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好,欢迎光临御书房文学网(www.ysfwx.com)。手机用户请访问 m.ysfwx.com

| 手机版 | 收藏本站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七零之穿成男主他嫂子 公开处刑

书名:七零之穿成男主他嫂子 作者:桃花露

  林菀这话说得非常用力, 听起来很刺耳, 可她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就好似她真的是在对林大伯表忠心,两口子也不会怀疑,反而觉得有个闺女也挺好。这样以后也能帮衬一下老三和老四, 他们俩娶媳妇儿也需要开销呢。


  林大伯两口子既然同意,也就不磨叽, 立刻去准备。


  这时候菜园里有菜, 家里有鸡蛋,还有存着的猪大油。猪大油是林菀聘礼里有一斤猪板油, 熬出来存着,纯油是不会坏的。


  林菀看林大伯那么热情, 她就说既然请了生产队长不如再把三叔也请来, 毕竟是一家人, 怎么也得一起热闹一下。


  林大伯嘴上答应, 打发小子和孙子去喊人来吃饭, 却给婆娘使眼色不要请老三那个混蛋来碍眼, 到时候就说老三不肯来即可。


  林大伯虽然悭吝却又贪财, 想着林菀反正听他婆娘的话,以后有钱多拿回来,怎么也赚得回来。


  再说, 他知道陆老太是什么人, 把媳妇儿压得透不过气来,林菀要是不讨好自己, 自己不带着儿子给她撑腰,她保管没好日子过。


  他笃定林菀知道轻重,所以才这样的。


  林菀让他们准备,她先家去看看。


  林大伯还喊:“让女婿过来,大伯陪他哈两盅。”


  林菀前脚刚走,周自强和他爹就过来了,他手里拎着两瓶酒,一些时令蔬菜,还端着一小瓢鸡蛋。


  林大伯立刻在门口和周队长热络地说话,“周队长可是稀客,真是赏脸,你一来,我们这破院都发光。”


  周队长心道蓬荜生辉个屁,要不是混账儿子非让他来给林菀撑腰,他才不稀罕来!


  他看了儿子一眼,暗含警告,那意思也清楚:他们老林家的家务事我可不硬掺和,到时候看情况。


  周自强却不管,菀菀有需要自己当然帮忙啊,他跟林菀可比哥还亲呢。


  赵全美看周自强拎那么多东西,伸手就要去接,周自强却跟没看见一样,问道:“菀菀呢?我去她家看看。”


  他一拐弯去了林菀家。


  *


  且说林菀娘罗秀玉已经回来,她爹却还在外面干活儿,就想多挣几个工分糊口。


  林母一回来看着陆正霆和小明光在院子里,来不及停下交流急匆匆招呼一声就进屋忙活俩儿子的事儿。


  等把炕上那俩照顾一下,她这才有点空出来跟陆正霆说话。


  她知道陆正霆听不见,而她也写不了几个字,没纸笔用烧火棍子划拉也不方便,她就没说话,只是刷了碗给陆正霆和孩子倒水喝。


  她好奇那孩子是谁家的。


  陆正霆知道她的心思,主动给她解释一下。


  林母点点头,又想问问闺女的事儿,只是不知道怎么表达。她看陆正霆虽然身有残疾,但是哄孩子的时候却很温柔,长得又俊,的确是个好青年。他乐意陪着菀菀回娘家,看来应该对她不错。


  陆正霆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她的心思,又和她说林菀在陆家的事儿,已经考上赤脚大夫,生活也还习惯。


  林母看他这么善解人意,心里很高兴,她把林菀带来的点心拿出来给小明光吃。


  小明光已经吃过两块,不那么饿,便摇头不吃了。


  林母怜惜地看着他,“这孩子也怪可怜的。”


  等林菀回来就发现陆正霆和她娘正聊得很顺畅,小明光则老老实实坐在那里。


  她很是诧异,她娘也不需要写字,就那么连比划带放慢速度做口型的,两人居然也能聊一起。


  看到她回来,陆正霆朝她笑了一笑。


  林菀回他一个笑,摸了摸小明光的头,然后跟她娘说大伯请客的事儿。


  林母第一个念头不是吃饭,而是担心道:“孩子,你答应他啥了,你都出嫁了,可别掺和家里的事儿啊。自己出去好好过日子就行。”


  曾经赵全美给她出主意,让她给大哥换媳妇儿呢,林母没答应。自己儿子什么样自己知道,这辈子怕是没法娶妻,也就自己亲爹娘不嫌弃。再者就算儿子能娶媳妇儿,她也不会用女儿去换。


  赵全美甚至还想用林菀给她家老三换呢,林母更不同意。房子不得已给你们,闺女可不能再为你们儿子牺牲。


  可闺女和大娘挺亲近,林母也怕她被赵全美哄骗又答应什么。


  就说出嫁前陆家送聘礼,闺女嫌家里又矮又黑屋里还有味道,俩哥哥那样不好看,就说要借大娘家招待客人、收聘礼、从那里出嫁。


  结果赵全美就开始算计她聘礼,先说肉会坏,要肉,再说别的如何如何,一来二去骗了大半,最后再这样威逼那样利诱,聘礼就全进了她手里。林母要说一下,闺女还不乐意不让说。最后林母和赵全美私下里闹了一场,也只要到一床棉被、棉衣,其他却要不回来。


  说到底因为自家势单力薄,男人儿子都有病,不能给闺女撑腰。


  她是真怕闺女又被那黑心的骗着。


  林菀笑道:“娘你放心,什么也没有。我爹咋还没回来,去林启根家吃饭,到时候我有话说呢。”


  林母却还是很担心。


  林菀想让陆正霆带着小明光留在这里,到时候她会送饭菜过来。


  陆正霆却不肯,看她神色就知道她想干什么,他自然要过去守着。


  这时候周自强拎着东西大步走过来,喊道:“菀菀,日头打西边出来,你大伯还请替你请客呢。”


  他看了一眼外头墙边的驴和板车,然后又看到了陆正霆和小明光。


  周自强惊讶道:“你也来了啊?”


  陆正霆看了他一眼,“我是林菀的丈夫,当然要陪她回门。”


  周自强惊讶地看着他,“你能听见?”


  陆正霆摇头,“我猜的。”


  周自强:“你猜我现在想什么?”


  陆正霆故意不知道他说什么,指了指小明光:“这是我们来的路上捡的孩子,叫陆明光。”


  周自强惊呼连连,“菀菀,你们行啊,这人长得俊捡个孩子都这么俊?不如给我吧。”


  “我们先养着,说不定什么时候人家爹娘来找呢。”林菀接了东西转身递给林母让她去屋里收拾一下,她则拉着周自强小声说话。


  周自强不以为意,“你放心,你说啥我都支持。别忘了,我可是你三哥!”


  他说完还看了陆正霆一眼,因为陆正琦他对整个陆家没好感。


  他俩说悄悄话的样子,还背着林母,陆正霆自然不会偷看,也不知道他幼稚地示威。


  很快林父也回来,见了林菀和陆正霆自是很高兴。


  林菀就让他过去吃饭,林母先忙活一下,一会儿也过去。


  林父有些不大乐意,“这么些人去吃饭,不大好。你大伯不是多大方的。”


  谁占他一根针的便宜,那都得准备着被他给扎一下呢。


  林菀:“爹,你别担心。闺女照样能给你们当家撑腰,我倒是要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欺负人!”


  这会儿她是大湾村大夫,还有陆正霆的支持,她就想给娘家撑腰,否则娘家有点什么好东西都要被林启根两口子家抢走。


  林父林母担心女儿,还是不肯,大哥一家子的手段他们可领教够了。两口子和大儿子在外面看着明事理,其实为人蔫坏阴狠,而他们老三脾气暴躁,动辄就动手,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只要自家没什么好惦记的,他们也并不会为难,可如果有一点好东西,那就是罪过,一定要被他们吃到嘴里才行。


  两口子不想让闺女和女婿掺和家里这事儿。


  陆正霆看出他们的担忧,道:“爹、娘,你们放心,有我在呢。”
两人将信将疑,看看陆正霆,他虽然残疾,给人的感觉却是沉稳能主事的。
这年头,民畏官,不管多泼的泼妇、汉子,见了四个口袋大皮鞋也是要束手束脚的。


  林父又想了想,再看看闺女见她一脸自信,他咬了咬牙,“行。”


  这是要和大房撕破脸,他倒是不怕,大不了一个死,可还有俩生病的儿子和婆娘,所以他一直都不敢和大房硬碰的。


  不过他也很意外闺女会和自家一心,再不嫌弃哥哥,居然不再巴结赵全美,还要和她撕破脸。


  等他们过去,周队长和林会计已经上座,正由林启根陪着喝茶说话呢,殷勤添茶倒水,好好奉承着。


  虽然他背后吹牛逼说自己四个儿子四条龙,谁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可真在队长、书记跟前,他还是要做小伏低的。你四个儿子再厉害,总没有干部厉害,人家有民兵呢。


  赵全美已经带着俩媳妇儿准备差不多,手擀面加上炒鸡蛋是专门给两位座上宾准备的,其他还有一盆猪油煮时蔬,主食就是杂粮窝窝头。


  周自强带的酒被他拿去林菀家,林大伯还得忍痛拿出自己的来。


  林启根见林菀等人过来,又请陆正霆上炕。


  陆正霆拒绝,他抱着小明光在炕前里,他需要进来看看他们说什么,并不是为吃饭来的。他耳朵不便,只需要跟着林菀打个招呼,不需要应酬什么别人也不会介意。


  他打量了一下,石屋子高大宽敞,炕前也足够宽敞,他轮椅进来竟然不觉得拥挤。


  炕上和地上还放着一些老木家具,年头久了油汪汪的,却依然很结实,款式也美观大气。


  这应该就是菀菀娘的嫁妆了。


  林菀帮衬着在炕前支一桌,让陆正霆、林母等人坐下吃,不管干啥,先吃饱才不亏。


  大儿子林富强,二儿子林富民帮着林大伯陪客,还把林父也请上去,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林大伯红光满面的,举着酒杯,“队长,会计,吃着喝着,可别和我客气。”


  周队长抿了一口酒,并不放开吃喝,他不是来吃饭的,他是来还人情的。可说实在的,林家的事儿,他真不乐意掺和。


  要林菀是个儿子,身体棒棒的,他给撑撑腰也行,这么一个闺女,俩哥哥都不行,林父身体也不好,还真是不好办。


  十来分钟以后,气氛正热络呢。


  林菀突然就站起来,端着茶碗,“队长大爷、会计叔,今儿是我回门的日子,以水代酒感谢你们赏光。”


  几个人都端起酒盅来,说两句场面话然后把酒喝了。


  林大伯红光满面,林父忐忑担心,周队长坦然自若,林会计只管大口吃喝。


  周自强:“菀菀,今儿这顿饭是你请的还是你大伯请的啊?”


  林菀笑道:“当然是我请啊。之前我嫁人的时候,婆家给的聘礼不是被大伯要去使嘛,说等我回门要替我张罗酒席呢。”


  赵全美刚要反驳说这饭是他们代请的林菀要还,林菀却不给她开腔的机会,“大爷、叔你们都吃好喝好啊,我请客,大伯帮我张罗,没毛病。”


  林大伯酒精上头,忍不住就说了句大话,“请队长吃饭那是脸面,当然是我请啊,能让孩子破费嘛。”就出了一瓶酒,其他现成的。


  林菀看他说得那么顺嘴,就笑了笑,继续道:“大娘大爷明事理,当年我懊涣耍分家的时候,我大伯还说过呢‘我住着老二家的房子,当然要帮衬他们一家子。以后菀菀娘就在家里照顾孩子,别下地,工分我家出。我家四个儿子,这点还不是很轻松?’”


  林菀学着他的语气,说得惟妙惟肖。


  林大伯直了脖子,“这是什么……”


  赵全美也矢口否认,“菀菀你说啥话呢,没有的事儿,别糊涂啦?”


  林菀扬眉,“大娘,我咋会糊涂?你一直说我脑子好,记性好呢。你们在我翱磺胺⑹牡模你们忘了。因为这,我爹娘为了给哥哥们结婚,就主动搬出去,把房子给你们住,我娘的嫁妆衣柜、桌凳、木箱、炕柜也都留给你们的。我结婚嫁人,聘礼都不要,全部留给你们给三哥娶媳妇,这还能有假?”


  林大伯如同被人掐着脖子,想大声否认,却对上周队长探究的眼神。他便扭头背着周队长,用眼睛使劲剜林菀,警告她别乱说话,却又对上陆正霆那双幽沉的黑眸,泛着冷冽的光芒。


  他突然如鲠在喉,意识到林菀跟自己耍心眼,这哪里是让大伯撑腰,分明是找人撑腰来跟自己算账啊。


  陆正霆淡淡道:“我媳妇儿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如果当年你们真的做过这样的保证,又占了我岳父的房子,那就该负起责任。如果不想负责,那就立刻搬出去,把这几年租赁的钱算算清楚。”


  林菀不够资格和林大伯叫板,她娘家不行村干部也不爱撑腰,可现在有陆正霆,他足够跟林大伯叫板,也足够让村干部重视。


  这局面一下子就发生很大的变化。


  林大伯张口结舌,跟被人扎住了脖子一样说不出话。


  赵全美急了:“菀菀,你这是说傻话呢?大伯大娘花钱给你接风请客,你就这样对我们?”


  她大儿子也跟着呵斥林菀,“可不能忘恩负义啊!”


  二儿子却没吭声,顾自喝了一盅酒。


  林菀一脸无辜,“大娘,你别激动啊,我只是提醒你们一下。你们说不用我娘上工,让她专心照顾孩子,一天给她八个工分。这可是你们自己说的啊。你们还说要攒钱送我爹去大医院看病,让他早点好起来。结果这么多年,房子你们住着,工分和钱却没见着呢。我也怕大伯大娘被人说刻薄自私就想占便宜,帮你们想想嘛。”


  他们说了吗?当然没说!当年房子就是他们耍手段强占的,爹娘知道碰不过只好搬出去。可说没说都全凭她一张嘴,毕竟房子和家具是被林大伯霸占着,那她说有这约定,别人也不知道真假。


  要是没约定,人家为什么把房子和家具给你们?


  这酒喝不下去了!


  要是搁平时,林大伯立刻就让儿子们动手,看谁敢欺负他!


  可现在周队长、林会计和周自强在呢,还有陆正霆。


  陆正霆坐在那里,安静得不说话,可存在感却比周队长加上林会计还要强,他一眼扫过来,黑幽幽的眼眸就足够让林大伯心脏咕咚一下的。


  “二弟,弟媳,你们说良心话,这些年大哥大嫂对你们咋样?这房子是不是你们自愿给侄子结婚用的?”


  林大伯又把矛盾对准林父,他认定弟弟好说话,只要他承认是主动让给自己的,那就没问题,并不是自己强抢,也不是约定用工分换的。


  林菀看了自己爹一眼。


  林父看着林菀,心里翻江倒海一样地涌动着,他怎么也想不到向来傻乎乎的闺女突然这么厉害了。从前她眼里只有陆正琦,只有自己的好姻缘,哪里想过家里人?


  这会儿……林父眼眶湿润,忍不住低头擦了擦眼泪,经历挫折闺女懂事了,他欣慰之余又有些心疼。


  林大伯以为他妥协了,哼一声,“闺女,你可不能不说良心话啊。大伯对你咋样,你自己知道。”


  这时候林父把一盅酒一饮而尽,忍不住咳嗽几声,用手背擦了擦嘴,才道:“当年咱爹走得早,大哥说兄弟各人挣命,让我们自己挣钱娶媳妇。我和三弟就没吃过大哥。等我找到媳妇儿,盖了房子,大哥说老娘年纪大了,没享过福,应该住新屋子,我就把娘接过来。”


  林父继续道:“接了咱娘,你说不能让我们自己照顾,要大家一起照顾,然后就都搬过来住。我就觉得既然大哥来,那三弟也一起来吧。”


  他是乐意的?当然不乐意,可林大伯这人蔫坏,背地里各种小动作,治又治不了他。


  “后来老娘没了,大哥说孩子大了该分家。你儿子多,是我们老林家的脊梁骨,所以应该你住这老屋,让二房三房出去自己想办法。呵呵,大哥,这房子你住久了就成了老屋?”


  赵全美粗着嗓子喊道:“怎么,你现在不认账了?当年我们把家底给你们,换了这个房子的。你别不认账。”


  林母顶回去,“你有什么家底?给的钱还是粮食?各家有什么村里没有不知道的,你倒是说出来大家听听?”


  林大伯:“反正是你们自愿的。你们儿子那样,不中用,你们想过继我小四,我不同意,你们就说先把房子给侄子住着……”


  林父苦笑,“大哥,你窝里横也有年头了。打小时候你就趁着爹娘看不见从我和三弟嘴里夺干粮吃。我盖了房子你占去,不就是欺负我儿子病着身体也不好,不敢怎么你。”


  “你可以不同意,不给啊,没人逼……”林富强喊道。


  林父:“大侄子你这话可戳人,我不同意?我敢不同意?是谁半夜给我锁门,半夜撬我们的门?养个鸡偷去杀了吃掉把鸡骨头丢我们家?是谁给我们门上涂屎?你当我不知道呢?”


  林大伯父子几个做了多少恶心人见不得人的事儿?林父都一清二楚,可他知道自己硬碰硬是没的碰的,不得已也就认输。


  周自强惊讶地看着他,“林富强,你这么牛逼呢?也忒猥琐了吧?”这些事儿林父不说,还真没人知道。林菀想想,原主也知道这些事儿,却不知道是大堂兄干的,主要是不信。


  林富强阴沉着脸,“别胡说,我才没有。”


  林富强平时是个老实稳重的男人,作为长子也经常去大队开会,人模人样的。


  林母冷冷道:“有一次你和我对了个脸,你还狠狠地威胁我,说不想死就滚,你忘了?”


  林富强矢口否认。


  林大伯就喊自己儿子们赶紧过来,“他娘的,这是要翻旧账啊。”


  炕上林会计已经吃饱喝足,他打了个饱嗝,笑道:“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吧……”


  一屋子人唰的一下子,都把视线投向他。


  周队长瞥了他一眼,示意他想好再说。


  林会计被他吓得缩了缩,又笑道:“当年审批地基、盖房子的文书都在大队呢,一查就清楚。房子是谁的就是谁的。就算当年借了住,这会儿屋主想要回来,那也得归还。”


  林大伯冷笑,等着林启祯,我倒是看你有没有命住!


  林菀笑道:“咱们村大队是非常靠谱的,文书这些绝对保管好好的。既这么着,我看今天就算算吧。住这些年该我爹娘多少钱粮,一并算清楚。亲兄弟明算账嘛。”


  赵全美已经忍不住了,破口就要大骂。


  周队长皱眉,喝道:“闭嘴!老子主事的时候,没你插嘴的份儿!”


  林大伯一家子发现,这事儿真他娘的窝囊憋屈!自家花钱出粮替林菀请客,结果她请了人来跟他们算账,剜他们肉喝他们血!


  *


  林富强和赵全美眼珠子都红了。


  很快周自强去找了文书来,一起来的还有林三叔以及周自强的几个手下民兵,都是青壮年。


  有他们在院子里站着,看谁敢耍横撒野!


  很清楚的事儿,也没什么麻烦的,关键就是林菀娘家能不能守住。村干部为她娘家撑一次腰,不会天天替他们守着。


  林会计最懂行情,这样大的屋子,一个月至少要十块钱,多的话没法说,有时候急着弄个房子一天一块钱也是有的。当然,乡下人没钱,一般能凑合一下就不会去赁人家大屋子住。这点他忽略不讲。


  老太太活着时候,没分家,住一起就当一家人。


  那么从老太太去世开始算,60年冬至月,到现在68年六月。


  林林总总算下来,至少也要给林菀娘家900块钱。


  一听竟然要九百块,林大伯一家都红了眼,三儿子林富金是个暴躁脾气,他一脚就把凳子踹翻,怒吼道:“他娘的这是欺负人是吧?吃着我们的喝着我们的,还想挖我们的血肉?”


  周队长瞥了他一眼,这是指桑骂槐骂自己和会计呢。


  他不慌不忙地折了一根席篾剔牙,呸了一声,道:“你也不用指桑骂槐。是陆正霆和林菀回门,我才过来吃饭的,我也没曾想能碰上你们扯旧账。这让我想想起一个事儿,当年你们家婶子还在的时候,特意去找过我,证明这房子是二房两口子的,老二家的嫁妆单子也有,另外你大儿子结婚还管二房借了十块钱。”


  当年他们虽然住一个房子里,各家却是自己赚钱吃饭的。


  周队长一边说着,就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有年头的宣纸,展开,上面写得清清楚楚的,还有林家老太太的手印,见证人一共三个,都是当时的村干部,如今年纪都不小,在村里依旧颇有威望说话好使。


  之前为什么不给撑腰,因为林菀娘家没人撑门面,不行,就算撕破脸拿回房子,到最后也守不住,还可能因为得罪人被害死。


  现在既然林菀能顶起来,周自强又闹腾,周队长就想索性一次弄利索,也算是还老太太一个人情。


  林会计拿了去,笑道:“上面还有我爹的名字和手印呢,我都不知道,老爷子瞒得还挺紧。你们都别说,我婶子这人缘可没话说,提起她来,没一个说糙的。”


  林父想起他娘,忍不住哗哗流眼泪。他娘是个明白人,把他的孝顺都看在眼里。虽然压不住大儿子,却也体谅他,还给菀菀定了一门好娃娃亲。陆家条件不错,陆正琦又聪明俊秀,长大肯定有出息。这会儿虽然陆正琦没用,可陆正霆却比他更有担当,这也是得老娘的利。


  林菀:“要是还想租房子住,九百块,再把下一年的房费结清。如果不想租,就立刻搬出去,把九百块房费结清。”


  林富金气得要命,他看林菀居然一改巴结自己家的态度,跟笑面虎一样,抬手就朝着她狠狠扇去。


  管你有没有人撑腰,先打你一顿再说!让你们知道,就算有人撑腰,我他娘也照样揍你!


  周自强想着自己带了人来,林大伯家不敢造次,却没想到林富金会动手打人,他隔着远大喊:“住手!”他要冲过去却被林富强挡住了。


  林富金暴躁起来,可是卯足力气朝着林菀扇过去的,只想解气,这一巴掌就能打她一嘴血!耳聋好几天!


  “砰”非常沉重的声音。


  周自强和林父林母都以为林菀被打,慌忙抢过去,却见林富金抱着手腕惨叫起来。


  他疼得连蹦带跳,嗷嗷的跟受伤的野兽一样。


  陆正霆冷冷地看着他,手里的拐杖点着地,整个人气势凛然,让人不敢逼视。


  他是为了林菀来的,既要帮助她做成事儿,还要保护她安全,又岂能让人打着她?


  林富金肩膀一动陆正霆就知道他要干嘛,拐杖立刻挥过去,正好和林富强的胳膊对上。


  林富金自己运足力气发狠一样要把林菀的牙打掉脸扇肿,陆正霆自然也不留情,运的力气比他更大,两股大力撞上,林富金的腕骨直接折断。


  陆正霆挑眉,冷哼一声,声音森森:“我陆家给媳妇儿的聘礼凭什么要你们拿着?给你娶媳妇,你配?”


  原本闹哄哄的屋子瞬间寂静无声,死一样阴沉可怕。


  999在林菀脑海里兴奋地上蹿下跳,“小霆霆666,看哪个混账敢欺负我宿主!”


  林菀扭头看着陆正霆,他表情冷峻,眼神凛凛,这一刻的他和以往不同。在陆家的时候,他沉静冷淡,与世无争。只有昨天下午,陆老太打他的时候,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他脸上有一种绝然的神情,而在她对他表示善意的时候,他的神情却又柔软无比。


  这会儿,却是铁汉一般冷硬,那紧抿的唇表明他的冷酷和怒意。


  周自强都愣住了,他没想到陆正霆动作这么利索,力道那么狠辣无情,这还是残疾人吗?


  陆正霆冷冷道:“现在我就要看到我媳妇儿的聘礼,一样不能少!”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慑了屋里所有的人,哪怕周队长这种见过场面的都心惊不已。这人狠啊!出手就绝不容情。


  林父林母也被陆正霆震慑住,怎么都没想到那么安静的一个人居然这么厉害。


  他们突然涌上一种不真切的感觉,难道女婿真能顶半个儿?陆正霆这样,比儿子都能打啊。


  林三叔突然哈哈笑起来,“我说大哥大嫂,怎么的,欺负弟弟习惯了,接受不了?没听侄女婿的吩咐吗?赶紧准备啊!我替你报数,十五块钱,一百斤粮食,细粮粗粮对半,还有两斤肉,一斤板油,两斤点心,枣子板栗各两斤,红糖白糖各半斤,两钩子布,两瓶麦乳精……”他背的一样不差。


  赵全美疯了一样,她本来嗓门就大,这会儿急了,喊得嗓子都哑了,“胡说,是她给我们的。我们都给老三下聘,没的没的……”


  周自强:“混蛋!菀菀的聘礼凭什么你们给老三下聘?”这事儿他也知道一点,当时他还问过她,她说大娘家困难,大娘对她好,所以她也要帮一下大娘。但是原本只说给粮食和肉的,谁知道大娘大伯却都要去,她说话也不好使,就只能那样了。


  现在菀菀想要回来,那就得要回来!本来他就觉得林大娘欺负人呢。


  有干部和陆正霆撑腰,林大伯气得要吐血,只得赶紧准备,粮食、干货、红糖白糖、布这些现在就能凑出来,其他的却没那么容易。


  林会计笑眯眯的,“没事,折钱或者粮食都行,再不行折工分。”


  他算术好,吧嗒吧嗒嘴就把哪一样多少工分折算出来,还从左胸袋里掏了笔,大口袋里摸了本子,一样样写下来,念给大家伙儿听。
公平公正的价格,需要票的还把票的价钱也折算进去。


  陆正霆在大队也接触到这些,他看了一眼,点点头,“合理。”


  林大伯看看自己的几个儿子,又看看陆正霆、周自强还有其他人,草他娘的,今儿这是公开处刑啊!!!


  他欺负弟弟,强占房子和家具还要摁头让弟弟说好的那种感觉,悉数被他一家子体验了个遍。


  林会计:“你要是觉得合理,就摁手印,我们就从工分里划。”


  往外拿钱,他是不可能拿的,那跟直接拿刀子割肉一样疼。


  聘礼的事儿算清楚,然后就是房子,以及这几年的赁房钱。


  九百块,那是肯定没有的,那就继续用工分还。


  林家沟的工分,十个是四毛到五毛钱之间,看年景好坏,好的时候六毛也有,年景差的时候三毛也是,平均差不多四毛五。


  900块钱换成工分,那就差不多要2万分。


  林大伯喝了酒,原本正春风得意的感觉,突然就被摔进泥里,大起大落的感觉让他热血乱窜,眼冒金星,他喊道:“老二,你好狠毒啊,你要是说花钱,我压根你会租你的房子。我自己哪里不能住,还要花钱住房子?”


  他有儿子有劳力,自己家原本住小破屋,虽然破,却也能凑活。当然,他没有钱盖这样气派的大房子,所以才动脑筋占兄弟的。


  如果当初占不了,他也绝对不会租,这个钱他不认!


  这是要他老命!


  林菀:“大伯,正规算起来,这样的房子带着家具,一个月少了十五你租不到。会计只给你算十块,你该感激。”


  赵全美疯了一样闹腾,林大嫂也急了,也带着孩子连哭带闹的,一时间哭声震天。


  他们向来这样,对付普通人,父子齐上阵,对付干部,不能靠武力就靠妇孺卖惨。


  院子里已经挤满了林家沟的社员们,都指指点点地看热闹。


  陆正霆扫了林大伯等人一眼,对周自强道:“周队长,我是大湾村书记员陆正霆,现在报案,林启根父子强占我岳父家房子,我媳妇儿聘礼,现在意图伤害我岳父一家。”