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美人鱼[穿书] 要是能产卵就好了

书名:美人鱼[穿书] 作者:喵崽要吃草

  花藻精力旺盛,坐一个多小时的游艇不过是开胃菜, 抵达巢屿后正是兴奋上头的时候, 当即在他们要住的海景别墅里跑了一个来回。
“挑一个你喜欢的房间, 这段时间我们就住下。”
这座私人海岛不算大, 别墅也是走的小巧精致款, 装修的海景房风格,使用了大量的落地窗玻璃门, 后门那里还架起了一条通往沙滩的长长木板走廊。


  走廊头顶是透明玻璃瓦, 下雨的时候可以惬意地或坐或躺在木地板上, 看海看雨,看风起云涌。
更重要的是, 除了阎鹤跟花藻, 岛上不会有第三个人,只有每隔两天的清晨会有送新鲜蔬菜水果以及打扫卫生的工作人员,还都不会涉足楼上, 保证给予雇主足够的隐私空间。


  虽是说了让花藻去选,可阎鹤还是拎着两人的行李包, 跟着花藻一起上楼。
只不过一个是蹦哒得跟兔子似的安静不下来, 一个则是眼神温暖的跟在后面默不作声。


  最后毫无疑问的, 花藻选择了最宽敞亮堂, 也是风景最好的主卧,拽着阎鹤把他按到阳台竹椅上坐下, “鹤鹤先休息一下吧,晚上想吃什么?我去海里捞。”
开了一个多小时的游艇, 她家鹤鹤肯定累坏了。


  虽然鹤鹤身体变好了变健康了,花藻觉得还是要注意一下平时的保养,就像闻姨经常念叨的那样,年轻的时候不注意点,等到老了就一身病痛。
给阎鹤胡乱捏着肩膀的花藻忽然走神,想象了一下她家鹤鹤老了以后的样子。
嗯,一定也是全海洋最帅的老头子。


  阎鹤拉住花藻的手,原本还没准备怎么样,结果这个动作却不知道触发了花藻记忆里哪一段影视剧情,当即“哎呀”一声,愣是旋转了大半圈,从阎鹤身后旋到了身前。
而后“嘤咛一声”软倒在了阎鹤怀里。坐下来的时候屁股没坐舒服,临时还蹬着腿往阎鹤大腿上蹭了蹭。


  阎鹤:“……”


  久违的戏精鱼小姐,现在再次面对,竟然生出一种甚是想念的滋味。


  已经能够成熟稳重应对戏精鱼小姐的阎鹤只是收拢胳膊,将花藻圈在怀里,下巴挨着花藻的额头压了压,而后说到:“今晚不用去海里捞晚餐,厨房有准备食材,想吃什么,我现在就去做。”
自从遇见鱼小姐,阎鹤每天晚上都能梦到那些散碎的回忆。


  到现在,阎鹤已经明白自己在穿到这个新世界之前,海难后的一段时间里确实是与鱼小姐在一起相处过一段时间。
可惜到目前为止,梦里的他们只是感情朦胧的时候,还没有让他记起两人曾经的甜蜜。


  某些记忆是否属于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一看便知。


  在被花藻养着的日子里,偶尔也有身体好转的时候,那时候花藻初尝简单烤过的食物,登时惊为天食,此后阎鹤闲着没事就会琢磨如何用简陋的工具做出食物来。


  知道花藻喜欢吃,阎鹤也把睡前床头读物换成了食谱,结合烤过无数海鲜的记忆,如今阎鹤也能做到进厨房而不茫然的程度了。
脑袋里装着一整本食谱的阎鹤自信能第一次就做出成功的作品,这也算是一个意外收获。


  在此之前,无论是在前后哪个世界,阎鹤的厨艺水平也只在烧开水下白水挂面的程度,连敲鸡蛋都不会。
不是不擅长,而是没研究过。


  在花藻心目中,她家鹤鹤可是掌握着一手好厨艺的高手,这会儿自然又蹦又跳连说”好呀好呀“,也不休息,跟着阎鹤当起了他的小尾巴。
食材都是最新鲜的,若是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打卫星电话让人送过来。


  一顿晚饭,阎鹤做得十分认真,便是食谱里标注的“少许”调味料,阎鹤也严格按照菜量比,用实验室专用精密天平确定后再放入锅中。
除了过程中时不时冒出专业捣乱的鱼小姐,其他的一切顺利,做出来的饭菜味道还不错。


  吃过了晚饭,天色尚早,虽说今天是两人的新婚日,可两人却一点饱暖思x欲的意思都没有,反而手牵手去沙滩散步。
新娘子是一心想着吃喝玩乐,最甜的也就是把自己挂在阎鹤身上,或是窝在伴侣怀里找机会亲他脸颊嘴角。
新郎则是闷着什么也不说,做也伸不出那只手,于是只能默默等着。
至于要等什么,阎鹤自己也不知道。夕阳已落下海平面,只剩一缕弧度,有夜风生起,吹得海水一圈圈荡开,最后积蓄力量撞到礁石上,发出哗哗的响声。


  这会儿正是半幕星垂半幕余晖的时刻,又有海面当作大镜子,让天地越显无际。
刚开始牵手的蠢蠢欲动渐渐被抚平,阎鹤眯着眼看向远方,这一幕看起来更像是画师精心绘制的作品。


  正当阎鹤沉静心神的时候,脚背上忽然被人踩着,随后脖子一沉,两条细腻纤细的手臂挂了上来。
阎鹤垂眸,就看见花藻不高兴地撅着嘴仰起小脸看他。


  在花藻面前,什么美景都瞬间褪色。
阎鹤抬手虚扶她纤细的腰肢,护着她免得胳膊挂累了自己就掉下去摔到,“怎么了?觉得无聊吗?”
这样的景色,对于花藻来说,应该是已经看腻了吧,就像人们看着城市里的钢铁森林。


  阎鹤开始怀疑自己把小岛当作度蜜月的首选地点,是否有失妥当。


  花藻扭了扭肩膀,还朝他哼哼了两声,声音嗲得跟倒了两碗蜂蜜在里面似的,“不是啦,跟鹤鹤在一起,做什么都不会无聊。”
阎鹤已经对此习以为常,就算现在鱼小姐忽然要演绎蓝色生死恋的剧情,阎鹤也能淡定从容地看着。


  所以阎鹤只是垂眸低头,认真地注视着她,等待她继续说话。


  花藻苦恼地皱了皱小鼻子,终于说了:“就是生宝宝的事啊,刚才我在想,是先生宝宝还是先当影后。”
阎鹤:“em……”
这是升级版的上清华还是上北大吗?


  然而花藻却是特别认真地在为这个问题纠结苦恼,絮絮叨叨说起自己早就想要跟阎鹤生宝宝了,可董老师说女性也要有自己追逐的梦想。
董老师是教她音乐的,眼看着花藻一心一意要跟鸿鹄的阎董结婚,就怕她浪费了世间少有的音乐天赋,从此以后在家相夫教子,于是在跟花藻聊天的过程中没少灌输一些梦想追求理想之类的话。


  当然,这些对于花藻来说就跟吃人类社会的熟食一样,喜欢,可以吃,但并不是非要不可。
最让花藻在意的是董老师说,女人要拥有独立的人格,才能散发无与伦比的魅力。


  魅力呀,花藻超~级想要!因为她希望自己的伴侣一辈子都只喜欢她爱她一条鱼。


  纠结到最后,花藻嘟嘴抱怨:“要是我也能把卵产到水缸里就好了。”
阎鹤听了,反而忍不住暗自庆幸,因为他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的孩子是在水缸里一点一点长成的。


  忽然想到很久以前,大概还是小学的时候,生物老师为了让他们明白蝌蚪的出生成长变化,特意抱了个鱼缸来教室,而水面上就漂浮着一片黑色的蝌蚪卵。
阎鹤嘴角一抖,觉得如果人鱼的繁衍真的跟这种一样,那他的孩子应该不能用“个”来概述,而是应该用“群”吧?


  阎鹤:忽然就不是很期待升级当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