  周岐侧目,瞥见她偏头挑帘的窈窕背影,光是背影,他都快要忍不住了,若是再多留她片刻,周岐都担心自己会迫不及待,惊吓到她。


  徐柔嘉并不知道新婚丈夫的忧虑,回到内室,徐柔嘉一边心不在焉地扯着帕子,一边回忆刚刚周岐的表现,不得不说,成大事的人就是不一样啊,二十岁才娶妻的周岐,竟丝毫看不出一个新郎官该有的急切。


  念头刚落,门帘响动,徐柔嘉扭头,惊见周岐跨了进来,清冷的俊脸上带着才出浴的浅红。


  徐柔嘉:……


  他,他洗的未免也太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