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请听游戏的话 挖坟

书名:请听游戏的话 作者:木兮娘

  “原来还有其他道路可以提前到墓园。”高晏收回目光, 望着褚碎璧:“他们可能是从别墅其他几个鬼怪口中问出来。”


  长辫子少女和阿苏罗只通知玩家们一条通往墓园的道路, 这条路必经芭蕉林,林中有鬼, 玩家受阻。


  刚才的两个岛国玩家比他们晚出发, 途中也没有相遇, 那就该是走的别的道路。


  褚碎璧颔首:“麻绳被他们取走了。”


  高晏:“不知道麻绳的用处是什么。”


  褚碎璧没法回答他。


  高晏也没奢望能立刻就知道答案, 而是抬头望着歪出来的树干,扶住下巴, 若有所思:“早上的时候, 姐妹俩穿过墓园去上学,姐姐失踪。黄昏的时候, 妹妹吊死在歪脖子树上……她们是去上学?学校是在镇子上吧,必须要穿过墓园。”


  停顿片刻, 高晏摇摇头, 收回发散得太远的思路:“跟学校没有太大关系。”


  褚碎璧:“姐姐是什么时间失踪的?”


  高晏不明所以:“嗯?”


  “早上上学,一整天的时间里,并没有明确指出姐姐失踪的时间。妹妹吊死在歪脖子树上的时候, 是姐姐失踪的当天黄昏还是几天后的黄昏?”


  褚碎璧继续说:“‘满地木屑’这个游戏里指出淘汰和谋杀, 所以现在可以推断出一点,姐姐和妹妹之间存在某种竞争关系,这种关系会让她们必须相互淘汰掉彼此任何一个,剩下的那一个才可以活下去。为了活下去, 妹妹试图谋杀姐姐,但可能中途出现意外, 姐姐失踪。之后没有多久,妹妹吊死在歪脖子树上,死因他杀。”


  高晏:“姐姐可能没死,她回来复仇?”


  褚碎璧:“猜测的其中一种可能性。”


  高晏:“长辫子少女认为妹妹是他杀,可信吗?”


  满地木屑中的盲人侏儒虽死于谋杀,其实仍属于被诱骗而自杀。况且长辫子少女的回答偏于主观,要是她以为妹妹死于他杀,那就算是误导了玩家。


  褚碎璧:“我倾向于可信。”


  高晏:“为什么?”


  褚碎璧思索片刻,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关于双胞胎之间存在竞争的说法。”


  “比如?”


  “你死我活。”


  高晏怔住,随即皱眉说道:“我听过,有些双胞胎之间莫名存在竞争,他们相互敌视、抵触,并试图杀死对方。但他们并不恨对方,反而其实很喜爱,可就是没办法共存。”


  有个说法,即大多数双胞胎其实都有想要吞噬彼此的欲-望,他们认为个体上的健全但不能代表灵魂的健全。双胞胎分走了他们一半的灵魂,令他们经常魂不守舍。


  除非双生姐妹或兄弟死亡,另一半灵魂才会回来,他们才能安心。


  一些数据表明,双生子在胚胎时期就已经开始竞争并杀死自己的兄弟姐妹,他们吞噬掉胚胎,让自己得以存活。


  褚碎璧:“鹰国有一对双生姐妹,她们从小关系非常好,彼此深爱,而且只跟姐妹说话,甚至创造出独属于彼此交流的语言。但随着两人的长大,她们逐渐产生竞争意识,互相敌视、伤害,不肯说话也不再笑,躲避人群,直到妹妹杀了姐姐,她才恢复成一个正常人。”


  这对姐妹既深深依赖着彼此,又恨不得杀死对方。


  她们活着的时候,谁也离不开谁,但两人曾试图杀死彼此数次。最后一次,妹妹杀了姐姐,摆脱双生姐姐并说自己自由了。


  随后,她恢复正常人的生活。


  旁人非常不理解她们的这种关系,高晏也不理解,他只知道这对双生姐妹之间存在竞争关系,彼此深爱但也彼此敌视。


  高晏:“你是说题干中的双生姐妹或许也是这种关系,所以长辫子少女说她们两个人很爱彼此其实没撒谎,也不是主观感情,而是双生姐妹确实感情好,但感情好不能代表她们两个人之间不存在竞争关系。”


  言罢,高晏觉得这个可能性很高,于是暂时将之纳入答案范围里,等着继续搜寻一些旁枝末节将整个故事补充完整。


  而褚碎璧此时已经将树干上挂着的其他皮袋子一个个拆下来,扔到地面上,慢慢竟然堆出大概五六十个皮袋子。


  高晏:“……也确实多了点。”


  刚才拆下来的三个皮革袋子里头分别装葫芦、十字架和俄罗斯套娃,如果每个都是玩家留下的物品,那么这个游戏场至少留下上百个玩家。
可以走到晋级场的玩家都有点本事,却有上百个玩家都交代在这游戏场,足见凶险程度。


  褚碎璧拆开几个皮革袋子,翻找出里面的法铃、金刚杵、念珠,还有御币、神乐铃等物品。


  “佛僧和巫女的东西。”高晏蹲下来,指尖拨弄着地面的物品。


  法铃和金刚杵等物是佛僧驱邪所用的物品,后面的御币、神乐铃则是巫女祭祀常用之物。换句话说,曾经进入游戏场的玩家中也有佛僧和巫女。


  “刚才的两个岛国玩家,其中的少女也是巫女。”


  黑长直是巫女,她身边的高大男子应该是守卫巫女之类的身份。


  “房子那儿还有一拨佛僧,我们这队伍里也有道士。感觉前面几批玩家的身份跟现在我们这一批有点重合。”


  令人膈应的重合。


  褚碎璧安静地听着高晏在旁分析,倒是没再解开皮革袋子,而是起身望着冷寂的墓园,等待谢三秋他们到来。同时不忘告诉高晏:“等他们来,再挖开墓穴。”


  高晏挑眉:“没工具。”


  褚碎璧:“随便找点吧,用树枝挖开也行,反正难得来一趟,总得确认一下,带点有用的东西回去。”


  高晏寻思他说的也挺有道理,于是点头:“也行。”


  两人就在歪脖子树底下一边看风景,一边等谢三秋几人到来,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等了大概半个钟,谢三秋和杨棉两人的身影出现在小山坡那儿,高晏抬头一眼就能见到两人。双方打了个照面,谢三秋和杨棉便走了下来。


  听到脚步声,褚碎璧撩起眼皮:“慢了点儿。”


  谢三秋:“顺道查点东西。”他看了眼歪脖子树以及地上的皮革袋子,轻轻转动手中的小阳伞说道:“有人在芭蕉林里养东西。”


  杨棉走到高晏身旁,也看到皮革袋子里的东西,经高晏稍微提示就知道眼下是什么情况了。


  高晏:“唐则和俞小杰没出来?”


  杨棉:“应该快出来了。”她朝着谢三秋努努嘴,低声道:“他刚才在里面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反正芭蕉林里面的鬼怪不敢再闹,鬼打墙也被破了。估计不了多久,唐则和俞小杰他们就会出来。”


  话音刚落,高晏就看到唐则和俞小杰出现在小山坡上面。


  两人也看到高晏等人,于是赶紧下来,将他们在芭蕉林里的见闻告诉众人。


  安静一瞬后,褚碎璧抬头:“都来齐了?正好,去挖坟吧。”


  “???”


  褚碎璧:“挖口棺材出来看里面的尸首是不是只有一半,顺便找几颗棺材钉防身。”


  谢三秋:“你等我们过来,就是为了让我们挖坟?”
褚碎璧:“别想太少,我不是只让你们挖坟的。”


  谢三秋:“……”老畜生!


  一行人边说话,边寻找能挖土的工具,就近找了个坟墓,先推倒墓碑,然后开始挖。好在这坟墓没铺水泥,否则就没那么容易挖了。


  好几个人围一起撬一个坟墓,十几分钟就掘出坟墓底下的棺材。那棺材是很普通的样式,四角都钉了棺材钉。


  褚碎璧跳下坑,敲了敲棺材盖,接着按住棺材一角,稍微用一下力就掀开条缝隙来。


  俞小杰震惊:“力气那么大的吗?”


  高晏跟着也跳下土坑,站在棺材的另一角,按住棺材盖往下一推,开了巴掌大的缝隙。


  他和褚碎璧合力,干脆直接将棺材盖掀开,棺材里头的东西就完全暴露在众人眼前。那是一具保存完好的尸体,只有一半,而且是竖劈出来的一半,上身和下身都还在,不过头颅没了。


  内脏和肠子都流了出来,也是只有一半,看上去很恶心。


  俞小杰见状:“日!”


  唐则皱眉,杨棉也满心不适,倒是谢三秋蹲下来仔细的看了遍:“尸身只有一半,而且还是竖劈出来的一半。”


  琢磨小半会儿,谢三秋竖起拇指朝后头的芭蕉林指着:“另外一半埋在里面了?”


  褚碎璧颔首。


  杨棉看着棺材里只剩下一半的尸身,然后又顺着谢三秋指的方向看芭蕉林,想起他们在芭蕉林里面遇到的头颅,不由恍然大悟。


  “养尸?”


  高晏等人默认,唐则惊讶:“这是什么养尸的方法?”


  他听过的养尸多是尸首齐全,至少没见到眼前这种砍下一半尸身和头颅埋在芭蕉林底下的。


  杨棉解释:“养尸禁术有很多,华夏是利用养尸地,聚阴气和血气培养成僵尸。东南亚某些国家则利用骨灰、骨头以及寺庙里的一些材料炼制,最后炼成听从掌控的鬼。除了这两种养尸禁术,还有一种很少人知道,而且古早时候就被禁止使用。”


  这种禁术就是将人的精魄移到树木里,经年累月长出灵智,成为精怪,达成再生的目的。


  “寿命也会随之变长,但是因为有违天伦,很早之前就被禁止。这种禁术应该失传了才对,再说,很少能成功的啊。”


  杨棉颇为疑惑,停顿片刻又说道:“其实人跟树木结合炼制成精怪,难度很高。不过要是把人跟动物结合,再炼制成精怪,成功率会比较高。”


  因为动物比草木更具灵性。


  唐则和俞小杰了然点头,同时为这诡异的禁术而诧异不已。


  “游戏场里面居然会出现这种奇怪的禁术?谁施展的禁术?目的是什么?”唐则抬头看向四周围的坟墓,大概是百来个墓碑:“里面都是施展了禁术的人?”


  高晏伸出手,探进棺材里,刚碰到尸体的衣襟就被褚碎璧握住手腕。


  褚碎璧轻飘飘说道:“这东西不干净,别碰。”


  他不让高晏碰,但是自己下手去碰,提着棺材里的尸首衣襟翻过来,没有找到其他小件物品。套在尸首上的衣服是非常简单的白色麻衣,除此外,找不到其他能证明这具尸首生前的身份。


  褚碎璧抬头,跟高晏的目光对上。


  高晏挑眉:“要不,再掘一个?”


  褚碎璧:“行。”


  众人:“……”过了,朋友。


  虽然嘴上说着不太好,但谢三秋等人还是兴冲冲地挑了个坟挖开,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挖开的速度快了两分钟。


  棺材打开,里面也是一具只有半身而且穿着白色麻衣的尸首。


  唯一的区别是眼前这具尸首是女身,刚才那一具是男身。


  高晏:“身份有点难以确认。”


  褚碎璧忽然说道:“几点了?”


  高晏:“四点多,我们该回去了。”


  于是众人将棺材盖弄回去,顺道收集几颗棺材钉,在离开的时候,杨棉指着歪脖子树下的皮革袋子问要不要带回去。


  高晏:“不用,没多大用处。”


  真正有点儿用处的麻绳已经被两名岛国玩家带走了。


  杨棉:“有头绪了?”


  高晏:“乱。”


  太乱了,整个游戏场都很乱。


  芭蕉林,墓园,歪脖子树上的皮革袋子,以及那栋房子里的鬼怪,看上去仿佛跟题干中的双生姐妹完全没有联系,而且目前为止也没有能够联系得上的关键之处。


  杨棉:“会不会本来就没有关系?”


  高晏:“不可能。”


  肯定都有关系,游戏场绝对不会让不相干的因素出现在里面。


  三个游戏场的经历告诉高晏,游戏场出现的任何跟鬼怪有关系的因素,各自之间必然都有一定的因果关系。


  高晏:“先回去吧。”


  褚碎璧先跳出坑,蹲在高晏上边伸出手,把他拉了上去。


  一行人便又沿着原路回到芭蕉林,而这回众人没有遇到鬼打墙,畅通无阻的穿过芭蕉林回到小道。


  唐则和杨棉都在询问高晏查到的线索,希望能从中汲取灵感,推理出题干中关于那对双生姐妹的完整的背景。


  不知不觉中,褚碎璧和谢三秋落在最后面,当然也是两人有意落在后面。


  谢三秋:“你总该有些头绪吧?”


  褚碎璧瞟了他一眼,没回话。


  谢三秋‘嘿嘿’笑了两声:“放心吧,你要是真出了事儿,我肯定帮你照顾好高晏。”


  话音刚落,谢三秋直觉危险,连忙合起小阳伞往面门上挡,一股凌厉的劲风袭击过来,直接把伞面连带伞骨都斩断成两截。


  谢三秋目瞪口呆:“至于吗?这至于吗?你打我杀我都行,为什么要趁机毁我容?”


  褚碎璧笑容阴沉:“你毁了容,爹才放心把你小爸交到你手上啊。”


  谢三秋:“……”得嘞。


  杨棉和高晏都注意到他们俩落在后面,也同时看见褚碎璧突然出手攻击谢三秋的一幕。


  高晏挑眉,褚碎璧这是又发神经了?


  杨棉摇头,觉得谢三秋估计又犯贱了。


  一行人回到住处已经是五点半,玩家基本都在客厅里,那两个岛国玩家也在。黑长直转过头来,和高晏的视线对上,几秒后便转到褚碎璧身上。


  褚碎璧垂眸,正在跟高晏交头耳语,没有注意到她,估计就是注意到了也懒得回应吧。


  高晏觉得黑长直的态度有些古怪,但思及现在褚碎璧是女法身,应该不会被认出来,于是暂时将疑惑放置一旁。


  众玩家在等待长辫子少女的到来,继续新一轮的问题。


  当!当!当!


  连续三道钟声响起,在场玩家头皮一紧,不由感到紧张。


  长辫子少女就在此时下楼,她巡视一圈,笑容灿烂:“哇哦,你们今天好幸运呀,居然都没有死……不对,有一个死了,哈哈,她好蠢,居然试图攻击我们。不过阿苏罗有了新的皮球,她可能就不会再要其他皮球了,我是说在短时间内,她是个容易满足的孩子。”


  她跳下楼,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满脸厌恶的捂住鼻子:“你们一定去了墓园,在那里染上讨人厌的气味。”


  高晏六人出去,其他玩家都知道,现在听到长辫子少女的话就能肯定他们去的是墓园,而且看上去没有遇到危险,平安归来。


  没去过墓园的玩家眼神闪烁,各自在心里打着主意。


  长辫子少女将所有玩家的表情尽收眼底,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她背着手走到高晏身边,正要凑到他跟前时就被褚碎璧拽住长辫子,往后拖到旁边去。


  长辫子少女表情狰狞:“你――”


  褚碎璧对长辫子少女说:“请你自重。”


  谢三秋在心里狠狠地啐了他一口,老畜生这会儿就跟狗撒尿占地盘似的,他敢保证褚碎璧现在顶着居委会大妈的表情劝长辫子少女,压根不是在乎她靠高晏太近。


  他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炫他跟高晏的关系!!


  果不其然,褚碎璧下句话就是――“他是我的人。”


  长辫子少女表情空白一瞬,旋即变得更为狰狞:“关我屁事!”


  褚碎璧一听这话就不乐意,逮着她就想科普人跟人之间的关系分几等,有多亲密,而他跟高晏的关系就是夫妻那档的亲密。


  长辫子少女:“行了,你闭嘴。”


  她把辫子从褚碎璧手里扯回来,也不往高晏那儿去了。转身表情阴冷的走开,经过黑长直时停下,扭过头盯着她看。


  半晌后,长辫子少女面色阴转晴,恢复成平日那十分不协调的快乐模样。


  其他玩家都盯着她,期望她能说出点线索,或是透露黑长直是否拿到线索。


  但没有。


  长辫子少女蹦跳着跑到最前面,很开心的摆手说道:“六点到啦,你们有问题就赶紧问吧。”


  玩家们扎堆一起悄声交流,半晌过后,佛僧们先后询问长辫子少女问题。


  其他玩家听不懂佛僧们的语言,他们选择的是东南亚小国语种,而且还是国内地方上的语种,没人能听懂。


  长辫子少女全程只回答‘是’、‘否’和‘与此无关’,她倒是没再说自己不知道。


  玩家们面色凝重,互相警惕,另外一队里面的玩家也学聪明,由队伍中的一人以小语种询问所有问题。


  最后是岛国队伍中的两人。


  他们只有两人,相比起其他队伍,能够获取的有用信息非常少,看上去像是所有队伍中最弱势的一支。


  岛国男子用的是岛国语,而高晏他们这边恰巧有几个人都懂岛国语,另外一队玩家也有人懂。


  然而岛国男子和黑长直毫无所觉一般,用官方岛国语问话。


  高晏:“他们问什么?”


  褚碎璧:“双生姐妹跟长辫子少女是否有血缘关系。”


  唐则等人愣住,颇为不解岛国玩家问这个问题的意义。


  长辫子少女之前就一直提过她是双生姐妹的妹妹,等等――好像确实不能证明她们有血缘关系。


  长辫子少女的答案是‘否’。


  她们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


  这时,岛国男子再次问了句话,得到的答案依然是否。


  高晏看向褚碎璧,后者说道:“双生姐妹是否跟这房子主人有血缘关系。”


  答案依然是否定的,也就是说双生姐妹跟整栋房子里的鬼怪都没有血缘关系,当然这房子里的鬼怪可能互相没有血缘关系。


  那么,他们各自之间的因果关系是什么?


  高晏看向黑长直女孩,那两个问题的真正提问者是她,她为什么问出这两个奇怪的问题?还是说,她发现了什么?


  “轮到你们了。”


  长辫子少女对着褚碎璧翻白眼,不太情愿的提醒。


  杨棉提问:“双生姐妹是不是想杀了彼此?”


  “是。”


  杨棉松了口气,由俞小杰问话:“姐妹俩死于同一天?”


  “是。”


  高晏皱眉,在心中划掉两人非同一天死亡的猜测。


  唐则:“双生姐妹之间是否存在竞争关系?”


  “是。”


  接连三个肯定的答案吸引其他玩家注意,因为答案肯定的话,那就说明玩家的猜测是正轨的,接近于真相。


  高晏注意到黑长直一直看着这边,忽然想起对方其实听得懂中文。


  这么说来,她其实也不是处于劣势,至少能够获得的线索挺多。


  谢三秋:“双生姐妹的死亡,是否造成轰动?”
长辫子少女迟疑片刻,回答:“是。”


  高晏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反应过来,谢三秋这个问题的目的。


  早在一开始进入游戏场的时候,长辫子少女就说过来了很多人,他们都好奇双生姐妹的事情。


  而且这些人是出于好奇,不是为了找到失踪的姐姐,也不是想查清楚妹妹死亡原因,他们仅仅是好奇。


  虽然这些人是玩家,但玩家也在游戏场里面扮演角色,而这些角色也有推动剧情发展的作用。


  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双生姐妹一死一失踪会引来那么多人关注?


  除非她们本身就是名人。


  这时候,阿苏罗从外面跑进来,她来到高晏的面前抱怨:“晏晏为什么不等我?我一直在外面等你,等得腿都酸了。”


  高晏弯腰,捡起阿苏罗衣服上沾到的草屑,温和笑道:“我以为你可能玩新皮球的时候很开心,已经忘记我了。”


  “怎、怎么会呢?”


  阿苏罗心虚的移开目光。


  她是否知道芭蕉林里面的情况,途中如何突然消失,这些问题大家都心知肚明。


  高晏懒得去拆穿她,于是蹲下来询问:“姐姐是否死在墓园?”


  闻言,阿苏罗撇嘴。


  一旁的长辫子少女跳脚骂高晏:“狡猾!”


  阿苏罗那么喜欢他,肯定什么都说,她也什么都知道。


  阿苏罗:“是。”旋即,她又拍着手掌欢乐的说道:“晏晏好聪明。不过,每天只有一个问题哦。下次我就不出现啦,要不然晏晏一路问下去就完全可以通关了。”


  这就是在变相承认阿苏罗什么问题都知道,但为了避免玩家走捷径,她选择避开玩家。


  褚碎璧凉凉说道:“那还剩下我。”


  阿苏罗笑容一僵,扭着五短圆胖却格外灵活的小身体就朝楼上跑,褚碎璧眼疾手快抓住她的后衣领,阴森森说道:“见到我就跑,什么意思?”


  阿苏罗见跑不了,干脆放弃抵抗,毫无求生意志的叹气:“问吧。”


  褚碎璧蹲下身,声音放轻,让别人无法通过唇语看懂他话里的内容,也没让别人听到,连高晏也听不到。


  “你听过恐怖双生的故事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