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请听游戏的话 鬼妇

书名:请听游戏的话 作者:木兮娘

  “阿修罗王。”褚碎璧向前走, 旁若无人的说道:“非人非鬼非天人, 又是在阴地出生。如果在华夏神话体系里,应该会长成飞僵。放在印度神话体系里, 就是阿修罗。”


  阿修罗众数十亿, 每千万名阿修罗中诞生一名阿修罗王。


  凭借阴地出生, 而且还能独自开辟一个晋级场, 阿苏罗应该就是一名阿修罗王。


  阿苏罗咧开嘴笑,笑容诡谲:“昔日阿修罗与修罗天神一战败退, 阿修罗之名坠为邪魔歪道。今日修罗天神尽数陨落, 反而是冠以‘有勇无谋’的阿修罗存活。”


  褚碎璧轻声打破她的骄傲:“活下来的数目可以去申请濒临灭绝动物保护名单,再过十年二十年, 说不定你也挂了。”


  阿苏罗猛然拉下脸,尼玛褚老狗真吐不出象牙, 说的这叫什么难听的话。


  褚碎璧自顾自说道:“根据游戏场规则, 神明不能插手初级场,唯有晋级场是个机会。”


  神明游戏场本身就是培养新生代神明的器皿,而新生代神明注定要取缔旧日神明, 两方相互敌视。新生代神明――也就是高级玩家, 在寻找机会杀死旧日神明。


  相同,旧日神明也在寻找时机吞噬玩家。


  最好的方式就是趁玩家还未成长起来前,先将他们扼杀。


  但神明游戏场的规则限制,神明不能插手初级场, 给予玩家成长的空间。唯一能够趁玩家未成长起来前吞噬掉他们的机会就是晋级场。


  高级神明只能在高级场和中级晋级场活动,而级别较低的神明则可在中级以及初级晋级场活动。


  阿修罗王在印度神话体系里, 被称为非天,即不是天神的意思。


  而印度神话体系里的高级神明是创世神梵天、毗湿奴、湿婆等远古神明,天神级别反而比较低。


  阿修罗级别则比天神还低,所以算不上高级神明。


  修罗天神已经陨落,反观阿修罗王还□□,最主要原因是阿修罗的形象远比修罗天神的形象更广为流传。


  东南亚、亚洲各国,包括欧洲等国,基本都是只知阿修罗而不知修罗天神。


  阿苏罗歪着脑袋:“我杀了一些低级神,好不容易才抢到初级晋级场的机会来见高晏。我其实很喜欢高晏,不会吞噬他的。”


  她只是,想把高晏留在游戏场里面而已呀。


  褚碎璧低头,眸光冰冷无机质,有种高高在上的冷漠。


  阿苏罗心口一窒,下一刻便有恐慌漫上心头,甚至让她产生退缩的念头。


  褚碎璧是主神级别的玩家,他身上的神明印记也属于高级神明,对付阿修罗这种低级神明轻而易举,甚至是有着可怕的压制威力。


  对上褚碎璧的目光,让阿苏罗想起身为阿修罗的传承里,曾有初代阿修罗与修罗天神争夺,而高级神明站在修罗天神那一方,在旁观望两族之间的争斗。


  彼时,阿修罗众与修罗天神酣战不休,而远古神明出现在天际一端,高高在上,看似慈悲,实则冷酷无情。


  褚碎璧:“如果杀了你,能不能震慑中级场的那帮低级神明?”


  阿苏罗整个头皮都炸开,警惕地瞪着褚碎璧,低声说道:“你身在晋级场,碍于规则,自身能力肯定也被压制在晋级场的等级,别说杀不了我……好吧,你确实有能力可以杀死我,但一旦杀死我,你自己也会暴露。游戏场恨不得你死,晋级场就是个绝佳猎杀的机会,你一暴露,游戏场就会立刻想方设法杀死你。”


  褚碎璧睨着阿苏罗,不为所动。


  半晌后,他嗤笑一声:“我走的游戏场,有哪个不是想方设法弄死我?”


  “……”


  阿苏罗沉默,想了想似乎还真没有哪个游戏场对他仁慈过。额角抽了抽,阿苏罗憋了会儿还是没出口嘲讽,毕竟做人做到这份儿上,在某种角度上来说也是非常强悍。


  举整个游戏场之力,想弄死褚碎璧,结果到现在还是没能弄死。


  真不知道是神明游戏场太废物,还是褚老狗强得可怕。


  阿苏罗闷闷地说:“我就是想想――”


  “想也不行。”


  艹他妈!要换个人跟她面前拽,早一口咬断脖子了。


  然而这人是褚碎璧,阿苏罗就不得不怂,她缩着肩膀:“我保证不会害高晏,我很喜欢他。”她再次强调自己对高晏的喜爱之情,并表示:“游戏场的规则已经制定,就算我身为boss也不能破坏,所以途中出现意外的话,也跟我没有关系吧。”
褚碎璧参加过那么多场游戏,自然知道游戏场一旦启动,即使是boss也得遵循规则,强行逆反的话,连boss也会被抹杀掉。


  高晏在前方走着,一边说话,一边下意识寻找褚碎璧的身影,没见到人便停下来,转过身见到两人还远远落在后方便招手让他们赶紧跟上去。


  褚碎璧应了声,瞥了眼阿苏罗,接着便大跨步跟上去。


  阿苏罗撇撇嘴,揪着手指头半晌,迈开小短腿跑了过去,速度还挺快。


  见人都跟上了,高晏也没打算走,而是等到褚碎璧走到他身侧的时候才动。


  褚碎璧挽住高晏的胳膊,低声问:“在等我?”


  高晏没回答。


  褚碎璧又开始撩骚:“是不是一会儿没见就开始想我了?”


  他没想高晏会回应他嘴里的骚话,就是看见高晏走出老远一段路还记得他,停在原地等待的模样很可爱。眼下不能亲密接触,亲亲抱抱什么的,所以只能过把嘴瘾。


  要是能看见耳朵通红的高晏,他也觉得很值。


  “心思都在我这儿……小朋友,你可得专心通关呀。”


  高晏看了褚碎璧一眼,收回目光,看向前方的小路,目光焦距有些虚,他很小声的说:“你在我身边别跑远,我就能专心了。”


  褚碎璧刚想继续撩骚,听到这话猛然倒吸口凉气,扭头就盯着高晏看,目光灼热而贪婪。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好不好?啊?高晏,你再说一遍?”褚碎璧把声音压得非常低,像是压抑到极致,连声线都绷得很紧,仿佛下一刻就会突然暴起,任由心中沸腾如烈焰的渴望咆哮出来。


  渴望得心都在疼,褚碎璧半哄半引诱似的,对着高晏说道:“你刚才是不是给我名分了?”


  高晏抬手盖住眼,褚碎璧靠他靠得很近,几乎是要黏在他身上,胳膊上相碰触的那块皮肤,热量蔓延到整条胳膊。
耳旁传来褚碎璧的问话,像急切而嘈杂的雨滴,敲打着窗口,惹得窗内的人也跟着心绪不宁。


  高晏应了声,微不可闻,尾音还有点儿颤抖,仿佛是带着湿气一般。


  如果不是靠得特别近,肯定听不到他的回应。


  褚碎璧靠得足够近,所以那微不可察的回应于他而言,如六月天的旱雷,震耳欲聋。


  高晏偷偷挪开手掌,眼角余光觑着褚碎璧,后者半晌也没有反应。他眨了眨眼,抿紧嘴唇,心一点一点的沉下去。


  褚碎璧松开高晏的手臂,离开他的身边。


  高晏面无表情,眼里的光逐渐熄灭,他努力忽视心里那点儿若有似无的难过。但他不想开口否认之前的回应,哪怕他的回应显得颇为尴尬。


  于高晏而言,不管褚碎璧对他的喜爱出于何种原因,又是何时喜欢上的,只要自己真的动心,那就一定会回应。


  高晏捏紧拳头,垂下眼眸,如果褚碎璧拒绝他的回应,或者说之前的亲近都只是出于好玩的话,那就先狠狠地揍一顿,接着……再主动追求。


  下一刻,退开的褚碎璧又凑到他耳旁低语:“要不是人挺多……”高晏这会儿哪还能须尾俱全的站在他面前?


  高晏听懂言下之意,心中快要熄灭的小火苗‘砰’的一声燃烧起来,但鉴于褚碎璧以往老狗逼的形象深入人心,于是燃烧起来的小火苗很快凝固――


  “要是人不多你想怎样?这儿是游戏场。”


  “反正都知道。”
“什么?”


  “我的意思是说,狗比神明虽然无耻,但不至于下作到偷窥别人的私生活。”


  高晏轻咳两声:“正经点儿。”


  “谁先勾引我的?”


  高晏瞪眼:“你先撩骚。”


  “我哪天不撩骚?”褚碎璧无耻得很坦荡,并且理直气壮,让人寻不到错处:“你以前也没睬我,现在一回应,我肯定激动得不行。”


  高晏:“哪儿激动?我看不出来。”


  褚碎璧冷静得很,这态度也是让高晏心慌不确定的原因之一。


  “下-面。”褚狗逼说这话的时候,表情真的很冷静,仿佛脱口而出的话的内容是在询问今天天气。“你要看吗?找个僻静的地方,大树后面也行,我撩起来给你看。”


  高晏捂着脸:“不用。”


  他应该相信眼前这人本就是衣冠禽兽,可惜总被皮相误导。


  褚碎璧语气惋惜:“要不回去后再看?”


  高晏拒绝。


  褚碎璧换成商量的语气:“回家后?”


  高晏:“……你是海绵精吗?”


  “你要是真想要,下回我去闯个高级神明游戏场,争取看能不能拿到驾驭水的能力。”褚碎璧在此时俨然成为二十四孝好男人,对于小情人的任何荒唐要求都可以拼了命去完成。


  简直是一昏君!


  所谓海绵精,即又骚又黄水还多。


  褚碎璧还是有点儿自知之明的,骚、黄不在话下,水多就是为难他。好在他足够努力,愿意去改变。


  高晏:“不用了,你别说,请闭嘴,我需要安静。”顿了顿,他恼羞成怒:“否则弄死你啊!”


  褚碎璧没喝酒,但他就是醉了,有点儿上头,脱下人皮就真不是个人。虽然高晏是真的羞恼,他有所忌惮就没有开口说话,但那眼神和表情在在传达一个信息――来呀,来弄死我。


  高晏:“……”身心俱疲。


  他俩兀自往前走,勾肩搭背,嘴唇碰着耳朵,说得热火朝天,渐渐就把后面的人都抛下了。


  杨棉:“你们有没有看到高晏耳朵尖红了?”


  唐则:“脖子都红了。”


  谢三秋:“啧啧,估计是听到什么骚-话了吧。”


  俞小杰嫉妒得眼睛都红了,“为什么没有女人这么对我?”


  阿苏罗吭哧吭哧地迈着小短腿,气呼呼地哼哼:“水灵灵的白菜,被拱了。”痛心疾首,疼得表情都扭曲了,还在哼哼:“我先看中的小白菜儿,翡翠绿那一挂的,多鲜嫩水灵,怎么就让一头猪给拱走了?”


  她在小小声的抱怨,其他人没听清,倒是谢三秋看了她一眼,目光有些意味深长。


  杨棉:“我们现在还在游戏场吧?主要任务是通关吧?他们现在甜甜蜜蜜,我们过去插一脚会不会被打断腿?”


  阿苏罗很冷酷:“游戏场谈什么恋爱?游戏场就不应该有恋爱!应该禁止办公室恋情!不管是同伴还是boss、鬼怪之间都应该禁止恋情!这对于未成年和小孩子的伤害有多大,你们知道吗?”


  他们不知道并且表示成年人想要拥有夜生活。


  但此举赢来俞小杰的支持:“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应该出现谈恋爱这种事情。”嫉妒已经蒙蔽了他曾经渴望爱情的心。


  唐则一巴掌往他后脑勺上甩:“回头我带你去相亲。”


  俞小杰:“真的吗?!”


  他平衡了。


  看着高晏那一对和杨棉这一对,居然和蔼的催促他们赶紧结婚。


  杨棉:“……”妈的神经病!


  “回到刚才的话题,”谢三秋举着小阳伞,看了看头顶不是特别烈的太阳以及格外空寂的环境,冷静的陈述:“游戏场经典鬼怪里的形象以及触发他们攻击欲-望的条件,就先让高晏跟畜生多点儿单独空间待着吧。我来说。”


  俞小杰:“……”你们女生之间都称呼对方为畜生的吗?好直接,好喜欢哦。


  谢三秋:“首先是尸袋怨灵,先前高晏已经说过它的形象,换用华夏神话体系中较为熟悉的说法就是――行尸。行而不僵,且有思想,嗜杀、畏光,力大无穷,弱点是心脏。用棺材钉可以钉入它的心脏,墓园里面就有棺材钉。”


  “触发必杀条件,别问它死因,不能让它知道它已经死了,否则就会陷入狂怒状态。”


  尸袋怨灵本身就是因为印尼传统的墓葬仪式步骤出现的错误而导致它们不能投胎,困于僵硬的尸体中,变成一只畏光的行尸,它们渴望活着,更渴望重新转世投胎,所以非常忌讳死亡,更讨厌别人提醒它们已经死亡。


  “其次是图尤尔。”


  唐则知道图尤尔,在高晏说起这种流行于印尼民间传说的小鬼时,他也想起来曾经听到过关于图尤尔的传说。


  “图尤尔是个小鬼,它没有逻辑和成年人世界的认知,全凭喜恶爱好行事。它喜欢骨头,任何坚硬的骨头都很喜欢,尤其是牙齿。”唐则说道:“它牙齿上布满裂缝就是因为经常啃食坚硬的骨头导致的,而它攻击玩家的条件是‘独身’。”


  谢三秋颔首:“对,独身。”


  图尤尔是小孩变成的鬼,小孩力量不及大人,对于大人也有着本能的畏惧。


  图尤尔害怕人多的时候,因为它打不过。所以就会趁着玩家单独一个人的时候偷袭,它的战斗力并不强,但是很狡猾,而且是典型‘趁你病要你命’的类型。


  一旦玩家出于劣势,它就会死缠烂打,直到完全杀死玩家并剖开玩家的血肉,吃掉整副骨架为止。


  “至于鬼妇――”


  “鬼妇难以对付,她很恐怖。”高晏边走边说出他最忌惮的鬼怪:“枉死、暴亡、生前怀着极重怨气死亡的怨妇,在印尼民间传说中名为昆特拉纳克。”


  东南亚有许多孕妇怨灵的民间传说,名字虽不同,但其形象和死亡原因,包括所憎恨的人都是一样的。


  鬼妇死于难产,死前遭受过暴力行为,怀有非常重的怨气。死后仇恨她的家人,她会先杀死自己的家人,随后游荡于世间,杀死其他怀孕的女性。


  那些枉死的女性的怨气助长了鬼妇,令她更加的强大。


  但同时也让阴阳两界容不下鬼妇,她只能游走于边缘,永世都不能投胎。


  褚碎璧补充:“鬼妇住在芭蕉林,听到婴儿的哭声、小鸡的叽喳声就会出来,杀害玩家。”


  “芭蕉林?”


  “对。”


  高晏抬起手指指向前方:“这就是了吧。”


  他俩停在原地,而杨棉几人跟着也追了上来,一起注视着眼前拦住他们去路的芭蕉林,林中静谧得可怕。


  明明是青天白日,到处绿意盎然,但是太冷寂,安静得听不到鸟叫虫鸣,走在旷野小路上,他们甚至能听到各自的脚步声。


  偌大的芭蕉林,没有一株结了芭蕉,然而每一株芭蕉树都开着硕大的花-苞。


  杨棉仰头:“华夏民间传说中,芭蕉树容易成精,滴上精-血就能成精。而且鬼爱住芭蕉树上,尤其是女鬼,夜间女鬼出笼,勾引走过芭蕉林的男人,然后吸干精-气。”


  华夏民间传说里,槐、柳、榕、桑等四种树最阴,而芭蕉树则容易被忽略,实际也很邪门。


  关于华夏精怪的传说,杨棉烂熟于心,她说道:“芭蕉叶大而阴,滴血则成精怪,也容易招惹女鬼住在芭蕉花苞里。”


  她指着芭蕉林数不胜数的花苞:“我们不知道里面哪株芭蕉树已经成精,也不知道是否住了鬼。如果鬼妇如传说中那样居住在芭蕉树上,那可能这整片芭蕉林都是她的家。”


  俞小杰倒吸口凉气:“墓园在芭蕉林后面?”


  高晏回头看向阿苏罗。


  阿苏罗点头:“是的。”


  高晏:“要到墓园,就得穿过芭蕉林。”


  杨棉:“鬼妇害怕什么?”


  “她没有恐惧的东西,但是在她的腹部有一个血洞。”高晏向前走了一步,靠近芭蕉林,明显的感觉到了阴冷的气息。“鬼妇的形象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她会以美丽的形象引诱男人。她的腹部有个血洞,那个血洞是她死亡的原因,也是她的弱点。”


  “遇到她就攻击她的腹部?”


  “她很凶邪,攻击她的腹部可以获取逃跑的时间和机会。”高晏掰下一瓣芭蕉叶,握在手心中:“芭蕉叶驱邪,可用来攻击鬼妇。”


  俞小杰愣了下:“不是说芭蕉树邪门吗?怎么芭蕉叶却能驱邪?”


  高晏:“如果你被毒蛇咬了,百步之内必有解药。相同原理,芭蕉树招邪,芭蕉叶却可以驱邪。游魂野鬼最爱依槐附柳,但柳枝可打鬼,槐树叶可辟邪。”


  俞小杰挠了挠脸颊:“真神奇。”


  “走吧。”


  高晏举步踏入芭蕉林中,芭蕉林的地面上落满枯黄的树叶,泥土干燥,行走间还算轻易。他们在芭蕉林里面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走散,但也没人说话。


  芭蕉林太空旷了,而且非常安静,说句话都有回音。但传回来的声音被拉长,像是深海怪物发出的幽长而凄厉的声音,特别}人。


  所以高晏一行人渐渐也就没有说话了。


  走了约莫半小时,高晏停下来:“我们走了半小时还没走到尽头,芭蕉林有那么大?”


  褚碎璧:“鬼打墙。”


  话音刚落,众人就听到凄厉而幽怨的哭声,让人直觉得难受,而且毛骨悚然。仿佛是走夜路的时候,忽然在空无一人的地方听到女人的啼哭声,而且还是那种一听就有问题、非常恐怖的哭声。


  俞小杰:“出现了?”


  杨棉拔-出她的桃木剑,挡在谢三秋的面前,将他护在身后并警惕观望四周。


  高晏:“可能。继续走,别管。大伙儿都跟紧点,别走丢了。鬼打墙走丢很麻烦。”


  几个人紧紧簇拥在一起,警惕观望四周并向前走。高晏在走了两三步后忽然想到什么,回头一看,没有见到阿苏罗。


  “阿苏罗什么时候不见的?”


  杨棉几人惊讶,她说道:“没有注意到,她好像一直都在,但是突然从眼皮子底下消失,我却没有注意到。”


  谢三秋:“进芭蕉林之后,她就一直落在后面。估计是鬼妇出现的时候,她就跑了吧。”


  高晏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他没有担心,毕竟阿苏罗可能是游戏场boss,即使失踪也不会有事。


  他们继续向前行走,好像是走到芭蕉林的深处,芭蕉树越来越高,芭蕉叶也越来越大、密,几乎遮挡住阳光,林子底下光线昏暗,土地也颇为泥泞。


  褚碎璧:“我们在朝芭蕉林深处走。”


  高晏左右看,没见到可以行走的路,回头看,后面的路竟也分不清了。


  忽然眼尾处扫到一抹黑影一闪而过,没入芭蕉林中,高晏猛然回头去捕捉这抹黑影,但速度太慢。与此同时,之前听到的幽怨的啼哭声越来越密集,而且绵长得可怕,仿佛是在一秒之内突然爆发。


  芭蕉林在移动,一颗芭蕉树朝着高晏直直撞过来,他朝旁边躲避开,两颗芭蕉树挡在他的身后,堵住他的去路。


  高晏朝旁边躲避开,后面的路也被堵住。他再回头时,身后已经不见褚碎璧等人。


  他们分散了。


  “褚碎璧,你们在哪儿?!”高晏扬声高喊,但声音落入芭蕉林里,只有自己的回声。


  他皱着眉头,面上不动声色,选了个方向就向前走去,眼观四方、耳听八方,小心谨慎的走着,同时将芭蕉叶的叶脉和叶肉都摘除干净,最后只留下光秃秃的叶柄。


  握在手中,随意挥舞两下,倒是一把不错的武器。


  芭蕉树密集的围绕着高晏,将他牢牢困在里面,处于高晏身后的两颗芭蕉树悄悄移动,改变地形,形成鬼打墙。


  高晏脑后上方硕大的芭蕉花苞缓缓绽开,露出里面的花-蕊,花-蕊中心缓慢蠕动,慢慢撑出人的五官,随后就是一颗较于常人小一半的头颅挣扎出来,面孔和头发上还沾着粘液,面孔十分美丽。


  她睁开眼睛,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最后定在高晏的背影。


  高晏察觉到异样,陡然转过身来巡视,没有见到怪异之物,于是向前走,拨开一片芭蕉叶巡视,因而没有注意到头顶的人头已经低下头,直勾勾的盯着他。


  小巧美丽的女人头盯着高晏看了半晌,芭蕉花苞缓缓合上,包裹住整个头颅。


  高晏突然抬头,但也只看到满树的花苞。


  没有任何异样?


  不太对劲。


  高晏抿唇,想着应该如何离开芭蕉林。


  算下时间,现在应该恰好是中午,但是再继续被困下去,等到天黑,届时就很麻烦。


  鬼打墙……高晏垂眸沉思片刻,从储物口袋里拿出一支佛香,点燃后举到面前。


  起初,白烟袅袅往上飘去,佛香燃烧大概四分之一后,忽然朝他身后飘去,高晏转身,顺着香烟飘过去的方向走。


  他刚离开这个被芭蕉树包围起来的圆心中间,身后的芭蕉树花-苞陡然怒放,露出里面的女人头颅。女人头颅见他要走出去,面孔顿时狰狞,嘴巴向两边裂开,露出满嘴参吃不齐的利齿,猛然发出尖啸。


  啸声就像是最可怕的音波攻击,直接朝着高晏的背影席卷而去。


  高晏低咒一声,匆忙瞥了眼声源处,见到那颗恐怖诡异的女人头,眉头皱起来:“怎么在花-苞里?”


  鬼怪一般是依附在芭蕉树身上,如果是住在花-苞里,则是芭蕉树成精。


  高晏不觉得是芭蕉树成精,直觉不像,为了平衡,游戏场没那么轻易碰到芭蕉成精的情况。


  难道她就是鬼妇?


  这东西住在芭蕉树花-苞,不是芭蕉成精,而且眼下只有一个头颅,除非是――


  “她死后尸身被葬在芭蕉林里?”


  哪个傻逼如此勇敢,竟敢冒着全家暴毙的风险将死人葬在芭蕉树林里?


  花-苞里的女人头还在挣扎,同时发出恶心恐怖的啸声,她慢慢爬出花-苞,两只赤-裸的手臂伸出来,抱握住树干用力将自己的身体给拉了出来。


  如同蚕蛾破蛹,画面颇为恶心。


  高晏扯了扯嘴角,握住手中佛香沿着白烟飘去的方向狂奔。


  如同按下快进键一般,树上的女人爬出花-苞的动作飞快,整个人白花花的从里头拔-出来,四肢落地,黑发蜿蜒,腹部有个血洞。


  她是鬼妇。


  她弓起身体就开始狂奔,一下子就跑到高晏的身后,紧追不舍。


  高晏抽空回头看,瞳孔瞬间紧缩,女人竟然就趴在他的背后,面孔近在咫尺,小巧的红唇咧开诡异的微笑弧度,正贴着他的后脑勺。


  她张开嘴巴,形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巨大而扭曲的弧度,朝着高晏的脑袋一口咬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高晏将手中的佛香插-进女人的舌头里,女人发出野兽般的怒吼,脑袋甩到后面,两者之间正好拉开距离。


  高晏反手便将手中的芭蕉枝干条狠狠地甩到女人的面门,将她从自己的背上打飞,右脚蹬地,借用惯性让身体朝着女人的方向弹过去,如一枚出-膛的炮-弹,狠狠地撞向女人。


  手中高高举起芭蕉枝干条,劈向女人的面门。


  噼啪!


  芭蕉枝干尾端因力道太大而在瞬间碎裂成上百条状丝物,而遭受重击的女人的脑门直接凹陷下去,美丽的面孔完全扭曲。


  糟了。


  高晏脑袋一片空白,他意识到芭蕉叶并不能完全击杀鬼妇,而且彻底惹恼了她。


  下一刻,怒吼声震耳欲聋。


  “吼――”


  高晏耳鸣了几秒钟,他的身体比脑袋反应更快,迅速将芭蕉枝干尾端掷向鬼妇并转身就跑,期间甩甩因用力过度而发麻的手腕。


  彻底被激怒的鬼妇陷入狂暴状态,四肢并用,攀着芭蕉树两三秒就跑到高晏的前面,高晏见状想也没想立即急刹车改变方向继续狂奔,才跑出三四米,面前就被团团的芭蕉树围住。


  “艹!”


  高晏低咒一声,停下逃跑的脚步,转身直面鬼妇。


  他在人家的地盘上,显然逃不了。


  那就只能直面干一架,看谁能先弄死谁了。


  高晏面无表情的想着,事实上他还是第一次面临要弄死可能是boss的鬼怪的局面。


  他从口袋里拿出杨柳枝,将杨柳枝折叠成两段,慢条斯理的缠绕成一条柔软的短鞭,同时双眼紧盯眼前攀在树上的鬼妇。


  鬼妇扭曲的面孔尤为狰狞,双目阴冷地锁住高晏,同时伸出双手到自己的脑后,抓住头皮用力撕开,整张人皮就被撕了下来,露出里头恶心又恐怖的模样。


  鬼妇――昆特拉纳克的本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