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请听游戏的话 墓园

书名:请听游戏的话 作者:木兮娘

  眼前是一只脱下人皮的鬼妇, 身上是虬结的肌肉组织, 红色的血管微微鼓动,腹部有个巴掌大的缺口, 一条血色脐带从里面掉下来, 垂在外面, 空落落的晃悠。


  腹部上的伤口隐约能瞧见里面还算齐全的内脏, 手指甲长约十公分,微弯, 坚硬而且锋利, 随手就能在芭蕉树干上留下深深的小洞。


  鬼妇阴冷地瞪着高晏,四肢着地如野兽狂奔, 褪去人皮的她似乎变得非常灵活,眨眼间就来到高晏的面前。


  高晏急速后退并以杨柳枝抵挡, 柔韧的杨柳枝对鬼怪杀伤力非常强大。


  鬼妇的手掌触及杨柳枝的部分立刻被灼烧溶解, 她连忙松手,改而拽住高晏的手腕。


  高晏松手,杨柳枝垂落, 左手迅捷接住并朝鬼妇腹部上的血洞戳去。


  鬼妇反应飞快, 而且力大无穷,拽住高晏的手腕就将他脱离地面并扔出去。高晏在半空中翻身,单脚踩在树干上借力将自己弹到鬼妇面前,杨柳枝尖端朝着鬼妇的面门而去。


  两者距离极其近, 而鬼妇没有闪躲,阴冷而镇定的直视高晏, 脸上勉强能够辨认是嘴巴的地方露出个诡异的微笑弧度。


  高晏直觉不妙,正想撤回,但鬼妇猛然张开血盆大口长啸出声,声音尖利可怕,如万鬼嚎哭,瞬间就让他头晕耳鸣,失去抵抗能力。


  虽然只有几秒钟时间,但也错失先机,而鬼妇借此蹿到他的面前,手掌用力挥到高晏的脑门上,力道重如千斤铁锤砸过来。


  高晏虽迅速躲开却还是被扫到,立刻撞到树干上,肩膀处一阵麻痹似的疼痛,嘴里黏膜被咬破,渗出血丝。舌尖尝到腥甜的血,疼痛让高晏恢复清醒的意识。


  他甩了甩略麻痹的手,握紧杨柳枝,紧盯着鬼妇,双方对峙,陡然齐齐发动,互相朝对方扑过去。


  高晏一改此前守而不攻的方式,横、劈、挑,竟是一套招式齐全的剑法,虽然普通但胜在熟练,而且速度和力道控制得当,一招一式织成严密的剑网,一时间将鬼妇逼退数米。


  双脚踩着芭蕉树干,爬到顶端再纵身跃下,杨柳枝垂直如长剑正对鬼妇面门。


  鬼妇之前躲得很狼狈,此时更为愤怒,干脆不躲避,单手拽住杨柳枝,不顾被灼烧的痛苦,接着拽住杨柳枝而将高晏拽到面前,另一只手五指成爪朝着他的脑袋插去。


  高晏躲避不开,除非松开手里的杨柳枝,但是丢弃杨柳枝也是死路一条。


  高晏瞳孔紧缩,眼中那只锋利的鬼爪越来越近,仿佛是慢放动作一般,连动作的轨迹都能看清楚一般,他开始在脑子里回想身上拥有的道具――


  哪些是攻击道具?哪些是防御道具?


  杨柳枝是攻击道具,但此刻被钳住,没用。


  佛香需要点燃,没有时间。谎言铜徽章,他到现在也没有弄懂这徽章的用法,不能贸然使用。


  剩下都是些辅助道具,基本功能都已经了解过,至少现在此刻没有多大用处――不对!


  还有一个道具!


  搏一搏阿苏罗对他的好感有多少!


  高晏狠下心来,拿出阿苏罗送给他的茉莉花串直接就往鬼妇的面门上扔,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茉莉花串一触及鬼妇,立刻套在她的脖子上并迅速缩紧,而且越缩越紧,最后竟然把鬼妇的脖子也给勒断了。


  ‘咔擦’一声,骨裂的声音非常清脆。


  鬼妇耷拉着脑袋,因为脖骨断裂而撑不起来的脑袋倒在背后,看不见前面的情况下,双手胡乱挥舞并下意识去扯脖子上的茉莉花串。


  杨柳枝被松开,高晏脱身退离鬼妇五六米远,望着鬼妇脖子上还在缩紧试图让她尸首分家的茉莉花串,额头不由渗出冷汗。


  他现在可以确认阿苏罗对他的好感度有多少――恨不得勒死他,好让他留在游戏场的好感。


  【茉莉花串:来自于阿苏罗的好感,爱你就要勒死你,这样才可以永远留在我身边嘛。】


  撕啦――


  高晏背部一紧,瞪着鬼妇,后者竟然扯断了茉莉花串。


  好吧,看来阿苏罗的好感并不牢固。


  鬼妇掰着自己的脑袋,试图弄回原位,但脊骨断了,尝试失败,她干脆歪着脑袋,眼睛转了一圈,锁定在高晏身上。


  高晏:“……”


  艹!


  转身就朝着芭蕉林深处跑,鬼妇竟然还紧追不舍,而且速度更加快了。


  高晏根本不敢回头看,因为他甚至可以感觉到有咸湿且散发恶臭的液体滴落在耳垂旁,头顶的芭蕉叶娑娑作响。


  没有风的情况下还能响动,只能说明上面有东西在跑。


  高晏突然急刹车停下,与此同时,锋利的黑色爪子将他面前的芭蕉树砍断一半,带起的罡风划伤脸颊。


  他侧身往旁侧跑去,黑色的爪子落在他的头顶,按住了他的脑门就要用力戳进去,将脑髓给绞出来。


  千钧一发之际,高晏脑袋重压一空,听到‘砰砰’的闷响,随后有只手掌按在后脑勺上,将他压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熟悉的烟草草木香味萦绕在鼻间,高晏眨了眨眼,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下来,浑身肌肉在瞬间感觉到酸痛和疲惫。


  “褚碎璧。”高晏低语。


  “嗯,在呢。”褚碎璧环抱住高晏,听似漫不经心的回应,唇角也带着笑,实则看着鬼妇的目光,冷得能结冰。


  鬼妇觊觎高晏的血肉,却恐惧眼前忽然出现的女人,明知不过是初级场玩家,却莫名的让她产生恐惧感。


  她警惕地瞪着褚碎璧,原地徘徊半晌,犹豫片刻,最终选择离去。


  高晏回头看,没见到鬼妇:“跑得还真快。”


  褚碎璧松开手:“不跑就得死,她脑子还在。”


  高晏:“我惊讶的是你竟然让她跑了,从你的面前。”


  褚碎璧:“我一时半会儿也不能弄死她,麻烦。”


  高晏将杨柳枝收起来,闻言疑惑的回应了声。


  褚碎璧:“她可以藏身在任意一株芭蕉树里面逃跑,要是真遇到危险,完全可以借助芭蕉林逃跑,反将所有人都困在这里头。”


  他倒是有办法弄死鬼妇,然后再毁掉整座芭蕉林,不过动静太大,尤其现在才是游戏场刚开始的时候。


  行事还是要低调点的好。


  “走吧,我带你走出鬼打墙。”


  言罢,褚碎璧挽起袖子,露出强劲有力的胳膊,带着高晏走向一株芭蕉树后面并取出一盏诡异的芭蕉花-苞形状的灯笼。


  高晏:“什么东西?”


  褚碎璧:“指南针。”


  “什么牌子的指南针?长得有点儿丑。”高晏嘀咕着凑上前去看,然后对上一张苦瓜脸,瞬间愣住。


  他知道什么牌子的指南针了。


  鬼牌少女头,你值得拥有。


  但见这盏形似灯笼实为指南针的玩意儿,其实是一颗长在芭蕉花-苞里的人头,人头五官还挺漂亮。


  褚碎璧:“我刚才一转身就没见到你,所以循了个方向找过来,途中遇到这东西打算偷袭我。我也不太认得路,又想她应该是这儿的土著,芭蕉林就算是她的家。所以干脆请她帮忙带路,我其实态度很友好。”


  高晏:“……”


  少女头指南针:……艹你妈的态度友好!你他妈说了个请字儿就怼上来!!


  褚碎璧低头问她:“我是不是态度很友好?”


  少女头・指南针艰难:“……说过请字儿。”


  鬼生艰难。


  褚碎璧扭头:“看――”


  高晏打断他:“我知道了,不用再说。”


  褚碎璧笑了笑,又问他:“有没有受伤?”


  高晏扭了扭肩膀,摇头道:“没事。”


  “看来是撞到肩膀了。”褚碎璧停顿片刻,说道:“回去涂点药酒。”


  高晏抬头看了眼被芭蕉叶遮挡住的天空,微末光亮洒落下来,此时应该是下午一两点钟左右。


  “先去墓园。”他摇摇头说道:“应该有些淤青,但不至于伤到骨头。”


  褚碎璧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转身边走边说:“跟在我身后。”


  高晏跟在他身后,望着褚碎璧指使手中那盏人头指南针,寻到正确的方向左拐右行,约莫走了二十分钟,终于见到光亮。


  拨开一片芭蕉叶,两人走出芭蕉林,来到一条小路路口。这儿是个小山坡,沿着小路往下走,下面就是墓园。


  褚碎璧随手将手中的人头指南针放置一旁,对着高晏说道:“你还记得‘神明的仁慈’吗?”


  “满地木屑?”


  高晏往下走,同时想起‘神明的仁慈’里,关于游戏场的一句话提示。


  其实满地木屑跟游戏场里面的双生姐妹没有多大关系,基本上没人能够联想到一起,毕竟两者之间实在让人摸不着头绪。


  实际上,满地木屑也是海龟汤里面非常经典的一个推理游戏。


  游戏中讲述在马戏团里面,有两个侏儒成员,瞎子侏儒比另一个侏儒矮,而马戏团因为经营不善需要裁员,他们只需要一个最矮的侏儒。


  两个侏儒约定谁比较高,谁就去自杀。


  结果在约定的那天,矮个子侏儒自杀了,只在他家发现木头做的家具和满地木屑。


  答案是因为高个子侏儒把矮个子侏儒家里的木头家具都锯短,而矮个子侏儒是盲人,他看不见就以为自己变高了。


  绝望之下,矮个子侏儒选择自杀,留下满地木屑。


  这推理游戏里头存在诸多不合理的地方,但不妨碍它成为经典的海龟汤游戏。


  题目中有两个关键之处:裁员和自杀。


  裁员也可说是淘汰,而矮个子侏儒的自杀其实可以说是被设计的他杀。


  高晏大胆放开脑洞猜测:“神明的仁慈就是游戏场通关的提示,满地木屑游戏里的淘汰,有没有可能就是在指双生姐妹之间的生存关系,其实也存在淘汰和竞争?”


  褚碎璧:“按照这个猜测走下去,双生姐妹或许只有一个能在游戏场存活,那么姐姐的失踪和妹妹的死亡就有点意思了。”


  姐姐在墓园失踪,为什么会失踪?是不是有人绑架了她?她现在是生是死?


  从长辫子少女的口中可知道妹妹的死亡不是自杀,那就是他杀。


  所以,谁把妹妹吊死在墓园的歪脖子树上?


  高晏举目四望:“歪脖子树……”巡视的目光忽然顿住,定在一个地方:“在那儿。”


  距离两人百米远的地方,在杂草丛生的墓园中,唯一一颗歪脖子树,而且挂满皮袋子,故而非常的明显。


  两人走下小山坡,来到墓园。


  墓园很规整,在小山坡上看下来时,呈正方形,大概有百来个墓碑,不过长满杂草,显然是久无人打理。墓碑上没有刻字,空空如也。


  “无字墓碑,无名之墓,孤魂野鬼。”


  看墓园和墓碑的样式,大概可以猜测这座墓园历史有一百年以上,而没有刻死者名字和生平的坟墓,等同于乱葬岗。


  一般来说,没有刻字的墓碑,里头应该埋葬着罪人。


  褚碎璧:“还有种可能。”


  “什么可能?”


  “他们的尸体只有一半葬在棺木里。”


  “剩下另外一半呢?”


  褚碎璧指着小山坡上面的芭蕉林:“那儿。”


  高晏恍然大悟:“你刚才提在手里的那个人头?”


  “是。”
那颗长在芭蕉花-苞里的少女人头,并非芭蕉树成精,而是芭蕉树树根底下埋了尸体,尸体的精魂和芭蕉树融在一起,形成另一种意义上的精怪。


  褚碎璧:“天下道术起源于巫,不管是华夏的道术,还是东南亚的蛊、降头等等,起源都是巫术。巫术分黑巫、白巫,白巫救人治病驱邪,黑巫驭鬼驱鬼的同时,也有各种炮制鬼怪的做法。”


  譬如炼制古曼童、炼制行尸和僵尸等,这些都起源于黑巫术,其中就有一种炼制精怪的法子,颇为血腥,而且破坏天道轮回,所以被列为禁术。


  自古久物成精,先有灵性的动物可开灵智,后有活过千万年的树木能成精怪。


  但都需要机缘和时间,成精不易。同时也有人想要长生不老,可却只能活短短百年,于是心有不甘。


  草木无智却长寿,人有灵性却短命,便有黑巫将人与树结合,妄图炼制出精怪以达长生。


  其中有个法子就是将死去不到一天的亡者尸身的一半埋在树根底下,再辅以道法、鸡血、人血等物,让亡者的精魄融入到树身,催生出树的灵智。


  百年之内就可以让树木成为精怪,而挑选的树木多以芭蕉、榕树、柳树和槐树为好,年份越长越好,但若是不幸遇到灵智较强的树木就会被反噬。


  这法子之所以被列为禁术,一是违背天道轮回的规则,二是炼制精怪的条件非常苛刻,能够成功的不多,尤其失败者,魂飞魄散。


  风险太大,敢于尝试的人也不多。


  “芭蕉至阴,多为女鬼、女妖,所以埋葬在芭蕉树底下的尸体应该都是女性。”


  而且炼制成功了。


  高晏思虑片刻,说道:“芭蕉里面有多少被炼制成功的精怪?”


  褚碎璧:“现存的不多。”


  高晏疑惑:“现存?”


  褚碎璧:“鬼妇吞噬掉她们。那片芭蕉林是鬼妇老巢,在那儿培养出来的精怪最后都被她吃了。”他表情有些耐人寻味:“挺有意思的,有人在故意培养鬼妇,不知道目的是什么。”


  高晏沉默不语,环视着墓园许久,突然询问:“阿苏罗是不是游戏场boss?”


  褚碎璧:“你怀疑她不是?”


  高晏摇头:“老实说,我不知道。”
他们并肩朝墓园尽头的那棵歪脖子树走去,墓园安静得连虫鸣都没有,空气中一丝风也无,诡异的死寂,静谧得可怕。


  “小观音说过,晋级场的boss素以狡猾闻名,恶名昭彰。阿苏罗……虽然性情古怪,且是阴地出生,现在也不知道她到底活了多久,反正不会是她所表现出来的无害和天真。”


  那串茉莉花串就是最佳证明。


  阿苏罗送给他,小观音不情愿的介绍为‘阿苏罗的敬慕’,实际作用不明,或许连小观音也不知道作用。


  而茉莉花串用于佩戴,如果高晏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戴上那串茉莉花串,现在估计已经被勒死了。


  阿苏罗送给他的时候,其实就存着要杀了他的念头。


  但又确实是怀抱着‘敬慕和喜爱’的感情,这点作不了假。


  “她在上个游戏场就在误导我们,可其实全程没有撒谎。她是boss,但引导了玩家、婴灵以及镇民的鬼魂,没有直接插手。她是旁观者,但是整个游戏场的策划者。”


  她很可怕,即便表现得很无害。


  高晏从头到尾就没有信过阿苏罗,毕竟她是游戏场里头的鬼怪,而且对他的喜爱来得很突然。


  “我之前猜测过上个游戏场里,阿苏罗的真正目的。现在就能肯定她对我的喜爱并非来源于娜娜子赠送给我的‘手指骨’,她根本就没有母亲,哪来的对于母亲的敬慕呢?她接近我,对我表现出喜爱,根本原因是她认出我的神明印记是观音。”


  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拥有超度众生的大能,恰巧他有心经道具,可以超度游戏场里面上万的婴灵。


  “阿苏罗开启万婴骸坑游戏场的目的,其实是要我超度婴灵。”


  高晏思索着,“超度婴灵,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眉头紧锁,愁眉哭脸的高晏真可爱啊。


  褚碎璧心里在感叹,然后说道:“她是阿修罗王。”
高晏讶然:“阿修罗王?”


  褚碎璧:“阿修罗数十亿,每千万个阿修罗中有一个阿修罗王,每百万个阿修罗王中有一个大阿修罗王。”


  统摄众阿修罗的王是大阿修罗王,而佛经中记载的大阿修罗王有四个。


  “阿修罗有福无德,所以被称为堕落的天人,后被驱逐出天人的行列。现在诸神陨落,她想趁机修德,掌管鬼道,成为新生代神明中的天神。”


  所以引导玩家高晏超度阴地上万婴灵,同时也会有功德降在她的身上,因此阿苏罗就是为了修成大阿修罗王,重回天神行列。


  高晏:“所以,她或许不是晋级场boss?”


  褚碎璧:“她在我面前亲口承认自己是boss。”


  他在万婴骸坑那个游戏场的时候就已经猜到阿苏罗和婴灵们真正的目的,但对高晏无害而有利,所以也就顺水推舟不去拆穿。


  眼下这个晋级场,阿苏罗原本的目的是为了夺取高晏的神明印记――毕竟高级神明印记可助阿苏罗修成大阿修罗王之身。


  不过现在她的目标应该是换了。


  高晏:“能信吗?”


  褚碎璧低笑:“没事,她是不是boss都不会伤害到你。”


  高晏蹙眉,疑惑的看着褚碎璧,可惜没能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些许端倪。


  阿苏罗,在游戏场里恶名昭彰……


  高晏若有所思,不过暂且将对阿苏罗的猜测抛到脑后,重新回到游戏场的题目中,假设刚才的分析正确,那么双生姐妹可能就是你死我活的竞争关系,而不是长辫子少女说过的关系很好。


  但海龟汤规则里,出题人不能撒谎,长辫子少女也不可能会撒谎。


  除非在长辫子少女的认知里,双生姐妹的关系很好。


  那么,玩家获取的答案其实并非客观,而是主观上认为的回答?


  这就在一定程度上误导玩家,阻碍他们通关,还真是陷阱重重啊。


  高晏垂眸,而褚碎璧则说道:“可惜没带铲子,要不然就能挖座坟看看里面是不是只有一半尸身。”顿了顿,他又说道:“顺便拿走几颗棺材钉。”


  棺材钉很有用,不一定只能对付尸袋怨灵这样的鬼怪。


  说话间,两人来到墓园尽头的歪脖树,站在树下打量。树身高四米,向阳生长,主干歪到道路上,而枝干上挂满了褐色的皮袋子。


  袋子不知是哪种皮革制作,里头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不过挂得满树满枝干都是,仍旧让人觉得诡异。


  褚碎璧上前,解下其中一个皮革袋子,打开来看,却见里面装放着一个小巧玲珑的葫芦,葫芦的口嘴处还绑着红穗子。


  高晏:“葫芦?”


  他感到一阵莫名,同褚碎璧对视一眼后,两人各自一动,分别解开皮革袋子打开来看,里面装的是银饰十字架和俄罗斯套娃。


  全都是不属于印尼地区的物品。


  褚碎璧:“玩家的物品。”


  高晏颔首:“应该是失败的玩家留下来的物品。”


  上一任玩家通关失败,身上代表着他们来自何处的东西都被留下来,当成战利品似的挂在歪脖子树上。


  高晏又转头去看歪脖树主干,在下方看得不是太清楚,于是他爬到树身上,攀在树的主干仔细查看,在上面看到很多磨痕。


  “上面有很多磨痕,或是重叠,或是不再同个位置,应该是曾经吊过很多重物。联想吊死在这棵歪脖子树的双生妹妹,我想,那些重物是人。”


  曾有许多人在这棵歪脖子树上上吊而死,是否自杀,有待商榷。


  褚碎璧:“你能在上面找到一些绳子的碎屑吗?”


  “我试试看。”


  高晏仔细寻找半晌,找到了一些毛绒碎屑,于是说道:“应该是用的麻绳上吊。”


  褚碎璧点点头,然后环视周围,又在地面上来回走动,半晌后回到树身下说道:“吊死双生妹妹的那根麻绳还被留在这棵树上,刚刚才被取走。”


  高晏微微瞠大双眼:“你怎么知道?”


  “麻绳的碎屑还留着,以及地面还有其他人的脚印,应该是玩家。”


  高晏颇为惊讶,竟然有玩家比他们还早就来到歪脖子树下并取走麻绳?!


  唐则和俞小杰,谢三秋跟杨棉都还在芭蕉林里面,应该还没出来,那出现在这里的就是另外三队玩家中的其中一队。


  “会是谁?”


  褚碎璧抬起下巴,看向一个方向:“他们。”


  高晏顺着褚碎璧的目光看过去,但见小山坡上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他们站在山坡上不知看了多久。


  男的高壮寡言,女的黑长直,很漂亮,穿着岛国巫女服。


  竟然是仅有的两人组队的岛国玩家?!


  “他们在那里看了多久?”


  褚碎璧:“刚刚才出现。”


  一出现,他就发现了,但也足够说明这两个岛国玩家不简单。


  “他们的速度很快。”高晏从树上下来,稳稳落地,抬头看向山坡:“他们刚才是走别的道路拐到这儿来的吧。”


  褚碎璧:“可能。”


  那两名玩家盯着高晏两人看了半晌,随后黑长直女生转身走进芭蕉林里面,而高壮寡言的男人听从她的吩咐,无声地追随在她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