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请听游戏的话 尸袋怨灵

书名:请听游戏的话 作者:木兮娘

  长辫子少女看向墙壁上的挂钟, 说道:“还有二十分钟, 过了七点,没有问题的话就视为作废。”


  还有时间限制?


  玩家们只能拼命思考, 将脑筋动到最快, 尽量在时间限制之内, 恰好问对人并问到关键性的问题。


  唐则的问题已经问过了, 剩下是俞小杰。唐则对俞小杰耳语几句,俞小杰便举手问长辫子少女:“妹妹是自杀的吗?”


  这是个比较危险的问题, 如果长辫子少女不知道的话, 那么他们的两个问题都算作废。


  听得懂中文的玩家们纷纷扭头盯着长辫子少女看,而长辫子少女脸上的笑容淡下两分:“否。”


  俞小杰松了口气, 妹妹吊死在墓园的歪脖子树上不是自杀,而是他杀。


  这是非常重要的信息。


  其他玩家的问题已经用光, 剩下高晏四人。


  杨棉:“姐姐和妹妹的感情怎么样?”


  长辫子少女:“你只能问可以让我回答‘是或否’的问题。”


  杨棉顿了顿, 换个说法:“既然妹妹很爱姐姐,那么姐姐也很爱妹妹,是吗?”


  长辫子少女:“是。”


  谢三秋:“墓园是否曾经发生过相类似的事件?比如姐姐失踪, 妹妹吊死在歪脖子树上。”


  长辫子少女:“否。”


  轮到高晏, 他想了想,抬头询问:“姐姐是否已死?”


  长辫子少女:“我不知道哦。”


  听得懂中文的玩家不由可惜他浪费了一个问题,姐姐死亡还是失踪,跟题目背景并没有太大关系。


  而且长辫子少女数次提到名为珍妮的姐姐失踪, 言语中不屑也不喜欢,有很大几率就是她并不知道姐姐是否死亡。


  长辫子少女看向褚碎璧, 不知为何,她总觉得这名玩家有些古怪,瞧着没问题,但感觉哪哪都不和谐。


  “轮到你了,你的问题呢?”


  褚碎璧抱着高晏的胳膊,倾斜着脑袋看长辫子少女,忽然说道:“你是否有双生姐妹或孪生姐弟?”


  长辫子少女瞬间收起笑脸,面无表情地瞪着褚碎璧:“与此无关。”


  褚碎璧:“那就算是我想认识你而问的问题,你愿意回答吗?”


  闻言,杨棉的目光飘到高晏的脑袋,她仿佛看到绿色环保四个大字。


  俞小杰盯着‘艾晏’和长辫子少女,满脑子都是‘我可以’以及‘原来还可以’。


  唐则一巴掌盖到俞小杰后脑勺,黑着脸:“你正常点。”


  长辫子少女:“我不愿意认识你,也不愿意回答你。”


  褚碎璧:“为什么呢?”


  他不仅抱着高晏的胳膊,而且整个人都靠在高晏的身上,而且歪着脑袋、说话还带个‘呢’,简直婊得让人受不了。


  别说其他女性玩家,就是杨棉都觉得有点恶心,更何况是长辫子少女。


  长辫子少女一下子就打消对褚碎璧的怀疑,移开目光,眼里有着难以忽视的厌恶:“谁会想要认识快死的人?”


  褚碎璧难以置信的捂着嘴:“你咒我死?你好恶毒!”


  长辫子少女:“……”真想弄死他算了。


  褚碎璧趁机扑进高晏的怀抱里,搂抱住他的腰,捏了捏,发现一手环得过来,腰肢劲瘦,而且柔韧度似乎还不错。


  长辫子少女移开目光:“你们的房间在二楼,除了二楼,其他房间希望你们别试图去查看。那不是你们可以探险的地方,更不是你们能来去自如的地方。”


  她说完就离开了。


  客厅剩下17名玩家,高晏四人组成一组,而唐则和俞小杰在犹豫半晌后便过来搭讪,接着加入他们。


  另外11人分别组成三队,其中一队仅有两人,一男一女,女生是岛国人,但是会三国语言,英、中和岛国语。男的穿黑夹克,以岛国女生为领导。


  另外两队,分别是三个印尼僧人组成的一队,六个东南亚小国组成的队伍,暂时不知是哪些地方的人。


  四支队伍都没有互相自我介绍的意思,更加没有合作的意愿,各自点头就已经很有礼貌了。


  他们离开客厅,到楼上去寻找房间。


  二楼的房间很多,一共有十一间房。高晏他们选了三间,每两个人一间房,而杨棉并不介意跟谢三秋同住一间房。


  杨棉耸肩:“之前几个游戏场,我们都同住一间房。而且反正他现在也是女生,都不知道还有没有。”


  谢三秋忽然出现在她身后,阴森森说道:“我们进房间谈,我脱给你看。”


  杨棉拒绝:“没钱。”


  谢三秋:“免费。”


  杨棉:“太小怎么办?”


  谢三秋气得心口疼,单手撑着墙壁,不断拍胸口替自己顺气,并在心里发誓迟早有一天要让杨棉亲眼看一看,再亲口证实一点儿都不小!


  唐则和俞小杰并不知道谢三秋是男儿身,反而觉得挺好看的。他们也认不出褚碎璧,俞小杰一时陷入两难抉择。


  俞小杰觉得谢三秋、褚碎璧、杨棉以及长辫子少女都好看,他就期期艾艾上前问名字,要联系方式,要是长辫子少女在此,估计他也会上前去攀谈。


  褚碎璧躲在高晏身后,而高晏面无表情的说:“我女朋友。”


  俞小杰失落:“好吧。”他转头去找谢三秋这颗黑珍珠。


  黑珍珠眨了眨眼,大手一揽,把杨棉勒过来并扬起一口灿烂的白牙:“我女朋友。”


  俞小杰抽抽鼻子,背过身去,觉得很难过。


  这什么世道呀?


  男的有女朋友就算了,为什么女的也有女朋友?


  人家都脱单了,凭啥他到现在还苟着?他自认条件挺好,而且不挑,女的、漂亮点就行,连游戏鬼怪都可以谈恋爱,怎么偏偏就他单到现在?


  唐则翻着白眼,在俞小杰神伤之际忍不住要去勾搭长辫子少女时,赶紧推进房间,把门锁起来,省得出去丢人现眼。
能活到晋级场的玩家都有一定本事,没那么容易被鬼怪索命。


  头天晚上,所有玩家安分的待在房间里没有出去,没人死亡。第二天,17个玩家在楼下聚集,他们看到长辫子少女在庭院里陪一个红马甲小女孩玩皮球。


  小女孩昨天没有出现,估计就是长辫子少女口中不好惹的妹妹。


  双胞胎姐妹一家应该是七口人,父母、题干中的双胞胎姐妹、长辫子少女以及她的弟弟和妹妹。


  高晏抱着胳膊站在窗口前看庭院里正玩皮球的长辫子少女和红马甲女孩,同时对着身旁的人说道:“昨天长辫子少女喊她的弟弟‘图尤尔’,你们记得吗?”


  唐则和俞小杰先一步到客厅,因此没听到长辫子少女对她弟弟的那声喊,所以不知道。


  杨棉等三人自然还记得,褚碎璧和谢三秋没说话,杨棉则好奇询问:“这名字很特别?”


  高晏:“东南亚一系列民间传说中的小鬼,在泰国被称为古曼童,在印尼则被称为图尤尔。传说中,图尤尔大头身子小,模样很畸形,长着尖利的牙齿,喜欢偷盗钱财……其实就跟东南亚很多国家流传的小鬼形象相差无几。”


  婴灵、古曼童等小鬼在东方国家是很经典的鬼怪形象之一,炼制、役使以及形象几乎是一样的,只是在某些方面有细小的差别。


  “不过,”高晏又说道:“图尤尔还有其他的形容描述,比起大头利齿的经典形象,还有个说法就是七-八岁大的孩童,沉默寡言,喜欢蹲在墙角,牙齿碎裂,爱啃骨头,热衷于敲碎别人的牙齿并吃进肚子里。”


  显然,长辫子少女的弟弟图尤尔就是第二种形象。


  杨棉:“诡异的癖好。”停顿片刻,她皱眉说道:“这家人该不会都是民间传说里的鬼怪形象吧?”


  高晏:“长辫子少女和题干中的双胞胎姐妹,我暂时找不到对应的鬼怪形象。”


  褚碎璧站在他的身旁说道:“东南亚一带的国家信佛和神明,尤其是印尼国家的人民无比相信灵异和鬼怪。要一一对应找出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高晏:“确实。”


  话正说着,便见有一女性玩家走到庭院,朝着红马甲女孩的方向而去。恰时,红马甲女孩一脚将皮球踢飞出庭院,长辫子少女不悦地跑出去捡皮球。


  那名红发女性玩家上前,屈膝矮身,面带笑容同红马甲女孩聊着天。


  红马甲女孩始终背对房子,所以高晏等人不知道她的模样,也没能看到她此时的表情。


  但见红发女性玩家表情有些喜悦,可见是套出不少信息。


  高晏:“你们有谁会唇语?”


  谢三秋指着褚碎璧:“他会。”


  褚碎璧整个人都靠在高晏的身上,懒洋洋说道:“她说的是东南亚式的英文。”


  听都听不懂,何况唇语?


  行吧,看来没法儿捡漏。


  长辫子少女捡回皮球,跑进庭院门口就猛然将皮球掷向红马甲女孩,皮球在半空中划出道抛物线,而红马甲女孩不知对红发女玩家说了句什么话,但见红发女玩家突然起身回头又稳又准地接住皮球。


  红发女玩家笑意盈盈地捧着皮球,朝红马甲女孩说话。


  而高晏等人看清楚她手中捧着的皮球,面色陡然一变。


  这时,红发女玩家的队友冲到门口急切大喊:“Throw it!”


  红发女玩家表情迷茫,抬头看向队友,发现队友满脸惊恐地望着她手里的皮球,而且大声喊话,下意识低头看向手里的皮球,瞳孔瞬间紧缩,头皮在瞬间炸开,恐惧从脑子里涌到心口,她猛地爆发尖叫――


  “啊――!!”


  众玩家围堵过来,清楚的看到红发女玩家手里捧着的圆球状物体,根本就不是皮球,赫然是颗腐烂的头颅。


  而红发女玩家捧着这颗腐烂的头颅,甚至为了要接住它而曾抱在怀里,头颅孔洞的眼眶中蠕动出蛆虫,蛆虫掉落在她的衣服上。


  还有几条蛆虫是被甩飞出去,恰好落在红发女玩家的头顶,此时已经蠕动到她的脑门。


  红发女玩家疯狂的将腐烂的头颅砸出去,并使用道具将其焚烧,然后拍打着身上的蛆虫并不断咒骂。


  红马甲女孩见状,高兴得拍手哈哈大笑。


  红发女玩家被激怒,表情狰狞,拿出相同的焚烧道具就朝着红马甲女孩走去――她已经气疯了,不管不顾就要干脆地杀了眼前的女孩。


  “去死吧,小怪物!”


  蓝色的药丸飞了出去,划出一道弧线,落在红马甲女孩的身上,‘噌’地一声,蓝色火苗瞬间蹿起,将红马甲女孩包裹在火焰中。


  高晏注意到长辫子少女站在门口,盯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快意扭曲的笑容爬上她的脸。


  他感觉不太好――


  下一刻,惊呼声四起,惨叫声也迭起,再看过去就发现红马甲女孩毫发无伤,反而是红发女玩家被蓝色火焰包围,很快就烤成一具恐怖的焦尸,瘫倒在庭院里。


  火焰熄灭,红马甲女孩拍着手掌哈哈笑:“新皮球、旧皮球,扔掉旧皮球,姐姐赔我新皮球。”


  仓库里走出来一个套着麻袋的高大男人,手里提着斧头,一步一顿来到红马甲女孩的身旁,举起斧头,高高落下。


  ‘咔擦’一声,斩下已被烧成焦尸的红发玩家的头颅,红马甲女孩刚弯下腰想抱起那颗头颅,却见一道身影如猫般迅捷的扑过去。


  套麻袋的高大男人动作更快,手中的斧头猛地朝那道突然蹿出来的身影劈过去,阻拦这道身影偷盗头颅的行为并将其踢出去。


  那道身影被踢飞,凌空翻了两个跟斗,落在庭院的草坪上,抬头龇牙,露出满嘴都是裂缝的牙齿。


  他是图尤尔,长辫子少女的弟弟。


  红马甲女孩见状,又是高兴的大笑,随后抱起焦黑的头颅。


  图尤尔在一旁,用着非常觊觎和渴望的目光盯着她怀里的头颅。高大男人则一手持斧头,另一手拖起焦尸的脚,转身回到仓库里。


  烈日之下,这男人却像是活在阴影中一般,没人看清他的长相。


  人们看到它的第一眼就觉得诡异,脑中只有一个仿佛是被裹在尸袋中的能够行走的长条状,让人联想起裹尸袋中的尸体。


  红头发女玩家的队友们颇为愤怒,但似乎更为恐惧。


  恐惧盖住愤怒,所以他们站在原地,连讨回队友的尸体也不敢,遑论是报仇。


  高晏垂眸:“不知道哪个才是boss,或者都是boss。”


  褚碎璧之前说过他的首个晋级场就碰到一对双生姐妹,那个游戏场里头有两个boss。


  换句话说,同一个游戏场或许可以有多个boss。


  “一般来说,只有一个boss,其他都是鬼怪,需要触发条件才会被杀。”褚碎璧说道:“同一游戏场出现两个boss的情况,要么是孪生关系,要么是具备绝无可能脱离的因果关系。”


  他抬头,看向窗外的红马甲女孩,嗤笑了声:“熟人。”


  高晏诧异:“你认识?”


  “你也认识。”


  高晏便看过去,恰好红马甲女孩在此时转过身来,双方来了个正面对视。


  “……”


  红马甲女孩见到高晏,眉开眼笑,迈开小短腿奔跑进来,无视那些恐惧她的玩家,直接跑到高晏面前,扑抱着他的大腿,抬头娇声喊道:“晏晏,我们又见面了呢。”


  “真巧,阿苏罗。”


  红马甲女孩正是阿苏罗,在上个游戏场‘万婴骸坑’里出现过但没有插手的boss。


  “不巧,我就是为了晏晏才来的呀。”阿苏罗仰起脸说道:“我可是为了见你才特意来的,你见到我不高兴吗?”


  高晏应了声,温声询问:“你是boss?”


  阿苏罗:“你猜。”


  高晏静静的望着她,时间一久,阿苏罗就觉得无趣。


  “我喜欢晏晏呀,所以留下来陪我不好吗?”阿苏罗轻声说着话,童稚天真,实际残忍而可怕。


  她对高晏有好感,所以想把他留在游戏场里面。


  旁边的人都听出阿苏罗的言下之意,连俞小杰都感觉到童真言语之下的森冷。


  在场众人,除了褚碎璧就没人认识阿苏罗,他们也很好奇高晏怎么就和游戏鬼怪认识了。


  一时间,没有说话。


  其他玩家也在暗中观察,私底下心思各异。


  阿苏罗还想趁机表白,结果下一秒她就被撕开――对!从高晏大腿上被撕开!被撕开的那一瞬间,她愣住了,瞪着之前没放在眼里的一个陌生女玩家。


  该名陌生女玩家吊着她的后衣领,提在半空中,远离高晏两米,皮笑肉不笑的低声威胁:“有没有家教?女孩子可以随便碰别人的男朋友吗?”


  阿苏罗瞪大双眼,愤怒地低吼:“晏晏是我妈!”


  高晏:“……”妈你妹!


  同队友:哦豁!!高晏是女人!


  褚碎璧‘呵呵’笑了两声,低沉而可怕:“才几天不见,你就忘了你爸?”


  阿苏罗敢担保就是把整个神明游戏场都翻过来也不一定能找出敢当她爸的人,除了一老畜生。


  她犹豫片刻,小心翼翼地、小小声地问:“褚老狗?”


  褚碎璧笑容更加灿烂,灿烂得仿佛下一秒就会见血。


  “原来你背地里这么喊我,爸爸表示很伤心。”


  阿苏罗:猝不及防……现在的人间虚假得令人绝望。


  褚碎璧把她放下来,温柔地拍着阿苏罗的脑袋:“乖,别随便碰你妈,小心手脚被折断了。”


  阿苏罗动了动嘴唇,委屈地答应下来。


  杨棉他们有很多问题要询问,但现在旁边围观者太多,所以都闭着嘴巴把疑惑留待无人时再问。


  长辫子少女冷冷地盯着阿苏罗跟高晏等玩家的互动,然后转身进房子里。


  高晏等人要去墓园查找线索,其他人一时也没地方去,于是都跟着去,正好分析一下目前的情况。


  其他玩家见他们都走了,互相对视一眼便也都散开。


  走出挺长一段距离后,俞小杰赶紧问:“这小女孩到底是什么人?高晏,你还勾搭上游戏场里头的鬼怪?”


  高晏:“她叫阿苏罗,是上个游戏场boss。”


  俞小杰和杨棉当即震惊,猛地扭过头去瞪着紧紧跟随在高晏身后但又忌惮着褚碎璧的阿苏罗――擦!高晏竟然连人五岁大的boss都不放过!


  俞小杰:“我单知道你能策反boss辞职,还不知道你竟然可以让boss跳岗位!”


  杨棉搓着手:“既然跟boss认识,那可以放水吗?”
阿苏罗:“不可以哦,找到机会,我还是会杀掉你们的。”


  “那现在先弄死你吧,趁着人多。”俞小杰薅起袖子,跃跃欲试,让唐则给拦下来。


  谢三秋刚从房间里搜出把小洋伞,这会儿打开挡着并不是很晒的太阳。


  杨棉:“你至于吗?晒不晒都黑啊。”


  谢三秋冷笑涔涔。


  高晏在前头走着,回头看了眼阿苏罗,接着转回去,边走边说:“你身为游戏场里的鬼怪,却又对我表现亲近,要不是我这边人多,还都认识,估计得被其他玩家当成伪装的鬼怪,要么给杀了,要么就是被提防。”


  总而言之,肯定不会好过。


  阿苏罗就是故意当着众玩家的们扑到高晏面前,离间他跟其他玩家的关系,可惜高晏这方恰好人多,不算特别成功。


  阿苏罗在后头蹦蹦跳跳,闻言便说道:“晏晏好聪明!不过,我不会亲手害你。”


  高晏扯了扯嘴角,没有表示。


  她是不会亲手害他,但也不会阻止其他玩家和鬼怪,更有可能会故意妨碍他的游戏进程,以便将高晏留在游戏场成为器物,可以永久地陪伴她。


  不过――


  阿苏罗挎下脸来,褚老狗也进游戏场了,计划恐怕会失败。


  走了一段路,高晏突然开口:“现在来分析一下这个游戏场吧。”


  唐则皱眉,看向阿苏罗,有些犹豫:“她?”


  高晏:“没事。”停顿片刻,继续说道:“我先说一下我对‘海龟汤’游戏场的分析,第一,我们是从柬埔寨的吴哥窟进入游戏场,那儿有着印度神话体系中的众神。没猜错的话,你们进入游戏场的地方应该也有关于印度神话众神吧。”


  唐则点头:“我们去了巴厘。”


  巴厘,众神之岛,也是印度神话体系。


  高晏:“所以晋级场里面的鬼怪跟东南亚民间传说鬼怪有一定重合之处,而且跟印度神话体系有关联,不过目前来说还不能完全确定。”


  “说回刚才出现在草坪的男人,如同裹尸袋中的尸体在行走一般,让我想起印尼民间传说里的鬼,尸袋怨灵。”


  印尼民间有个传统,即人死之后要用布从头到尾包裹起来,裹足四十天。四十天后再解开,灵魂才可以转世投胎。如果没能解开,灵魂盘踞于身体内就会诈尸。
“现在出现两个印尼民间传说中的经典鬼怪形象,尸袋怨灵和图尤尔。没猜错的话,应该还有鬼妇的存在。”


  俞小杰:“鬼妇?”


  高晏:“鬼妇,东南亚民间恐怖传说里的经典鬼怪形象,地位等同于婴灵。”


  或许是跟国情有关系,东南亚国家堕胎现象频繁,女性地位低下,所以出现两种鬼怪形象,一为婴灵,二为鬼妇。


  东南亚各国出现不同名称的小鬼,而关于鬼妇的形象也出现许多种,多为惨死的孕妇形象。如印度难产而死的丘利尔、马来西亚被强-暴后难产而亡的桑德博朗等。


  所以高晏肯定游戏场至少有一名鬼妇,符合情况者,应该就是双生姐妹的母亲。


  “记住鬼怪形象以及他们的特征、攻击玩家的条件,可以在遇到的时候保证活命。”


  高晏在前方说话,其他人都全神贯注的听着,注意力都被吸引了。


  没人注意到褚碎璧和阿苏罗落在后面,至少六七米的距离。


  阿苏罗很想避开褚碎璧,但又不敢真轻举妄动,眼前这狗东西是真疯子,屠杀过不少游戏boss,简直有病。


  褚碎璧:“阿苏罗?”


  阿苏罗讨好卖乖:“哎,爸爸。”


  褚碎璧:“你是阿修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